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洋節日氾濫的年代,國人究竟少了什麼?

近來基督徒在紀念他們的神—耶穌先生,生日,而大肆慶祝。在東方,這片曾經在西方人眼中神秘和鋪滿黃金的天堂,也有一群人很開心地拿著蘋果過他們不倫不類的平安夜、聖誕節。
美國紐約時報笑了:他們在幹嗎?在向世界顯示他們的落後嗎?
一如某些韓國明星所言:那群中國人不是連飯都沒有嗎?他們幹什麼這麼狂熱?
很悲哀,在偉大的耶穌、偉大的韓國明星眼裡,那群視他們如神的中國人只是一群鄉吧老,一群聒噪的傢伙。
也許你會告訴我,我過聖誕、過情人節跟人家耶穌半毛錢關係沒有,我只是圖個開心。的確,你從自身角度出發,圖開心的確沒什麼好說的了,只是,洋節日的氾濫早已不是你開心那麼簡單了,洋節日的氾濫、外國資產的投入都在預示著外國經濟、文化的侵略。當這個問題上升到民族角度,你的個人論就顯得自私了。我們都在唿喚公平、自由,我們不是沒有思考能力的奴隸,獲得與付出是平等的,你想要國家民主,想要公平,那你就先要有國家主人、民族主人的覺悟,先付出才能得到。別沒事唧唧歪歪、大罵天朝,有事趕緊開熘、強詞辯護。
中國的民主化進程,是要有血性的人去付出,而不是一群聒噪卻不知反省的人去“譴責”
洋節日氾濫的年代,國人除了上述的認知不請、缺乏大氣魄、缺乏擔當之外,還有一個極大的問題,那就是對中華民族的不自信。
的確,有時候想想就感覺這個神奇的國度不值得我們去自豪,也沒有底氣說自信。我們和韓國比小資情調,敗了,我們和日本比科技,敗了,我們和美國比民主,敗了。不免生出中國一無是處的想法。悲哀的是,這個一直伴隨“中國威脅論”的國度,一直是歐美國家的眼中釘,怎麼可能一無是處。
國人習慣性攀比,的確,中國比不過。歐美懼怕中國什麼?他們懼怕的不是中國的現今情況,現在的中國對他們沒有太大威脅,他們懼怕的是中國的崛起速度!中國人在走一條他們沒走過的道路,他們害怕資本主義被中國崛起質疑。30年中國,和300年美國比民主進程結果是弱智的行為,比速度吧!
不得不說,國人是很特殊的群體,太謙虛了,外國人都對中國有所忌憚,國人卻自己對自己鄙視得要緊。沒事老往自個身上扣屎盆子,還很自豪地覺得自己在闡述某種客觀事實,在揭示某種奧妙。
國人對中國的不自信是有原因的,在急功近利的年代,中國太多體制缺陷等讓人不得不接受中國不如他國!這是事實,但是,“子不嫌母醜,狗不嫌家貧”即使中國再落後,我們亦不能捨棄這個家,相反,在這個需要英雄的時代,我們要去振興中華才是。就像你不能因為家裡窮就背棄年邁的父母,民工尚能為窮困的家不惜千難萬險為家打工賺錢,同樣是中國人,我們甚至有更好的條件,我們豈能背棄家、背棄民族??
民族不能背棄,縱使是棒子那個連源頭都難以清晰的民族,也都在為自己的民族驕傲、為之奮戰,何況這個號稱千年的中華民族?
我們的祖先,比肩古埃及,我們的祖先,在那遙遠的黑暗年代,一身鐵傲骨,在那歷史毀滅步伐中走出,創造千年文化,我們的使者,通西域、渡東海,我們的榮光,遍布在那遙遠的英吉利海峽,我們的王者之風,在那遙遠的歲月,讓全世界為這個東方國度瘋狂!
我們的民族在復興,我們的國人要清醒!我們的王座在冰封,中國人,要有自己的王者心態才能包容萬物而傳承中華。
洋節日氾濫的背後不是中國人的包容,而是中國人的不自信,中國人缺乏那王者心態。真正的王者心態是尊重基督教的節日,同時維持自身的氣質而不是以洋節日為榮,更不是不敢擔當。
在歐洲,最令人懼怕的不是英國、法國,而是德國,這個日爾曼民族!
這個民族在挑起一戰並慘敗後,不到30年時間迅速崛起,並發展出挑起二戰的巨大能量!這個民族,強烈的民族責任感和民族自尊心,讓他們在那一戰戰敗後的黑暗日子裡迅速崛起,無數男兒為了他們落後的祖國扛起長槍,面對英美的大砲,無數的女人和老人在鮮血背後生產勞作,這樣的民族,具有可怕的潛力!
因為他們不捨棄他們身上的日爾曼血液!
中國呢?那個曾經的王者民族呢?難道千年來一無是處,現在不得不要在洋氣面前俯首稱臣?難道封建王朝下的下層民眾的奴性還沒有改?難道王者的血液早已消失?
國人啊,徒擁千年文化積澱而不知珍惜,反而在不斷摧殘!我們在不斷、盲目地否定儒學、否定中醫、否定信仰,最終,我們把自己否定了,而成就了他人,這就是國人的奴性寫照麼??
國人啊,徒擁30年可怕速度而不自知,不斷否定自己的國度,把美利堅當神!
國人啊,徒擁雙手雙腳不自知,一心想要天朝給你們民主,豈不知世上哪來不勞而獲?沒有抗爭和改革,哪來民主與自由?美利堅付出了300年,我們呢???我們付出的只是網上沒完沒了的謾罵!
王者的自信和高貴在哪??為何王者遺民的身份後卻是奴才心態??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