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鬥魚上市,盧本偉沒能去敲鐘

鬥魚,直播,遊戲,鯊魚

聲明:本文來自於微信公眾號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 駱北

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鬥魚和大主播之間的相愛相殺,直接影響了自己的上市進程,這個行當裡,平台和頭部主播處在一種微妙的平衡中,勢均力敵,又唇亡齒寒時,才能獲得雙贏。

好巧不巧地,DNF大主播旭旭寶寶在來鬥魚直播一周年的這天,停播了。

這本應該是大馬猴帶著水友們在直播間狂歡的一天,少說也得抽幾十個iPhone X,上百個現金紅包,再給花式觀猴的八百萬勇士發點女裝福利,可眾人翹首期盼,等來的卻是一條請假微博。

請假原因很簡單,雖然沒明說,粉絲們也都能猜個大概,旭旭寶寶承諾等他回來好好講講這其中的波折,“簡直就像增幅17 最後逆轉一樣!”

粉絲們在留言區盡情口嗨,彷彿跟著老吊一起,自己也去見證了那激動人心的一刻。

“寶哥,我們等你從美國回來!”一條留言被頂了上去。

誰是最後的敲鐘人?

7月17號,是數次改期之後,鬥魚上市的最終時刻。鬥魚創始人兼CEO陳少傑將帶著旗下數位在中國直播江湖呼風喚雨的大主播,在納斯達克敲鐘。

鬥魚上市是早就敲定的事情,上不上市也和普通觀眾沒多大關係,究竟誰會被邀請去美國,才是各大主播和各家水友們最關心的問題,這既是主播江湖地位的象徵,也是粉絲引以為豪的榮耀,不出幾日,鬥魚魚吧、百度貼吧乃至互聯網的各個角落,就會被帶起一波又一波的節奏。

離敲鐘日越近,這份名單就越清晰,種種跡象表明,旭旭寶寶、PDD、YYF和女流66將是此次美國之行的參與者,昨日,這份名單也得到了證實。

五年前,陳少傑剛剛創立鬥魚的時候,即使有想過鬥魚會在某一天上市,也絕對想不到會是這些人和他一起。

他對這些大主播“又愛又恨”。

“飛機舒克233”,是傳言中陳少傑在斗魚的賬號ID,他時常出沒在各大主播的直播間裡,時而豪擲千金,時而亂帶節奏,水友們把他當作鬥魚吉祥物,調侃他“拿起鍵盤嘴砲王者,放下鍵盤鬥魚CEO”。

PDD在斗魚複播後,小陳忍不住又開始口嗨,吐槽鬥魚上市艱難。

“上市沒戲了,本來說三幻神湊齊就能上市了,後來發現一直缺一個,不讓鬥魚胡,很不爽。”

至少曾經,在陳少傑的心中,是要帶著遊戲直播界的“三幻神”去敲鐘,才算真的圓滿。三幻神是一種象徵,證明鬥魚掌握著中國最頂級的遊戲直播資源,在頭部主播的配置上可以吊打虎牙和企鵝電競。

這三個電競圈的頂級大主播,分別是PDD、旭旭寶寶和盧本偉,PDD有591萬微博粉絲,旭旭寶寶有458萬,最厲害的還是盧本偉,有666萬。

盧本偉已經停播一年半之久了,自從微博推出了半年可見,他的微博上就只剩下半年內的一些轉發,這些轉發自人民日報、新華網、央視新聞和中國文明網的微博,有的為四川宜賓地震祈福,有的在祝賀父親節,更多的,還是學習時代楷模,倡導文明生活的內容。

圖片來源:盧本偉微博

2017 年底,那個在上海的直播間里大喊“我盧本偉沒有開掛”的鬥魚一哥,還不知道“文明”的重要性,很快,他因聚眾教唆粉絲公開辱罵他人,上了央視,成了“不文明現象”的反面典型,接著就被全網封殺,從一個前呼後擁的網紅跌落為網絡屏蔽關鍵詞。

在這個行當裡,平台和頭部主播的關係很微妙,勢均力敵,又唇亡齒寒。如果觀眾是水,那平台就是船,大主播就是槳,水沒了,船會觸底,槳出了問題,船要么停滯不前,要么直接就翻了,可沒了船,槳也毫無用武之地。

盧本偉不是鬥魚折掉的第一支槳,也不是最後一支,但他足夠關鍵,盧本偉的隕落讓鬥魚傷筋動骨,一時沒了門面。

彼時,第一屆鬥魚年度魚樂盛典十大巔峰主播的爭奪剛結束不久,盧本偉榮膺榜首。在那個直播界豪強林立、群星璀璨的年代,鬥魚在頭部主播的數量和質量上並不突出,熊貓有PDD,虎牙有Miss,龍珠有旭旭寶寶,全民有小智,戰旗有文森特,都能與鬥魚一戰。

真正讓鬥魚痛心的,是幾大平台的當家主播,有半數都是從鬥魚出去的,直播的跳槽亂世,從鬥魚發源,蔓延到整個行業。

鬥魚手裡曾經有多少“王炸”,只有老江湖才能數得清楚,遊戲類的小智、若風、盧姥爺、德云色、文森特、韋神,泛娛樂的周二珂、馮提莫,其中大部分都離開了,如果他們都留在斗魚,何愁“一哥一姐”位置空缺,更不用說幾個一呼萬應的敲鐘人。

大起大落之後,人們只能感慨一句,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直播的跳槽亂世

回到2014 年,直播風口方興未艾,“千播大戰”的硝煙還沒有到來。

“這個行業不存在任何壁壘和門檻,任何時候進入這個產業都不晚,只要肯砸錢,分分鐘可以塑造一個平​​台出來。”一位直播行業人士當時說道。

YY當時已經在美股上市,是行業內當之無愧的老大。但YY CEO李學凌不知道的是,很快就會有一大幫後起之秀,在資本的狂熱支持下洶湧而來。

鬥魚成立不久,就開始從YY挖人,陳少傑的想法是,機會不等人,融來的錢要趕緊花,趁其他人還沒想明白的時候就搶占這個前景無限的市場。

2013 年10 月,英雄聯盟S3 世界總決賽上,皇族把同為中國隊的一號种子OMG斬落馬下,又在決賽中輸給韓國隊,屈居亞軍,一時間電競抗韓的呼聲達到頂峰,第一代英雄聯盟雙子星IG和WE的退役選手們陸續加入LOL教學解說的行列中,並最先由視頻解說轉型為遊戲主播。

很多人都不知道,S3 的亞軍,將會是未來五年內中國隊在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上取得的最好成績,但夾雜著洶湧的民族情緒,S3 改變了很多人的命運,彼時還是皇族中單選手的盧本偉背著罵名從洛杉磯回來,黯然退役,在YY做起了遊戲直播。

那時的盧本偉很沮喪,覺得這一輩子就這樣了,在那個年代,電競選手退役後沒什麼好的出路,去做直播只是一個相對還算可以接受的選擇。同時期在YY直播的還有WE戰隊前隊長,“中路殺神”若風,以及著名的澄海3C草根解說葫蘆島小智等。

很快,一向喜歡玩遊戲的陳少傑就察覺到,英雄聯盟會是一座金礦,這些退役選手甚至是現役選手,都是有待開發的寶藏。

2014 年底,若風加盟鬥魚, 2015 年初,盧本偉也開始在斗魚直播,那段時間,鬥魚開出了極其誘人的價格,吸引了一大批著名的電競選手、遊戲主播,每天打開網頁,星光撲面而來,有不少老觀眾坦言,不知道該看誰好,哪個都想看。

從YY分離出來的虎牙被鬥魚打了一個措手不及,但新老大戰還沒結束,就又有新的對手加入進來,龍珠和熊貓把鬥魚的老把戲玩得更溜,比拼財力,一個比一個狠,大主播身價水漲船高,平台成本也節節攀升。

好在,大家都不缺錢,投資人都說了,只管搶人搶市場,錢交給我們解決。

圖片來源:搜狐

“千播大戰”打響了,頭部平台搶頭部主播,中小平台搶中小主播,不計成本,殺紅了眼睛,資本市場給這些鬥士提供了充足的彈藥,無數人做著一夜暴富的美夢加入進來,女的比拼美貌和底線,男的比拼技術和幽默,直播江湖徹底瘋狂了。

PDD加入了老東家王思聰創立的熊貓,旭旭寶寶加入了龍珠,各自成了當家台柱,三幻神開始在各自的“門派”裡苦修技藝,積攢實力,靜靜等待世人皆知的那天。

後來發生的事情證明,老老實實待在一家平台是對的,頻繁跳槽的大主播,大部分都涼了。可在瘋狂之下,很少有人能抵擋跳槽漲薪的誘惑,風險越大,收益越大,到處都是激進的投機者,瘋狂跳槽的直播亂世開始了。

誰也不能怪誰,平台之間惡性競爭高價挖人,主播沒有法律意識頻頻違約,新興行業監管不到位缺乏約束力,只要有一家平台挑起戰爭,其他平台也只能被迫跟進,不然就是落敗離場。

究其根本,平台對大主播太過依賴,甚至到了病態的程度,在千播大戰時期,直播行業是賣方市場,到了2019 年的收割階段,雙方才逐漸走向平衡。

但即使是現在,平台依舊對頭部主播沒太大的約束力,天價違約金與跳槽帶來的收益相比不算什麼,總歸是筆划算的買賣。

鬥魚最新招股書顯示,分給主播的收益分享費和內容費佔營業成本的比例,從2016 年的67.7%上升到2019 年第一季度的83.00%,大部分收入進了主播的口袋。

鬥魚新生

和陳少傑一起敲鐘的四個人裡面,旭旭寶寶和PDD是目前鬥魚人氣最高的主播,YYF和女流66 是從生涯之初就一直在斗魚沒有跳槽的主播,這樣的配比十分合理,既照顧了功臣,又嘉獎了乾將。

他們四人,跨過了無數曾經聲名鵲起但只是曇花一現的鬥魚主播,站到了最後,可鬥魚沒有這麼幸運,機關算盡,還是落在了虎牙的後面。

盧本偉出事後,虎牙開始報復,方式很簡單,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開出天價從鬥魚挖人,鬥魚那時正深陷欠薪風波,先前花大價錢挖頭部主播,如同抱薪救火,對大主播的依賴性越來越強,鬥魚有點應不過來了,虎牙卻逐漸扭虧為盈。

2018年5月10日,虎牙率先登陸美股,成為“遊戲直播第一股”,這對鬥魚來說是雪上加霜,頭部主播跳槽的跳槽,出事的出事,盧本偉被封殺,馮提莫“會計門”事發,陳一發兒調侃民族傷痛的黑歷史也即將被挖掘出來。

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鬥魚和大主播之間的相愛相殺,直接影響了自己的上市進程,虎牙上市後,資本市場對直播行業愈加冷淡,熊貓、全民這些老對手相繼倒下,鬥魚為了活命,不得不進行業務調整,控製成本,裁員降薪的負面消息也頻頻爆出。

鬥魚有心上市,但自從虎牙搶先一步後,就對上市這件事緘默不提,講故事的時期早已過去,鬥魚只能把業務做好,才有絕地求生的機會。

鬥魚最新招股書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鬥魚在連續虧損三年後,終於開始盈利,第一季度淨利潤達3530萬元,營收14. 89億,低於虎牙的1. 31億淨利潤和16. 32億營收。

雖然市值、營收、利潤都比不過虎牙,但至少,上市之後鬥魚可以暫時緩一口氣了,也可以靜下心來思考自己的運營模式是否可持續,與頭部主播的關係該如何調整,才能回到勢均力敵、合則兩利的雙贏狀態中。

比起狂飆突進的前幾年,外部環境也友好了許多,熊貓倒閉後,大量跳舞、唱歌、二次元等才藝主播入駐鬥魚,給鬥魚貢獻了遠高於一般遊戲直播的營收,此時的鬥魚,已經不單純是一個遊戲直播平台,業務的多元化將使其營收結構進一步優化,降低對頭部主播的依賴度,抗風險能力也進一步加強。

大主播們也都懂事了,PDD在內蒙古多倫捐建了皮皮希望小學,時常到那裡看望孩子們,旭旭寶寶還是那麼低調,在他的請假微博中,再一次強調了要堅持剛進入行業時的心態,“懵懂卻勇敢”,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就連盧本偉,也在暗中蓄勢,經常轉發人民日報和新華網的微博,也不止是做做樣子,包括鬥魚在內的很多利益方都在靜靜等待盧本偉回歸的那天。

“鐵打的平台流水的主播”,今年的鬥魚嘉年華中,許多水友熟悉和期待的主播都沒了踪影,張大仙、納豆、嗨氏,有的債務纏身,有的下崗再就業,有的被雪藏,在這個流動性極高的行業裡,沒人會記得他們的名字,瘋狂跳槽的年代已經過去了,低調做人,打磨內容,才是維持人氣的正確方法。

大家都懂了,直播,只是一個正常的行業,主播,也是一份普通的工作。

一切都進入了正軌。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