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地成牢—-沒有人懂的寂寞-愛新聞

畫地成牢—-沒有人懂的寂寞

圖片

明明是自由的,可還是感覺被束縛。我是魚兒,遊不出小溪。
我是鳥兒,飛不過低谷。
我不知道是在期待暖流,還是在等待清風。
或許只是留戀,那一霎的心花怒放。
不是不可以遠行,也不是不可以遺忘,是那座營建起來的海市蜃樓,美輪美奐。

一旦眼裡落過了彩虹,還有什麼樣的色彩,可以來填補內心深處,那片寬到沒有邊際的汪洋。
原以為時光,會漂白所有的人和事。
沒曾想,記憶還是如許的清晰,夢還是偶爾會提起。
碎花的裙子,帆布的鞋。
折射在鼻尖的陽光,以及一朵朵齊肩而飛的蒲公英。
就像戈壁灘上的一樹胡楊,亦是鳳凰城頭的一把煙沙。
不曾磨滅,就注定了深刻。

有多少尋常,不經意間,定格成了美好。
同樣也會有多少遺失,化成了悲傷。
當我們不再需要彼此的問候,是否就真的無所謂炎涼,無所謂過往?

在通往芬香的旅程中,總會有那麼一隻蝴蝶,因愛折了翅膀,迷失在繽紛的花影裡。
不能溫暖歲月,就只好驚艷塵土。
總想說讓青春無恙,讓鉛華安好。
明白這句話,不一定悟徹悲喜,但一定深悉寂寞。
不懼空虛,也不怯荒蕪,就怕觸及到靈魂之處。
每個人都有一片不可觸摸的逆鱗,你的是花季裡的風雨,我的是風雨中的你。

應了那句歌詞,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無法忘記你的容顏。
十年的苦渡,沒有修來該結的美麗。
卻給自己畫了一座漂亮的牢,至此圈養在那片名為希望,實為空白的繁華地方。

我是魚兒,遊不出小溪。
我是鳥兒,飛不過低谷。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