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軟件開發外包服務我被判了18個月-愛新聞

做軟件開發外包服務我被判了18個月

2018年因為給一個叫“企鵝在線”的開發了個程序,收了一萬來塊,刨去成本,還虧錢,就這我被判了一年半。在獄中認識了幾個有趣的獄友。
經此一事,我感覺出來後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了,裡面的人每個都有故事,個個講話都超好聽,我超喜歡裡面的。
和我關在一起的都是什麼人?
A先生,40歲,電信詐騙罪
因在網上以幫助貸款為名義詐騙貸款手續費。諮詢律師說詐騙不超過5000元不犯罪,遂培訓員工不得騙取超過5000元手續費,最好4900元。但其忽略了累計計算的法律條款。最終因其騙取手續費上億元,有證據的金額2800多萬元,最終獲刑無期徒刑。其200多個員工最低獲刑也超過1年有期徒刑。

B同學,20歲,傳播**物品牟利
在微信上販賣了幾部黃片,因微信發送文件有大小限制,其將幾部視頻分成20多部小文件進行販賣,共賺取了不到10塊錢。根據相關法規通過互聯網傳播**視頻達到20部即可判刑。部數是按照文件數計算,所以將1部分成20部進行傳輸則算作20部。最終該同學獲刑4個月拘役。

C大爺,64歲,包庇罪
自己經營小旅店,因將房間開給一網逃犯,但沒有用其身份證登記。最終逃犯被抓,其因包庇罪獲刑8個月有期徒刑。
D大爺,67歲,盜竊罪
因長期看見一廢舊且無人看管的餐廳,以為已經廢棄,進去拿了幾台打麵機,賣廢鐵賺了1000多塊,最終獲刑6個月有期徒刑。

E大叔,48歲,涉嫌重大安全事故
因將房間租給女租客,該租客自行更換了熱水器,但房屋因沒有地線最終租客觸電死亡,其在看守所關了2個月後給了150萬與被害人家屬進行和解,最終出所。

F小哥,35歲,容留吸毒罪
因給大舅子開賓館,大舅子帶著狐朋狗友在裡面吸毒,其知曉後憤然離場。最終大舅子和狐朋狗友被抓,並供述稱D先生知曉他們當時在吸毒。最終坑爹的大舅子和朋友因吸毒被治安拘留10多天后回家,D先生因容留吸毒最獲刑6個月有期徒刑。

G大叔,55歲,涉嫌重大安全事故
因介紹工友一起施工,不慎工友拆牆時牆壁倒塌將其壓死,E大叔因無錢賠償我走時已經關了3個月,不知後續會怎麼發展。

H同學,19歲,尋釁滋事
其身為美團外賣小哥幫領導處理空調,當已經和二手回收站老闆談好價格準備給錢時,小哥老闆突然打電話說不讓賣了,最終小哥和二手店老闆發生衝突,一拳下去二手店老闆鼻子歪了,最終小哥獲刑8個月有期徒刑。

I大叔,43歲,盜竊罪
因深夜從糞池中偷走8麻袋大便,被判盜竊罪獲刑6個月有期徒刑。該糞池是黃金加工廠的糞池,有專人承包,因糞便中有黃金粉末,每袋大便大概能提取出3克左右黃金。

J大叔,52歲,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
其因在華為收受經銷商賄賂1200萬左右,判了11年。這個其實很普通,華為的在龍看有300多個,大多都是職務侵占和非國受賄罪,華為對自己的員工大多都是重判,但也有例外。

K大哥,37歲,職務侵占
其因占公司40%股份,收款後直接將40%扣除,剩餘60%轉給公司。大股東不給諒解最後判了1年6個月。對這個情節印像很深,也算是比較奇葩的職務侵占。

L小哥,32歲,職務侵占
身為裝修總監的他接私單,雖然是自己的客戶、自己的裝修隊、自己出設計、自己監理,但簽合同用的公章,最後老闆不給諒解,合同金額20多萬,判了1年整。

M先生,45歲,涉嫌假冒註冊商標
其為BOSCH博世汽車配件經銷商,因同行舉報稱其銷售的配件為假冒產品被逮捕。但其銷售的產品為舊車拆下來的二手配件,雖說不是全新但絕不是假冒產品。8個月內警方來回找了一堆弱智證據想讓其認罪,但最終因證據不足無罪釋放,法院判賠其108000元作為補償。其請了兩個律師花費了25萬,疏通關係花費了不少於50萬。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