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跑路、失聯、綁架、刑拘……這些上市公司董事長不好過

網秦(凌動智行)董事長史文勇。來源:視覺中國

林宇與史文勇各執一詞,整個事件處於羅生門的狀態。

綜合編輯| 武昭含

9月10日,網秦創始人林宇公開指責網秦(凌動智行)董事長史文勇曾非法拘禁自己,導致很長時間,其每天戴著接近20多公斤手銬,度日如年。

史文勇則發布聲明,稱林宇毫無底線,惡意造謠,將採取必要的法律行動回擊,“林宇正是在上週末提前知道公司調查結果和公司決定後,挺而走險,悍然發動對上市公司的瘋狂攻擊。這一切都是恩將仇報,為了一己私利不惜把上市公司砸爛的瘋狂手法,已經遠遠超出法律和道德的底線”。

林宇與史文勇各執一詞,整個事件處於羅生門的狀態。

誰在說謊?

9月11日上午8:58,網秦創始人林宇發微博喊話網秦(凌動智行)董事長史文勇,“我回來了,你卻走了,史文勇。我現正在網秦辦公室,擔任聯席董事長和CEO,你在哪呢?雖然你已被董事會和公司免職,我還是希望你能回國,回北京,回網秦辦公室,當面對質?真假不就明白了嗎?”

然而新浪科技9月11日探訪網秦總部時,多名員工稱,從未見過林宇,甚至不知此人是誰,而史文勇系公司高管,近期出差不在北京,這與林宇所言有所出入。

同日,史文勇接受雷帝觸網專訪時表示“林宇在恩將仇報”,並澄清自己仍在正常履職。

而在前一天上午9:37,網秦CEO林宇發布微博貼了來源為“漢網”名為《創始人林宇回歸網秦及網秦(凌動智行)董事會和管理層調整》的文章鏈接,表示自己將正式回歸網秦。這篇文章提到,“史文勇先生涉及未經董事會批准,私自操控徐英和出納劉穎麗等,使用5.12億上市公司現金質押貸款,作為其個人購買飛流22%股權的50%預付款。”林宇還宣布,免除史文勇網秦董事長、董事、COO等所有職務,由林宇的妻子郭凌雲擔任董事長。免除許澤民董事、CEO職務,由林宇自己接任CEO,並擔任聯席董事長。

同時,林宇還在朋友圈曬出《立案告知書》照片,並發文稱自己遭原網秦董事長史文勇綁架,期間受到非人折磨,九死一生。截圖顯示立案時間為2018年8月1日,而林宇收到立案告知書的時間為2018年8月3日13時。

對這種說法,史文勇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採訪時表示,上述有關董事會和管理層調整的消息均不實。同時史文勇也在朋友圈發文稱並未收到朝陽公安任何協助調差或詢問要求,仍在公司正常履職。

林宇在接受鳳凰科技採訪時說,曾經有13個月度日如年,生不如死,其中,有9個多月是每天戴著接近20多公斤的手銬,7×24小時,睡覺也是,活動區只有2米,還被拳打腳踢。“2016年的11月10號晚上,我在回家的途中就快到小區。突然有五六個人從我身後,把我頭一蒙就抬上車,幾秒鐘就帶走了。”林宇說,這完全是專業做法,自己根本來不及反應。

按照林宇的說法,其將矛頭指向史文勇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史文勇曾答應2016年底將公司歸還給林宇,但就在歸還前夕,自己被綁架,直到2017年底才被北京警方幸運地解救。

林宇表示,其與妻子手中的股權佔比為54%,而他才是網秦真正的創始人,史文勇是後來者。林宇稱在2016年10月發現2016年1月史文勇涉嫌幫林宇簽字並把北京飛流(網秦旗下手游業務)78%的股權轉走了。林宇還向鳳凰科技透露,史文勇8月14日已經離境。

史文勇在接受雷帝觸網採訪時講述的故事與林宇的版本大相徑庭。史文勇說,林宇在2015年底時啟動了新公司,是做互聯網游艇服務的概念天心科技,外界對林宇離開網秦這件事情沒有爭議。

真正導致林宇和網秦新管理層產生衝突的,是2016年5月網秦和王子新材的交易,當時網秦旗下的飛流估值達到50億。林宇要求從這筆交易中分得利益。

當時林宇的互聯網游艇項目遭遇危機,連員工的工資都發不出,史文勇以個人名義借給了林宇500萬。史文勇稱,給了這筆錢後,林宇答應不再找網秦的麻煩,但後續還是繼續找公司要錢,對史文勇的要價降至2億,但要求網秦再給4億。

對於林宇提到的,其與妻子手中的股權佔比為54%,史文勇表示RPL的股東是林宇的太太郭凌雲並非林宇本人,郭凌雲持有52%,剩下的是由史文勇和周旭一起。

9月10日下午,凌動智行官博發布微博,稱網秦前創始人林宇已於2014年12月11日因個人原因離任,目前公司董事會管理層均未有任何調整。

9月10日,凌動智行官網發佈公告,宣布由公司董事會的獨立特別委員會及獨立法律顧問Loeb & Loeb LLP進行的獨立調查結果;同時宣布董事會變動,以及提高企業管理和運營控制的系列補救舉措。公告稱,(1)2014年12月,林宇博士辭去公司首席執行官和董事長職位,以及(2)沒有足夠證據證明林宇博士的上述職位辭職信非他本人授權或批准。在董事會變動中,並未涉及史文勇,凌動智行官網顯示創始人兼董事長仍為史文勇,許澤民仍在高管序列,史文勇仍擔任公司董事會主席及COO。官方公告發布的董事會管理層最新消息與史文勇所言一致。

而林宇指控史文勇涉嫌綁架一事截至發稿並未有新一步進展。

狀態糟糕的網秦

原網秦(現名為凌動智行;LKM,NYSE)為“國內移動互聯網海外IPO第一股”,也曾風光過,但它的風光一致伴隨著爭議。

網秦靠手機殺毒起家,但也因手機殺毒爭議重重。有人曾扒出網秦唱“雙簧”,一邊製造病毒,一邊強迫用戶升級病毒庫以查殺病毒,從而藉此牟利:升級一次病毒庫兩塊錢。

2011年3月15日,在網秦準備赴美IPO的前一天,央視“3.15晚會”點名批評網秦,並曝光了一條水貨手機惡意扣費的灰色產業鏈。

在曝光中,央視提及用戶購買水貨之後,飛流軟件會自動安裝,然後在用戶沒有任何操作的情況下,進行數據下載,之後默認安裝一些軟件後會出現手機故障,並且會刪除其他安全軟件,只有網秦可解,但用戶需要通過網秦交費更新病毒庫後才能正常使用。

經央視調查發現,飛流和網秦是一家。網秦不僅是北京飛流九天科技有限公司的第二大股東,更是在後續直接完成了對飛流的收購。

此外,網秦安全衛士的卸載非常複雜,要想卸載,只能刷機。在當時,各大手機論壇對網秦怨聲載道,討論最多的帖子就是“如何卸載網秦”,以至於“天下苦秦久矣”都成為了對於網秦流氓軟件的調侃。

除了爭議,網秦的業績也並不亮眼。據東方財富網數據顯示,公司2017年淨營收為5761萬美元,比2016年的6060萬美元下滑5%,2016年歸母淨利潤為虧損1.276億美元,2017年歸母淨利潤淨虧損為527.4萬美元,出現持續虧損。

今年1月,網秦正式更名為凌動智行,並將股票代碼從“NQ”更改為“LKM”,更名後的凌動智行圍繞作為“品智”出行服務運營商的新定位而展開運營。改變定位後,凌動智行的業績依舊處於下滑狀態。根據凌動智行官方發布的截至12月31日的2017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經審計財報,凌動智行第四季度淨營收為1340萬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750萬美元下滑23.1% 。

董事長們的多事之秋

除了陷入綁架羅生門的網秦董事長史文勇,2018年以來有多位上市公司的董事長出了“大事”——失聯、被刑拘、跑路……不禁引人感慨,2018年堪稱董事長們的多事之秋。

失聯的董事長

5月3日,上市公司南風股份董事長楊子善的家人告知南風股份楊子善夫婦失聯,並稱已報案。5月4日,南風股份對外界公告董事長楊子善失聯的消息。5月10日,楊子善失聯第七天,南風股份股票在遭遇复盤後連續三個一字跌停後,止住了跌停的腳步,收跌8.13%。

根據天眼查,2018年7月19日,南風股份的法人由楊子善變更為譚漢強,但楊子善對南方股份依舊擁有實際控制權,是南風股份最大的股東,持股佔比為12.37%。值得注意的是,楊子善持有的南風股份約6299萬股股票,幾乎全部處於質押狀態。根據南風股份5月10晚間的公告,楊子善質押的3600萬股股票已觸及平倉線,存在平倉的風險。

同時,南風股份表示,公司初步了解到,涉及楊子善除股票質押的個人借款約3.6億元(未牽涉南風股份),同時楊子善還可能存在冒用南風股份名義作為藉款人或擔保人的債務金額約3.8億元(未經核實)以及其他未牽涉南風股份的個人債務(具體金額不詳)。也就是說,楊子善目前涉及的債務至少有7.4億元。

6月28日,南風股份官網發布《關於公司及楊子善收到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通知的公告》,公告稱,南風股份於2018年6月28日收到中國證監會對公司及公司原董事長楊子善先生的《調查通知書》,因公司及楊子善先生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決定對公司及楊子善先生進行立案調查。

在楊子善失聯的四個月裡,南風股份發布了十份關於楊子善失聯事件的進展公告,但到目前為止,楊子善依舊處於失聯狀態,官方自8月17後,再無更新此次事件的進展。

楊子善失聯三個月後,又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長失聯了。

8月20日晚間,斯太爾發佈公告,無法與董事長李曉振取得聯繫。截至目前,公司尚未能了解到李曉振失聯的具體原因。彼時,這位80後董事長上任不足一月。

斯太爾發出公告半個月後,有知情人士向新京報透露長李曉振因涉嫌英達鋼結構的相關案件被控制,至今仍被警方調查中。與英達鋼結構所屬的勝利工業園同屬一套班子的勝園街道辦事處工作人員也向新京報記者稱,“李曉振確實被抓進去了”。

據知情人士稱,8月13日,李曉振已經在看守所寫下了辭職信,稱因個人原因,本人無暇繼續履行作為董事長兼董事的職責,為不影響公司的治理和發展,現申請辭去所擔任的斯太爾董事長兼董事的職務。

8月30日,新京報記者向斯太爾董秘辦求證,董秘辦工作人員表示,沒有說過董事長李曉振被抓,目前也不知道李曉振的相關情況。

22天過去了,李曉振失聯事件並無新進展,斯太爾官方再無公佈有關李曉振失聯的消息。

被刑拘的董事長

與斯太爾董事長李曉振撲朔迷離的狀態不同,九有股份的董事長已確認遭到刑拘,此時距離他入主九有股份不滿一年。

8月27日,據上市公司九有股份(600462.SH)公告,該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韓越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奉賢分局刑事拘留。同時發布的另外一份公告顯示,公司大股東天津盛鑫元通有限公司(下稱“天津盛鑫”)所持股份被凍結,共計1.02億股,佔九有股份總股本的19.06%。天津盛鑫的實際控制人和法人代表即為韓越。

不到一年前,九有股份控股權易主,韓越成為九有股份的實際控制人。韓越的另一身份,是近年來新銳創投春曉資本的創始合夥人。

從春曉資本的層面來看,韓越和春曉資本不涉及吸收公眾存款,韓越的出事原因是春曉資本所投資的三家P2P平台:君融貸、牛板金和聚財貓。

今年7月,這三家平台相繼暴雷;而在此事前後,已經有媒體爆出,春曉資本所投資的平台存在自融自保的行為。針對媒體的報導,春曉資本曾於8月20日發布了一則聲明,稱所投資的P2P項目和其他被投企業合作屬於其之間的市場化行為,不存在所謂的自融情況,並澄清稱“春曉資本跑路”信息不實。

然而從奉賢警方的行為來看,春曉資本的聲明站不住腳,韓越作為春曉資本的核心人物的確參與到了所投資平台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行為當中。

截至9月11日,春曉資本官方並未再就此事表態。

跑路的董事長

跑路的“先行者”賈躍亭已經在美國開始了新的事業,但“後來者”王永紅卻仍舊未出現在公眾視野。9月10日,中弘股份在回應投資者提問時表示,實際控制人已經受到深證證券交易所的公開譴責,目前因商談重組等事宜其人在香港,聯繫保持暢通。

被傳“跑路”兩個月之後,王永紅被證實了人在香港的消息屬實。

此前,《中國企業家》記者走訪中弘大廈時,該大廈的保洁憑直覺判斷出“王永紅跑了”,原因是中弘股份總部東區國際8號樓大門從裡面反鎖,旁邊在建的中弘大廈也已經停工好久了。

當時的中弘股份身陷泥淖,多個項目陷入停工危機,逾期債務規模也在不斷擴大,截至6月22日,各類借款金額已達41.13億元。彼時,王永紅為了拯救中弘股份赴港的消息時有傳出。

王永紅的江西老鄉賴小民曾全心全意幫過他,在中弘股份的發展歷史上,賴小民掌管的中國華融出力不少,資金風險敞口巨大,他曾安排深圳港橋基金充當白衣騎士,希望對中弘進行重組。但後來賴小民落馬,自身難保,王永紅失去了最大的靠山。

值得注意的是,王永紅還涉及徐翔案,涉嫌操縱股價。私募大佬徐翔在接受審訊過程中供出的涉案上市公司高管中,包括王永紅與董秘金潔。2013年,王永紅曾提前通過大宗交易拋售股票,而後藉由中弘股份高送轉、進軍手游領域等概念炒熱抬升股價、拋售獲利。2016年8月16日,中弘股份法人由王永紅變更為王繼紅,公司實際控制人王永紅退出董事會。

“他們公司的人說(王永紅)就是做市值,然後套現。”某接近中弘集團層面的人士對《中國企業家》透露稱。隨著監管部門的行動逐漸深入,“末路狂花”王永紅或許即將謝幕。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