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作價160億美元,沃爾瑪正式收購“印度淘寶”

歷時四月有餘,印度史上最大、也可能是本年度全球互聯網最大的一筆交易塵埃落定。

沃爾瑪發布聲明稱,正式完成了對Flipkart的收購,掌握了其77%的股權。根據此前的報導,交易的金額高達160 億美元。

隨著此樁收購的完成,印度電商市場的格局也正在發生變化。

沃爾瑪不惜砸重金搶身位,為了在印度市場與沃爾瑪在相同的起點再戰一次。顯然,它認為付出這樣的代價是值得的。

但政府監管如同達摩克利斯之劍一樣如影隨形。一份電子商務國家政策框架的草案被洩露,文件長達19 頁,詳細介紹了政府對電子商務部門的重要建議,核心思想是:扶持國內公司,控制外國企業。

外資企業或將受到各種嚴格限制:數據存儲、批量採購、甚至折扣促銷。

雖然被收購後Flipkart仍將獨立運營,但嚴格來說,它已不再屬於本地玩家,電商市場成為了兩大美國巨頭的強強對壘。但這塊肥肉當然不乏後來者。

根據摩根士丹利報告,到2026 年,印度電子商務市場規模將達到2000 億美元,年復合增長率高達30%。亞馬遜在收購Flipkart時,也是看中了印度市場電商4 倍於傳統零售業的增長速度。

在中國市場成功阻擊了亞馬遜之後,阿里巴巴或將在印度戰場與其再度開戰——據報導稱,阿里巴巴有意加大對印度零售業的投入。

本地玩家也有群起而對抗外國巨頭之勢——傳統零售業巨頭信實集團、未來集團都進軍電商,依託於活躍的社交媒體所產生的社交電商也在悄悄崛起。

印度市場的電商之戰,新一輪的洗牌已經開始。

巨頭的品類之爭

信實集團的穆克什•安巴尼7 月初宣布進軍電商後,它介入的第一個領域就是電子產品和數碼家電。

它首先推出的是智能手機、電視、冰箱和空調的線上銷售。作為印度最大的電子產品零售商,這是它的立身之本。這也是印度電子商務中佔比最大的類別,亞馬遜和Flipkart的業務有近55-60%屬於此類。

有統計顯示,智能手機銷售額佔印度在線銷售的38%左右,電視機則約佔12%,其他家電為6-7%。剃須刀和烘乾機等個人護理產品約佔15-20%。

但這一品類的競爭日益激烈,電商巨頭們自然開始尋求商品品類的擴展。它們首先盯上的都是時尚領域。

作價160 億美元,沃爾瑪正式收購“印度淘寶”

早在6 月份,Flipkart就宣稱將在時尚領域進行大量投資。它將自己定位為印度的“時尚之都”,決定進入時尚市場。

在印度,該市場的總體量達1000 億美元。業內估計,在線時尚市場約佔印度總體時尚市場的5%,從2017 年到2022 年,其年復合增長率為38.2%。

零售領域的專家稱,智能手機在網上零售的份額將從目前的約40%開始下行,而時尚領域的份額目前為20%,並將持續上升。Flipkart和亞馬遜印度等電商都已瞄準短期增長的時尚領域。目前時尚類別約佔Flipkart整體銷售額的35%。

線下時尚零售巨頭未來集團也不甘落後。在揚言“放棄電商”後一年,Kishore Biyani也再次入局,以140 億盧比的價格購買了時尚電商Koovs29.9%的股權。

到店與到家業務並舉

在印度,寶萊塢的影響力甚至大過政府,電影票也自然成了電商爭搶的重要標的。

最近的報導顯示,在線平台BookMyShow和Paytm與印度最大院線PVR續簽3 年非獨家協議,在全印度銷售其電影票。預計BookMyShow將向PVR支付約23. 5 億盧比,而Paytm將支付超過17. 5 億盧比。

據知情人士透露,Paytm一直在與PVR談判,希望獲得獨家票務合作夥伴關係。Paytm計劃為獨家合作夥伴關係付出50 億盧比,但談判最終失敗。

與PVR的獨家合作夥伴關係如果敲定,將為Paytm或BookMyShow帶來重大優勢。Paytm和BookMyShow正在爭奪在線娛樂票務領域的領導地位,而他們的大部分門票銷售來自PVR。後者在53 個城市的136 家實體擁有634 塊銀幕,預計2018 年將在印度各地舖設650 塊銀幕。

據統計,目前Paytm約25%的銷售額來自PVR,每月售出400- 600 萬張門票。BookMyShow每月銷售1200- 1500 萬張門票,擁有超過3000 萬客戶。

盯上高頻購買業務的不止Paytm。

7 月份,為了增加客戶訪問量, Flipkart還在移動應用程序中添加了兩個新選項——“充值”和“旅行”。第一個標籤將客戶導向Flipkart的支付平台PhonePe,第二個標籤則將用戶導入到MakeMyTrip預訂旅行機票。

這樣一來,Flipkart與Paytm將展開正面對抗。在今年早些時候的採訪中,Flipkart首席執行官Kalyan Krishnamurthy稱, 2018 年的關鍵指標是增加月活躍用戶數。

在線醫藥零售則是另一個戰場。

業內人士表示,Flipkart、亞馬遜、BigBasket和Swiggy正在進行試探性談判,對MedPlus、1mg、Medlife、PharmEasy和Myra等在線藥品公司進行收購、合作或投資。對電商領導者而言,在線藥品配送是一個重要的戰略機遇。因為管制放鬆和它的潛力,有可能推動重複購買。

此外,亞馬遜與3- 4 家在線藥品公司進行了會談,其中包括Medlife和MedPlus。Flipkart也與Medlife進行了談判。

社交電商異軍突起

拼多多的突然爆發,讓社交電商進入了零售業的視野。

印度人尤其熱衷於社交網絡,是Facebook和WhatsApp最大的市場,印度人的在線社交需求及其旺盛,轉發的消息、照片和視頻在全球穩居首位。基於社交關係出現的社交電商,也迎來了它最好的時代。

相比於從一線城市起家、主要定位在中產階層的傳統電商,社交電商生來就更接地氣——它上面入駐的主要是中小賣家,甚至是個人手工作坊,銷售的產品更多是衣服、生活用品、手工製品等,少有傳統電商的主力電子產品。

這些物美價廉的生活必需品,被分銷商通過WhatsApp等社交媒體分享,買家可以直接在社交媒體內部完成購買,成為了很多第一次使用智能手機、第一次使用WhatsApp的新網民的第一次電商體驗。

說到底,社交媒體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一隻腳站在傳統電商身上,它促進了物流、支付等基礎設施的發展,和網購理念的普及;另一隻腳則站在社交媒體身上,它為社交電商的擴散提供了一個天然的網絡。

資本也開始流向這一領域。過去兩個月,印度兩大主要的社交電商相繼獲得融資,Meesho完成了1150 萬美元的B輪融資,Shop101 也在A輪拿到了500 萬美元。

熟人推薦、操作便捷、語言優勢等特點,讓社交電商輕易地觸及了傳統電商遲遲未能打開的三四線城市市場,這也是所有電商下一步重點爭奪的戰場。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Shop101 的創始人Abhinav Jain認為,印度屬於社交電商的時代已經到來。

發力物流配套服務

對消費者來說,最遠的距離就是路上的快遞與收貨人之間的距離,安全快捷的配送引人關注。

痛點無國界,在印度同樣如此。消費者討厭等快遞,他們網購時最希望看到,賣家能夠提供當天送達或盡快送達的快遞選項。因此,客戶下單到收貨的時間將進一步縮減,當天下單當天送達將成為一種常態。儘管這對電商賣家來說,並不容易,但一旦實現,賣家將會獲得前所未有的流量增長。

6 月份,Flipkart及其時尚業務單元Myntra和Jabong,亞馬遜印度和Paytm Mall不約而同地採用超區域戰略,可以在幾小時內從當地商店獲得最新的時尚產品並送達客戶。

紡織品生產商Arvind Ltd也準備允許Flipkart,Myntra,亞馬遜印度,Paytm Mall和TataCliQ有權使用其16 個內部品牌以及Arrow、Nautica等其他合作品牌。

Paytm Mall還直接與Fossil、Red Tape、Timex以及三星電子、IFB和聯想等品牌合作,將平台與他們的店面庫存整合。Google支持的Fynd也將其品牌庫存與Jabong Luxe整合在一起,Jabong在其中銷售奢侈品牌。

隨著印度電子商務行業躋身全球最大的數字市場行列,業內也正在積極爭奪至關重要的人員:快遞員。

快遞員的流失率從兩年前的29%躍升至2017 年的34%。流失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惡劣的工作條件。特定城市的競爭強度以及酷暑、暴雨等氣候條件都是造成這些勞動力流失的因素。

電商企業向他們提供了兩位數百分比的工資和津貼增長,迫切希望停止員工隊伍的流失。

志象網,微信公眾號(ID:passagegroup)

文/邵世明 羅瑞垚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