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趣店融資往事

聲明:本文來自於微信公眾號周天財經(ID:techfinsight),採訪|週天,撰文|複葉、週天

投資人和創業者之間,常常有很多很複雜的感情包含其中。既有像ofo 這種矛盾公開化、鬧得不可收拾的,也有投資騰訊過程中IDG 因為過早退出而悔恨不已的,更有大疆這種傲慢到強制投資人在投資款之外必須捆綁提供無息貸款的。

但很少有像趣店和投資人們這樣的故事,它不屬於上述案例中的任何一種,這是關於羅敏和一群投資人們相互欣賞、相互信任、相互成就但也終有一別的故事——作為中國創投浪潮中的一朵特別的浪花,同樣也值得玩味。

4 月12 日,趣店(NYSE: QD)宣布與崑崙集團簽署股票購買協議,趣店回購崑崙集團持有的全部1817 萬股公司A 類普通股。30 日,趣店即宣布回購交割完成。

在此之前,周亞輝的崑崙萬維已經有多次拋售趣店股份的動作,在趣店上市前,崑崙萬維曾經持股比例高達19.7%,是趣店的第二大股東。

此番出清,從資本層面來說,羅敏與周亞輝的「趣店物語」宣佈告一段落。早早投資的崑崙獲得了豐厚的資本回報。

羅敏在朋友圈對趣店回購崑崙全部股票一事發表了感想,表達了對周亞輝的感謝,「學到了特別多,亞輝總對我來說亦師亦友」。

來而不往非禮也,很快周亞輝也發了一條朋友圈作為回應,表示羅敏是他做投資以來見過幾百個CEO 裡面,他認為少數幾個比他水平高的人,「戰鬥力極其凶狠」。

趣店融資往事

移動互聯網潮起潮落,羅敏與周亞輝的故事糾葛,是這其中一個典型的創業者與投資人的關係樣本,值得我們一探究竟。

01

周亞輝是1977 年生人,只比羅敏大6 歲。2000 年周亞輝休學創業,創辦原創動漫網站火神動漫網時,羅敏剛剛考入江西師範大學。

2007 年,周亞輝離開陳一舟創辦的千橡,帶了幾十號兄弟決定另起爐灶,那時他的目標是用4 年時間創辦一家上市公司。

據中國企業家報導,那時的社交和視頻都是很火的創業選項,但周亞輝都沒有考慮,最終選擇了現金流更加良好的遊戲賽道,原因是對自己的融資能力不夠自信。「投資的本質還是錦上添花,我沒有什麼錦,別人幹嘛給我添花呢?」

而融資能力,恰恰被羅敏在趣店創業過程中發揮到了極致。

2015 年,崑崙登陸深圳創業板,雖然比周亞輝最開始的預期遲了四年,但總算實現了心願,歷經多年的飽和工作,周亞輝打算試試投資。

羅敏的趣店,是周亞輝投出的第一個項目。兩個人第一次見面是在2014年9月,那個時候周亞輝還是投資的門外漢,連很多基本術語都不知道。

在源碼資本創始人曹毅的介紹下,兩個人很快熟絡起來。羅敏給周亞輝一五一十地介紹了自己的創業失敗史。

2005 年,還是學生的羅敏開始第一次創業,涉足校園SNS,失敗;2008 年前後羅敏還嘗試過社交電商創業,但因為幾個合夥人股權平均分配,你一言我一語,誰都無法拍板,再次失敗。

後來羅敏還陸續嘗試過電商導購、汽車團購甚至在線教育等各種領域。但大都因為不見起色無疾而終。直到2014 年3 月,羅敏開始做趣店,瞄準正在不斷崛起的消費信貸需求。

周亞輝覺得羅敏是個「狠角色」,很快達成了投資意向,以源碼資本LP 的方式投資了趣店2000 萬美金。

週天財經採訪到一位資歷很深的趣店財務高管,他告訴我們,傳統VC 投一家企業過程很繁瑣,每家都是不同的表格,要看各種各樣的數據指標,以便用財務模型進行診斷,但周亞輝不一樣,經常是一個人背著包就來了。

「周亞輝就拿著我的筆記本翻後台訂單信息,沒多久就確定投資了,他不是職業VC,而且和羅敏溝通比較多了,盡職調查就隨便翻翻。作為創業者,彼此欣賞,進展就會很快。」

到了2015 年3 月,趣店C 輪融資因為各種原因有些受阻,遲遲沒有進展,眼看著競爭對手分期樂已經拿到DST 的投資,開始新一輪的地推攻勢,周亞輝最終決定直接領投5000 萬美元。

據周亞輝回憶,決定投資前的那個晚上他整宿睡不著覺,翻來覆去地想著趣店這個案子,最終想通了,只要徹底解決了線上化的問題,公司就能進一步做大。

第二天周亞輝叫來羅敏和曹毅到他的辦公室,敲定了這筆投資。曾經認為投資只是錦上添花的周亞輝,沒想到在8年後自己成了那個添柴的人。

回過頭來看,羅敏能夠在那段狂飆歲月遇到周亞輝確實有運氣成分。周亞輝投資掏錢很痛快,可以確保趣店在高速行駛中燃料充足。

而且和其他投資人不同,週能夠以「老大哥」的身份在企業經營上給羅敏很多指導——最多時,兩人每天要通10 多個電話,經常要談到深夜。

彈藥充足的趣店很快鋪開了規模,15 年9 月,螞蟻金服D 輪領投,2016 年7 月完成30 億人民幣Pre-IPO 融資。

02

2017 年10 月,趣店在美國紐交所掛牌上市,市值一度突破100 億美元,一路跟投的崑崙集團獲得巨大回報。數據顯示,僅在趣店上市時因超額配售的兩次轉讓,就讓崑崙萬維獲得收益3.45 億元人民幣,相當於崑崙2016 年淨利潤的65%。

羅敏趣店

圖片來源圖蟲:已授站長之家使用

周亞輝也在投出趣店後,又因為投資了映客、快看漫畫等明星項目獲得了「獨角獸獵人」的名頭。

要知道,投資行業是一個極其看中track record 的行業,趣店成為周亞輝的第一個成名投資案例,也成為其在後續投資生涯中撬動其他優質項目的重要支點。

在周亞輝的早期,是趣店的優異表現助推了其投資事業,而如今,當周亞輝到了合適的時機準備套現退出時,趣店也使其獲得了豐厚的投資回報。

03

羅敏的創業路上不缺「貴人」。

不光是周亞輝,藍馳創投朱天宇、梅花天使創投的吳世春以及源碼資本的曹毅,都曾在趣店的不同階段發揮過重要作用。

2007 年,吳世春和陳華在做酷訊,羅敏來面試運營總監的職位,那也是吳世春第一次見到羅敏。在吳世春看來,羅敏身上有一股不服輸的勁頭,那種對於某件事情強烈的執著,給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說到酷訊,這是一家頗有些「傳奇」色彩的公司,它在五道口旁邊的華清嘉園創立,在這家巔峰時期只有170 多人規模的公司中,先後走出了數十位創業者。唱吧陳華、小豬短租陳馳、玩蟹科技的葉凱……但其中最為人熟知的,是字節跳動的張一鳴,他也是酷訊的第一位工程師。

羅敏去面試的時候,張一鳴就在酷訊。而且更有意思的是,張一鳴後來成了源碼資本的第一批LP,也就是說,張一鳴很可能間接投資過羅敏。

儘管令吳世春印象深刻,但最終羅敏還是沒有拿到offer,後來陳華做唱吧時想找羅敏做市場VP,吳也勸陳華不要雇用羅敏。按照吳世春的說法,他認為「相比於給別人打工,羅敏更適合自己獨當一面」。

後來羅敏2013 年再次創業,吳世春多次進行天使投資,對於他的幫助,羅敏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不擔心融資,吳世春是我們最大的FA(財務顧問)。」

當年被陳華找來做「人才鑑定」的不只吳世春,還有藍馳創投合夥人朱天宇,那之後羅敏見到朱天宇就問說:「天宇,我有一個新想法,你覺得這個想法怎麼樣,靠不靠譜?」

朱天宇認為羅敏擁有一個「特別罕見的特質」,就是願意不斷的找段位更高的人交流,這也是羅敏自我成長的方式。

後來2014 年羅敏找他聊趣店的創業想法,只聊了半小時朱天宇就有了投資意向——彼時中國的消費信貸還是一片藍海,有很大的發展潛力。就這樣,藍馳創投成為了趣店的第一個投資人。

04

曹毅也是很早經陳華介紹與羅敏相識,那時曹毅還在紅杉,因為對項目方向不太認可,曹毅當時沒有投資。

曹毅生於1984 年,比羅敏還要小一歲,高考時以浙江金華理科狀元的身份進了清華大學計算機系,後來他將自己的投資公司命名為「源碼」,很可能從大學時代就埋下了種子。

曹毅一直很欣賞著名矽谷風投A16Z,這家公司由大名鼎鼎的馬克·安德森和本·霍洛維茨等人聯合創辦,投出過Facebook、Instagram 等頂級案例,其特點與另一家知名孵化機構YC 類似——在財務投資之外非常看重投後管理,為被投企業解決招聘、戰略、商務等各個方面的問題。

與吳世春、周亞輝自己就是出資的LP 相比,曹毅一直扮演的是「替人理財」的角色。這也使他必須要更注重整合資源、精打細算。

趣店最早的工作地點,就和源碼資本緊挨著,因為源碼的辦公室和會議室都更加高檔,所以羅敏會面見人、挖人都是帶去源碼的辦公室,源碼也很支持。後來源碼也是一路跟投,一直到趣店上市。

週天財經2015 年年底第一次見到羅敏本人,就是在源碼當時位於互聯網金融大廈裡的辦公室。

2014年秋天,在源碼的玻璃牆上,曹毅用九宮格矩陣的方式為羅敏分析市場,一條軸上是消費分期、汽車、租房抵押;另一面是白領、家庭人群等用戶。

曹毅告訴羅敏,「在某些細分市場做到1% 沒有任何意義」,需要先專注在一個市場裡,「當你真正聚焦時會發現還有很多事情沒做呢」。

後來趣店的諸多探索,很多在那面四年前的玻璃牆上,就已經被提前勾勒。

結語

在趣店上市的那天,周亞輝、曹毅、吳世春、朱天宇悉數到場。這是這幫老男孩共同的人生高光時刻。

創業者和投資人的關係,本質上理應是一種相互成就、相互平衡。創業者需要資金和人脈開疆拓土,投資人用真金白銀給予幫助。能夠像趣店投資人們這樣套現離場,已經是皆大歡喜的商業結局。絕大多數的創業故事,都倒在了B 輪之前。

實際上,趣店其實也是這裡面很多投資人在投資生涯早期投出的項目。趣店成立於2014 年,而這一年,恰恰也是吳世春成立梅花、曹毅剛剛從紅杉出來創立源碼的時間,一定程度上,趣店就是曹毅、吳世春乃至周亞輝這幾個人的練手項目。羅敏的每一次求助與發問,也是曹朱吳週的絕佳練兵機會。高手碰撞,結果就是彼此加速度的成長。

與此同時,相較於經緯紅杉這樣的成熟一線機構,曹朱吳週們也願意傾注更多的心力到項目中來。畢竟,項目成功就是投資人的最好背書—— 直到現在,在源碼資本的官方網站上,趣店仍然在金融互聯網的Portfolio下排在首位。

不過,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周亞輝在結束了一年多的圍獵獨角獸後,又重新將事業重心放回了企業經營,他把收購來的新生意Opera 瀏覽器,直接放進了微信名。周亞輝投資趣店五年,終有一別的時候。

曹毅已於去年卸任了趣店董事,開始研究產業互聯網,頻繁出席toB 的各類論壇,但羅敏作為「高年級同學」,每次源碼年會都會到場分享。

即便買賣不在,情份仍在,周亞輝發在朋友圈的臨別心跡,就是一種見證。

投資人和創業者畢竟是兩個群體,有著不同的使命。如今,羅敏依然做著各種業務嘗試,作為上市企業的掌舵者,他不僅要像以前一樣,負責業務上的殺伐決斷,還需要一點點理順新的投資者關係:當過去那幫惺惺相惜的投資人相繼退場,取而代之的是華爾街尖酸刻薄的分析師們,這是羅敏面臨的新挑戰。

但回過頭再來看看這段驚心動魄的創業史,我深深地產生了一種感覺:正是有了這兩個群體的互相促進,才有了中國這一代移動互聯網創業的商業奇蹟。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