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觀影體驗

侏羅紀世界2的劇情簡介 · · · · · ·

 

並不完美,但也許是“侏羅紀”系列最具創意的嘗試

雖然《侏羅紀世界2》的觀感和完成度高於前作,但並不意味著這就是一部出色的作品。

說實話,“侏羅紀”系列的這次重啟其實面臨著很多瓶頸,關於恐龍,很多經典的場景與設計已經在老版的《侏羅紀公園》中有所體現且深入人心,如何進行故事的全新架構,既要滿足老粉絲的精神需求,又要吸引對這一經典系列不太熟悉的年輕觀眾,是《侏羅紀世界》三部曲的首要任務。

而第二部的導演J·A·巴亞納顯然處於一個比較尷尬的境地,畢竟承上啟下是決定這一系列總體口碑和最終票房成績的關鍵一步,恰好這位導演還具有十分明顯的個人風格,之前的幾部作品有著較好的口碑和怪奇的主題,比如驚悚經典《孤堡驚情》、災難大作《海嘯奇蹟》、奇幻童話《當怪物來敲門》。(據說他是唯一一位所有長片都被引進大陸的歐洲導演)驚悚和災難成為了巴亞納努力想往《侏羅紀世界2》中填充的元素,最後呈現出的效果證明他確實成功地把這部電影變成了一部恐怖片。

恐怖元素的設置主要來自於“暴虐迅猛龍”的設計,這只恐龍早在概念曝出的時候就備受期待,巴亞納很巧妙地捕捉到了恐怖片的核心,那就是將觀眾作為小孩子來還原,因為很多人最原始的心理恐懼都是從孩童時期形成的,比如黑暗中冒著綠光的眼睛和長長的獠牙,都是非常可怕的造型點,導演將這幾項用在了“暴虐迅猛龍”身上,締造了系列有史以來最可怕的一隻恐龍,尤其是它能夠打開窗戶進入房間的時刻,只怕所有觀眾的心都會吊到嗓子眼,與小女孩一同屏息凝神。

恐怖效果達到了,風格化也在系列中標新立異,但這畢竟不是巴亞納之前拍的獨立影片,整體而言還是需要有更多的噱頭來吸引觀眾,於是就出現了大量雞肋的致敬。個人一直覺得致敬這些點要做的巧妙,《頭號玩家》靠彩蛋就可以引發觀眾高潮,但是過度的致敬反而會令人覺得十分刻意。在《侏羅紀世界1》中,我們已經看到了大量致敬的場景,第二部在這個基礎上進行了更多的延伸,甚至可以說是模仿。比如火山爆發中恐龍逃亡奔跑的場景,暴龍仰天長嘯的場景,還有非要拉回來“強制客串”一把的傑夫·高布倫,這些點令觀眾隱約感覺到這就是一部升級版的《侏羅紀公園》,而並非全新的重啟。這應該並非巴亞納的本意,但他就是在這種努力風格化與回歸老版致敬的掣肘中,不斷地摸索著,這種“摸著石頭過河”最後產出的效果自然不盡如人意。

另一個很重要的點是新加入的小女孩角色,她身後牽出的是一個十分宏大的命題:對於克隆技術的反思,這與第二部人與恐龍如何和諧共生的中心立意其實並沒有太大的聯繫,很像編劇在寫到再造恐龍的時候突然插出來的一筆,最後的講述效果並不理想,大家很難對小女孩產生共鳴,恐龍尚且意識覺醒來個大逃亡,小女孩卻還是第一時間衝到歐文懷裡做乖乖女,看不到任何成長性。而對於“克隆和生命”這一命題的探討也淺嚐輒止,據說這是在為第三部做鋪墊,但作為一個獨立的篇章來說,小女孩人物的塑造及這條線索是較為失敗的。

演員的表演更是令人失望,這不是帕帕和布萊絲的問題,而是這兩個角色供他們發揮的空間實在太小,大多數的時間我們只記住了他們被恐龍追逐的場景,而忘記了一些真正交流的對手戲,可能給大家印象最深的就是二人被關在地下監獄中,交談對話的場景。這一部中導演希望重建歐文和克萊爾的關係,兩個人不再是伴侶,而是以一種更成熟更默契的方式存在,這也使得二人失去了個人色彩。有人可能會說《侏羅紀世界》的主角本來就應該是恐龍,要人類做什麼?那如果沒有了人性的展現,和恐龍幻燈片又有什麼分別?唯一展現人性前後反差的反派又過於臉譜化,用功夫片式的評論來說,巴亞納的武戲拍的還好,文戲真是太弱了。

當然勇氣和這種敢於冒險的精神總是可貴的,雖然《侏羅紀世界2》並沒有達到個人預期,但仍然不失為系列當中的進取之作,比起上一部完全打安全牌來說,還是更喜歡這種具有創新性的嘗試,尤其是對於“侏羅紀”這種老牌系列,最後肯定會獲得一個不差的票房成績,但如何煥發出全新的生命力,還需要在劇本和人物,乃至主題上進行更加用心的打磨。這一切只能寄希望於已經被提上日程的《侏羅紀世界3》了,希望不會是倉促收尾圈錢了事,而是真正對得起粉絲們對於這一系列的高期待。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