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要上市,為何揭露了京東嚴重依賴騰訊,創新匱乏的真相-愛新聞

拼多多要上市,為何揭露了京東嚴重依賴騰訊,創新匱乏的真相

最近,京東CEO劉強東在《財富》雜誌舉辦的2018頭腦風暴科技論壇,中的一句“購物三次就有答案”,被諸多媒體視為對拼多多的敵意,而考慮到拼多多如果上市順利,創始人黃錚的身家即將有可能超越劉強東,拼多多與京東的競爭關係也將越演越烈,那麼這種解讀或許也並不為過。

僅成立三年的拼多多已經向納斯達克遞交了招股說明書,而其中1400億的GMV,雖然與京東1.3萬億GMV尚有差距,但是從用戶活躍來對比,則頗為令人感到吃驚。

數據顯示拼多多2.95億的年活躍用戶已經逼近京東3.018億,此外在用戶增速上,拼多多單季度5000萬用戶的增長速度直接碾壓了京東的930萬。

更為關鍵的是,拼多多依然處於加速成長期,必須考慮其2018年Q1的交易額已經達到了13.84億人民幣,同比37倍的增長速度,相比於增速放緩的京東而言,來自拼多多的壓力自然不小。

京東目前的處境更類似於彼時的沃爾瑪商超,雖然對供應鏈,商品售後等服務有著極強的把控能力,但是卻依然遭遇到了亞馬遜的最終威脅,這是跨界打劫。

當然,拼多多也並非亞馬遜,不可能擁有如此強大的破壞能力,但是跨界打劫的事情卻在真實發展,對於京東而言,最大的壓力並非來自於拼多多的增長數據,而是在於其自身的創新乏力。

同樣面對微信紅利,京東創新嚴重乏力

劉強東在《財富》論壇中表示,微信平均每天能夠為其新增大約1/4的新用戶,可見微信為其開啟入口之後,有著巨大的導流能力。

表面上看,京東似乎得到了微信最大的電商紅利,有著頂級流量入口的加持,但實際上,真正拿到微信電商紅利的卻是拼多多, 短短三年時間內,其2.95億用戶活躍就已經直逼京東的3.018億,而超越京東也只是時間問題。

而這裡還要考慮一個時間因素,京東接入騰訊是2014年,而拼多多則成立於2015年,此外騰訊在這一期間,並未給拼多多開闢出像京東一樣的獨家入口,但拼多多卻從中崛起,一方面反映了拼多多的創新能力,一方面也暴露了京東創新能力的匱乏。

當然,這裡更為值得一提的是京東與騰訊一起打造的"無界零售"。

“無界零售”並沒有打開"無界"局面

騰訊與京東於2017年10月推出無界零售,雙方打通騰訊京東數據,並整合線上線下資源實現更大的GMV交易。

但根據京東的財報來看,其增速放緩的跡象並沒有因此好轉,從2017年Q1到2018年Q1,其用戶活躍同比增速分別為39.9%、37.3%、34.0%、29.1%、27.6 %,因此其Q1財報發布之後,開盤暴跌4%。

“無界零售”並沒有打開"無界"局面,這其中的原因也比較明顯。

1)沒有真正的線下入口優勢,阿里之所以提出新零售概念,正是因為線上流量進入枯竭,而需要謀求線下流量的補充,而對於阿里集團來說,其對於線下早已有了大量佈局,支付寶擁有全球8.7億用戶,支付寶完成的線下支付佔全國總效益的64.2%,口碑與美團點評平分天下。

而反觀京東,首先自身並沒有像支付寶那樣絕對強勢的支付產品,因此,並沒有優勢。

2)缺乏重量級的標杆產品,早在馬雲提出新零售概念之前,其就已經拿出了盒馬鮮生這樣的新零售新物種,其整合了供應鏈產業上下資源,打通生鮮、餐飲、超市、外賣等等邊界,作為標杆案例。

但反觀京東,在線下卻並沒有任何亮眼的產品,這也意味著其在線下,並沒有成功的案例,可以值得借鑒,並在未來與阿里一較高下。

3)被騰訊箝制,能力難以施展,此外再從投資的掌控角度來看,阿里所投資的三江、百聯集團、新華都、高鑫零售等等,阿里對其都有著較強的掌控能力,可以形成統一的戰線。

但京東這邊的所有動作要想展開,必須依賴於騰訊的態度,並受到騰訊箝制。而對於騰訊來說,其更樂於扮演第三方平台角色,讓其自由發展。而這也意味著加大了京東與各種第三方合作的難度,其能力難以施展。

4)對線上流量依賴嚴重,京東的最大問題在於對於線上流量的依賴,微信讓其嚐到流量的甜頭之後,其也開始大肆依賴於流量變現,其與百度合作推出“京度計劃” ,與今日頭條聯手開啟“京條計劃”,與網易推出"京易計劃"等等。

其本質上也是在模仿阿里,將優酷土豆、UC、微博等流量進行變現,但問題在於,京東不僅對於這些公司沒有絕對的掌控能力,同時,也加劇了其將焦點嚴重放在了對於流量獲取的依賴之上,最終導致了拼多多的逆襲。

京東對於騰訊的過分依賴,讓其止步不前

在京東與阿里的戰爭中,騰訊起到一定的幫助作用,但京東對於流量的臣服,反而也更加抑制了其根本的創新活力。

京東過分聚焦於對手,因此導致過分聚焦於流量,這讓其過於短視,並對更遠的未來缺乏遠見性的思考,也致使對手彎道超車。

拼多多對於阿里這樣龐大的集團來說,尚不能構成巨大威脅,但是對於京東來說,卻困境重重,而一旦拼多多上市成功,其估值則將接近京東一半,那麼屆時投資人對於京東的質疑也將放大,並作出價值的重新評估。

此外由於過分依賴於騰訊,也讓京東的電商策略永遠跟隨騰訊,讓其止步不前。

擺脫流量依賴和實現差異化競爭,是京東應當反思的重點

京東雖然在電商早期,通過物流、倉儲、服務,佔據了一定優勢,在行業最終又一席之地。但是在後電商時代,阿里正在逐步完善這些此前沒有的短板,蘇寧的當天達、菜鳥物流聯盟的崛起,正在瓦解此前京東所構築的護城河。

此外,前有猛虎,後有追兵,拼多多的強勢崛起,也更是在對京東的未來進行圍堵。表面上看,雖然拼多多有著諸多商品問題,有著各種不良標籤,但是不可否認的是拼多多作用幾乎與京東等同的用戶規模,這一用戶基數也足以讓拼多多完成未來的轉型,整合上下供應鏈。

而目前,已經有大量正品品牌商家入駐拼多多,這對京東來說,無疑正在構成巨大衝擊。

因此,現階段,京東必須思考幾件事。

1)擺脫對流量粗暴獲取的依賴,微信入口、“京度計劃”, “京條計劃”,"京易計劃"等等,都只是暫時粗暴的流量變現,並且這些流量伴隨整個移動紅利的結束,天花板明顯,並不能為京東帶來加速成長,此外第三方外部流量,對於京東來說並沒有絕對控制權。

京東此時最應當考慮的是,如何擺脫對於流量渴望的路徑依賴,而去創造全新的流量。

在這點上,可以參考拼多多、網易嚴選、盒馬鮮生。

2)考慮與阿里的差異化的競爭能力,此前京東之所以能夠在與阿里的競爭中存活,正是因為其有著服務的最大差異化核心,這也讓其在最早贏得了口碑以及生存空間。

而目前,當這一護城河正在瓦解,“服務”正在成為行業最低標準,京東也必須重新出發,再次尋找能夠與阿里抗衡,並且可以用更長時間以及資本為之投入的方向。

京東如果不能夠在這兩方面尋找方向,有所建樹,未來也必然將面臨更大的威脅。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