相關推薦

網秦史文勇:沒有任何警方找過來,我肯定會回國

1

未曾想到,因為一樁“非法拘禁”案,網秦這家幾乎被人遺忘的公司,再次回到了公眾的視野。

9月10日,沉寂近兩年的網秦創始人林宇在朋友圈宣告回歸,同時爆料稱,自己“被綁架長達13個月”,期間遭遇非人折磨,九死一生,家人也受到了威脅恐嚇。

並控訴其認識20多年的發小、凌動智行(網秦)董事長史文勇是幕後黑手。

林宇在曾9月10號晚,接受了鳳凰網科技的獨家電話採訪,講述了事情經過:

2005年,創辦手機安全公司網秦;

2006年,邀請高中同學史文勇加入管理團隊;

2014年,林宇因個人原因想要休息一段時間,史文勇則趁機指使下屬偽造林宇個人印章,簽署了辭職文件,將林宇從公司除去;

2016年11月,史文勇花重金綁架林宇414天;

林宇被北京警方解救8個月後,朝陽分局以“非法拘禁”立案。

▲林宇朋友圈截圖

9月11日上午,我們前往網秦公司位於北京的辦公地點,最終在附近的一家咖啡廳,見到了林宇本人,其中過程頗為曲折。

網秦現已更名凌動智行,從移動互聯網安全領域轉而研究智能駕駛,公司的辦公地點位於中關村雍和航星科技園內。

與林宇約好上午10:30分在達航星科技園8號樓10層見,當筆者趕到時,發現樓下旋轉門處有十個以上身穿黑色套裝的男子站在門口。等到10:50分,林宇助手發來微信稱,“我們馬上就到,遇到一些警察在溝通。”

隨後沒多久,林宇打來語音通話,約在樓下見,林宇將筆者帶到了科技園裡離8號樓不遠的一家咖啡廳。與2013年達沃斯論壇上派送安全帽的那個林宇相比,如今的他瘦了許多,按照他自己的說法,從150斤瘦到100斤出頭,一套灰色西裝穿在身上略顯肥大。

據員工講述,在9月10日的時候,林宇曾帶著30多個黑衣人進入凌動智行的辦公室,在會議室拉起來了橫幅,上面寫著“創始人回歸NQ,網秦重新出發”,一度讓正在辦公的員工不知所措。

筆者與林宇聊起了樓下轉門口的黑衣人,林宇解釋稱,這些黑衣男子與他無關,身旁白衣男子則是被綁架過之後出於自身安全考慮找來的保鏢。

前一晚獨家電話採訪時,林宇詳細講述了自己被綁架的經過,本次面對面溝通時,林宇複述了一遍事件經過,也許是講述太多次,表情和語氣已十分平靜,像是在講一個發生在別人身上的故事。

從他的語氣中,我們甚至沒有聽出對於史文勇的恨意。“可能從小受我父母影響吧,父母都信佛,從小就給我灌輸與人為善的觀念。”林宇表示。

林宇稱,史文勇及其妻子與林宇是同學,與史文勇認識27年,自己一直在給史文勇機會,直到今天,仍然是希望史文勇能夠悔改。

在電話採訪中,我們就有三點質疑:

1、為何解救8個月後才立案;

2、為何不是以綁架立案,而是以非法拘禁;

3、2014年到綁架之前發生了什麼?

面對鳳凰網科技提出的從2016年11月被綁走,但為何直到今年8月才以被非法拘禁的名義立案偵查的質疑。林宇稱2017年底回來的第二天便去公安局做了筆錄,之所以持續這麼長時間,是因為綁架他的是一個專業團伙,策劃縝密,而公安人員需要有漫長的取證過程。

為何不能定義為綁架,以及2014年後退出網秦的那一段時間發生了什麼?林宇對此並沒有給出理由,而是聊起前央視某位著​​名主持人,將話題岔了過去。事實上,“綁架案”與“非法拘禁”概念不同,二者量刑相差也很大。

2

昨日對話林宇後,我們又採訪到了本次事件的另一當事人,現凌動智行董事長史文勇。

在事件發酵伊始,史文勇便第一時間給出回應,堅稱林宇被拘禁一事與自己無關:

1,本人與其聲稱的立案事宜無關,本人並沒有收到朝陽公安任何協助調查或問詢要求;

2,本人在公司正常履職;

3,本人對於這種毫無底線,惡意造謠,栽贓陷害的做法深表憤慨,將採取必要的法律行動予以回應。

▲林宇(左)史文勇(右)

9月11日下午,鳳凰網科技撥通了正在香港出差的史文勇電話,提起林宇的一系列動作,史文勇覺得有些好笑,他表示:“作為他的合夥人和發小,他把所有的賬都算到我腦袋上,我只能說(林宇)忘恩負義,我也很生氣,說實話就是下作。”

史文勇說,這件事他和公司都澄清過,跟他本人沒有任何關係,同時他也提出了“綁架”和“非法拘禁”是兩回事的質疑。

林宇稱2015年的時候,史文勇就將其微信拉黑,拒絕與他聯繫。史文勇則表示:“從林宇今年春節上班後找律師發律師函,他和他太太便拒絕了任何溝通,既不露面,也不接公司任何人電話。”

“他在躲,不是我在躲。”史文勇說。

史文勇告訴鳳凰網科技:“今年2月份林宇的律師找到公司時,我第一反應是林宇是不是有什麼困難需要幫助,但是林宇卻拒絕做任何的回應。”

“為什麼要耗半年時間才能把案立上?當時他在二、三月份宣稱自己被綁架、被營救時我就找北京公安核實過,根本就沒有這個案子。因為有出警營救一定有記錄的,綁架屬於大案要案,不可能沒有記錄,只是到今年八月才很模糊的立了一個非法拘禁的案子。我沒辦法評論,能說的就是確實朝陽警方沒有找過我。”史文勇說。

事實上,在2016年11月遭遇綁架之前,林宇曾有過一段公眾視野的空白期。

2014年是網秦風雨飄搖的一年,因遭受渾水機構的持續做空,網秦股價低迷。當年12月,網秦突然宣布董事長兼聯席CEO林宇已卸任全部職務,董事長一職由史文勇接替。

從2014年6月開始,大約長達一年半的時間,林宇就跟“消失”了一樣,微博也長時間停止更新。當時網秦公司內部流傳的一種說法是林宇打算捲款跑路,但網秦對外給出的說法是林宇的離開為個人原因,與公司無關。

等到2015年12月他再次出現在公眾視野的時候,身份已經是北京天心無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這家公司主打遊艇體驗服務。公開資料顯示,這家公司成立於2015年8月。

而問起那一段時間銷聲匿蹟的原因,林宇給出的說法是配合警方對央視某著名主持人事件做了兩次調查,之後是因為創業多年,想要歇一歇。

史文勇的說法與林宇大相徑庭,史文勇否認了是他安排下屬,設計了林宇從網秦離開。史文勇稱:“林宇2015年1月份回來後,當年3月份就主動找過來要求退出公司。”

“他要求把他所有的權益股份全部交給他太太,他們之間有一個新的安排,這可不是所謂的他想休息休息,而是有什麼事情逼著林宇必須辭職,這個我不想多說,但這已經是一個很嚴重的事了,某種意義上也是涉及到刑事問題。”史文勇說。

“我們都無條件的配合,公司把創始人變成另外一個人,本身對我來講,我的合夥人被迫換了。我說,你們兩口子要換可以,換一次,別老換來換去,過兩天又換回去了,這個我受不了。他太太當時也很明確的要求我說,她作為我新合夥人的一個條件是,不許我私下跟林宇接觸。”

同時他也告訴鳳凰網科技,當時林宇妻子郭凌云其實還有第二個條件,但涉及個人隱私,他不方便透露。

從史文勇和林宇雙方的採訪來看,作為認識20多年的發小,兩個家庭的核心成員之間都很熟悉。也導致在採訪中,很多問題史文勇都沒辦法給出明確答案。

他多次強調,關於林宇的事情涉及到很多的個人和家庭隱私,沒辦法對外披露。

按照史文勇所述,2015年3月林宇與其妻子簽署系列協議退出網秦之後,開始做新的公司天心無限科技。史文勇稱,林宇的新公司曾融資2000多萬元,但很快就全花完了,還欠員工工資。“當時是他的家人給我打電話,希望幫幫忙,因為林宇希望公司給他投資,最終身為網秦合夥人的林宇妻子沒有同意投資。”史文勇說。

2016年5月,網秦宣布與王子新材合作,旗下手游業務飛流回歸國內。

史文勇說:“他看到合作公告後,馬上就跑過來跟公司要錢,他要了個天文數字,他認為這個交易做完之後大概有100億元的利益,他說我和他太太一人50億,然後從我的50億裡再給他25億。這些數字很奇葩,沒有任何依據,他就這麼算的,然後我就被震驚了。”

“我說,哥們我一人幹活,一人一半,利益在你太太那,你們倆分,如果都給你們,那這怎麼往前走?他說那沒關係,我給你25億,我來做也行,我說你工資都發不了,你還跟我講25億的事?瞎扯!”

在不歡而散之後,史文勇稱林宇採取了進一步的行動,給董事會發郵件稱要回公司上班。後史文勇與林宇進行了談判,並簽署了一系列的協議,達成協議後史文勇以個人名義借了林宇500萬元用於發工資。

史文勇說,他以個人的名義借給林宇500萬元之後,林宇並沒有因此停下來。

“反而繼續訛,明確的說要我個人給他兩個億,公司給他四個億,這個事情又是沒有任何道理的,就是生要。後來沒辦法了,針對林宇提的這些事,公司從2016年11月正式請美國調查公司開始啟動內部調查。再後來,他家人就告訴公司說失踪了不知道去哪兒了,然後一直到2018年2月份冒出來。”史文勇還原了事件過程。

根據史文勇所述,網秦啟動內部調查的這段時間與林宇被拘禁13個月的時間相吻合。

林宇2016年11月被拘禁後,天心無限科技公司並未停止運營,並且從2017年1月6日開始,陸續捲入23起勞動仲裁糾紛,被最高法院公示在失信公司執行名單中。

3

2018年9月9日,林宇召集了一場董事會,在這場會議上,林宇發布了一系列的人事任免,並宣布自己是網秦CEO兼聯席董事長,太太郭凌雲任董事長。

按照史文勇的說法,這場是一場只有兩位董事參與的會議:林宇太太以及另一外與林宇關係好的董事。

這一公告目前已經被凌動智行官方澄清無效。

“我們一共11個董事,他只通知5個人,真正開會只有他倆(應為3人),罷免董事是要開股東大會的,不是說誰想辦理就能辦理。而且我們是美國上市的公司,這些重大的東西都要向SEC(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備案。”史文勇說。

後經鳳凰網科技查證,林宇發布的董事會和管理層任命調整併未走正式公告流程。

在採訪將要結束的時候,史文勇對筆者表示:“有些事因為涉及到一些個人隱私,沒辦法去對外披露,但如果林宇還這麼不依不饒的瞎扯,我不得不選擇去說,當事人都不在乎,那我們也沒辦法了。”

據林宇稱,史文勇8月14日已經已經離境。對此,我們也詢問史文勇本人何時回國。

他表示,“我有自己的工作安排,在正常履職,而不是像林宇說的被抓了或者害怕逃了,根本沒這個事,沒有任何警方找過我,我有什麼好怕的。 ”

一位目前仍然在凌動智行在職的員工向鳳凰網科技表示,最後一次在公司見到史文勇是在2018年7月。

對於林宇和史文勇之間的紛爭,網秦CEO許澤民不想過多評價:“他們當事人之間的事情,只有他們倆人最清楚。”

在採訪最後,史文勇說:“我肯定會回來。”但具體時間,他表示不便透露。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