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外媒:P2P受害的單親媽媽自盡傳遺體被強行火化(組圖)

中國網上融資平台票票喵受害人王倩遺照和她給父母的遺書9月7號傳出後引爆中國網上輿論。這位31歲浙江女子於當天清晨被發現在金華一個景區自縊身亡。隨後流出的相關視頻和圖片在中國網民中引發強烈震撼。當局持續對相關事件大力維穩。據說,王倩遺體已經被強行火化。   

 


  死者的生前好友俞先生對美國之音表示,王倩生前在淘寶網上辛辛苦苦賺來的26萬多元投資今年7、8月P2P大片暴雷後血本無歸,她和其他受害人一起到杭州和上海維權期間遭遇了暴力維穩,並遭到家鄉警方監控,讓她對生活感到絕望。

  俞先生:辛辛苦苦賺來這麼多錢沒了,我們去要錢,正當途徑要錢還被警察打。她心裡過不去這個檻,就這麼回事。去世之前她去獻血,她其實有預謀的,她已經準備輕生了。

  知情者說,儘管有家人反對,王倩遺體9月8日清晨被強行火化,其親屬受到當局警告不得外出或接受媒體採訪。王倩的弟弟接到美國之音的電話後表示,不方便透露任何信息,說完就掛斷電話。

  據悉,王倩離異後獨自靠經營網店撫養現年9歲的孩子,一直對具有國資背景的華安未來公司深信不疑,前往上海維權時免費提供衣物和五星徽標胸章給受騙難友。

  俞先生:到了那邊,王倩把她捐的衣服給了我們,叫我們穿上。她是淘寶網上做徽標的,就是五星紅旗的徽標,每個人都有,我也感覺蠻感動的。

  與此同時,網上又傳出一位P2P受害者突然去世的消息,相關視頻也引起了網民關注。

  居住在杭州地區的俞先生表示,票票喵暴雷後,當地警方隨即找他簽署一份保證書,要求他不能參加五人以上有關維權的活動。

  8月初,互聯網金融平台票票喵突然暴雷,作為“金融機構正規軍”的國企華安旗下子公司華安未來由於曾持股37.5%,也因此被捲入其中。票票喵暴雷後,宣布將經營地址由杭州搬往南寧。在票票喵8月6日發布清盤公告數日前,7月30日工商登記資料顯示華安未來退出票票喵,易手浙江佰程實業有限公司。

 

  投資者對於華安未來“精準”退出票票喵表示質疑,華安未來於8月16日時已發布一則律師聲明,指出其與票票喵經營無任何關聯。“票票喵”投資者懷疑華安未來知情逃匿,華安未來則於8月20日急發澄清公告,強調華安未來與“票票喵”無任何利益關係,並表示將積極配合杭州警方立案偵查。


  隨著P2P平台暴雷所引發的金融糾紛不斷增多,互聯網金融立法的呼聲漸高。但是,中國當局週四(王倩自殺身亡當天)印發的《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明確指出,互聯網法院的受理範圍不包括P2P網貸糾紛。這似乎意味著損失慘重的投資人尋求法律途徑維權無法得到法律保護。

  今年早些時候,中國各地眾多網絡融資平台暴雷圈錢跑路。成千上萬P2P受害人到北京、上海、廣州等地集體維權,被大批警察強行抓捕遣返,但受害人反映的問題和提出的維權訴求至今未獲實質性進展。

相關報導:誰也不管P2P受害者何處鳴冤?

  伴隨中國經濟的持續疲軟,P2P網貸平台“爆雷”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由此而來的金融糾紛一浪接著一浪。中國最高法週四印發通知,規定互聯網法院的受理範圍不包括P2P網貸糾紛。損失慘重的投資人上訪無果、司法救濟無門,這下該如何是好?

 

  帶著孩子的P2P受害人王倩遭警察驅趕。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規定》)提出,互聯網法院受理的案件範圍包括電商產品糾紛、網絡合同糾紛、互聯網金融借款糾紛、小額借款合同糾紛、域名糾紛等。雖然《規定》沒有明確提及P2P網貸,但據國內媒體報導,《規定》中提到的借款糾紛特指與金融機構、小額貸款公司建立的借款合同,並不包括P2P網貸平台,互聯網法院也不受理P2P借貸糾紛。

  號稱全球第一家互聯網法院去年在浙江杭州成立,本月北京和廣州會增設兩家互聯網法院。這類新型法院的特殊之處在於,它從原則上採取全程在線的方式審理案件,從受理、送達、調解到庭前準備、庭審、宣判等步驟都在線上完成。

  在中國經濟發展明顯放緩的背景下,P2P平台正面臨著空前的危機。中國P2P網貸門戶網站“網貸之家”的最新統計數字顯示,8月P2P網貸成交量不到1200億元,較7月下降近兩成,較去年同期下降過半。

  據“網貸之家”研究中心統計,截至上個月,P2P網貸行業正常運營的平台還剩下不到1600家,較6月減少了近15%。在逐漸湧現的問題平台當中,提現困難的現象最為普遍,更有甚者直接跑路。

  受此影響,8月中國網貸的景氣指數已從7月的90.5跌至84,而這個數字也離100點的榮枯線越來越遠。

  據網絡消息,一位名叫王倩的31歲杭州女子週四上吊自殺。她留下的遺書中說,她投資的P2P平台跑路,警方立了案好幾週都沒有進展。當她去上海信訪局反映情況時,看到幾百位訪民被警方暴力驅逐。在人生的最後時刻,她質問:“人民的名義在哪裡?” 

  有推特網友留言說:“與這台集權暴力機器相比,個人實在太渺小。” 

  截至目前,記者還無法核實這一消息。

  一個月前,數千名來自全國各地的P2P網貸投資者計劃集體到北京上訪,卻遭到地方和北京警方的百般堵截,他們中的很多人被帶到了久敬莊接濟服務中心,之後被遣送回老家。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