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揭密古代女性苦悶的自慰史!

中國古代一方面對女子的貞節越來越重視,而另一方面,私底下也並不反對女性通過自慰解決生理需要。

Image result for 古代女子
京師士人出遊,迫暮過人家,缺牆似可越,被酒試逾以入,則一大園,花木繁茂,徑路交互,不覺深入。天漸暝,望紅紗燈籠燭而來,驚惶尋歸路,迷不能識,亟入道左小亭,氈下有一穴,試窺之,先有壯士伏其中,見人驚奔而去。士人就隱焉。已而燭漸近,乃婦人十餘,靚妝麗服,俄趨亭上,競舉氈,見生驚曰:“又不是那一個。”又一婦熟視曰:“也得也得。 ”執其手以行,引入洞房曲室,群飲交戲,五鼓乃散。士人憊不能行,婦貯以巨篋,舁而縋之牆外。天將曉,懼為人見,強起扶持而歸。他日跡其所過,乃蔡太師花園也。(龐元英《談藪》)
這個小故事曾經經過明代小說家凌濛初的改寫,放入他的《二刻拍案驚奇》一書中,講的自然是豪門大戶妻妾眾多,且門禁不嚴,以至於綠帽子連戴就是十餘頂了。
性是人天生的需要,女子也不例外,對此只能疏導不能防堵。若勉強防堵,成本太高,要像皇帝老子那樣,建個巍峨的皇宮讓太監來管理美女可不是每個男人都能做到的。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古代一個比較有趣的現象,那就是一方面對女子的貞節越來越重視,而另一方面,私底下也並不反對女性通過自慰解決生理需要。
由於男女生理上的不同,男性解決性慾問題,通過手淫即可,而女性則不然,需要種種道具輔助,而最直接的莫過於對於“男根”的模仿了。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筆者居然發現古代的“如意”這種吉祥物,也是從“男根”發展而來的。
目前出土最早的女性自慰器出自西漢中山靖王劉勝的墓室之中。根據正史資料顯示,劉勝有妻妾上百,為了在陰間也能應付那麼多的女人,他把“假陽具”也帶入了墓室之中,而且一帶就帶上好幾種。不過從設計的原理上來說,倒沒有太多的差異,都屬於銅器,中空,內中可置入溫水,很形象,連龜頭上怒張的筋絡都刻畫出來,動感十足。更強的是“假陽具”的尾部還有一個突起的小疙瘩,用以刺激女性的陰蒂。
《醫心方》引《玉房秘訣》上說:“或以粉內陰中,或以像牙為男莖而用之。”可見在唐代,滿足女性性慾的自慰器也不少,只是名字已經不可考了。
此外,又有出土的宋代假陽具六件,這些假陽具的尺寸比起漢代製品更為粗大,並且作出了改良,上面多刻有螺紋雕花,可以說在實用之外,還注重美工,顯見宋代男女並不以性愛歡愉為恥。明代是中國歷史上在婚姻性愛觀的兩面走到極致的朝代,一面是禮教綱常、道德倫理對人性和愛欲的壓抑;另一面是一夫數妻、狎妓嫖娼的荒淫生活完全公開化。而這兩個方面時常並存,也促成了中國古代對女性自慰極度的寬容。
《笑林廣記》上就有這樣一則笑話《屄打彈》——
一尼欲心甚熾,以蘿蔔代陽大肆抽送,暢所欲為。不料用力太猛,折其半截在內,挖之不出,漸至腫脹。延醫看視,醫將兩手在陰傍按捺良久,跳出彈在醫人面上,醫者歎曰:“我也醫千醫萬,從未見屄心會打彈。”
尼姑也需要自慰,更遑論正常人了。所以在有明一代,假陽具成為小販上門推銷的產品目錄上的一種,名稱也不一,或叫“角先生”、“觸器”,或按照產地,稱之為“廣東人事”、“景東人事”。
這裡筆者就按照目前所能蒐集到的資料,盡可能地說上一說。
《醒世姻緣傳》第六十五回提到:“又將那第三個抽斗扭開,裡面兩三根’明角先生’,又有兩三根’廣東人事’。”可見明角先生和廣東人事是兩樣不同的東西。
關於“廣東人事”,比較詳細的見於《株林野史》一書:“(儀行父)又拿出一東西,長有四五寸,與陽物無異,叫做’廣東膀’,遞與荷花,說道:’我與你主母幹事,你未免有些難過,此物聊可解渴。’荷花接過來道:’這東西怎樣弄法?’儀行父道:’用熱水泡泡它就硬了。’”這裡的’廣東膀’估計就是“廣東人事”了。
而在《聊齋》上,《狐懲淫》一文中還有一種“藤津偽器”,同樣是以水浸泡,應該和廣東膀差不多,更也許是名異實同。
至於“景東人事”,《型世言》中說它“甚黃黃這等怪醜”。《金瓶梅》上則描寫它能套在陽具上,屬於男性陽具增大器,與“角帽”相類似。不過這種淫具應用的範圍似乎不局限在男女,《浪史奇觀》中就有雙頭角帽,供二女共用。
那麼到底什麼才是“角先生”呢?《肉蒲團》上說“竟像是個極大的角先生,灌了一肚滾水,塞進去一般”。而《姑妄言》上則說:“有一個《西江月》贊它的形狀:腹內空空無物,頭間禿禿無巾。”
由此可見,角先生應為腔體,中空處可注水加溫。隨著工藝的演進,角先生不但上有龜棱,還刻上精美的螺紋,以增強摩擦時的快感,《姑妄言》就說“上面還有些浪裡梅花”。
至於用法,則是女子將其縛於足跟上,湊對牝口,膝蓋彎曲以納吐之。
角先生又名“角帽兒”,在明清色情小說中往往見之。如《浪史》一書寫道:“(李文妃取出)一個京中買來的大號角帽兒,兩頭都是光光的,如龜頭一般,約有尺來樣長短,中間穿了絨線兒,系在腰里,自家將一半拴在牝內,卻蓋上支以輕撞進安哥牝內……盡力抽送。”
有些淫具還可以男女兩便,如《怡情陣》中寫道:“有酒杯還粗,五寸還長,看看似硬,捏捏又軟,霎時間又長了二寸,霎時間又短二寸。忽而自動,忽而自跳。上邊或黑或白,或黃或綠,或紅或紫,恰似個五采的怪蟒。……道士道:’這叫做鎖陽先生,男女兩便,又名鎖陰先生。男子用他,臨陽物硬的將他套在上邊,就如生在上邊一樣,能大能小。……女人用時,便用熱水燙,放在陰戶,如活的一般,或左或右,或上或下。’”此等淫具,男用的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情慾,甚至是佔有欲、虐待欲,女用顯然是自慰了。隨著女性自慰器的流行,材料上更是五花八門,有陶製、金屬制、木頭製或角製,不一而足。
到了近代,姚靈犀在《思無邪小記》中則記載了他所見的假陽具——“子宮保溫器,系韌皮所製,長六寸許,有棱有莖,絕類男陽,其下有大圓球如外腎,球底有螺旋銅塞,器內中空,注以熱水,則全體溫暖,本以療治子宮寒冷、不能受孕之病,乃用者不察,多以代’藤津偽具’”。
以上所提到的女性自慰器,其實原理和功用都差不了多少。那麼,還有沒有別的樣式呢?
有的。比如有一種叫做“緬(勉)鈴”,因從緬甸國進口,故名之。不過它可不是什麼假陽具,而是像彈子一樣的東西,《金瓶梅》上還特意就它寫了一首詞:
原是番邦出產,逢人薦轉在京,身軀瘦小內玲瓏。得人輕借力,輾轉作蟬鳴。
解使佳人心膽,慣能助人威風,號稱全面勇先鋒。戰降功第一,揚名“勉鈴”。
由於不是國產貨,所以很多人都弄不清它的由來,難免說法不一。比如明人談遷在《棗林雜俎》就說:“緬鈴,相傳鵬精也。鵬性淫毒,一出,諸屄悉避去。遇蠻婦,輒啄而求合。土人束草人,絳衣簪花其上。鵬嬲之不置,精溢其上。采之,裹以重金,大僅為豆。嵌之於勢,以御婦人,得氣愈勁。然夷不外售,夷娶之始得。滇人偽者以作蒺藜形,裹而搖之亦躍,但彼不搖自鳴耳。”
而清代學者趙翼在《簷曝雜記》中則說:“又緬地有淫鳥,其精可助房中術,有得其淋於石者,以銅裹之,謂之緬鈴。餘歸田後,有人以一鈴來售,大如龍眼,四周無縫,不知其真偽,而握入手,稍得暖之,則鈴自動,切切如有聲,置於几案則止,亦一奇也。餘無所用,乃還之。”
這個緬鈴在中國既然大受歡迎,日本人便來取經,他們有一種叫做“琳之玉”的器物明顯就彷自緬鈴。
在明代,緬鈴按照《金瓶梅》的說法價值四五兩銀子,而到了清代,經過改進之後,它被稱做金丹,行情看漲,飆升了20倍,價值百金。我們看清代黃色小說《杏花天》裡頭的一段——
(悅生)取了一丸,放在手中。將他牝中塞進,珍娘等時遍體酥麻,牝內發癢非凡,猶如具物操進一樣。忙道:“官人,此名何物?”悅生道:“我說你聽,此寶出於外洋,緬甸國所造,非等閒之物,人間少有,而且價值百金。若說窮乏之婦,不能得就。不餘之家,亦不能用此物也。”
除此之外,明代小說《歡喜冤家》尚記載了一樣女性自慰器,叫做“三十六宮都是春”— —
丘媽道:“我同居一個寡女,是朝內發出的一個宮人。她在宮時,哪得個男人!因此內宮中都受用著一件東西來,名喚三十六宮都是春。比男人之物,更加十倍之趣。各宮人每每更番上下,夜夜輪流,妙不可當。她與我同居共住,到晚間,夜夜同眠,各各取樂。所以要丈夫何用!我常到人家賣貨,有那青年寡婦,我常把她救急。她可不快活哩!”
這東西實物到底如何,已不可考,不過照著描述的情形,便已經不是單純的自慰,而是女性之間的互慰。高羅佩在《秘戲圖考》中就提到他所看到春宮畫中的女性互慰的情形與道具:“器具被系在腰部的兩條綬帶固定在適當的地方。一個女人可以用伸出的一端像男人一樣動作去滿足其同性戀夥伴,而同時留在自己一端的器具的摩擦也給她帶來快感。……地板分為稍高的部分和鋪以地磚的較低部分。後者是供沐浴用的,所以有一個圓形的瓷澡盆和一個裝熱水的木桶。一個裸體女子正坐在一張椅子上,膝上擱著一條毛巾,一個只穿短衣的年輕姑娘站在對面,她正欲把一個雙頭淫具系在腰間,那另一個女人左手伸向淫具。”

Image result for 古代女子
這種雙頭淫具或叫雙頭角帽、雙頭龍,我們看《二刻拍案驚奇》的第三十四卷上就有這麼一段:“說得高興,取出行淫的假具,教她縛在腰間權當男子行事。如霞依言而做,夫人也自哼哼卿卿,將腰往上亂聳亂顛,如霞弄到興頭上,問夫 道:’可比得男子滋味麼?’夫人道:’只好略取解饞,成得什麼正經?若是真男子滋味,豈止如此?’”
現在街頭到處都有成人用品店,好多人進去出來,都是面目尷尬,其實只要想到那些成人用品都是古已有之的東西,或許便能放開心胸了。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