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金瓶梅》西門慶的妻妾們如何享用豬頭肉?

前不久,受朋友之邀去了趟山村,吃飯時,住家端上一盤扒燒野豬頭肉,在大家品嚐中,我不敢伸出筷子。這使我想起蘭陵笑笑生就在他的名著《金瓶梅》中,詳細描寫了“土豪”西門慶的妻妾們是如何享用豬頭肉的情節,讓人不覺有點詫異。以前我寫金瓶梅,總是從人物的命運變化,生活裡的悲歡離合,在現實生活中所給予我們的啟迪去寫。其實,從西門府妻妾們喜食豬頭肉,也充分反映出那個時代市井文化。提起中國傳統文化,飲食是不能被我們忽略的,它貫穿人們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體現著人民的智慧和對生活的追求。飲食發展史亦可看作中國文化史的重要篇章,不同朝代不同階層,飲食呈現出截然不同的現象。
Image result for 西门庆
說起《金瓶梅》中的飲食,燒豬頭算是頗具特色的。第二十三回中,農曆正月二十五日填倉節這一天,孟玉樓、潘金蓮都在李瓶兒房裡下棋,西門慶的三妾孟玉樓提出了賭下棋,於是五娘潘金蓮說:“咱們賭五錢銀子東道,三錢銀子買金華酒兒,那二錢買個豬頭來,叫來旺媳婦子燒豬頭咱們吃。說她會燒的好豬頭,只用一根柴禾兒,燒的稀爛。”,最後,六娘李瓶兒輸了五錢銀子,按明代中期,銀子的比價算,約合250元人民幣左右。
這宋惠蓮是個寡婦,她的前夫是個廚子叫蔣聰。後來蔣聰和人家打架,被一刀捅死了。宋惠蓮就改嫁給西門慶的家奴叫來旺的做了媳婦。因為是出自廚師家門,宋惠蓮有一個家傳絕活——就是醬燒豬頭肉。旺兒媳婦蕙蓮,雖然對潘金蓮的指派心裡不爽,但表面還是應承了下來。
“舀了一鍋水,把那豬首蹄子剃刷乾淨,只用一根長柴禾安在灶內,用一大碗油醬,並茴香大料,拌的停當,上下錫古子扣定。那消一個時辰,把個豬頭燒的皮脫肉化,香噴噴五味俱全。於是將大冰盤盛了,連薑蒜碟兒,用方盒拿到前邊李瓶兒房裡,旋打開金華酒來”。根據蘭陵笑笑生描寫,這麼一大鍋豬頭肉除了留了盤給吳月娘外,全是潘金蓮三人享用了,胃口真是好得驚人。
麗華心語認為:美人們喜食豬頭肉作下酒菜是《金瓶梅》的獨特之處,西門大官人府中的幾房妻妾,都是嬌滴滴的美人兒,吃起來卻和梁山好漢一樣豪爽,講究大塊吃肉、大碗喝酒。都說《紅樓夢》裡的美食冠絕古今,可是很難在士大夫家族的賈府看到這樣的場景。那些公子小姐們鐘鳴鼎食,吃得太過矜貴,他們吃螃蟹烤鹿肉,講究的是文人雅趣,絲毫沒有一點饕餮之相。吃飯更多是一種形式,賈母看劉姥姥吃飯“如此有趣,吃的又香甜,把自己的也都端過來與他吃”所以說,飲食跟一個階層的文化有關,賈府的茄鯗再美味,對於平民百姓劉姥姥來說總像隔了一層膜。賈府每頓隨意的宴席花費的銀兩足夠劉姥姥這樣的莊稼人生活一年的。曹雪芹透過平靜的寫實描寫,表達一種反思。
而在《金瓶梅》中飲食就不同了,那些燒鴨、燒豬頭、蹄膀、排骨這幾樣,純粹是市井的吃,讀起來毫無隔膜感。因為那些東西都是老百姓吃了幾百年,而且還將一直愛吃的。各類內臟下水正是平民們的最愛。數百年前,像西門慶這樣的“土豪”之家不拒平民之食,這也與當時所處的朝代、階層有很大關係的。
另外,看到西門慶的妻妾們,品嚐豬頭肉是用一隻“大冰盤”盛裝的。在我國古代,冰盤的用途是在夏季屋內降溫盛裝冰塊用的。其實,這是古代貴族生活中一種標誌性的豪華器皿。唐宋時代的皇室豪門貴府之家,在夏日非常流行使用冰盤的冰鎮飲食方式。宋代詩人陳與義在一首《虞美人邢子友會上》詞中道:“超然堂上閒賓主,不受人間暑。冰盤圍坐此州無。”。以往,冰窖總是各朝各代的宮廷御用,而到了明代,京城內外風行挖窖藏冰,夏日冰鎮飲食已成時尚。
在當今閱讀並關注其中的飲食文化,絕非為了一種艷羨或是口慾的滿足。它為我們提供了一個解讀作品的密碼,使得我們更好地感受當時的時代環境和風土人情。
現代人普遍對豬頭肉食材並不看重,但是,明代西門慶的妻妾們喜食豬頭肉的生動情結,並不是蘭陵先生的隨意杜撰,它是活生生的明代飲食的真實寫照;也是中華美食文化的傳承之一。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