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特朗普Google了一下自己 然後花了一整天時間抨擊

總是喜歡在個人Twitter賬號上“懟天懟地”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再一次將目光鎖定科技界,對搜索巨頭Google展開了猛烈抨擊。華盛頓當地時間週二早上5時24分,大多數人還沉浸在睡夢中的時刻,特朗普便已壓制不住心中的“憤怒”,發表推文將Google對其個人的新聞搜索結果給批判了一番。

特朗普Google了一下自己然後花了一整天時間抨擊的照片- 1

特朗普稱,他在Google 搜索“Trump News”時,“幾乎所有的新聞和評論都是糟糕的”,他質疑Google 篡改了有關他的搜索結果。一位特朗普的高級顧問隨後表示,當局正在“檢視”Google 是否應該受到政府監管。

特朗普Google了一下自己然後花了一整天時間抨擊的照片- 2

Google 方面全盤否認了特朗普的指控,表示“從未對搜索結果進行排名以操縱政治情緒。”與此同時,在特朗普發難下“被迫”上了頭條的Google,也再一次將科技巨頭們與政治壓力之間的博弈,推入向了公眾視野。“科技大公司正受到當局日益嚴密的審視,”《華爾街日報》對事件如此評論道。

“維權鬥士”特朗普

特朗普此次對Google 所表達的不滿情緒,與這位脾性乖張的領導人一直以來對美國主流媒體的批評一脈相承。

特朗普在推文中稱:“用Google 搜索“Trump News”,搜索結果中只會展示假新聞媒體的報導和評論。換句話說,他們操縱了我和其他人的搜索結果,因此幾乎所有的文章都不是正面內容,假新聞CNN 還尤其顯眼。共和黨、保守派和公正的媒體都被拒之門外,這合法嗎?”

在抒發胸臆的抱怨中,特朗普還表示,“Trump News”的搜索結果中,96% 的內容來自於其所謂的“左翼媒體”:“這很危險,Google 和其他一些公司正在壓制保守派的聲音,屏蔽好的信息和新聞。”在推文最後,這位世界上最有權勢的男人,以維權者的姿態向支持者呼籲道:“他們正在控制我們什麼能看、什麼不能看,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需要被解決!”

特朗普Google了一下自己然後花了一整天時間抨擊的照片- 3

在針對Google 的Twitter 檄文發出半天並引發不小輿論震盪後,特朗普當天下午在白宮接受媒體採訪,進一步談及相關話題,還對Google、Facebook 和Twitter 三家公司提出了警告。

“我認為Google 欺騙了很多人,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事情,也是一個非常嚴重的指控,”特朗普補充道,Google、Twitter,Facebook 等主要科技公司“正踏足非常令人擔憂的領域” ,他警告稱“最好小心點,因為你們不可以這樣對待人民。”

面對來自一國總統的批評與警告,一名Google 發言人為公司正名稱,Google 的搜索結果並不會偏向某種特定的政治意識形態。“當用戶在Google 搜索欄中輸入內容進行查詢時,我們的目標是確保他們在幾秒鐘內收到最相關的結果…… 每年,我們都會對算法進行數百項改進,以確保能夠因人而異地顯示高質量的內容。我們在不斷努力改進Google 搜索,從不會對搜索結果進行排名以操縱政治情緒。”

“打臉”特朗普

在對Google 的“控訴”內容中,特朗普並沒有給出任何具體的證據,因此引發不少媒體及業內人士質疑特朗普對Google 搜索引擎的運作邏輯存在誤解,有關特朗普的新聞搜索結果中96% 的內容來自“左翼媒體”的說法,也被指不靠譜。特朗普的“眼中釘”CNN,還特意刊發了《揭穿特朗普對Google 的最新陰謀論》一文,大書特書地進行了一番快意“打臉”。

長期以來,特朗普和一些支持者一直指責矽谷巨頭們對他們持有偏見態度。雖然一些公司高管的政治立場可能會傾向於自由派,但這些公司一直斷言稱他們的產品是沒有政治偏見的。

在Google 工作了近十年的工程師Yonatan Zunger 看來,稍有常識的用戶都能看出,特朗普的指控,是在簡單閱讀大量來源的新聞後所得出的“似是而非的言論”,“他所謂的“偏見”,是因為所有的新聞在他看來都是壞消息,那他只能怪自己了。”

數字營銷軟件公司WordStream 的高級數據科學家Mark Irvine 稱,Google 的新聞搜索系統並不像特朗普所說的那樣運作,“對於人們的政治感受,Google 的搜索算法是相當無動於衷的。”SEO 公司Moz的市場營銷科學家Pete Meyers 認為,Google 的工作是要如實地反映世界的面貌,特朗普的Google 搜索結果之所以是負面的,是因為大多關於他的報導都不是正面的。

在聖地亞哥州立大學教授信息管理課程的Steven Andres 說,人們常常認為,如果輸入同樣的內容,無論人在哪裡,都會“得到相同的結果”。但事實並非如此,“你每天看到的都會是不同的內容,算法總是在試圖改變結果。”

Google 從未對外透露過自家的算法是如何運作的,部分原因是為了阻止新聞機構以各種方式來因應以提高排名。Google 新聞搜索結果是新聞網站流量的重要驅動因素,系統在排名新聞報導時會受到大量因素影響,可能包括新聞網站的長期聲譽和受歡迎程度等。

雖然特朗普並未對他有關Google 的言論做任何數據上的證實,但保守派活動家Paula Boylard 在上週末刊於右派媒體PJ Media 的一篇博客文章,稱Google 的搜索結果“公然優先考慮左傾和反特朗普媒體”,被認為是引發特朗普此番“發難”Google 的原因,因為特朗普最喜愛的Fox Business 主持人Lou Dobbs 剛好在周一晚間的節目中引用了Paula Boylard 文章中的內容,外界猜測特朗普的信源可能就是這檔在其發推前一晚播出的節目。

Paula Boylard 的文章基於保守派媒體人Sharyl Attkisson 所製作的“媒體偏見”圖表,對在Google 搜索特朗普所獲得的前100 篇報導進行了來源分析,結果顯示,來自CNN 的報導在搜索結果中的數量是最多的,加上《華盛頓郵報》、NBC、CNBC、《大西洋月刊》和Politico 等所謂的“左翼媒體”,佔比超過9 成,文章指,在前100 篇文章中,只出現了《華爾街日報》和福克斯新聞兩家“右翼媒體”的少量報導。

面對這樣一份“隨機抽樣”而來的數據報告,科技智庫數據創新中心的高級政策分析師Joshua New 說,“這絕對不是科學的”,他表示,“一次任意的搜索出現這種結果,絕不表示存在偏見或傾斜。”

CNN 編輯Chris Cillizza 也質疑稱,所謂的“媒體偏見”圖表並不是對新聞機構客觀的衡量標準。“CNN、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彭博社…… 美國的每一個主流媒體,都被當做是左傾媒體,Alex Jones 的陰謀網站Infowars 卻被歸為“中右翼”媒體…. ..”

特朗普Google了一下自己然後花了一整天時間抨擊的照片- 4

政治壓力下的科技巨頭們

在特朗普通過Twitter 表態稱他認為Google 存在很嚴重的問題“需要被解決”後,白宮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旋即被媒體問到“Google 搜索是否應該由政府監管” ,他語出驚人地表示,華盛頓當局正在“研判”。

《金融時報》認為,白宮方面發表此番言論之際,正值科技巨頭們面臨越來越多的政治壓力的時刻。在即將到來的9 月5 日,Google、Facebook 和Twitter 的高管將前往美國國會,就選舉受到干預和審查制度向美國參議院情報特別委員會作證,包括所謂的搜索偏見等問題,也有望在聽證會期間涉及到。

另一方面,就在幾天前,特朗普在接受路透社專訪時,還曾批評主流科技公司稱,在平台上將某些言論給“消音”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

特朗普說:“我不想提到名字,但當社交平台將特定人士從Twitter 和Facebook 上封禁,以及他們做出這些決定的時候,實在是非常危險,因為下一個輪到的說不定就是你。”

8 月18 日,特朗普在個人Twitter 上不點名地宣稱一些企業“歧視共和黨、保守派人士的聲音…… 有太多聲音被剔除,有些是好的,有些是壞的。 ”

此前,Google 旗下YouTube、Facebook、蘋果等平台幾乎在同一時間對特朗普支持者、陰謀論網站Infowars 創辦人Alex Jones 進行了封殺,Alex Jones 的推特帳戶也在8 月15 日被暫時關閉。

而現在,Google 再一次受到特朗普炮火猛烈的攻擊,似乎也只是延續了特朗普近段時間以來對各大科技公司“不太友好”的態度。

但值得玩味的是,就在一個多月以前,Google 遭受歐盟50 億美元罰款的時候,特朗普還曾力挺Google,稱其為美國“最偉大的公司之一”。而現在,一朝風雲變幻,這個要“讓美國再次偉大”的男人,突然之間,又站在了美國“最偉大公司”的對立面。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