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許家印賈躍亭分家:FF境內資產歸恆大 海外歸賈躍亭

賈躍亭和許家印之間因法拉第未來(Faraday Future,下稱“FF”)融資一事而爆發的矛盾,在2018年的最後一天有了最終的結果。許家印最終放棄了對賈躍亭海外造車事業的繼續支持。12月31日,恆大健康(00708.HK)公告,恆大健康與賈躍亭控制的FF達成了重組協議。

據協議,恆大將通過此前收購的香港時穎公司持有32%的FF優先股權,並100%持有合資公司全資附屬公司Evergrande FF Holding (Hong Kong) Limited(FF香港)及重組協議項下的權利,作價合共2億美元。

公告顯示,FF香港持有法拉第未來的境內相關資產。

同時,雙方所有原協議將終止,恆大無需再向FF注入資金,並同意解除現存的質押。此外,雙方還同意撤銷及放棄所有現有訴訟、仲裁程序及所有未來訴訟的權利。賈躍亭可以在5年內回購恆大持有的32%FF股權。

恆大健康在公告中表示,簽訂重組協議可以使本公司聚焦業務發展,同時支持合資公司融資和發展,“符合公司及股東的整體利益”。

今年6月25日,恆大健康宣布以67.46億港元(約合56.33億元)收購香港時穎公司100%股份,間接獲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權,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Smart King為時穎公司與Faraday Future原股東成立的合資公司。

按照簽訂的協議,恆大在三年內投資20億美元,佔合資公司45%股份,按照協議約定在2018年底前支付8億美元、2019年支付6億美元、2020年支付6億美元。恆大在2018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畢2018年底前應支付的8億美元。

彼時,許家印和賈躍亭同時向外界傳達雙方要在電動汽車領域乾一番大事業的決心。

FF當時表示,作為被投資方,FF官方表示歡迎恆大健康作為新的戰略投資方入股,期待雙方以中美雙主場輻射全球,共同打造下一代的共享智能出行生態。

而許家印宣布入股FF之後不到一個月,就帶領恆大集團一眾高管前往美國FF總部進行視察。

許家印當時表示,FF是在同類企業中處於全球領先地位,投資FF絕對是正確的決定,恆大將會在資金、生產基地建設、產品銷售等方面給予FF全方位的支持。

然而,雙方之間的“蜜月期”在維持了不到四個月之後,就走向了分裂。此後,賈躍亭和許家印之間的矛盾愈發激烈。

10月3日晚間,恆大健康突然宣布,賈躍亭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剝奪恆大作為股東享有的有關融資的同意權,並解除所有協議。這是雙方之間合作走向破裂的開端。

關於提出仲裁的原因,FF方面稱,解除所有協議的唯一原因是因為恆大未能實現其意圖,繼而拒絕支付其已同意支付的資金。同時宣稱,提起仲裁是因為“投資方恒大單方面對於與FF母公司早前所簽訂的投資合約條款出現多條違約”。

顯然,作為第一大股東的恆大完全不認同FF的說法。

恆大健康認為,公司認為已履行相關協議項下的責任,已聘請國際律師團隊,將採取一切必要的行動,捍衛恆大在相關協議下持續享有的權利,保障公司及股東的利益。

10月25日,恆大健康公告,香港仲裁中心否決了賈躍亭提出的徹底剝奪恆大融資同意權的要求,並否決了賈躍亭臨時提出要進一步剝奪恆大資產抵押權的新要求。

但賈躍亭並沒有放棄這一訴求。

11月12日,恆大健康對外宣布,合資公司在當日再次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緊急申請,要求剝奪時穎的資產抵押權。半個多月後,第二次仲裁結果出爐,恆大健康公告稱,當天時穎收到緊急仲裁結果。緊急仲裁員全面駁回合資公司剝奪時穎對合資公司的資產抵押的申請。

除了以公司的名義對恆大提出仲裁之外,FF美國員工在美國洛杉磯高等法院提起集體訴訟。指控恆大健康、夏海鈞和彭建軍企圖通過欺詐手段奪走FF控制權和核心知識產權,並提出要求FF從恆大收回FF中國的資產、業務經營權和管理權。對於公司遭遇指控一事,恆大健康堅稱,公司將採取一切必要的行動,捍衛公司及時穎的權利,以保障公司及其股東的利益。

除此之外,賈躍亭本人在美國舉行的“Faraday Future Evolutionary”戰略會上控訴恆大覬覦FF的全球控制權。

賈躍亭稱,恆大違背了當初簽訂融資協議時的約定。當時恆大和賈躍亭進行融資談判時,賈躍亭的唯一要求就是絕對不能出讓公司控制權。“這是FF的生命線。”賈躍亭在戰略會上這樣說。賈躍亭在當時的發言中多次指控恆大意圖搶占FF控制權和全球知識產權,此外還指出恆大有意將FF裝入恆大健康上市公司,FF成為恆大整體戰略的附庸。

這場引來市場關注的“戰爭”,在2018年的最後一天,落下帷幕。

背景介紹:

2017年底,法拉第未來面臨財務危機,最終達成協議由恆大向其投資20億美元。2018年初,恆大按照承諾向法拉第未來投資8億美元,並同意在2019年和2020年分別再向公司投資6億美元。作為交換,恆大獲得了法拉第未來45%的股份。

儘管恆大向法拉第未來派駐了兩名財務監管人員,但法拉第未來在2018年7月就幾乎將8億美元消耗殆盡。在錢花光後,法拉第未來估計其仍然需要6.63億美元確保FF91在2018年12月投入生產。因此賈躍亭要求恆大提前支付12億美元,恆大同意了。

恆大承諾7月份再向法拉第未來投資3億美元、10月份投入2億美元,在2019年1月份再投入2億美元。作為交易條件,恆大要求賈躍亭放棄他在法拉第未來的所有職位,並放棄母公司的控股股份。

但恆大並沒有如期提供3億美元的資金。恆大認為賈躍亭沒有證明他已經脫離法拉第未來。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雙方就3億美元的支付討價還價。FF認為恆大有多次“惡意”,包括故意拖欠“關鍵供應商”的欠款,造成法拉第未來困境。

拖到今年9月份下旬,法拉第未來的賬上只剩下1800萬美元,而拖欠供應商5900萬美元。公司決定在香港申請仲裁解決與恆大的糾紛。

10月7日晚間,恆大健康突然發佈公告稱,法拉第未來半年耗盡恆大注資的8億美元,又向恆大提出再提前支付7億美元的要求,並在未達目的後提出仲裁,要求剝奪恆大的融資同意權,撕毀所有合作協議。

次日,法拉第未來通過官方Twitter賬戶發聲明,稱儘管法拉第未來及其首席執行官履行了自己的義務,但除了提供首筆8億美元投資外,恆大未履行任何額外投資承諾。同時恆大試圖停止投資,以便獲得法拉第未來中國的所有權和控制權,以及法拉第未來的所有知識產權。與此同時,恆大極力阻止法拉第未來獲得其他即時融資。

隨後雙方在香港進行了仲裁,雖然對恆大有利,但最終允許FF有5億美元的對外融資額度。

目前FF眾多員工已停薪休假,而不少高管也已經離職。此番與恆大和解,如果FF能獲得新融資,或許能度過難關。

但賈躍亭又遭遇了新的麻煩,由於其他債務糾紛,加州法院於12月13日下發臨時限制令,價值14.8億美元的FF股權和加州豪宅被凍結。

結局如何,還要看賈躍亭是否還有能力借到錢了。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