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進程中的直播2018-愛新聞

歷史進程中的直播2018

過去一年,中國直播行業都發生了什麼?來自新玩法與資本的短暫狂歡「2018年的第一周總結:王思聰撒幣,張一鳴撒幣,周鴻禕撒幣,奉佑生撒幣。」這是王思聰2018年年初發的朋友圈。彼時,他在微博力推直播答題App沖頂大會,將直播答題推上熱潮,花椒直播、西瓜視頻、映客紛紛跟進,推出同類產品。

過去一年,中國直播行業都發生了什麼?

來自新玩法與資本的短暫狂歡

「2018年的第一周總結:王思聰撒幣,張一鳴撒幣,周鴻禕撒幣,奉佑生撒幣。」這是王思聰2018年年初發的朋友圈。彼時,他在微博力推直播答題App沖頂大會,將直播答題推上熱潮,花椒直播、西瓜視頻、映客紛紛跟進,推出同類產品。

但是只過了一個多月,廣電總局正式發出通知,要求加強管制網路視聽直播答題活動。通知中明確指出,未持有《信息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的任何機構和個人,一律不得開辦網路直播答題節目。很快,各大玩家緊急在大年三十停止答題遊戲,稱「第一季結束」。實際上,這之後它們再也沒能迎來第二季。

這給剛剛準備在新模式上施展拳腳的直播行業一記重擊。周鴻禕在朋友圈說,撒幣的都成了傻逼。而據一業內人士透露,「某直播答題平台冠名廣告都談好了,結果一聲令下直接停了,虧得很慘。」

除了直播答題短暫的狂歡,直播行業在上半年也進入密集融資期。首先是在1月初,手游直播平台觸手獲得國外搜索巨頭谷歌領投的1.2億美元D輪融資。後來在2018年年底的一次採訪中,觸手CMO楊淑玉向新浪科技透露,愛奇藝也參與了年初的那輪投資,投資款今年年初就進來了,但是由於愛奇藝3月份上市,實際文本交割在上市后完成,消息也於年底才公布。

隨後,2018年3月6日,歡聚時代披露虎牙已經遞交赴美IPO招股書。幾天後,虎牙宣布獲得B輪騰訊4.6億美元的獨家戰略投資。也是在同一天,騰訊同時投資了鬥魚6.3億美元E輪融資。

兩個多月內,三家以遊戲直播為主的垂直直播平台相繼拿到互聯網巨頭的大筆投資,從側面也反映出他們對遊戲直播的看好。

倒閉、裁員來襲

但是好景不長,2018年走到中間的時候,直播行業已經出現了經營不善或者倒閉的苗頭。

熊貓直播就屢次傳出資金鏈斷裂、被收購,雖然後來其COO張菊元否認了傳聞,表示公司正在健康地發展,積極進行下一輪融資,並計劃上市。但主播出走卻是事實,據相關統計,幾位支柱型主播,若風去了企鵝電競、小蒼去了虎牙、周二珂和伍聲2009去了鬥魚,PDD已經一年沒有直播了。「熊貓遊戲區已經很難找出一個代表性的主播。」有人感嘆道。

另一家和熊貓直播前後腳成立的全民直播,更是直接走向倒閉。10月份左右,全民直播先是傳出拖欠薪資、老闆跑路、公司人去樓空,接著其官網顯示「系統升級維護」,已經無法正常運營。目前,全民直播官網已處於無法打開狀態。

歷史進程中的直播2018

2018年11月全民直播官網狀態歷史進程中的直播2018

2019年1月全民直播官網狀態

隨後12月3日,網易薄荷直播在官網公布了將在12月全面關停的消息,幾乎同一時間,土豆泥直播宣布了暫停直播服務的公告。

歷史進程中的直播2018

消失在歷史進程中的直播平台顯然不止這幾家。新浪科技曾盤點過在2017年前後那場千播大戰中存活下來的平台,發現只有少數走在前面的直播平台投靠了大公司、上市或成為獨角獸,而絕大多數App已經停止營業或悄然離場。那張千播大戰圖中百餘家直播產品,只剩下不到40家直播平台在正常運營。

六間房就屬於被頭部收購的那一批,6月27日,宋城演藝公告稱子公司六間房與花椒直播運營方進行重組,其中,六間房的整體估值為34億元。相比較三年前宋城演藝收購六間房100%股權時的26億元估值,僅提升了8億元,市盈率不足12倍。而2017年,六間房的凈利潤就超過2億元,市場評價此次收購「相當便宜」。

六間房主攻PC端直播,花椒優勢則在移動端,這次合併,也被認為是寒冬來臨時的抱團取暖。

另一方面,臨近2018年年末,互聯網行業整體進入裁員潮。直播也不例外,鬥魚在12月被曝出緊急裁員的消息,深圳團隊員工在沒有收到任何郵件的情況下,被口頭傳達裁員消息,此次涉及海外業務約70餘名員工。

鬥魚官方對此曾向新浪科技回復稱,深圳團隊只是鬥魚某個業務線上幾個團隊中的一個,此次只是團隊正常的優化調整。但是據36氪報道稱,鬥魚在越南、印尼、泰國等地的簽約主播薪水也均有不同程度的拖欠。

而此前,龍珠直播、熊貓直播也被傳出裁員。

監管打擊 上市之路前途未卜

雖然國內直播行業發展了數年,但在監管方面依舊不夠明朗。在2018年的冬天還真正未到來之前,直播行業已提前進入寒冬。

先是虎牙新簽約主播、抖音網紅莉哥,在直播中「篡改國歌」被封號,虎牙也因此陷入輿論風波;後有鬥魚主播陳一發被封殺,但直播間仍受網友打賞,鬥魚被質疑並道歉;而龍珠直播也由於平台女主播涉嫌色情直播,被勒令下架整改15天。

數次風波,讓幾家在上市路上的直播平台陷入危機。

另一個監管影響,則來自遊戲行業。2018年下半年,遊戲行業因監管跌至「冰點」,版號受限,新上線遊戲數量較上年減少過半,行業月度活躍用戶從11月起甚至出現同比負增長。

這種現象不僅直接影響著遊戲直播平台的直播業務,另外,很多直播平台此前通過涉足遊戲來探索業務擴展,比如陌陌、花椒、映客都涉及了遊戲業務。而因為版號受限,即使是社交小遊戲,想要變現的話必須要版號,否則用戶無法付費。

楊淑玉此前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版號限制以後,沒有新的遊戲上線的話,對整個直播平台都有影響,「但是現在開發的話,開放了86個,還要看後期會不會有一個好的發展方向。」

種種打擊,使得幾家還在上市路上的直播平台飽受波折。

2018年迎來中國移動互聯網20年發展歷史中的第四次上市潮。據QuestMobile統計,中國企業全年上市42家,主要為各垂直領域巨頭。

這一年裡,bilibili、愛奇藝、虎牙、拼多多、趣頭條美國上市,小米、平安好醫生、美團等在香港掛牌。在這股熱潮中,垂直直播領域裡虎牙、映客成功上市。而屢次傳出上市的鬥魚、花椒始終雷聲大雨點小,最終沒能在2018年達成上市計劃。

而熊貓直播、觸手直播也曾透露過準備IPO計劃。但是從目前行業發展和整體市場形勢來看,直播平台的上市征程更多的是幾分不確定性。

直播為何頻頻「失利」?

2018年大環境形勢嚴峻,直播平台也深陷盈利困境。尤其從上市直播平台的財報中,體現得最為明顯。

5月11日,虎牙直播在美國紐交所成功上市,成為中國首家上市的遊戲直播公司,虎牙上市后股價一路飆升,一個月時間從15.25美元漲到50.82美元,市值最高超100億美元。

但是這種現象卻沒有維持很久,僅過了五個月,虎牙就轉盈為虧,其招股書預料的盈利並未到來,營收增速趕不上費用增長。表現在資本市場,截至2019年1月18日收盤,其股價20.31美元,市值砍掉大半,僅剩40.93億美元。而根據虎牙2018年二季度財報,凈利潤虧21億元,同比擴大140倍。

股價背後可以看出投資者對於中國遊戲直播市場的態度,從最開始的看好和肯定,到如今的不確定和觀望。

綜合來看國內直播行業的問題,基本上都面臨打賞模式單一,平台難以可持續盈利的普遍性挑戰。

從陌陌、虎牙、映客三家已上市的直播企業來看,播打賞和付費用戶依然是他們的營收核心。財報顯示,映客、陌陌、虎牙的直播收入在上半年總營收中分別佔比97.7%、84.19%、94.83%。

業務在社交+直播的陌陌相對健康,但是較為垂直的虎牙和映客,則看起來憂患重重。在第二季度財報里,映客每季付費用戶為198萬,環比上漲6.0%,但同比下降20.3%,較去年高峰期,付費用戶在流失;而虎牙付費用戶環比則停止增長,保持在340萬,陷入瓶頸。

付費用戶增長放緩,側面也反映出了用戶注意力在轉移。而事實也證明,國內移動互聯網用戶的時間正在被各種各樣的泛娛樂產品瓜分。

移動互聯網應用形態變得越來越豐富。QuestMobile數據顯示,短視頻和即時通訊兩個細分行業的時長增長貢獻了移動互聯網用戶使用整體時長增量的一半以上,「短視頻行業成為「時間黑洞」搶佔用戶時間,月總使用時長同比上漲1.7倍,超越在線視頻成為僅次於即時通訊的第二大行業。」

除了短視頻外,遊戲、在線視頻、音樂、閱讀、音頻,都是搶奪直播用戶時長的存在。

歷史進程中的直播2018

對平台來說,一方面盈利越來越難,另一方面,支出成本越來越高昂。除了運營成本,主播轉會費用也是平台背負的一副重擔。

直播平台之間競爭激烈,我們聽過很多直播領域主播跳槽、被挖角的事情,而這背後,主播要向原東家支付巨額違約金賠付。據業內人士透露,這些違約金往往都由新東家支付,以此吸引來頭部主播。

另外直播行業的問題還在於遊戲墜入深淵連帶來的影響,以及一直以來的產業監管難題。尤其2018年是監管從嚴的一年,違規App重則永久關停、輕則下架整改,行業全面迎來規範化。

走到這一階段的直播平台,紛紛陷入了一種尋求新增量的焦慮中。

2019年直播玩什麼?

直播行業進入「至暗時刻」了嗎?倒不至於。但能肯定的是,大伙兒過的都不太好。

那麼2019年,直播會好嗎?

日前,花椒六間房集團CEO劉岩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不論長視頻還是短視頻,都無法取代直播在視頻模式里的地位,所以不懼小視頻的衝擊。而直播行業在經歷2018年的短暫休整后,他認為2019年還會重回風口。

不過,直播是否能進入一個全新快速發展階段,還要看平台在新業務上的探索,以及資本市場的關注。

年底的時候,幾家頭部直播平台紛紛舉辦了娛樂盛典,通過明星+主播的模式賣票、吸引廣告主冠名。其中虎牙、鬥魚、觸手三家在同一天舉行盛典。

可以看出,直播正在從線上走向線下,拓展新的盈利模式。同時,通過與明星的聯合,為直播造星創造機會。

直播造星是基本上每家直播平台都在探索的方向。鬥魚2018年10億元扶持「主播星計劃」;陌陌投入千萬級別資金打造音樂造星平台;花椒推出「紅人計劃」;映客「櫻花女生」……

這當中,投入與收益是否平衡,目前還是個未知數,其中的冷暖或許只有直播平台自知了。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直播造星還會繼續蔓延。觸手直播就透露,未來將與投資方愛奇藝在網綜方面合作,推平台主播參與其中。

另外,布局電競也是頭部遊戲直播平台都在嘗試的方向。2018年是中國電競全線開花的一年,這一年中國電競捷報頻傳,在多個項目上取得了優異的成績。尤其,英雄聯盟方面,iG在S8上奪冠,一時間成全民關注的熱點。

直播平台也從中看到了機會。2019年1月,虎牙、觸手同一天對外宣稱將發力移動電競產業,籌建電競團隊。

直播與電競如果結合順利,會從廣告、戰術等方面帶來收入,或許也將為行業增長貢獻新的力量。未來,遊戲直播可能將在電競領域出現越來越大的投入。

新浪科技 楊雪梅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