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美國人性生活越來越少 為啥性傳染病患者卻在漸增

我們很少談論衣原體、淋病或梅毒,部分原因是它們看起來不再是談之令人色變的健康威脅。但事實證明,越來越多的美國人正在遭受這些幾乎被消滅的性傳染病折磨。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不久前發布報告稱,美國三種性傳染病患者人數在2017年達到歷史最高水平。

美國人性生活越來越少為啥性傳染病患者卻在漸增的照片- 1

報告中稱,2017年美國報告的衣原體、淋病和梅毒感染病例接近230萬例,這是有記錄以來的最高累計數字,超過了2016年的最高紀錄,也是美國性傳染病報告數量連續第四年大幅增長。

美國人性生活越來越少為啥性傳染病患者卻在漸增的照片- 2

在過去幾年裡,性傳染病例急劇增加令人瞠目結舌。在2013年到2017年,淋病發病率上升了67%,達到555608例;梅毒病例增加了76%,達到30644例;衣原體感染上升了21%,達到170萬例。CDC的數據還顯示,2017年的性傳染病報告數量超過了2016年,成為有記錄以來性病報告數量最多的一年,也是美國性傳染病報告數量連續第四年大幅增長。

要了解這些趨勢有多驚人,不妨想想10年前,這些性傳染病都處於歷史低點,或者接近被消滅狀態,通過更多更好的篩查和診斷來幫助確診病例,以幫助人們接受治療。梅毒通常在身體上出現潰瘍和皮疹。淋病和衣原體感染潛伏而無症狀。它們通常都很容易通過及時的抗生素治療治愈,但如果不及時治療,它們會導致不孕或危及生命的健康並發症。這三種性傳染病發病率的增幅十分顯著,代表著疾病動態發生了變化。CDC下屬國家艾滋病、病毒性肝炎、性病和結核病預防中心主任喬納森·梅敏(Jonathan Mermin)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們正在倒退。很明顯,鑑別、治療和最終預防性傳染病的系統已經到了幾近崩潰的地步。”

傳統上,非洲裔美國人和與男性發生性關係的男性是淋病和梅毒發病最嚴重的人群,而且他們仍然受到不成比例的更大影響。但其他群體中的發病率也在急劇增加,特別是感染梅毒的婦女和嬰兒。那麼是什麼導致這些疾病死灰復燃?沒有單一的解釋。像大多數健康趨勢一樣,這很複雜。

性傳染病發病率上升與性活動的增加是同步的,這似乎是合理的。但最近的一系列研究表明,美國成年人的平均性行為比過去幾十年要少。例如,經常被引用的兩年一次綜合社會調查數據顯示,在過去的一年裡沒有性生活的美國人數量從18%上升到22%。而在18歲至30歲人群中,每月性愛兩次或更多的美國人已從2000年初的近四分之三降至2016年的三分之二。

讓·特溫吉(Jean Twenge)領導的研究小組2017年發表在《性行為檔案》(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雜誌上的一項研究發現,與上世紀90年代末相比,美國成年人平均每年性愛的次數減少了九次。那麼如果全國范圍內性行為普遍減少,怎麼會有那麼多人染上性傳染病呢?

CDC關於2017年美國性傳染病發病率的研究報告將於今年秋季全文發表,屆時將提供更多細節信息,如受影響最嚴重人群的人口統計信息。但當被問及這兩種性行為趨勢究竟如何發生時,CDC下屬性病預防疾控中心主任蓋爾·博蘭(Gail Bolan)解釋說,性行為導致普通性病傳播與人們有多少性行為無關,而是與高風險的性行為有關。

專家們表示,以下五個因素可能會導致性傳染病發病率達到歷史新高:

1)在與男性發生性關係的男性中,無避孕套性行為有所增加。同性戀、雙性戀和其他與男性發生性行為的男性,比僅與女性發生性行為的男性更容易患性傳染病。大多數新的梅毒和淋病病例發生在男性身上,尤其是與男性發生性關係的男性。有人擔心,這一群體的性行為會變得更加危險,比如不戴避孕套,這可能會導致性病的增加。

這種轉變的原因可以從治療艾滋病毒的成功到預防艾滋病毒的藥物(如PrEP)出現等各個方面來解釋,它們使得無防護措施性行為變得不那麼可怕。發表在《臨床傳染病》(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雜誌上的一篇系統性綜述發現,有些PrEP使用者的性生活風險更高,而且被診斷出患性病的機率更高。

博蘭說:“社區中與男性發生性關係的男人,避孕套的使用已經在下降了好幾年。現在有很多艾滋病藥物可用,這些都是偉大的工具,可以防止艾滋病毒傳播,但是它們沒能阻止其他性病傳播。”此外,博蘭說,其他CDC研究表明,性病傳播與危險的性行為之間存在聯繫,而這些性行為通常與阿片類藥物的使用和成癮有關。

博蘭引用了一項即將發表的CDC研究為例,該研究發現,在過去一年裡註射毒品的15到24歲的青少年,比沒有註射毒品的人更容易被診斷出衣原體、梅毒和淋病感染。更重要的是,她補充說:“注射毒品還與強迫性性行為的比率增加有關,且更容易出現與用金錢或毒品交換性的人、以及與註射毒品的人發生性行為,這些都是性病傳播的’高風險因素’”。衣原體、淋病和梅毒確實只能通過性行為傳播,而不是通過共用針頭接觸血液傳播。

艾滋病和梅毒也是相互關聯的:大約半數被診斷為梅毒患者的男性也感染了艾滋病。隨著這些疾病在特定人群中傳播,比如與男性發生性關係的男性中,它們進一步傳播的風​​險更大。西雅圖和國王縣艾滋病/性病控制項目的公共衛生主任馬修·戈登(Matthew Golden)稱:“我和大家同樣擔心的是,如果男人與男人發生性行為足夠流行,就像現在發生​​的那樣,那麼會有足夠多的人同時與男人和女人發生性行為,這導致控制性病傳播變得幾乎不可能。”

2)性傳染病正在更廣泛地傳播,並擴散到傳統上不受感染的人群中,比如嬰兒。CDC2017年關於性病的報告顯示,如今越來越多的女性感染了梅毒,並將其傳給嬰兒。當孕婦感染了這種疾病,並且沒有得到診斷和治療時,這種細菌就會進入她的血液,通過胎盤進入她的嬰兒體內。先天性梅毒會造成嚴重的健康後果,如死產和新生兒死亡。

2016年,有628例先天性梅毒病例,比2015年增加27.6%,其中包括41例相關死亡病例。CDC的數據顯示,美國西部先天性梅毒病例增加幅度最快。從2012年到2016年之間,美國西部各州先天梅毒病例增長了366%。在某種程度上,梅毒病例的大幅增加與許多西方國家最近女性。梅毒病例很少有關。戈登表示:“華盛頓以前幾乎沒有梅毒感染者,但這種情況正在改變,隨著越來越多的女性患上這種疾病,她們的孩子也面臨著風險。”

3)隨著交友應用的興起,性愛變得更容易獲得和保持匿名,這使得健康調查人員更難追踪疫情。健康專家越來越多視Tinder、Grindr以及OkCupid等應用和為高危性行為的推動者,它們幫助人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有效地約會和發生性關係。這些應用的影響是如此深遠,它們也正在改變衛生官員追踪和預防疫情爆發的方式。

公共健康組織“建立健康在線社區”的主管丹·沃爾菲勒(Dan Wohlfeiler)表示:“我們過去一直在考慮如何利用公共澡堂和性俱樂部來降低人們患性病的風險。畢竟,這些地方已經成為與男性發生性關係的男性的重要交匯點,而男性是受艾滋病影響最嚴重的群體。”如今,公共衛生的重點已經轉移到許多人所說的“數字澡堂”。沃爾菲勒稱:“許多人擔心約會應用對艾滋病和性病傳播的影響,但卻沒有意識到潛在應用也是預防的關鍵幫手。”

4)性傳染病發病率的數字可能更高,因為我們可能更善於在某些群體中發現病例。衣原體感染絕大多數情況下不會引起症狀,但可能導致女性不育,其發病率更高也可能是更好檢測和篩查的結果。CDC發現,年輕女性的衣原體感染率最高,而這個群體一直是進行常規衣原體篩查的目標。所以增加可能意味著更多的測試所致。

5)公共衛生經費的削減意味著性病診所的減少。美國的公共衛生(包括性病診所)歷來資金不足。截至2012年,只有3%的衛生預算用於公共衛生措施,剩下的大部分用於個人醫療保健。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公共衛生資金確實遭受了重創。自2008年以來,公共衛生崗位減少了5萬個,許多性病診所不得不減少工作時間或關閉。

性病診所是這些性傳染病患者的傳統安全網。如果這些診所繼續難以維持或消失,發現和治療性傳染病將變得更加困難,疾病將繼續傳播。因此,在某種程度上,性傳染病在全美範圍內的增加可能與不斷變化的性生活環境沒有太大關係,而更多的是與更有限的性衛生保健有關。隨著特朗普提出的公共衛生預算削減,這個問題可能會變得更糟。

性傳播疾病國家聯盟(National Coalition of STD Directors)的執行理事大衛·哈維(David Harvey)表示:“性傳染病的發病率在飆升並非巧合,各州和地方性傳染病項目的預算實際上只有本世紀初的一半。如果我們的議員想要認真保護美國人的生命,他們需要提供足夠的資金來應對這場危機。”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