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乾隆真如《延禧》中寵愛富察皇后嗎

人人都說一入侯門深似海;人人都說,自古薄情帝王家。后宮佳麗三千餘人,掌炳天下的皇帝不免沉淪。然而在皇帝之中,亦有幾人痴痴苦苦,眷戀一人。近日熱劇《延禧攻略》,便將乾隆塑造成了一位對富察皇后百般遷就的模範丈夫。然而,若放回百年以前,乾隆與富察氏可不止如此。
乾隆是中國歷史上最為人津津樂談的皇帝之一,關於他的梗簡直數不勝數,儼然一古代段子手。
其中最常被人提及的就是乾隆的詩作。網上曾有段子云:乾隆遊園,詩興大發,遂作詩:一片兩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九片十片十一片,飛入草叢都不見。這等打油詩,薛蟠體不由得引人捧腹大笑。當然,這僅僅是個段子而已。詩作,是需要凝結血肉與真情,才能出精品。
乾隆的詩作,大多類似於我們現在朋友圈所發“隨手記,朋友圈”。但是,當乾隆,凝結自己的淚水,自己的真情之時,也會有令人潸然淚下的作品,例如,他悼念亡妻孝賢皇后所作之詩。其來不告去無詞,兩字平安報我知。
只有叮嚀思聖母,更教顧复惜諸兒。
醒看淚眼猶沾枕,靜覺悲鳳乍拂帷。
似昔慧賢曾入夢,尚餘慰者到今誰?乾隆深夜獨醒,寒氣透骨,恍恍若若,忽見亡妻在身邊,言語哽咽,只聽妻子跟自己說在陰間過得還算平安,切勿掛念。妻子又問候了母親的身體,囑託乾隆教導諸子,遂離去,沒有更多言語。乾隆复醒,還是在那個金碧輝煌的宮中,然而眼前無一人,只有剛哭過的淚眼還算迷離,風吹過拂錐,更顯得冷清,分不清夢境抑或是現實。心中惆悵萬分,不由感嘆,以前我夢中驚醒,有你陪我再度入夢,如今我夢中驚醒,卻無一個如你一般的人,伴我入眠了。
此情此景,真是令人唏噓。不由想起蘇軾的“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人人都說,自古薄情帝王家;人人都說,一入侯門深似海。但是坐擁后宮佳麗三千的乾隆,心中仍然只為他的皇后,富察氏保留位置。
時間回溯,十七歲的愛新覺羅·弘曆與出身名門的富察氏成婚。富察氏便是一個幾近完美的女人。孝賢皇后體貌端莊,皮膚白皙,神情恬淡含蓄而又不怒自威,很有母儀天下的風範。
另外,富察氏性格也恬淡而又淳樸,不好奢靡。據記載:“後恭儉,平居以通草絨花為飾,不禦珠翠。”
更難得的是,她對乾隆的心思十分通透,十分體貼。
《延禧攻略》中,在皇后生日時,魏瓔珞被迫將鹿尾絨線製成的鳳袍獻上。然而真正的歷史中,富察皇后確實以鹿羔沴毧制為荷包進上,仿先世關外遺制,效仿入關之前的舊俗,以提醒皇上不可忘本,牢記入關之前的艱苦歲月。在乾隆生病之時,富察氏勤勤照顧,直到乾隆康復。她在對待皇太后時,也是無微不至。穿衣吃飯,生病微疾,她都侍奉在前,與太后情誼深切。可以說,現在最令人頭疼的婆媳關係問題,對富察氏根本不是事兒。
在古代中國,子嗣是個大問題。身強體壯的富察氏也為乾隆誕下一子——永璉。乾隆像所有父親一樣,充滿了激動與期盼,他親自教自己的孩子讀書寫字,並且誇獎他“器宇不凡,聰明貴重”,期盼將大清江山交到永璉手中,延續萬年。
然而,永璉九歲便因重感冒去世。這一噩耗幾乎拖垮了富察氏。劇中的皇后沉溺於喪子之痛多年,但事實卻是富察氏不想讓自己的丈夫擔心,裝作若無其事,問候婆婆,照顧丈夫,管理后宮。然而自己心中的苦悲,卻已經深深種下。心中苦若連子心,久久不愈,發芽生根,終會成苦果。
七年後,富察氏又生下永琮。孩子的降臨將富察氏心中的苦稍稍沖散一些。乾隆對永琮也是愛若至寶。
可上天似乎有意戲弄這位全天下最為高貴的女人,它總是高高舉起刀子,一下一下地撕裂人心,不論你是母儀天下亦或是貧苦終生,在苦難這一方面,人人平等。天花如一個惡魔,將永琮幼小的生命奪走。接二連三的噩耗,終於沖垮了富察氏。儘管她竭力憋住痛苦,言語如常,卻沒能抵住內心的苦楚。兩個月後,乾隆東巡。
他沒料想,這一次,就是永別。
乾隆東巡,準備登泰山。太后本人也非常想去,於是富察氏陪同照顧太后。然而憔悴的皇后一路上微恙不斷,身體極其虛弱。在回京的畫舫上,皇后病倒了。初春時節,一派青翠柔美,春意盎然,然而這一派美景並沒給乾隆太多撫慰,他心急如焚,擔憂著富察氏的身體,怕她離他而去。
噩耗傳來,皇后病情突然加重。乾隆連忙趕去查看,皇后露出了一如既往的笑容說:“我已經快好了,不是跟下人說過別去打擾你嗎?我沒什麼事了。”然而,富察氏在乾隆的凝視之中,漸漸逝去。
結束了嗎?似乎沒有。乾隆對富察氏的思念,貫穿了他的一生,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