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總是讓你產生’不作惡’的錯覺-愛新聞

谷歌,總是讓你產生’不作惡’的錯覺

作者| allen

為了積極響應美帝號召,谷歌(Google)向華為開火了。

據路透社報導,鑑於華為被美國商務部列入“實體清單”,谷歌已停止與華為之間除了開源以外的一切業務。雖然華為仍可以通過AOSP使用安卓的開源版本,但諸多谷歌的產品,如Gmail、Youtube、Google play將對華為手機關上大門,這將直接對華為手機的海外銷售造成負面影響,尤其是歐洲市場。

谷歌,儼然成為美帝實施經濟霸權的馬前卒。

真正諷刺的是,多年來谷歌一直高調標榜自己“不作惡”,似乎因為百度的存在,我們也就輕易信了。

恍然反應過來,總覺得有些不對,所以不妨撕開谷歌華麗的袍子,看看內裡的真面目。

谷歌的惡,出乎想像

說是不作惡,其實早已惡行累累,四處遭指控和處罰。

2011年,谷歌被查出為加拿大非法在線藥房做廣告。這起案件中,谷歌為其幾種在美國不允許被線上推廣的藥物進行了推廣,並且對包含禁藥鏈接的偽合法網站進行了推廣,因而受到了美國司法部的重罰,谷歌為此向美國司法部支付5億美元的罰款。

來源:麵包財經,谷歌承認發布虛假藥品廣告的指控

顯然,谷歌在賣假藥方面並不想輸給百度,它證明自己也是OK的。

從那時開始,谷歌幾乎每年都因為各種惡行而遭遇重罰。

來源:麵包財經

2017年,歐盟對谷歌開出24億歐元的創紀錄罰單,原因是該公司不公平地歧視與之競爭的比較購物服務。

2018年,歐盟繼續對谷歌處以43.4億歐元的反壟斷罰款,懲罰谷歌對Android設備廠商和移動運營商做出的非法限制。

一個個的谷歌式黑幕,相繼被爆於公眾視野之下,但這些還不是真正令人毛骨悚然的惡。

2018年3月,谷歌遭遇了一場自創立以來最大的抗議風暴。

事件的導火索是谷歌與美國國防部的合作項目-Project Maven信息洩露,該項目本來是致力於將AI應用在無人機的視頻檢測、目標識別等領域,旨在建立一個類似“谷歌地球”的監測系統,讓五角大樓的分析師能“點擊建築,查看與之相關的一切”,並為“整個城市”建立車輛、人員、土地特性和大量人群的圖像。

咋一看,好像也沒什麼稀奇。但國際機器人武器控制委員會(ICRAC)的一封公開信,卻讓人不寒而栗。

這封由曾在聯合國就自動武器問題作證的權威專家--Peter Asaro和Lucy Suchman,以及一位科學教授、前谷歌員工Lilly Irani共同撰寫的信件,明確指出谷歌對Maven項目的貢獻完全可能加速全自動武器的開發,催生新的更為強大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出現。

作為AI技術最為頂尖的科技公司,你能想像,它正在參與開發出一架架比你手掌還要小、可以四處殺人於無形的無人機嗎?

來源:癮工廠,無人機精準擊中目標演示

一家口口聲聲說“要為社會、為人類福祉而奮鬥”的公司,背地裡被乾著殺人機器的活兒?

這顯然令全人類,感覺到了深深的寒意。

就連谷歌自己的員工,都看不下去,近4000名員工在內部請願書上簽名CEO桑達爾·皮查伊,要求公司停止這個“殺人”項目,甚至有數十幾人而不滿公司行為憤而離職。強大的公眾輿論面前,谷歌才不得不終止Maven項目。

谷歌不為人知的一路,屢屢作惡,屢屢被罰,卻又繼續屢屢作惡。

這到底是怎樣一家公司?

谷歌,真的變了

谷歌,或許曾經善良。

1998年,拉里·佩奇和謝爾蓋·布林共同創建了谷歌。

1999年,公司創始人提出了非正式的公司口號“ The perfect search engine, do not be evil ”(最完美的搜索引擎,不會作惡)。

2004年,谷歌成功IPO,創始人如此寫到:“不要作惡。我們堅信,作為一個為世界做好事的公司,從長遠來看,我們會得到更好的回饋—即使我們放棄一些短期收益。”這被視為谷歌的“不作惡宣言”。

此後,谷歌將此信條變為公司的核心價值觀,是每位谷歌員工最重要的行為準則。

無可否認,在這一行為準則下,谷歌開發出了全球最好的互聯網搜索技術,也開發出各種超酷的互聯網產品,為用戶和社會創造價值,以至於幾乎所有用戶都相信谷歌就是“不作惡”的,當中就包括了不少因為谷歌退出中國而扼腕嘆息的中國網民。

可真相充滿諷刺意味。

此後,谷歌屢屢出現的壟斷、侵權、非法收集信息等罪名,不少人對谷歌產生了懷疑。

不斷地簽署和解協議,交錢了事的處理方式,似乎又總向外界傳達一個簡單的信息:

我,谷歌確實乾了這些醜事,並解決了這些醜事。

如果說之前的作惡還只是遮遮掩掩,那到了2015年,谷歌則徹底撕破了遮羞布。

2015年8月,谷歌實施重組,將上市主體正式更名為Alphabet,轉型控股公司,將搜索、視頻等業務統一收至麾下。在很多人眼裡,這或者算不上什麼大事,但對谷歌而言,意義非凡,因為它將不再是單純的搜索公司。

與之而來的,是新公司Alphabet向員工發行的新行為準則“ 做正確的事——遵守法律、行為端正,相互尊重 ”,而當初雷打不動的“不作惡”準則卻銷聲匿跡了!

查看最後更新於2018 年4 月5 日的Alphabet行為準則頁面上,一直寫在最前排“前言”中的三個“不作惡”徹底消失。

來源:Alphabet行為準則

這似乎在向外界傳達出一個信號,Alphabet早已摒棄“不作惡”這一核心價值觀,再也不是從前的谷歌了。

或者,在它的眼中,相較於“不作惡”的行動口號,“做正確的事”更符合Alphabet發展需要,也更能招攬生意。另一面,Alphabet的股東也並不會在意谷歌是否作惡,他們更在意的是利潤、回報。

其實,早在規則變更前,谷歌內部就早已對“不作惡”有所非議,曾有人表示:“謝爾蓋說什麼是邪惡的,那便是邪惡的。”一言堂畫風明顯。而2010年,當時還在世的蘋果教父喬布斯,就曾總部員工內部會上公開地抨擊過谷歌:“谷歌的所謂'不作惡'信條完全是'扯淡'(bullshit)。”

來源:蘋果網站

如此看來,谷歌行為準則的變化,不過是將已有的現實進行如實轉述罷了。

這裡不得不說的是,而谷歌后來畫風的轉變,還多多少少和一名印度人有關。

2015年10月,即更換上市主體兩個月後,谷歌迎來高層變動,桑達爾·皮查伊正式成為谷歌公司新任CEO。

來源:谷歌搜索

這位曾經長期執掌Chrome、谷歌工具欄和安卓操作系統的印度人,同時也是一位相當務實的管理者,作為CEO,在他眼中,或者也只有商業利益才最具誘惑力。

桑達爾·皮查伊上台後,儘管遭受史無前例的歐盟罰款,但谷歌卻一路開疆闢土,營收增速逐年加快。

來源:wind

就拿被人詬病的Maven項目來說,谷歌曾表示:該合同僅價值900 萬美元,對於谷歌這樣的科技巨頭來說,這是一個很小的數字,公眾無需過度反應。

可一轉頭,馬上被媒體Gizmodo 戳穿,谷歌明顯是把這份合同當作獲取更多利潤豐厚的五角大樓合同的重要途徑,這份合同涉及向政府提供谷歌的開源軟件TensorFlow 平台,谷歌的業務發展部門預測,與軍事無人機相關的人工智能項目帶來的收入有望從每年1500 萬美元增加至2.5 億美元,這絕對是一筆大買賣。

同時,這哥們去年也公開表示,谷歌已經在開發符合中國政府要求的搜索引擎版本。據說這項代號為Dragonfly 的計劃始於2017年春季。

一張一合間,當年把自己塑造成普世價值的傳播者,堅決不作惡,堅決離開中國的谷歌,不過就是一個商業利益驅動的公司,僅此而已。

而這位務實的印度人,不過就是堅定的谷歌“新價值觀”的踐行者。

結語

不可否認,谷歌在某些維度有其卓越,甚至偉大。

所以,我們才擔心谷歌這種層級的企業做出小小的惡,都會對世界造成大大的傷害。

而今很多谷歌的鐵粉依然相信著谷歌“不作惡”,至於谷歌在美國政府的淫威下躍馬衝鋒向華為,當然只是王命不可違?

但無論如何,國人對谷歌的觀感已經再也難言愉悅。

這個曾經的複雜過客,再次竄入我們的視野,臉上偽善的面具,掉了。

過去多年,或許谷歌最應該感謝的就是,百度這個錨定物。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