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時光依舊,年華繼續,只是蒼老了心

時光依舊,流年繼續,只是,蒼老了心. 
年華虛度,幾十年如同一個晝夜。突然之間,沒理由的,好想哭。
  時光,就這樣,在回首展望中,兜兜轉轉;流年,就這樣,在兜兜轉轉間,一去不返。
  光陰似箭,年華似水,只是不知何時,心似乎老了,麻木了。明明只是22歲,卻彷彿蒼老的令人害怕,生命似乎沒了生機,只剩下心跳一下一下的重演著那不變的旋律。
  世界像靜止了,為何看不到那絢爛的色彩,聽不到那繽紛的聲響。白天裡上演著花花世界彩色的絢爛,夜晚卻是一個人在夜幕下演一出獨角啞戲。陽光、風雨、冰雪、星月,都一齊濃縮成短短的晝夜,眼睛睜著,看匆匆忙忙演繹著千百年重複的童話。天上雲落,也沒有了一絲飄過的痕跡;冬去春來的日子,大雁不再北飛,在南方灼熱的潮濕裡綻開一季的生命,不願再一味追尋疲憊。
  懵懵懂懂的睜開一隻眼睛,於白日里看著這繁華的世界;若隱若現的燦爛,是一天一地的虛無,海市蜃樓裡盛裝著,落霞紅彤彤的驚艷;景未變,生命老去,春秋的老者,會再一次站在川上,如何重複逝者如斯夫的言語。
  打開另一扇窗子,睜開夜的眼,空空的天空,鑲嵌的是無數古往今來的眼睛,在夜幕上流一滴眼淚,被月光反射,像是永恆的靈魂,被釘在永遠的天空,注視著從前和未來的自己。稍縱即逝的流年光景,詮釋著夜的美麗;穿梭的生命,在二泉的樂曲裡悲悲戚戚。一個人,渺小的在如垠的天地之間,即使是你飄著,也是無法注意。滄海的凝聚,桑田的混淆,注定是沒有生根的土地,何如就這樣飄著,在流年歲月裡,輕盈,自在,舞者微塵的痕跡。一切的一切,擦肩而過,即使會有短暫的停留,也別去貪婪,也是一樣的一笑而過,隨著風兒而去。沒有什麼會在我們最需要的時候,駐足停留。歲月流逝,這世界如同過往的煙雲,不會為每一個人佇立永遠,記憶,也是滾滾紅塵中的一道划痕,附上永遠不會完整的軀體。
  某天,某個時刻,如果還會憶起,只不過是一道模煳的風景,是不能追憶的苦痛。向前看,向後看,在一望無際的宇宙之中,又怎麼能夠有一個參照物,找到前後的方向。驀然一回首,無驚無嗔,方向成了沒有定格的文字,在鍵盤上胡亂敲擊,如果歲月還在的話,就繼續在這歲月裡沉沉浮浮,閉上不願看見的那隻眼睛,脫離。
  看不見的世界,看不見的自己。
  曾經,我也年少輕狂。
  那一年,春花秋月何時了?
  那一年,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
  那一年,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
  那一年,夢在心頭愛轉角。
  轉過熟悉卻又陌生的街角,淹沒在接踵而至的人潮,那裡昨日今日的故事輪番上演,我們拿青春演繹著明天,走過書聲朗朗的教室和人頭攢動的綠茵場,有多少期待和夢想正要從這里揚帆起航。然而等待我們的不只有旖旎多姿的夢,還有鳳凰涅槃的痛。
  曾幾何時,當我們遙望頭頂的燦爛星河,那夜夜的星輝依舊灑滿我們的心房,卻不見了為牛郎織女感傷的淚光。因為長大,而不再相信童話。
  喜歡彼得潘,他可以永遠不長大。可是在時光的洪流中,我們卻漸漸長大。曾經的夢想,不知正在哪裡漂泊流浪,脆弱而敏感的心靈被世俗蒙上了層層灰跡,我們卻謂之成長。
  可是我們依舊善良,當周遭的塵埃落滿我們的心靈時,我們揮揮手將之拭去,卻不得不忍受心靈這不忍觸摸的痛。年幼無知,我們不懂成人世界的規則。
  當我們從童話故事裡醒來的那一刻,我們就故作堅強地面對著這世界,孤獨而冷傲。家境的貧寒、升學的壓力,鞭策著我們的內心,哪管它前路泥濘坎坷荊棘叢生。
  年幼的孩子,是單純無知的天使,善良得讓人憐愛。他會學著把頭仰得很高,只為了不讓眼裡的淚水落下來。儘管很受傷,他也會故作堅強地轉身、微笑,告訴你:我很好,真的很好。
  生命是一場華麗的煙火,我們不願停在原地徘徊留戀,縱使頭頂漫天的火樹銀花;追夢,循著歌聲一路向前。
  忘不了,那年,騎著單車的白衣少年,還有紮著麻花辮的可愛女孩… 
  忘不了,那歲,躲在草叢中的螞蚱和飄上天空的紙風箏… 
  忘不了,那些流年那些歌… 
  忘不了,我們曾經年少,曾經輕狂… 
  時光依舊,流年繼續,只是,蒼老了心…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