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老師,你可以不愛我,請不要傷害我

上週關於教師的徵稿,沒想到引發了不少爭議。

也不是不能理解讀者們的心情。畢竟,教師的工作確實很不容易,大多數的老師在崗位上勤勤懇懇,付出良多,值得欽佩。

必須解釋的是,我們提出征集關於奇葩、不稱職的教師的故事,自然並非為了抹黑這個群體——我們在成長的過程中也屢屢受到良師的教誨和關照,對教育行業的從業者抱有極大的尊敬和感恩。

但不可否認的是,任何行業都有失格者。即使是極少數,我們也應該正視事實、正視這些不稱職者的存在。

我們希望藉此機會,讓大眾更全面的了解老師和學生之間的關係。徵集關於“壞老師”的故事,不等於否認“好老師”的存在和功勞。正是因為前者是少數和非常態、後者是多數和常態,這樣的議題才有被提出的必要。

少數不幸的學生遇上不稱職的教師,他們蒙受的陰影,也應該得以曝光,警醒世人。

似乎有不少讀者擔憂,這次徵文選題過於負能量,會誤導大眾對老師這個群體的印象。

我們相信,讀者有獨立思考和辨別的能力,心中自有評判。

我們前幾天發起了一個徵稿:無論你是在校生還是已經離校多年,來談談遇到過的“不合格”、“奇葩”的老師。從投稿郵件中,我們選出9  位讀者的來信,

一起來看看他們學生時代的遭遇——

01  你可以不愛我,請不要傷害我          

23歲學生陝西

春風化雨是表述最理想的教育的好詞兒:春回大地、萬物萌動之際,三月和暖的春風化作四月滋潤的春雨,為一粒新種、一棵幼芽送去成長的動力,許下夏天成材、秋天收穫的未來……然而,“天有不測風雲”,地上那麼多春苗,總有幾株——不幸有我——偏偏就撞上了春天的狂風暴雨。

小學二年級,我七歲,從一所聲名狼藉的工人子弟學校轉入管理比較嚴格的村辦小學。媽媽牽我的手去新學校,我一路好奇地問,她笑著說你去了就知道啦。結果,在校門口,我們被一個女人攔下,她是二年級班的班主任和語數老師。她說班上不要我這種從流氓學校轉來的學生,站在鐵柵的大門外,堵住門。我和媽媽呆愣地窘立著,媽媽紅著臉求她,她卻說一看我素質就很差。最後校長來了,拿著早已辦好的轉校手續,我才坐進教室。

她把我丟到最後一排,走上講台對學生們說:“他是從XX小學轉來的,你們不要跟他學。”下課,兩個女生走過來把我的文具盒扔到地上,我趴在桌上大哭,哭完站起來打了這輩子頭一架。她讓我叫家長。我沒叫,也沒說話。她從此沒批改過我的作業。

期末考試我考了全班第一,此後五年,沒離開她的班,成績也沒掉出前三名。

四年級的時候,妹妹也在那所學校讀書,因為低年級放學早,常在門口等我。有天上課,她把我叫出去,指著教室外牆懸展優秀作業本的繩子問我:“誰幹的?”

我一瞧,繩子斷了,說:“不知道。”

她說:“有人說你妹剪斷的。”

我沒反應過來,左臉已經響亮地挨了一巴掌。

第二天,我哭著不去上學,求媽媽給我請了兩個禮拜的假。

這種事兒多嗎?多。六年級跟語文老師為上課時間衝突,坐在校長室三天沒上課;週末叫學生去她家補課,先每人分配掃帚抹布把屋子院子清潔一遍……

這樣的人配當老師嗎?不配的。我自小學始沒喜歡過學校,那五年沒朋友,孤僻、沉默、敏感、自卑、排外、暴躁、自尊而脆弱……後來上中學、大學,我遇到過很好的老師、交過很好的朋友,慢慢地不再一團刺,不再低著頭,但心裡最底的那塊兒冰始終陰森森地凍著。我慢慢學會和世界溫柔相處、和往事和解,但對她,永不原諒。

我認為一位老師可以才學平庸、粗心大意,甚至有性格脾氣上的缺點,但最起碼、最重要的是,他/她應該懂得尊重學生、把學生當人看,尤其是當學生只是一株剛剛萌生的枝芽,對這世界充滿好奇與希望,未來的一切可能性都千變萬化地孕育著。

我最討厭的,是拒絕承認學生的心靈需要培養、呵護的所謂的“老師”。

你可以不愛我,請不要傷害我。

02        

她讓我在童年時意識到,還有這樣的陰暗 

32歲硬件研發工程師遼寧瀋陽

9月,開學季。每天班車從校門口駛過,我都會看見莘莘學子們。我告別校園很多年了,大學畢業後回母校幾次,每次都感觸頗多。這些年,我遇到過很多好的老師,他們真的為了學生無怨無悔地付出。但是,有一位老師也讓我記憶猶新。

那是小升初最關鍵的一年,學校很重視升學率,為此六年級我們特意換了班主任。新班主任是一位四十多歲戴著眼鏡的女性,姓王。記得當時換班主任的事,我特意回家和媽媽說了,媽媽一聽還挺興奮。她對我說:“這個王老師是我們同事的大姑姐,我認識她。”在媽媽眼裡,覺得認識就會對我照顧吧。

事實上,她的確對我很“照顧”。別的同學都放學回家了,她單獨把我留下來,叫我把今天寫錯的字抄1000遍,還讓我和媽媽說,她給別人補課都每節課61元,因為認識我媽媽,就只收51元(一節課45分鐘)。當時我根本不懂,回家就按照老師說的一五一十和媽媽說了。第二天,媽媽就給她送去了錢。而於我,就是錯一個字留在學校寫到45分鐘為止,不夠1000遍,回家繼續寫。

那時候,我特別羨慕放學就能回家的孩子,特別羨慕她們能一起玩遊戲。而我,每天就是不休止的1000字。這些事籠罩了我的童年。

記得在小升初考試的前兩個月,她突然把我從教室叫了出去,對我說:“你看你學習也不怎麼好,咱班團員只有5個名額,你跟我學習這麼久,我打算給你報上,但你學習的問題需要疏通下關係。你回家和你媽媽說,明天來帶100塊錢,剩下的我給你拿回去。”回家我就和媽媽說了,媽媽很是無奈,之前所謂補課的費用就不少了,還要再拿100塊,對於90年代的普通家庭而言,有點雪上加霜。可老師已經開口,母親也很無奈,為了孩子,父母多難都會去做。

我是在上了初中後才知道,原來那年我們班級的人全都入了團,老師對每個人都是那樣說的。

小學畢業前夕,班主任和班長說,讓我們每人交50塊錢,給她家買抽油煙機和冰箱。當時班級裡很多人都以為是班長拍馬屁,而多年後我們同學相聚,他告訴我們,是當時班主任讓他這樣做的。

小學畢業已經20年,但這個老師在我人生路上對我的影響很大,她讓我在童年時發現原來人可以有這樣的陰暗面。我當時真的特別想不開,多年後才釋懷。我也時刻鞭策自己,無論做哪個行業,都要良心擺正,要始終相信: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

03        

權力關係,是我痛恨這個職業的原因 

30歲前出版從業者北美

後來,我竟然還能時常地想起這個人,甚至就在前幾天。而這時我已經30歲——做孩子時,想像所及之中的人生盡頭。

這個人,和其他記憶碎片一樣,隨時隨地,隨機地插入我運轉的思維中。也許毫無來由,也許別有深意,誰知道呢?但我30歲了,我已不再憤怒。我掌握了理性和邏輯的片羽,歸納和概括能把記憶處理得簡單清晰,條理分明,並且——異常平淡。但也許只是,最終時間沖掉了敘事的枝蔓,過去的故事都變得乾癟了而已。誰知道呢?

十二三歲時,我是個文學少女。這意味著一個人既能憤怒,也能表達。我曾把她的種種惡狀,寫在一個16開紅封面的筆記本上,滿滿四五頁。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後來我一次次搬家,帶走了小時候的日記,甚至是寫在廢紙上的只言片語,獨獨把這個本子忘了。

唯一能確定的是,這個小學音樂老師徹底影響了我對教師這一行業的認知。儘管那時我還沒有意識到。

我想她也沒做什麼大不了的事。她只是在數年中的每週一節的音樂課上,讓我們抄45分鐘五線譜。

你不能在這種壓抑的、無意義的、單純重複的抄譜過程裡說話,不然她會來問你年齡。

“你今年幾歲?”

“8歲。”

“呵呵,我看你是80歲吧,嘴比老太太還絮叨,臉比牆皮還厚。”

她喜歡叫每一個犯了小錯的孩子走到教室前面,一手揪住紅領巾,鬆手的同時用另一隻手猛推他的胸口,把第一排課桌撞得連連後退。

有次我上課中途被叫到語文老師那兒領一個獎,開開心心地回來,推開教室的門,每個人都在盯著我。她和我的朋友站在講台前。20年過去了,吃到肥肉的眼神也許是記憶的加工吧?

“你知道你犯了什麼錯嗎? ”

我不知道。我已無法形容那種未知的恐懼。整體現場效果可以參看《甄嬛傳》滴血驗親那場戲。

最後,無非是截獲了朋友寫給我的小紙條,無非是察覺了我對某個高年級男生的愛慕之心。然後就是留校,在她和美術老師共用的辦公室,接受訊問。現場效果可以參看《黃金時代》裡,“我”和陳清揚不斷提供交待材料的情節。

我還記得美術老師在一旁沉默地畫畫,偶爾笑笑。

“你是不是喜歡5五年級的xxx? ”

那是夏天的中午,整個學校都空了。太陽白晃晃的,我面對窗戶站著,樓下是放學回家經過的路。我想,我要結束,我要回家吃飯。

我說,是。

她萬千的表情熄滅了,停頓了一會兒,她說,你走吧,下午再來找我。

我在恐懼和糾結中度過了下午,但我沒去找她。

又過了許多年,我忽然理解了她臉上的表情,那種表情的名字叫“吃瓜”。

這件事之後十年吧,我帶男朋友回我的城市,看小時候活動的地方。學校一切如舊,我從外面指著辦公室的那扇窗子,我說我曾經在這裡罰站。他說,哦。

人與人不能共享記憶。這真好。很多年後,我不斷閱讀王小波那些充滿“支配/被支配”關係的小說的時候,這種奇異的恥感被一次次喚起。我終於理解,“權力關係”才是我對這個職業深惡痛絕的原因。

如果一個人能在身體素質,認知水平,心理髮展程度上全面碾壓你,能在某個範圍內隨心所欲地懲罰你,能影響你的成績,人際關係和情緒……在這種不對等的權力關係裡,他/她能不能控制住自己不要有優越感?

我認為很難。在這個關係內,二者差距越懸殊,也就是學生年齡越小,教師實際權力越大,也就越需要道德感維繫。簡單講,就是沒有約束,全憑良心。

做教師很不容易,他們中的一些人值得敬佩,但是我自己永遠不想站在這個權力天平的另一邊。

我30歲了,應該做一個情緒穩定的成年人。寫下這些,還是沒有冷靜到底。這種羞恥感穿越20年,又一次傳遍我的全身。

04        

做一個好老師的前提,是做一個好人 

23歲外商服務英文諮詢顧問廣東

昨天下午剛跟一個以色列客人“言辭激烈”地講了兩個小時的道理,電話掛下之後的一瞬間,我才發現,曾幾何時,自己的口語已經算還不錯,能夠跟客戶談生意了。

回想起高中三年的英語課程,學得很吃力,我曾一度以為自己沒有學習英語的能力,而這一切都歸功於我高二、高三的英語老師——Linda,這是她的英文名,往後在很多地方我只要一聽到有人叫這個名字,第一反應就對這個人產生反感。

“謝謝”這位高中英語老師,讓我都噁心自己如今這種不正常的心態。

第一次覺得,為人師表這個詞,並不適用在每個老師身上。

高三第二次月考,校對試卷之後,我對一道語法題不理解,下課去講台問Linda,她指著我的鼻子說:“這麼簡單的題你都不會?讀個鬼書。”

然後我的另一位同學,緩緩走過來,朝我伸手握了一下,示意這道題她也不理解。Linda把她拉過去:“題不懂怎麼不問,都快要高考了,快過來我跟你講。”一邊說一邊把我推開,我連站在旁邊偷聽的心思都沒有,搖搖頭跑到樓下操場躲在角落哭了半個小時。

高二的時候,我是某學生組織的隊長,配合老師管理學生紀律,有一項日常工作便是每天早上站在校門口查同學們的衣著裝扮、學生勳章,我們這群人每天都比其他普通學生要早起半小時,大冬天在門口一站就是半小時。Linda在課堂上不止一次當著全班同學的面對我說:“整天不讀書,盡做看門狗。”

當時我的同桌是老師的女兒,她經常不做作業,每次上課我都要跟她一起看我前一天寫的作業,我真的不喜歡這樣,後來賭氣,她不寫作業,我也不會拿出來我的作業。然後我被Linda罰站,而Linda去隔壁班借了一份資料來給同桌。

很多人問我,是不是得罪過老師?我想不出做過任何對她不敬的行為,而經過這些事情之後我確實對這個老師很反感。

高中畢業兩年後,上大二期間,我的一個高中學弟幫我轉發一條我在大學參加演講比賽拉票的朋友圈,Linda當天晚上私聊這個學弟,告訴學弟說:“別跟那個師姐往來,她心術不正。”學弟一臉茫然,問我跟老師曾經有什麼過節。

我這輩子第一次被人說心術不正,盯著這四個字,坐在宿舍門外的樓梯口淚流不止。

她開設私人補習班,也會在補習班上跟她的同學們說我這裡不好那裡不好,可我也是她的學生啊……

兩年的高中英語學習,留下了很多的陰影,就是這位老師藉口“鼓勵”侮辱我學習差。畢業之後,這位老師也從未放過我。

高考後選擇了英文專業,我也一度懷疑過自己,只是媽媽說:“你要證明你自己,不是為了給她看。”

大學期間出國參加比賽,用全英的方式進行路演和答辯拿了獎,為校為國爭了光,那一刻真覺得沒什麼好多說的。一個好的老師非常重要,做一個好老師的前提是先做一個好人。

希望全天下的老師,都秉承師德。同時也非常感謝在大學期間遇到的恩師。祝愿全天下的老師教師節快樂。

05        

年少時,一個人的愛憎是那麼強烈 

36歲待業上海

我在小學的時候遇過一個令人生厭的老師,那時只是單純的厭惡他,卻不很明白他的行為意味著什麼。直到多年以後網絡發達,四處有聲討教師對學生性侵、猥褻的行為,我才明白,當時這位語文老師的行為至少也是對同學的猥褻、不尊重。

那時我們班上有位女同學長得比較漂亮,家庭條件也好,穿著乾淨得體,在我們一群臟兮兮的農村泥丫頭中特別顯眼,而且她為人聰穎,友善,一點也不招女同學嫉恨,課間我們都是一起玩耍,男同學和老師們也很喜歡她。

當時我們的語文老師年近四十,身材中等,有點禿頭。他兼任著校長的職責,有時中午會有應酬,喝醉了酒又不注意形象,下午來上課,滿身酒氣雙頰緋紅,講到興奮處還會在講台上拎著褲管單腳跳,這令同學們啼笑皆非又有點不屑。

他總是有意無意的表示出對那個女生的親密,但只是言語上的。同學們都有所察覺但不敢說什麼,畢竟也不是太過分。

直到有一天下午,同學們都在教室裡寫作業,他走到那個女生身邊想輔導她,可能靠的太近了,那女生躲遠了一點,他反而大叫了一聲“你過來,別動”,然後緊緊摟住了她的脖子,握著她的手寫字。同學們都望過去,那女生羞忿得滿臉通紅,又不敢反抗。我也緊張得心怦怦直跳,想指責他,但根本沒勇氣站出來。還好,他並沒有更過分的動作,很快就放開了那個女同學。

那件事後,我從心裡鄙視他,不想再聽他講任何東西,包括學習上的。有一次我媽回來的很晚,我問她怎麼了,她滿臉怒氣地說我的語文老師遇到她了,數落了我一堆不好:上課不聽啃手指頭、總是看手錶盼望下課、成績也直線下降……我聽著數落卻不能告訴她我的心理上經歷了什麼。

六年級的一年,我的成績退步了很多,這種不好的影響一直持續到我的整個初中時代,直到高中時遇到一個會寫古文字會寫詩的語文老師才緩過來。

現在回想起來,其實那個老師也並非十惡不赦,他從不索賄,不打罵同學,為人勤勞。我一直記得,學校旁邊有一塊農田,他滿身灰塵從油菜梗中抬起頭的樣子。年少的自己還是太幼稚了,不應該這麼狹隘地只看到別人的不好,更不應該為了不喜歡一個老師在學習上自我放逐。

可年少時,一個人的愛憎是那麼強烈,強烈到不惜毀滅自己。一個好老師,對一個人的一生,真的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後來,在高中時,我遇到過幾個很好的老師。鳳凰網讀書曾推送過一篇文章《芙蓉塘外有輕雷》來表達對老師的愛。教師節,除了記錄“奇葩”的老師外,我更懷念那些對我產生好的影響的老師。

06        

我告訴爸媽,我想變性成為一個女孩 

16歲學生湖南

(來稿注:這是初三的孩子寫的一篇週記。)

其實一開始我並不討厭她。

她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小個子,微胖。打扮很傳統:夏天,有袖的齊膝裙或過膝裙;冬天,長呢子大衣或有毛領的長羽絨服。很長一段時間裡,我以為老師只有兩種,一種是時尚的漂亮的,一種是傳統的嚴肅的。她無疑是後者。

原來的數學老師調走後,她調到四年級來教我們。她和前任風格截然不同,前任上課活潑生動,她是講了做,做了講,很多東西要求我們背。後來有同學說她以前是學體育專業的。

她要求全班同學每次考試都要上95分,不合要求的,她就要祭出法寶一一請家長。我爸媽不在其中,因為小學數學實在簡單,我成績很不錯,除了偶爾不小心掉點分。那時我連考幾個滿分,她的石頭臉會裂開那麼一點縫,對著我笑,說上一兩句鼓勵的話。

一個學期後,語文老師兼班主任被提拔為教研室主任,她接手了班主任一職。

於是,原來可來可不來的晚托全班同學必須要來。72個人全窩在教室裡寫作業,6盞日光燈晃著大家的眼。我三下兩下把作業寫完了,便拿著作業上去面批。像我這樣的人不少,大家坐迴座位便覺得無聊,又不能回家。男孩子調皮些,你左一拳,我右一拳;你說句笑話,我回應。女孩子比較乖,通常默默地坐著。她在講台上也不做聲,看著哪裡吵鬧便往哪里扔粉筆頭。如此這般,弄了三四次,她便暴怒,一邊表揚女生乖,一邊把吵鬧的男生罰到走廊外站成長長的一排。如果我們在門外還敢再說話,晚托結束後還會繼續被留下來。

做班主任後,她看男生很不順眼:男生大課間做操時有行隊伍怎麼排得有些歪;男生怎麼老愛搞點小動作,安靜不下來;男生怎麼帶三國殺卡片帶陀螺到學校;男生怎麼在作文《我的願望》中寫“想上體育課、科學課,希望考試前一個月音體美科學等副課不被數學課佔用”……

因為早上一次遲到,她要求我每天早上7:10趕到學校等著領全班的營養奶;因為上課講小話,她要我把剛發下來的語文和數學卷子抄了50遍;因為班會課我偷偷看同學借給我的《皮皮魯和魔筷》,被她一把扯過大力撕成兩半丟到了樓下,還把我罰站到門外。我忘不了她冷冷的眼神,抿得緊緊的唇,也忘不了她的口頭禪:“你看別人女生多乖多聽話!”

是的,班上的班幹部後來都換成了女生,她們上課認真發言積極,作業整潔乾淨,做事不丟三落四。

小學畢業前,我告訴爸爸媽媽:我想去做變性手術成為一個女孩子,那樣會不會變得很乖巧很聽話,會不會就能得到她的表揚?

他倆大吃一驚,告訴我:調皮好動是男孩子的天性,男孩子的血液中多巴胺較多,決定了你們和女生不一樣。人活著不是為了得到表揚,但是你可以反思自己哪些地方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好,讓自己更優秀,別人的掌聲自然會為你響起。

幸運的是,初中三年我碰到了許多好老師一一為我們烘烤暴雨淋濕的外套的語文老師;中午不休息,守著我們自習,找我們談心的班主任;大手一揮,同意我上課不聽課,自學高中教材的數學老師;五一放假回來,班上嘰嘰喳喳,含笑看著我們,等待我們安靜下來的政治老師……當然,在很多老師的眼裡,我還是挺優秀的。

初三的第一個教師節就要來了,我對已經不在學校上班的媽媽說:還是要祝你教師節快樂!不過,我覺得,做一個好老師的學生比做一個好老師的兒子要幸福。

07        

要尊敬老師,更要尊敬真理 

29歲教師河南

我是一名河南鄉村小學教師,29歲。

高一的語文老師喜歡與我們分享名言警句。有一次課堂上提到毛澤東的一句詩:“孩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誓不還”,他寫在黑板上,又講了毛澤東革命故事激勵我們。

只是事不湊巧,他把“學不成名”吟成“學不成時”,黑板上也寫錯了。這一首詩我是非常熟悉的,我當即指出他的錯誤。我坐在前排,聲音洪亮又真誠地說道:“老師,應該是“學不成名誓不還”。”他假裝沒聽見,我又說了第二次,這時全班同學都聽見了。我的語文老師臉都不看一下我,說:“同學們,毛澤東…”我當時覺得很尷尬,聽到了一些不懷好意的嘲笑,臉上很燙。我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記錯了,但我還是張口問:“老師,我記得明明是“學不成名誓不還”啊。”

老師終於轉頭看我,一臉慍怒,陰陽怪氣地說:“你要是想念學不成名你就念,反正我教的是學不成時。”教室裡終於響起了哄堂的笑聲,我趕緊低下頭,怕別人看見我眼裡的淚花。晚上睡覺前,一同學還故意跑到我跟前說某些人臭顯擺不懂裝懂,我和他差點乾了一架。

幾年前我在一個婚禮場合遇見語文老師,他還和當年差不多。西裝革履,中分頭,金絲眼鏡,文質彬彬,儒雅非常,一講話還是滿腹經綸的樣子。

幾個朋友問我要不要和“騷虎”打招呼,我一口回絕了,我說他不配。朋友們口裡的“騷虎”就是他,騷虎是我們那方言,說一個人很色的意思。他當年對男生的提問總是冷冰冰回答,而女生的疑惑,他異常熱情去答复,以至於大家就給他取了個“騷虎”的外號。

我覺得做老師的,首先要有水平,其次沒水平要愛學習,前兩條都沒有的話,那就得謙遜。沒水平不愛學習又愛賣弄真的很誤人子弟。

我現在做老師,要求自己做到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不糊弄學生。同時要求學生要敢於指出老師的錯誤,要尊敬老師,但更要尊敬真理。

08        

老師,您原諒自己了嗎? 

51歲教師黑龍江

偶然看到徵稿信息,一時勾起塵封的記憶,感慨許久。

從小學、中學、到中專,我遇到過嚴厲的老師、苛刻的老師、有個性的老師。他們雖然批評過、嘲笑過、甚至“體罰”過我,但時過境遷,我現在對他們不再反感或痛恨。不僅如此,現在對於他們的嚴厲和“體罰”,還生出感恩的親切。

惟獨有一位老師,不僅沒有打罵、批評,甚至連對我注目過都沒有。但他卻深深傷害了我。

那是80年代中期,我以當地優異的成績考取了北方一所中專。由於家庭困難,父親常年臥病在床,家裡只靠母親撿煤渣、賣冰棍、幫工維持生活,供我、姐姐和弟弟讀書。我常常為了節省幾分、一角錢的車票,翻山越嶺二十多里路回家拿取一周一罐頭鹹菜和幾個窩頭的食物。

如此,我在班級比較邊緣,沒有可呼之朋和可喚之友,對老師也只能敬而遠之。如此,連我的班主任老師也不在意我,但是,這對於當時的我來說挺好,沒有什麼可芥蒂的。

在這樣歲月靜好中一個學年過去了。在這一年我的每次考試成績都名列前矛。還被評為“三好學生”。同學和我自己也都以為班級的5個獎學金名額肯定有我。那時的30元錢獎學金對於我來說可是筆巨款。但是,當學校廣播公佈獎學金名單時,我們班級的5個得獎的沒有我。我當時的感覺真是難以言表,失望、屈辱、憤激莫名。

最終,在班級幾個調皮的男同學起哄和追問下,班主任老師假意去問問,出去了一會回來,輕蔑地把30元錢甩到我的課桌上,什麼也沒說就走了。

這如今還歷歷在目的情節,還使我心痛久久。

現在從人性角度,我能理解老師的行為,那些取我而代之的不是家庭富足就背景堂皇。

所以,我原諒你了老師。

但是,我還是希望老師您,能原諒自己。

09        

餵,老師,我原諒你了 

23歲待業安徽

那是我小學三年級的語文老師。

我讀的小學是鎮裡的小學,規格小,教學質量不高。這個語文老師自己也就是小學水平,她丈夫在初中教數學,人人都怕他,他極有本事,常常使用非正常手段逼迫學生們補課,想辦法給他們多開課,在自己家裡開補習班。他班上的學生數學成績比其他班好的多。

我承認在教學資源有限的鄉鎮,她丈夫的做法不可謂不可取,但是聽說,是他私下給妻子在小學謀了個差事,教三年級語文。誤人子弟,這就不好了。

她是一個農婦,不過念了幾年書,小學都沒畢業,來教三年級,想必沒有資格吧。她平時動不動對學生言語辱罵,傷人自尊,且用極陰冷的眼神去瞥人、翻白眼。她個子極高,身材極瘦,左手有一些疾病,抬不起來,只能甩來甩去,手指也不靈活,左右張不開。

我是三年級搬到這個地方,正好到她的班,她那時對我極不友好,大概我是外地來的,我明明成績合格能夠升級,她非要刁難我,讓我留級,還好我舅舅舅媽求她,才讓我升級。

小時候我的鼻炎很嚴重,總是擤鼻涕、咳嗽,上課的時候最痛苦,要忍著不咳嗽,可是忍著忍著嗓子就變得極癢,實在忍不住,咳起來就越發不可收拾,我嚇得哭起來了。她十分不耐煩,用陰冷的眼神盯著我,然後用責怪的語氣說:“別咳了,再咳就出去站著!”我天生敏感膽小,聽到這話,越發哭得沒完,也不敢咳,依舊忍著,嗓子癢得沒法,大口大口的痰堵在嗓子眼,不敢咳出來,不敢發出一點聲音,鼻涕流出來也不敢擤,最後搞得鼻涕眼淚糊一臉。好不容易挨到下課,才鬆一口氣。

她家裡有兩層樓,在一層開了個便利商店,賣香煙、辣條糖果之類。對了,她還賣教輔書,在班裡用各種方式讓我們去她店裡買書,要是不買,就算作沒完成作業任務,沒完成作業任務,就會有懲罰。如果學生在別的書店買的同樣的作業本,她會登記下來,然後對同樣的作業、對的答案,她會給不同的分數。

後來我成績越來越好,在初中也小有名氣。陰錯陽差,我家又搬到她家隔壁,於是難免經常打照面。我還是不敢看她,覺得她的眼神依然陰冷。

有一次,她看到我,把我攔了下來。她說:“你是不是還在生我氣?”

我詫異極了,把頭抬了起來。這是幾年後我再次近距離看她,我發現,她的眼神沒有那麼陰冷了,反而笑得眼角彎彎。

我緊繃的神經放鬆了下來。我說,沒有,生您什麼氣?

她說,沒有就好,沒有就好。

我想,我那些年實在不應該避她躲她,使她有了心理陰影(如果我理解對了的話),其實想想,我哪能指望一個小學學歷的老師能有多高的道德水平和教學能力呢。

· End ·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