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轉基因科普,終於有一場有血有肉,有理有據的演講了

來源:我是科學家iScientist

“轉基因問題早已不是單純的科學問題”。同時具有食品工程和心理學背景的崔凱教授,在我國31個省份193座城市就轉基因食品公眾態度進行了全國性的社會調查。他從社會心理學的角度回答下面幾個典型問題——轉基因食品,支持還是反對?你相信政府嗎?你相信科學家嗎?誰來養活14億人?公眾為什麼質疑轉基因,聽聽科學家怎麼說。

以下為崔凱演講實錄:

大家下午好,我是崔凱。

今天要跟大家聊的話題是,公眾為什麼質疑轉基因?

我想先做一個現場調研,對轉基因食品持支持態度的請舉手,差不多不到20%;持反對態度的請舉手,要稍微多一點,有1/3;我暫且認為沒有舉手的朋友或者是對轉基因食品不太了解,或者持中立的態度。

翻開人類近百年的科學史,很難找到一個科學話題,能夠像轉基因這樣引起全社會的關注—— 既被視為人類的天使,又為視為潛在的惡魔,冰火兩重天。我在演講之前特別請求主辦方把我放到最後一個人來演講,因為講轉基因,一不小心說不定飛上幾個雞蛋和西紅柿來。我覺得前幾個科學家站在這裡,是因為他們學識淵博,而我能站在這裡,是因為我膽子夠大。

崔凱演講現場。崔凱演講現場。

先做個自我介紹。我從小在東北農村長大,大家看到的這座茅草屋,我在這裡出生,而且一直住到高三。當年我站在院子裡,就可以看到綿延幾十里的稻田。說到轉基因,很多人腦海中浮現的是餐桌上的食品和DNA雙螺旋結構。而我想到的,還有土地和農民。

1997年,我在江南大學獲得食品工程專業的博士,我也是老家那個鄉鎮第一個博士。當時甚至有長輩問我:食品工程的博士是不是相當於一級廚師?2002年,我又在華東師範大學獲得心理學博士。2016年,依託在食品和心理學兩個領域的專業背景,我在全國范圍內進行了一次公眾對於轉基因態度的社會調查,覆蓋了31個省的193座城市。今年6月,我的調查報告發表在Nature旗下的刊物《食品科學》上,受到很多關注。今天,我將把幾個主要的調查結論分享給大家。

轉基因食品,支持還是反對?

第一個調查結論,公眾對轉基因食品的態度:11.9%的公眾表示支持、41.4%的公眾表示反對,46.7%的公眾態度中立。反對者的比例(41.4%)遠高於支持者(11.9%)。

在調查過程中,我發現公眾質疑轉基因的原因非常複雜。比如:有人認為動物、植物和微生物本來風馬牛不相及,跨物種進行基因轉入,打破生殖隔離,有悖生物倫理,我不支持。也有人覺得轉基因的審批流程不透明,會不會有什麼見不得人的貓膩,我不支持。還有人說,我也不懂什麼是轉基因,如果國家領導人不吃,我就不吃。凡此種種,轉基因所引發的爭論早已超過科學範疇,關乎到公眾知情權、生物倫理、糧食安全、三農問題、環境保護、政府監管、媒體傳播、商業利益、國際貿易、民族情緒等諸多話題。

莎士比亞有一句話:一千個人眼裡就一千個哈姆雷特。面對爭論,做轉基因科普的人首先要學會尊重包容和平和的心態,要理解多元化的聲音,因為質疑也是這個社會進步的力量。

政府,相信還是不相信?

中國農業部宣布,轉基因作物商業化20年,至今未發現被證實的轉基因食品安全事件。11.7%的人認為這是權威解讀;10.9%的人認為這是在隱瞞事實。

今天,關於轉基因的負面傳言很多,有些甚至聽起來很恐怖。傳言越危言聳聽,越能吸引眼球。這裡,我請大家思考一個問題:我們都生過病、去過醫院,醫生可能問你抽煙嗎?喝酒嗎?但有沒有醫生會問你,吃轉基因食品嗎?有沒有看到誰的醫學診斷書寫著:致病原因是吃了轉基因食品?如果沒有,那些傳言的依據是什麼?會不會是主觀想像?這是值得我們思考的。

還有77.4%的公眾認為“雖然現在沒有證據,但不等於將來沒有,仍需謹慎”。這種顧慮可以理解,畢竟相比於漫長的生物演化史,人類文明與科學研究歷程的確還太過短暫,對未來我們應該心存敬畏。有些基因和蛋白的功能我們尚不完全清楚,轉基因的產業化需要循序漸進。

但另一方面,我們也需要思考:公眾心裡究竟要多長時間來確認轉基因是安全的,需要100年?1000年?還是10000年?今天我們耳熟能詳的胰島素、干擾素等都是轉基因產品,問世幾十年來,已經挽救了數以億計的生命。

如果當初一定要這些產品先做100年、1000年、10000年的臨床試驗,才能推廣使用,會有多少人死於非命?人們對轉基因藥品持歡迎態度,但對同樣技術原理、它的“孿生兄弟”轉基因食品卻談虎色變,這是否有些防衛過度?

對科學家,相信還是不相信?

第三個調查:相信科學家嗎?

很多生物學家對“轉基因食品”都公開表示支持。對此,23.2%的公眾相信生物學家的主流觀點,有45.5%的公眾認為科學家的觀點也並不可信。質疑科學家的比例(45.5%)是相信科學家比例(23.2%)的2倍,這個結果耐人尋味。原因是什麼?一方面,可能有些公眾思維固化,內心深處已經對一個結論生根在心了,再怎麼說也聽不進去;另一方面,近年來學術領域出現了一些亂象:學術造假、學術腐敗和“偽專家“言論。除此以外,科學家在與公眾溝通的環節上,的確存在一些需要改進的地方。

坦率地說,今天的學術圈裡真正願意做科普的人並不多,多數人因為製度考核的原因,全身心地投入到發表高影響因子的學術論文上。一篇影響因子為10的學術論文和一篇“100000+”的普通公眾閱讀的科普文章,哪一個對社會更有貢獻?這是一個見仁見智的話題。

還有人認為,科普論文容易懂,太通俗,往往內容淺薄,而學術論文風格嚴謹晦澀,才標誌著我思想深刻,內容權威。於是有人開玩笑,說你把一個人能聽懂的東西寫得鬼都看不懂,就是博士論文了。可是鬼都看不懂的東西,對人又有什麼用,難道讀博士變成人鬼情未了了嗎?

當然這只是一個笑話,做科研是要站在科學的視角,而做科普則需要站在人的視角。我們寫科普論文,最好能讓讀者感受到你的心跳和溫度,產生情感共鳴,才能讓最遠的你變成他們最近的愛。

這是外國人的陰謀   愛國就該反對轉基因?

有觀點認為:轉基因可能是美國對中國的“生物恐怖主義”,愛國就應該反對轉基因。13.8%的公眾表示贊同,31.8%的公眾“說不清楚“,而54.4%的公眾表示反對,認為“轉基因爭論要基於科學“。這54.4%的公眾態度讓我們相信,轉基因爭論最終會回歸科學與理性。

歷史如同一面鏡子。100多年前的晚清,中國淪為西方列強的半殖民地,西方的先進技術也一併湧入我國。而當時的國人對這事看不懂,心裡沒底,有過一些傳言,比如:用照相機拍照會被攝走靈魂,喝自來水會“斷子絕孫”,修鐵路會斷了國家的龍脈,倡導引進西方技術的洋務派被說成“賣國賊”等。今天看來這都是笑話,但在當時這就是事實。看看今天關於轉基因的一些爭論,有些說法是否和100多年前似曾相識?

所以從某種意義上,我一直覺得國民科學素養的提升是一個任重道遠的工作。

為了了解轉基因在美國發展的實際情況,我曾經先後到賓夕法尼亞大學和加利福尼亞大學做訪問學者。美國的社會調查結果顯示:轉基因在美國也備受爭議,39%的公眾認為轉基因食品是安全的,27%認為不安全,34%觀點中立。我在街上也看到過反轉人士拉著一個橫幅,把轉基因育種的公司孟山都說成殺人惡魔。這說明美國一樣跟我們中國也有爭議。但美國的相關管理部門對轉基因的審批流程是照章辦事。你說轉基因有問題,請你拿出證據來?沒有證據,我就批。

崔凱演講現場。崔凱演講現場。

美國耕地總面積將近2億公頃,其中40%種植的是轉基因作物。玉米、大豆、油菜三大穀物中,轉基因的種植比例均超過90%,並且2/3的轉基因穀物用於美國本土消費。簡言之,美國是世界第一大轉基因種植國,也是第一大轉基因的消費國。如果斷言轉基因是一種”生物武器”,那就意味著美國人首先”揮刀自宮”,把這種武器用在自己人身上了——這好像不是很符合邏輯。

其實,育種技術從雜交到轉基因,如同通信技術從2G、3G到4G,就是一種技術進步。有些公眾,因為內心深處的民族主義情節,把問題想複雜了。

放眼未來,轉基因還是非轉基因?

第五個調查結論:放眼未來。農業部表示:轉基因是一項高技術、新產業,具有廣闊的發展前景。中國作為農業生產大國,必須在轉基因技術上佔有一席之地。對此,28.8%的公眾表示支持,18.9%的公眾表示反對,52.3%的公眾表示中立。從某種意義上說,轉基因在中國的未來取決於這52.3%態度中立的公眾。

紛紛擾擾的爭論中,好像很少有人關注中國的實際國情。中國有14億人口,世界第一,但人多地少。僅2017年我們就進口了9500萬噸的大豆,基本上都是轉基因品種。如果要我們自己來生產,相當於8億畝耕地的產量——我國整個的耕地面積也只有20億畝,換言之我們是進口了相當我們耕地面積40%的耕地。

我請大家思考一個問題:美國、巴西和阿根廷等國家的轉基因大豆從地球另一端漂洋過海運到中國,為什麼還比國產大豆便宜?原因很簡單,因為轉基因大豆成本低、產量高,這就是品種的優勢。在全球種子產業的競爭格局中,中國除了雜交水稻,在其它領域都缺少話語權。如果我們在轉基因領域繼續停滯不前,將來勢必受制於國際種業公司,意味著我國的糧食安全將失去主動權,其後果比“缺少芯片技術”更為嚴峻。

最近幾年,轉基因玉米違規種植的事情屢屢被媒體曝光,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我也在思考一個問題:農民為什麼要屢禁不止的種植轉基因玉米?因為我老家就是玉米主產區,我很容易做這方面的調研。簡言之,它給農民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好處。

種植轉基因玉米給農民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好處。 圖片來源:pixabay種植轉基因玉米給農民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好處。圖片來源:pixabay

對此我曾經做過調查:被違規種植的是一種抗蟲玉米,通過減少蟲害,使產量增加10%~20%,同時減少農藥成本和人工成本,每公頃玉米可以讓農民增收2000元。不要小瞧2000元,對於人均年收入只有10000元的農民,2000元不是個小數字。今天,很多朋友都沒有體驗過鋤禾日當午的艱辛,也不了解我國有1/3的農民曾遭遇過不同程度的農藥中毒。今天我國還有6億農民,他們很不容易,應該得到更多的關注。

今天的轉基因玉米猶如一群沒有準生證的超生孩子,越生越多,既成事實。管理部門也是左右為難:若批准種植,會面對輿論的壓力;若不批准,這些轉基因玉米在灰色的產業鏈上流通,會不會有更多的問題?這件事已經走到一個十字路口,管理部門應該做出抉擇——當然這需要勇氣和智慧。

關於轉基因玉米應該批准種植還是不批准種植,政府也是左右為難。 圖片來源:pixabay關於轉基因玉米應該批准種植還是不批准種植,政府也是左右為難。圖片來源:pixabay

也有朋友問我:除了讓農民增產增收,轉基因作物對普通消費者有什麼好處?我僅以抗蟲玉米為例,最直接的好處就是減少農藥使用量。中國的農藥污染問題還是比較嚴重的,平均每公頃耕地施用10到15千克的農藥。在我三十年前的鄉村記憶中,晚霞中蜻蜓飛舞,夏夜裡蛙聲一片。今天再去看,這種景象真的成為回憶了。這種情況再持續30年,我們的環境會變成什麼樣子?我們還要吃進多少農藥?這與每個人息息相關。

最後,我有個提議:提升公眾科學素養,從轉基因做起,從青少年做起。

我個人有個願望:全國的中學生都能夠參與一場關於轉基因的辯論賽。這個辯題不僅覆蓋了農業、生物、環境和醫學等理科領域,還關係到社會、政策、法律、新聞、心理、商業等文科領域。我們幾乎找不到一個可以橫跨如此眾多學科領域的辯題,這不僅能夠開闊學生的視野,甚至對高考志願的專業選擇都大有幫助。

參加轉基因辯論,還可以讓孩子們明白:世界上有很多問題,並沒有唯一、正確的標準答案。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立場和視角不同,可以有多元化的態度和選擇,這也有助於培養孩子們的辯證思維。其實,我特別希望這期演講能夠被更多的中學生看到。因為希望,寄託在他們這一代人身上!

讓我們回歸理性,讓轉基因技術造福人類!

謝謝大家。

崔凱演講現場。崔凱演講現場。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