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軟坑了諾基亞?

ADS

本月9日,微軟宣布將於今年12月9日完全終止對Windows 10 Mobile的支持,屆時,Windows 10 Mobile的用戶將不再獲得安全更新、修復補丁、輔助支持和在線內容更新,而在Windows 10 Mobile的生命週期徹底結束之前,適用於微軟Lumia 640/640 XL的Windows 10 Mobile 1703的相關支持也將於6月11日提前終止。

關於微軟和諾基亞的故事,一篇文章恐怕難以盡言,這段時間,小編做了大量的功課,而關於Windows Phone的敗因,小編也和身邊的MVP朋友有過討論,雖說萬事俱備只欠寫文,不過文章總是要一篇一篇寫的,今天的這期文章,我們要聊的話題是,那些年的諾基亞,曾走過一條怎樣的路。

芬蘭巨人諾基亞

諾基亞這個名字,源於古芬蘭語的“nois”或者“nokint”,我們所熟知的“nokia”,實際上是“nois”的語言學眾數,這是一種棲息在諾基亞河兩岸附近的歐洲河狸,而作為地名,“Nokia”指的則是“諾基亞領地”,後來,“Nokia”也被用來指稱住在Pirkkala教區的人們。

1865年,諾基亞公司成立於在距芬蘭第三大城市坦佩西15公里處的諾基亞河畔,從那時起,當地人便開始以“諾基亞”來指稱當時欣欣向榮的諾基亞工業區,為了表彰這家當地最大的企業,原本於1937年正式建鎮的Pohjois-Pirkkala在次年更名為“諾基亞鎮”,1977年,諾基亞鎮升格為諾基亞市。

▲諾基亞芬蘭總部的地理位置

諾基亞公司近河,最初以伐木造紙為主業,此後亦從事橡膠、電纜甚至電視的生產,是一家業務廣泛的傳統工業企業。

▲諾基亞早期的logo

1992年,諾基亞精簡了絕大多數的業務線,甚至砍掉了擁有歐洲最大電視機生產廠之一的電視生產業務,毅然向計算機、消費電子和電信產品方向轉型,雖然轉型之初,諾基亞面臨經濟虧損,但時任CEO奧利拉推行以移動電話為中心的專業化發展戰略的決心非常堅決,這也成就了此後諾基亞的巔峰,2000年,諾基亞的市值已達2500億美元,僅次於麥當勞和可口可樂,自1997年超越摩托羅拉,諾基亞曾連續14年蟬聯全球銷量冠軍,被冠以芬蘭巨人的榮譽稱號。

燃燒的平台

2007年,隨著初代iPhone的推出,智能手機被蘋果“重新發明”,此時的諾基亞,面臨前所未有的衝擊。這種衝擊其實並非直接來自蘋果,而是來自Android。

▲全球首款Android手機HTC G1

在研發的初期,Android本是一款專為按鍵機打造的操作系統,iPhone發布之後,Android迅速轉變戰略方向,整個系統在用戶界面和操作邏輯的設計上完全推倒重來,成為一款觸屏操作系統。

▲Android原本是為按鍵機設計的,圖為原型機“Sooner”

Android當年是否涉嫌剽竊了蘋果的創意,這篇文章我們先不討論,不過Android走對的兩步路,確實改變了它的命運。

首先,Android從按鍵機操作系統到觸屏機操作系統的及時果斷的轉身,讓它得以和iPhone OS共同引領未來移動設備的發展趨勢;

第二,和iPhone OS的閉環生態不同,Android源代碼開放、生態開放的特點給它帶來了強大的生命力和擴張能力。

▲開放手持設備聯盟的創始成員

據諾基亞前CEO埃洛普的說法,當時,諾基亞正處於一個“燃燒的平台”,事實上,對這個“燃燒的平台”來講,2007年初發布的iPhone只是一顆引火石,它其實並不足以讓諾基亞的平台燃燒,可在它的啟示之下,Android日漸崛起,最終讓諾基亞陷身於星星之火連成的火海。2011年,連續蟬聯14年全球銷量冠軍的諾基亞,被蘋果和三星雙雙超越。

面對來自iPhone OS和Android的衝擊和挑戰,諾基亞必須做出改變,此時,諾基亞的前面有四條路可走:

  • 大改塞班系統;
  • 開發全新操作系統並重建生態;
  • 投身Android陣營;
  • 選擇Windows Phone。

面對第一條路,諾基亞推出了兼容全觸屏的塞班S60V5,不過,強行將觸屏體驗塞到原本為按鍵機設計的S60系統中並不是個好主意,為此,諾基亞又陸續推出了塞班^3、塞班安娜和塞班貝拉,這時的塞班,其體驗和功能其實已經並不落後於起步不久的Android,若諾基亞堅持這條路,塞班說不定能和Android打場激烈的好仗。

▲諾基亞末代塞班機Nokia 808

面對第二條路,諾基亞選擇和英特爾合作,共同推動MeeGo系統的開發和生態建設。結合其在諾基亞N9上的體驗,這款系統的設計理念和操作邏輯其實十分超前,若其生態能夠得以發展,MeeGo或能帶給iPhone OS和Android巨大的壓力。

面對第三條路,諾基亞確實可走,不過當時,塞班系統仍有市場,MeeGo項目積極推進,Windows Phone系統正在向其招手,作為一個守擂者,未能預見到Android日後必成燎原之勢的諾基亞似乎無法說服自己投注於一個大氣未成的系統,況且,若選擇Android系統,諾基亞在生態上很難擁有自主權,若和其他廠商平起平坐,其產品便無法做到明顯的差異化。

▲同為當年的手機巨頭,摩托羅拉選擇了Android

最終,諾基亞選了第四條路。

2011年2月,諾基亞宣布與微軟達成合作,塞班和MeeGo系統不再是諾基亞的戰略核心,Windows Phone系統正式上位。

至於諾基亞選擇第四條路的原因,很多用戶將其歸結於“木馬”埃洛普的陰謀,其實,如果我們站在諾基亞的角度,設身處地地思考,也許我們會發現,Windows Phone幾乎是當時諾基亞最合適的選擇。

艱難的抉擇

不選Android的原因我們前面已經討論過,考慮到諾基亞當時的體量和地位,做出這個決定也是情有可原。

而諾基亞之所以放棄塞班,絕不是因為塞班當時已經落伍,事實上,作為一個能在有限的硬件資源上長時間穩定運行的微內核系統,塞班非常優秀。

▲經典的塞班機皇諾基亞N97

為了保證系統的穩定運行,塞班採取了非常嚴格的內存洩漏控制措施以及搶占式多任務調度,開發塞班應用所採用的Symbian C 對開發者的約束也非常嚴格,這是塞班系統的優勢,同時也是塞班系統的劣勢。

例如,塞班系統一旦檢測到內存洩漏,會立即讓應用程序被動崩潰,要命的是,塞班系統的Leave機制會讓內存洩漏稍有不慎就會發生,開發者想要寫一個高質量的Symbian C ,事實上是非常不容易的,除了開發之外,塞班手機的碎片化,也讓塞班應用的調試成為一件麻煩的事情。

▲採用雙滑蓋設計的諾基亞N95

作為一款開發門檻較高的操作系統,塞班在當時已經很難討好開發者,而對於一款操作系統來說,應用生態是重中之重,面對應用開發簡單友好的iPhone OS和Android ,塞班在開發者面前已經很難保持其吸引力。考慮到這點,諾基亞選擇放棄第一條路。

面對來自蘋果和開放手持設備聯盟的強烈衝擊和嚴峻挑戰,諾基亞肯定不會只准備一套方案,同樣作為一套開源的操作系統,MeeGo的對標對象非常明確,就是Android。

對於當時的諾基亞來講,他們需要一個操作系統來應對來自iPhone OS和Android的衝擊,而對於當時的英特爾來講,他們需要一個操作系統來為其在移動互聯網領域開疆拓土,兩者一拍即合。

▲英特爾公司的建築

自從與英特爾的合作達成以來,MeeGo的開發持續推進,可是當時MeeGo的開發麵臨一個嚴重的問題——進度過慢。

當時的諾基亞雖然預見到觸屏系統未來必將大放異彩,可他們並沒有把新系統的開發放到一個合適的優先級。在iPhone OS和Android的步步緊逼之下,諾基亞所面臨的形式已經非常嚴峻,面對市場佔有率仍然可觀的塞班系統,諾基亞在它上面繼續投入人力和財力,費盡心思地把觸屏特性塞到塞班系統裡,以至於最終導致了MeeGo項目的推進速度過於緩慢的後果,2011年,Android系統已經在智能手機市場攻城略地,而第一款搭載MeeGo系統的手機諾基亞N9卻直到那年的年末才正式發布。

▲諾基亞N9

MeeGo系統的失敗,錯並不在MeeGo系統本身,而在諾基亞沒有早些放棄塞班、全力推進MeeGo項目,等諾基亞意識到這點的時候,一切都已經太遲了,諾基亞放棄MeeGo系統的時候,想必肯定是忍著劇痛的。

關於諾基亞不選擇塞班、MeeGo和Android的原因,上文IT之家已經和大家進行了討論,就當時來說,諾基亞剩下的選擇,幾乎只有Windows Phone。雖然那時Windows Phone的前景還難以預見,不過作為全球最頂尖的操作系統開發商之一,微軟不僅在Windows桌面市場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其曾經的Windows Mobile也有過非常可觀的應用生態和市場佔有率,因此,那時的微軟未嘗不是個值得信賴的合作夥伴。

▲搭載Windows Mobile系統的手機

用過塞班手機的同學可能知道,當年的諾基亞並非是一家單純的硬件設備製造商,同時,他們也是一家互聯網服務提供商,其所提供的Ovi地圖、Ovi郵件、Ovi文件、Ovi分享等服務也與Google類似服務構成直接的競爭關係,如果諾基亞和摩托羅拉一樣,加入開放手持設備聯盟,Google顯然不會同意諾基亞將Google服務替換為Ovi服務,退一步來說,就算谷歌同意諾基亞服務入駐Android,考慮到Android系統的開放性,諾基亞的獨家應用也可以輕易地通過技術手段提取出來,在所有Android手機上運行,而與此同時,正在向諾基亞招手的微軟則承諾能夠給予諾基亞較之於Google更大的支持力度,諾基亞的互聯網服務也能夠無阻礙地在微軟的Windows Phone平台上落地。

▲基於Windows CE的Windows Phone 7

作為手機行業當年的巨頭,諾基亞顯然不甘於淪為簡單的設備製造商,如果選擇Windows Phone,對於這套操作系統,諾基亞則能夠和微軟一起,掌握Windows Phone系統的共同領導權,這就是諾基亞選擇Windows Phone的原因。

Yours Sincerely, Nokia.

Yours Sincerely中的“Sincerely”,其含義本是“真誠的、誠懇的”,在書信中,這句話的作用其實和中文裡的“此致,敬禮”差不多,只是一句約定俗成的客套話而已,並沒有什麼實際含義。

不過,在對待Windows Phone平台的態度上,當“Sincerely”這個單詞從諾基亞的口中說出的時候,大家要知道,此時的“Sincerely”已經絕對不是口頭上的客套話,而是實實在在地發自內心了。

確立了和微軟的合作之後,諾基亞下調了塞班和MeeGo的戰略地位,並逐漸將其放棄,全身心地投入到Windows Phone生態的建設和Lumia設備的研發和生產中來。

▲諾基亞首款Windows Phone設備Lumia 800

軟件方面,HERE地圖、HERE城市萬花筒、MixRadio、諾基亞專業拍攝等特色功能的優秀體驗,相信已經無需IT之家贅述;硬件方面,諾基亞生產的Windows Phone設備不僅在設計上獨具美感,在先進技術上,諾基亞也是不遺餘力地創新。

就Windows Phone 8時期的標杆機型Lumia 920來說,其所搭載的PureMotion HD 技術、無線充電技術、PureView技術、光學防抖技術和Super Sensitive技術,即便放到今天,也不落伍於時代。可以這樣說,對待Windows Phone平台,諾基亞的態度甚至比微軟自己還要專一。畢竟,Windows Phone若成了,那諾基亞也就成了,Windows Phone若不成,那損失最為慘重的,肯定是諾基亞,而對於桌面霸主微軟來講,手機系統最終就算失敗,他們也只是少了一個並不核心的業務而已。

▲Lumia 920:萬眾矚目,真正創新

概括地說,微軟和諾基亞的這次合作,諾基亞已經拼盡全力,真誠至極,而微軟則是含含糊糊,慢慢吞吞,以至於IT之家的很多同學都非常惋惜地說,微軟當年坑了諾基亞。

微軟坑了諾基亞?

雖然Windows Phone的敗因不是我們今天這篇文章的討論重點,不過作為結果,Windows Phone確實讓諾基亞應對沖擊和挑戰的行動最終以失敗收尾。

在投身Windows Phone陣營之前,諾基亞仍是擁有一定體量的芬蘭巨人,而投身Windows Phone陣營之後,諾基亞僅用了三年的時間便迅速衰落。

▲諾基亞的店鋪

2011年,諾基亞宣布採用Windows Phone操作系統,在Lumia手機面世初期,消費者和開發者熱情高漲;

2012年,諾基亞宣布萬人裁員、出售店鋪、變賣包括總部大樓在內的“非核心資產”;

2013年,微軟宣布以54.4億歐元收購諾基亞的手機製造業務、設備和服務業務、Lumia、Asha品牌以及10年期的非獨占專利許可證。

諾基亞這三年的經歷讓人唏噓,同時拿到諾基亞手機業務的微軟,也正如同捧著一塊燙手的山芋,日子並不好過。

▲Microsoft Mobile推出的Lumia 950 XL

在與諾基亞之間的交易完成後,微軟的智能手機業務一直處於虧損之中,據IT之家了解,當時的微軟每銷售出一台Lumia手機,即虧損36美元,面對“賣一台虧一台”的局面,2016年,Microsoft Mobile以3.5億美元的價格將Nokia功能機業務出售給鴻海旗下的富智康以及芬蘭公司HMD Global Oy,Lumia手機的商標和部分專利雖未售出,但隨著智能手機業務的停擺,對於現在的微軟來說,這些從諾基亞處收購而來的資產,已無合適的用武之地。

是的,微軟坑了諾基亞,不過同時,微軟也坑了自己。

重新起飛

2013年9月3日,微軟收購諾基亞的手機業務及相關專利的消息正式公佈,當天,諾基亞的美股股價猛漲了31.28%。扔掉手機業務的這些年,諾基亞的市值已從2013年9月初的146億美元漲到了今天的340億美元。再次起飛的諾基亞,已經重新成為芬蘭巨人。

▲今天的諾基亞官網

如果當年選了Android

在HMD帶諾基亞品牌的智能手機重回市場之前,面對“如果諾基亞當年選了Android”這個假設,小編的態度其實並不樂觀,因為作為活生生的例子,同樣是當年手機巨頭的摩托羅拉(手機部門)就算及時投身Android陣營(摩托羅拉是開放手持設備聯盟的首批成員之一)也沒能擺脫衰敗的魔咒,經歷了兩度易手,如今作為聯想子品牌的摩托羅拉(手機部門)早已成為移動電話市場中的邊緣角色。

▲聯想推出的Moto P30

不過,看到諾基亞品牌智能手機“回歸”之後的市場表現,小編突然發現,當時自己的想法可能是錯的,選擇了Android系統的諾基亞,其市場表現竟然如此樂觀。如果當年加入開放手持設備聯盟廠商不是摩托羅拉,而是諾基亞,那今天的我們,或許看到的就是另一幅景象。

▲諾基亞6是諾基亞品牌智能手機“回歸”後的首款Android手機

2019年,時過境遷,今天的智能手機市場早已不同於當年,有些同學可能會說,“如果諾基亞當年選了Android”,這個假設本身就是不值得討論的,因為歷史不容假設。

此言差矣。如果歷史真的不容假設,那我們研究歷史,還有什麼意義呢?

为您推荐

ADS

發表迴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