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張一鳴的全球科技巨頭夢:機遇夾雜著挑戰

科技博客The Information今天發表深度文章,介紹了張一鳴從創辦字節跳動到帶領公司進軍海外市場的故事。文章稱,為了走向國際,張一鳴曾試圖收購社交新聞論壇Reddit,但遭遇失敗。為了在收購Musical.ly交易時獲得獵豹移動的支持,張一鳴向獵豹移動旗下直播應用Live.me投資了5000萬美元。未來,字節跳動在發展過程中要同時面臨國內和國外巨頭的激烈競爭。

以下是文章全文:

2014年秋天,名不見經傳的中國創業者張一鳴參加了一次矽谷行,拜訪了Facebook、特斯拉以及短租公司Airbnb的辦公室。當時,他在北京的創業公司開始嶄露頭角。

這次矽谷行讓他感受頗深的一點是,中國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例如,他遇到了一些喜歡小米手機的Facebook和Twitter員工,目睹了阿里巴巴在美國上市受到了美國科技界創始人的密切關注。

回到北京後,張一鳴在一篇文章中宣布:“中國科技公司的黃金時代正在來臨”。5年後,儘管中美科技關係降溫,但是張一鳴的字節跳動公司已經成為了他所預測的黃金時代的最佳典範。市場研究公司Sensor Tower的數據顯示,字節跳動最知名應用TikTok的全球下載量已達12億次,其中美國下載量為1.05億次。每天,數以百萬計的美國年輕人使用TikTok觀看人們假唱、跳舞以及表演生活喜劇的短視頻。

字節跳動目前是全球最具價值的創業公司,估值為750億美元,投資者包括軟銀、私募股權公司KKR、泛大西洋投資集團、紅杉資本。字節跳動在海內外運營著20多款應用,聲稱全球月活躍用戶超過10億,日活躍用戶超過6億,但沒有披露有多少用戶是在中國。

張一鳴今年36歲,與滴滴出行CEO程維都屬於新一代的中國創業者,在中國飛速發展的經濟和富有活力的科技行業環境下成長起來。“他們對於中國能夠打造出世界一流的公司和產品充滿信心。”字節跳動投資者、紀源資本管理合夥人童士豪稱。

稍早一波中國創業者是在中國處於發展中國家、科技實力薄弱的環境下湧現出來的,例如54歲的阿里創始人馬雲。他們的公司已經主導了中國龐大的國內市場,但是並未開發出屬於自己的國際熱門產品。例如,騰訊的微信曾經在幾年前試圖向拉美和印度擴張,但遭遇失敗。

張一鳴的自信在兩年前一場只限邀請的會議上得到展現。當時,字節跳動的估值為220億美元。“你的目標是什麼,”一位主持人向張一鳴發問,“你是想做到1000億美元估值嗎?”

“為什麼要對我們日後取得的成就施加限制呢?”張一鳴回答道,“谷歌從來不設定這樣的目標。”

張一鳴才剛剛開始。為了加快TikTok的增長步伐,他正在大力從Facebook、谷歌以及Snap挖角人才。字節跳動還計劃在美國和其它海外市場推出其企業協作應用Lark,有望挑戰這一領域的佼佼者Slack。

缺乏領導魅力的書呆子

張一鳴很少面對媒體,拒絕接受采訪。為了了解他的性格和想法,The Information採訪了熟悉他的現任、前任字節跳動員工、投資者以及其他人。根據這些人的描述,張一鳴是一個缺乏領導魅力但思想開明的創業者,他的輕聲細語掩蓋了對於數據和邏輯的近乎無情地恪守。在字節跳動內部,張一鳴打造了一個公平但又無情的職場環境:每個項目的所有細節總是根據實時績效指標來衡量。

“一鳴給人的感覺是有一種書生氣,很友善,”一位了解他的字節跳動投資者稱,“但是在做事上,他從戰略角度考慮,很是無情。”

張一鳴成長於中國南方城市龍巖的一個相對富裕家庭中。他畢業於南開大學軟件工程專業,隨後加盟旅遊網站酷訊。在酷訊,他常常工作到午夜,甚至在家中做一些額外編程工作。2009年,他創建了房地產網站九九房。

也就是2009年,iPhone在中國上市。據他在九九房的前同事回憶,張一鳴是一位設備發燒友,對iPhone感到振奮不已。但是他很快意識到,利用搜索引擎幫助人們尋找房產的九九房沒有抓住未來發展趨勢。

2012年,張一鳴聘請了一位新CEO來接管九九房,這樣他就可以創辦一家新公司。他在北京中關村科技園區租了一座公寓。十幾位九九房員工跟隨他來到了新的創業公司字節跳動。

他意識到,在智能機和移動應用時代,人們將會一直在網上,能夠為科技公司提供遠遠更多的數據,更好地了解大家的網絡習慣和偏好。據一位早期員工回憶,張一鳴向他的團隊解釋道,為了充分利用這種對用戶的分析,字節跳動將大量依賴人工智能來為每一位用戶提供個性化的在線內容信息流,而不是像九九房那樣依賴人工搜索信息。

張一鳴很著急,因為他知道在中國其他人想到同樣的點子只是時間問題。“如果我們現在不做,我們將錯過機遇。”他對團隊說。

然而,張一鳴和和其團隊的其他人都不知道如何為個性化推薦開發一種精密算法。於是,張一鳴找來了一本中國科學家寫的書自學,以便編寫算法。隨後,他把這本書的作者招進了字節跳動。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字節跳動推出了三款全部使用張一鳴的算法進行個性化推薦的應用,其中一款就是新聞應用今日頭條。從商業新聞、名人八卦到鄉鎮的奇聞軼事,今日頭條的算法為每位用戶提供了最令人上癮的文章和視頻。今日頭條成為了字節跳動的第一款轟動性產品。

儘管字節跳動的算法是獨一無二的,但是今日頭條的內容卻不是,它的大部分內容來自其他中國網站。很快,搜狐和其他新聞網站指控今日頭條侵犯版權。張一鳴在2014年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稱,傳統新聞機構需要適應移動時代。隨著今日頭條的流量不斷增長,新聞網站最終同意與字節跳動合作,把今日頭條作為新聞的發布渠道。

大部分創業公司創始人首先專注的是用戶增長,然後才考慮營收。在推出今日頭條的一年內,張一鳴已經在思考如何賺錢了。

2013年,當時今日頭條的日活躍用戶不到200萬。張一鳴見到了風險投資家曹毅,

後者當時在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工作。曹毅告訴張一鳴,今日頭條至少需要1000萬日活躍用戶才能建立一個可持續的廣告業務。

“我不認同,”張一鳴當時回答說,“我需要的日活躍用戶遠遠超過1000萬”。隨後,張一鳴給了曹毅一張詳細的路線圖,展示了字節跳動如何在接下來幾年建立起更大的用戶群,提高廣告收入。後來,曹毅通過他的自主風投公司源碼資本投資了字節跳動。

張一鳴從百度招募了廣告產品專家,從中國傳媒公司招來了廣告銷售人員,很快建立起了一支廣告業務團隊。在幾年時間內,字節跳動就創造了數十億美元的年營收,今日頭條也成為了中國最大數字廣告平台之一。

全球野心

當字節跳動剛剛成立幾年時,張一鳴已經開始思考中國以外的市場機遇了。

“我認為我們有機會成為移動用戶獲取信息的一個重要門戶,不只是在中國還有海外。”他在2014年接受中央電視台採訪時表示。

2015年,張一鳴和曹毅一起到印度旅行。他們去了德里、孟買、班加羅爾,拜訪了網約車公司OLa等當地創業公司,見到了紅杉資本在印度的投資者。曹毅稱,張一鳴當時很興奮。印度的移動基礎設施發展迅速,智能機也來越便宜。當地運營商提供平價的3G套餐,使得用戶能夠瀏覽和分享更多內容。2016年,字節跳動投資了印度新聞應用Dailyhunt。

張一鳴的全球眼光促使字節跳動開發出了另外一款熱門產品。2016年,一款允許用戶表演假唱、隨歌起舞的應用Musical.ly在美國兒童和青少年群體中走紅。這款應用儘管由一家中國創業公司在上海開發,但是只面向海外用戶。張一鳴看到了在中國推出一款類似產品的機會。於是,字節跳動模仿Musical.ly,開發出了自主音樂應用抖音,後者隨後發展成了短視頻種類遠遠更為豐富的平台。和今日頭條一樣,抖音通過AI為每位用戶提供個性化視頻流。

張一鳴還尋求在海外實施收購。他想要在美國市場佔有一席之地,最快的方式就是買下一款已經具備美國用戶基礎的應用。知情人士稱,他曾嘗試在2016年收購社交新聞論壇Reddit,但是Reddit的管理層對於出售不感興趣。

2017年初,字節跳動收購了陷入困境的美國視頻分享應用Flipagram。在中國農曆新年大部分中國人返鄉之際,張一鳴飛到了洛杉磯會見了Flipagram管理團隊。Flipagram已更名為Vigo視頻,也沒有火起來,但是張一鳴首次獲得了與國際團隊打交道的親身經驗。

收購Musical.ly

2017年,字節跳動推出了抖音海外版TikTok,直接與用戶增長放緩的Musical.ly競爭。張一鳴決定嘗試收購Musical.ly,渴望得到Musical.ly團隊在海外運營應用的經驗,這正是字節跳動仍需學習的地方。同時,收購也是字節跳動快速得到數千萬Musical.ly國際用戶的一條捷徑。但是要想達成這筆交易,張一鳴必須說服中國智能機工具應用開發商獵豹移動出售所持Musical.ly股份。

知情人士稱,為了贏得獵豹移動的支持,張一鳴承諾投資獵豹移動旗下陷入掙扎的直播應用Live.me,並幫助它在今日頭條上推廣。2017年底,字節跳動達成協議,以8億美元收購Musical.ly。字節跳動還向Live.me投資了5000萬美元。字節跳動拒絕就張一鳴與獵豹移動的談判置評。

字節跳動隨後把Musical.ly併入了TikTok。這筆交易使得TikTok能夠接觸到Musical.ly在美國和歐洲的逾6000萬月活躍用戶。

張一鳴並不滿足。字節跳動還在大力投入營銷,在海外市場發展TikTok,在中國發展抖音。TikTok很快就成為了美國下載量最多的社交媒體應用。

與此同時,字節跳動自身也成為了中國主要網絡廣告平台,去年的營收增長了兩倍以上至72億美元。但是由於TikTok在全球大力擴張,字節跳動的成本也在飆升。在2017年實現微薄利潤後,字節跳動在2018年轉為虧損12億美元。

張一鳴已經告訴部分經理,TikTok全球營銷團隊需要提高他們的投資回報率。知情人士稱,今年年初,他已要求經理重新評估所有在美營銷活動,以找出以更低成本獲得和留住用戶的方法。

未來挑戰

張一鳴已經向他的投資者講述了一個高速增長故事。但是在字節跳動向最終的首次公開招股(IPO)邁進之際,前方還有許多挑戰。字節跳動在美國和其他海外市場正面臨矽谷科技巨頭的激烈競爭,同時在國內還要應對騰訊等對手的發難。

與此同時,嚴峻的外部環境可能會阻礙張一鳴的計劃。在美國,中國科技公司正面臨越來越嚴格的審查。例如,美國就在去年阻止阿里巴巴關聯公司螞蟻金服以12億美元收購美國匯款公司速匯金,理由是擔心中國公司獲取美國用戶數據。今年稍早時候,在美國官員提出國家安全擔憂後,一家擁有美國同志交友應用Grindr的中國公司同意出售他們的股份。

TikTok可能會成為下一個目標。上月,《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由耶魯大學博士研究生髮表的評論文章,題為“我們應該擔心中國如何使用TikTok等應用”。字節跳動在一份聲明中稱:“保護我們用戶的隱私是TikTok的的頭等大事。用戶數據存儲在美國和其他TikTok業務所在國的第三方數據中心。我們遵守業務所在國的法律法規。”

TikTok的麻煩不只是在美國。今年4月,TikTok在其最大市場印度被臨時封殺,原因是印度高等法院擔心TikTok傳播色情內容。一周後,TikTok被解除了禁令。

字節跳動的下一個增長篇章將來自業務多元化。字節跳動不僅在全球市場擴張,還在進入許多新業務領域,例如游戲、社交網絡、電商以及網絡教育。上月,字節跳動推出了“飛聊”,將消息應用與網絡論壇融合在了一起。

兩年前,張一鳴在源碼資本的年度大會上發表演講,討論了管理增長面臨的挑戰。他表示,當創業公司變大時,內部政治和官僚主義會阻礙CEO準確地抓住公司面臨的問題。

現在,張一鳴正在應對同時在中國和海外市場出現的巨大管理增長任務。過去一年,字節跳動的員工總量增長了一倍至大約4萬人,比Facebook還多出數千人。現在,至少有14位高管直接向張一鳴報告。

不過,一向雄心勃勃的張一鳴並未放慢他的腳步。

“據說,如果一家公司的業務發展迅速,辦公室政治就不大可能出現,因為快速發展還解放了人們的思想。即便每個人都有自我意識,發生摩擦的機率也不大,”張一鳴在今年初的一次內部演講中稱,“一旦業務增長放緩,員工就可能形成小圈子。”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