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移動互聯網公司大跳水

創業,互聯網,合作,夥伴

圖片來源圖蟲:已授站長之家使用

聲明:本文來自於微信公眾號Tech星球(ID:tech618),作者: 楊業擘

移動互聯網「增長神話」難續,新的機遇在哪裡?

2018 年新經濟公司的上市“大逃亡”,並未將他們帶向流著奶油和蜜的“應許之地”。

從6 月初的股價表現來看,新經濟公司的現狀並不樂觀:其中港股首個同股不同權的上市公司小米,股價較發行價近乎腰斬;下沉市場四小巨頭之一的趣頭條,市值已經跌去73%;新能源汽車代表企業蔚來汽車,正面臨盈利無期和華爾街持續看空的風險;最有機會成為平台型公司的美團點評,也較上市時的500 億美元跌至437 億美元市值。

一位投資人認為:“ 新經濟公司雖然也受到大環境和股市下跌等因素影響,但行業本身存在周期性問題。尤其小米股價跌破9港元,可以說是移動互聯網紅利結束的標誌。

移動互聯網紅利正在消失?連接全球800 家移動運營商的GSMA統計數據顯示,目前全球約50 億人擁有手機(以SIM卡為統計,會有一人多張卡情況)。考慮到全球年齡超過15 歲的人口有53 億,很大一部分成年人已經擁有手機。這份數據也許說明,智能手機和移動互聯網的增長空間都已經不大。

紅利消失,增長的故事難以為繼,無論一級市場還是二級市場,都開始對“互聯網神話”多了一些理性。互聯網進入下半場,很多新經濟公司還沒有建立完善的盈利模式。甚至BAT也曾遭受進入“下半場”較慢的質疑,新經濟公司主業務根基還未穩固,市值表現如同坐過山車,就不難理解。 

新經濟公司主營業務增速放緩

新經濟公司的主營業務是否處於快速發展中,是資本市場評估其價值幾何的重要因素。2019年很多新經濟公司的主營業務增速都明顯放緩,相應的股價和市值出現明顯波動。小米、美團點評、騰訊音樂等新公司都遭遇到類似情況。 

根據調研公司Counterpoint數據顯示,小米在2019 年一季度的銷量為2750 萬部, 2018 年第一季度出貨量為2810 萬部,今年比去年同期出貨量要減少1%。作為硬件業務為主的公司,小米公司主營業務出現負增長,導緻小米股價從上市的發行價17 港元,最低跌到8. 92 港元,小米股價跌幅高達46.53%,幾乎腰斬;近期小米集團也啟動了3 次回購,穩定股價。

小米的根源問題在於,其上市近一年後,仍未證明自己是家互聯網企業。小米的收入主要由三部分構成,主力部分智能手機的營收佔比,從2017 年的70.3%減少至2018 年的65.1%。IOT與生活消費產品的營收佔比,在2018 年升至25.1%。另一部分是備受關注的互聯網服務,達到了9.1%。 

 

數據來源:小米財報

從上圖可以看到,小米的智能手機手機毛利率和IOT與生活消費品毛利率均在10%左右的低位。互聯網服務毛利率雖然達到了60%左右的高位,但是這項業務在小米營收中的佔比太低,尚不足10%。 

剛剛擠入互聯網市值前五的美團點評,市值壓力也主要來源於主營業務的引擎“火力不足”。美團點評上市至今,股價跌去18%,主要原因也在於營收及核心業務增速放緩: 2018 年Q3、Q4, 2019 年Q1 三個季度的營收增速同比分別為:97.2%、 89%、70.1%;營收貢獻最大的外賣業務,三個季度增速分別為84.84%、66.06%、51.7%。

從2019 年第一季度財報數據看,美團點評的另兩項業務,到店及酒旅業務營收達到了45 億元,毛利率高達88.3%,然而同比增長僅為43.2%;新業務收入達到40 億元,同比增長267.8%,雖然增長速度很快,但是此項業務的毛利率僅為11.1%。而且兩項業務佔總營收的佔比分別為23.4%、20.8%,佔比仍不足夠影響大盤,可以說美團點評的股價近期想要回暖,還是需要依賴外賣業務的增速。

與小米和美團點評不同的是,騰訊音樂主營業務增速雖然下滑,但是仍舊保持30%以上的增長,不過仍沒有阻止股價跌破發行價。

從2019 年第一季度財報看,騰訊音樂總營收57. 4 億元,同比增長39.4%。對比2018 年Q4 季度,騰訊音樂的收入同比增長50.5%至54 億元,本季度營收增速已經明顯下滑。

騰訊音樂的營收構成相對簡明,主要由在線音樂服務和社交娛樂服務兩部分組成。其中,在線音樂服務主要包括QQ音樂、酷狗音樂和酷我音樂三大APP的付費訂閱和數字專輯,社交娛樂服務主要來自全民K歌和在線直播。

在2019 年一季度,騰訊音樂在線音樂移動MAU(月活用戶人數)為6. 54 億人,同比增長4.6%。同時,騰訊音樂一季度的在線音樂服務付費用戶為2840 萬,同比增長27.4%,社交娛樂服務付費用戶為2080 萬,同比增長12.5%。月活躍用戶數增速明顯放緩,好消息是付費用戶數提升。

然而整個行業較低的增速,以及不高的市場天花板,讓市場對騰訊音樂“及格”的表現,並沒有相應的熱情回應。根據2018 年12 月19 日,第五屆國際音樂產業高峰論壇發表的《 2018 中國音樂產業發展報告》顯示: 2017 年中國數字音樂產業規模達到580. 6 億元,同比增長9.6%。幾百億市值規模顯然很難支撐騰訊音樂222 億美元的市值,騰訊音樂需要證明其向泛娛樂平台的轉型能夠成功,去爭取更大的市場空間。

下沉市場紅利還剩幾何?

QuestMobile數據顯示,如今整個移動互聯網增速都開始放緩。目前移動互聯網月活用戶規模達到11. 38億,整個2019年1季度,MAU增長只有762萬,相比去年同期的增長幅度下降了300餘萬, 3月份同比增速更是首次跌破了4 %。  

不僅用戶增長幅度放緩,更重要的是用戶時長增長也在放緩。在用戶人均單日使用時長接近6個小時的背景下,一季度用戶人均單日使用時長增長僅為半個小時。而且,騰訊、頭條、阿里、百度四家,佔了70%時長,其他的搶奪剩餘的30%份額。

在移動互聯網增速放緩,以及拼多多成功上市的背景下,大家開始寄希望下沉市場要用戶,要流量。實際上拼多多上市後的一年時間,針對下沉市場的各類型產品,已經達到很高的市場滲透率。       

從上圖可以看到,諸如移動社交、移動視頻等領域的滲透率已經達到90%以上。這份下沉市場數據的報告也顯示,除去移動購物和金融支出仍保有6.7%和8.6%的同比變動外,系統工具、手機遊戲等領域的同比變動已經跌至負數。 

以下沉市場中發展起來,成功上市的趣頭條和拼多多為例,下沉市場頭部玩家的用戶增速也已經降至新低。趣頭條的股價表現不理想的原因,也是由於趣頭條日均活躍用戶增速放緩,從2018年Q4的45.1%,降至2019年Q1的21.4%。拼多多雖然還能夠維持一倍以上的用戶增長數,但財報顯示其營銷費用為48. 89億元,同比增長302%,營銷費用佔了總費用的84.4%。暴增的營銷費用,也是拼多多最新一季度經營虧損為26. 409億元的主要原因。拼多多用戶高增長背後,令人不免懷疑是在“賠本賺吆喝”。

下沉市場更大的難題是,作為下沉市場最犀利的抓手,小程序的增長已經進入放緩期。一家模版化開發小程序平台告訴Tech星球,今年上半年,小程序開發數量相較往年同期近乎沒有增長,“今年小程序風口停了”。

在小程序數據平台阿拉丁指數最新發布的報告中,也提到小程序變現難,成為開發者反饋最多也是最關心的問題。在沒有明確的賺錢機遇下,小程序也並沒有那麼高吸引力了。

產業互聯網是機會?

儘管移動互聯網紅利近乎消失,頭部新經濟公司股價不理想,下沉市場流量紅利所剩無幾,但並非說互聯網創業已經走入終局。

從2018 年發展較快還是上市的新經濟公司看,無論是一年多進入98 個城市的貝殼找房;從2017 年底至今拓展300 個城市, 10000 家酒店的OYO;還是創造全球最快上市速度的瑞幸咖啡,以及幫助物美超市踏足數字化商業的多點APP,這些快速發展的案例表明,細分領域移動互聯網仍有機會。 

並且從以上案例可以還看出,新的互聯網機遇可能在傳統產業與互聯網結合上。從2014年開始興起的互聯網+,雖然造就互聯網+金融、互聯網+教育、互聯網+出行、互聯網+零售等新經濟形態。但是發展過程中,也出現大量P2P項目跑路、共享經濟創業(共享單車、共享汽車等)一地雞毛、互聯網炒作發展等問題。

互聯網+可以說並沒有產生足夠的顛覆。但從貝殼找房到自如、從OYO到H hotel,從多點APP到盒馬等一系列複製案例,說明產業+互聯網模式正在展現生命力。

儘管它們在發展過程中也遇到房產平台化模式是否可行、酒店擴張管理不善、零售門店關門等一系列問題。然而它們在移動互聯網下半場的快速發展,也許證明了新的機遇在產業升級中。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