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錘子科技六年發展 道路就從未平坦過-愛新聞

回顧錘子科技六年發展 道路就從未平坦過

北京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寒冷,而對於羅永浩的錘子科技來說則似乎更加的冷。雖然錘子科技在之前也經常被曝出現危機,但這次可能是最嚴重的一次。而回顧錘子這些年來的發展道路,其實就從未平坦過。

彪悍人生

談的錘子科技,就不得不說到羅永浩,這個來自吉林延邊的男人在高中二年級便輟學。羅永浩高中輟學後做過賣二手書、倒賣走私車之類的生意。後因經濟壓力,決定去英語培訓機構當講師,並苦學英語。依靠自己給俞敏洪的一封求職信,在2001開始在新東方開始了自己教課生涯。憑藉著風格幽默詼諧並且具有高度理想主義氣質的感染力,所以極受學生歡迎。“老羅語錄”也風靡大江南北,老羅成為了初代“網紅”。之後離開2006年離開和新東方,創辦牛博網,2008年又辦起了英語學校,2009年並且開啟“我的奮鬥”巡迴演講,2010年出版勵志自傳《我的奮鬥》,同年在北京海淀劇院舉行關於其培訓學校創業故事的演講《一個理想主義者的創業故事》,引起廣泛迴響。2011年在西門子北京總部門口砸冰箱維權,2012年初質疑方舟子“大家基金”與其開戰...即便在做手機前,老羅的人生也足夠彪悍。當然,最令人想不到的就是這個和手機行業沒有啥交集的人,竟然做起了手機,即便當時身邊很多朋友都勸他不要幹,他還是毅然決然的加入了這個行業。

初出茅廬

回顧錘子科技這創立六年的發展之路,基本從來就沒有過平坦。2011年底,羅永浩應邀去小米總部和雷軍會面。羅永浩當初只是希望和小米合作,但發現自己的一些理念和雷軍有分歧,遂萌發了自己做手機的想法。在2012年5月,錘子科技正式成立,與當時也因為羅永浩的自帶流量屬性,受到了不小的關注,2012年初期天使輪融資得到了陌陌創始人唐岩的1000萬,公司估值到了5000萬。2013年獲得了7000萬A輪融資,那時候錘子的產品也只有Smartisan OS這個尚不成熟的基於安卓深度定制的系統。

到了2014年,錘子先獲得了一筆1.8億的融資,並在同年五月發布了旗下首款智能手機Smartisan T1。一經發布會便引起了很大關注,工業設計也十分亮眼,但售價過高、良品率低、產能不足等問題讓它的市場表現並不好,熱度也逐漸消失。關於產量不足很大因部分原因是因為畢竟錘子還是家小廠商,代工廠還是以大廠商為主,這樣T1的產能很難跟上,而良品率不足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代工廠對錘子的不重視,還有一部分原因就是老羅本人產品工藝的要求過高,代工廠很難滿足它的要求。雖然後來也進行了較大幅度的降價,但它的總體市場表現依然不可觀,也讓錘子的下一輪融資顯得更加迫切。

2104年還發生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羅永浩與王自如的撕逼大戰,羅永浩畢竟是初出茅廬,所以在正式發布產品之前也是付給了當時王自如的ZEALER一筆諮詢費,兩人也經常在網絡上互動,處於“蜜月期”。在錘子T1發布前,王自如並沒有對這款手機存在的問題進行闡述,而在8月1日,王自如發布錘子T1的評測,在該評測中,王自如列舉了錘子手機“帶螺絲的可拆卸後蓋帶來諸多弊端”“算不上'東半球最好用'的手機”“排線容易被靜電擊穿”“傳感器的折疊方式影響可靠性”等諸多弊端。視頻上線後,有網友在視頻下評論稱Zealer“收錢辦事”、“為了黑而測評”。2日,Zealer官網上,錘子T1評測工具“外觀結構”一項中的“外觀評分”被連續3926次評價為一星,導致T1排名下降,事件也就此升級。12日兩人“約架”優酷,並在27日上演了那場撕逼大戰。老羅憑藉著其出色的口才將王自如說的啞口無言,但這場大戰他倆都不是贏家,老羅丟了情懷,王自如丟了客觀公正,只有iPhone是贏家,免費做了3小時廣告。不過回顧過來,其實兩人也都是贏家,錘子手機也因為這件事被更多人所了解,而王自如之後混的也不差。

杯水車薪

來到了2015年,先後有公司投資,認購股權再加上多家公司的投資,錘子跌跌撞撞的完成了億元級別的C輪融資,臨近年底又拿到了D輪融資。億元對手機企業來說也只是杯水車薪,但至少讓錘子繼續生存了下來。今年錘子共帶來了兩款產品,首先是8月份發布了千元產品堅果,憑藉著不錯性價比首銷的10萬台被搶購一空,同時羅永浩也公佈了截止當時錘子T1的銷量為255626台,其均價為2600元,雖然與主流廠商的百萬、千萬台還有這差距,但對於初創的錘子來說也還算個不錯的成績,羅永浩在發布會結束時也表示T2會在年底發布。10月份的時候,錘子又帶來了堅果手機文青版本,繼續鞏固千元機市場。

雖然不斷地“跳票”,錘子T2還是在12月到來,它也依舊延續著極高的工業設計水平,但硬件配置上的不足讓它顯得生不逢時,其競爭力也遠遠落後於對手。而且錘子科技代工廠中天信也在發布之前倒閉,可以說雪上加霜,雖然當時錘子科技發言人表示出資新品T2的生產和銷售計劃不會受到影響,中天信所生產的T2也都已經出廠,但錘子也不得再去尋找其它代工廠。錘子科技也繼續處於虧損狀態,形勢不容樂觀。

瀕臨倒閉

進入2016年,錘子差點就倒閉。產品銷量不佳,沒能新的融資,錘子陷入了危機,2016年上半年錘子科技虧損1.92億,資產負債率高達99%,這個時間段,羅永浩和他的錘子公司幾乎跌至極點,甚至很多人認為難以反彈。羅永浩不得不靠自己外出“打工”來維持公司,“賣身”陌陌,在得到APP開專欄,還外借了9600萬,甚至差點質押股權,最終錘子也是保住了一條出路。當然除了找錢,羅永浩也再找人,最終找來了吳德週來擔任錘子科技產品線、硬件研發副總裁,負責錘子科技的產品線以及全部硬件研發工作。

錘子在這一年的10月份,錘子推出了錘子M1/M1L,雖然來得晚了一些,但這次的M1系列跟上了旗艦配置,設計也不難看,價格上也十分合理加上它們引以為豪的Smartisan OS,這款產品最終也取得了不錯的銷量,這其中很大一部分都要歸功於吳德週,錘子也成功度過了這一年回到了正軌。雖然後來這款產品也被稱作是錘子一款向市場“妥協”的產品,但它拯救了錘子,就是一款好的產品。不過錘子科技還是處於較大的虧損的狀態,形勢依然嚴峻。

起死回生

去年,也就是2017年則起死回生的一年。在那年的5月9日,堅果Pro被正式推出,出色的工業設計、高性價比、流暢的Smartisan OS讓這款產品成為了一匹“黑馬”,當然一部分也要歸功於與京東達成的戰略合作,這款堅果Pro也成為了京東銷售榜單的常客。據了解,這款產品的最終銷量也是達100萬台,成績十分不錯。因為堅果pro的出色表現,錘子在今年也是得到了成都政府領投的10億融資,讓它有了喘息的機會。

同年11月7日,錘子發布了堅果Pro2,它也跟上了“全面屏”的設計潮流,同時依舊維持著非常不錯的性價比,同樣獲得了不錯的市場反響。同時還帶來了暢呼吸空氣淨化器,佈局了其它領域。

寒冬凜冽

2018年,錘子先後帶來了千元機堅果3,旗艦機堅果R1以及中端產品堅果Pro2S。打造出了較為完成的產品矩陣,但讓諸多人想不到的是,錘子並沒有選擇穩紮穩打。在錘子最重磅的發布會上除了發布了旗艦機堅果R1外還帶了被羅永浩稱之為革命性新品的堅果TNT工作站,TNT卻成為錘子有史以來來爭議最大的產品,錘子再次陷入輿論的風暴中,由於預訂人數太少,最終也是流產。雖然TNT之後以其它形勢在此出現在我們的視野,但這款產品也耗費了錘子大量的時間、精力和金錢,它沒能取得成功對錘子打擊還是比較大的。雖然錘子在去年拿到了一筆較大的融資,但那它去來做一款尚未被市場驗證的產品風險還是太大了。我覺得TNT工作站這款產品有著其創新性,使用上雖然沒有老羅說的那麼出色,但也可圈可點,它的主要問題一是在於不符合當時市場狀況和需求,二是以錘子的體量去挑戰整個PC行業完全就是以卵擊石。

然後我們回頭看今年錘子的三款手機產品,千元的堅果3在設計上迎合了“全面屏”的市場,但驍龍625處理器則顯得過於保守。旗艦機堅果R1,我覺得它是一款合格的旗艦產品,但缺乏非常大的亮點,在與其它主流廠商競爭時腹背受敵,加之今年諸多廠商“黑科技”頻發,堅果R1在銷量也很難實現突破。而堅果Pro2S作為一款中端產品在硬件、外觀、拍照、系統等方面都十分不錯,但今年中端市場競爭也是異常慘烈,價格戰打來打去,堅果Pro2S也並沒占到什麼便宜。而且2018年錘子和京東之間的合作似乎也出現了問題,京東架構調整之後,閆小兵接替胡勝利負責電子文娛事業群,此人對盈利看得更尤為重要,而錘子手機2018年發布的新品銷量在京東銷量卻不盡如意,京東對錘子也逐漸疏遠。據國內旭日大數據給出的資料顯示,錘子今年的手機出貨量還不足百萬,可以說十分不樂觀。

11月份,儘管深陷資金危機風波中,錘子還是成都舉行了一場“沒有手機新品的發布會”,發布了暢呼吸智能落地式加濕器、暢呼吸智能桌面式加濕器、大衛和希瑞高級智能音箱D1、地平線8號商務旅行箱以及堅果R1孔雀藍特別版等新品。但比較可惜的是部分產品由於產能等問題需要到明年才能發貨,有些本該今年發貨的也跳了票,指望它們為錘子完成大逆轉也非常困難。另外,雖然老羅之前說過做手機只是為了交個朋友,但靠手機還沒把朋友交的夠好夠多就開始進攻其它市場本身對於錘子來講也是一件有危險的事情。

今年錘子所投資的子彈短信憑藉著全新的交互和功能也是在下半年火了一把,受到了諸多企業的關注以及投資意向,並且迅速獲得了億元級別的融資,用戶量也逐漸攀升,但不久也漸漸失去了的聲音。筆者也曾用過一段時間這款APP,單從功能上很完善,甚至具備很多微信沒有的功能,用戶體驗性非常不錯。但問題就在於即便很多在用子彈短信,別人都在用微信,沒有好友可以讓我們用它而我們也無法脫離微信這個社交圈以及它的快捷支付,所以慢慢的很多人又用回了微信。雖然現在“子彈”還在飛,但究竟能飛多遠並不知道。

今年的10月15日,網絡上有人爆料“錘子科技成都分公司面臨解散”,且正在進行規模不小的裁員。另據《財經》報導,錘子科技的另一位靈魂人物—— COO 吳德周也計劃離開。儘管錘子科技於10月16日發布了官方聲明,否認上述傳聞,聲稱是一次“三地技術人員的“整合”行為,不過諸多手機業內人士均表示,錘子內部調整、經營狀況再次陷入危機。錘子科技也在11月承認了公司目前陷入危機,但希望大家可以給些時間。而與此同時,其零部件供應商也將其告上了法庭,稱貨物交付後,貨款還有一半沒有給,金額達四五百萬元。到了12月,錘子科技又被曝出來無法按時支付11月份工資的消息,而後又出了多家供應商上門討債、子公司法人變更等消息,接著是羅永浩股權被凍結,北京錘子數碼科技有限公司450萬存款被凍結...錘子科技可以說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這個寒冬對它們來說格外的難熬。錘子科技產品經理朱海舟也在微博上回复了網友對錘子科技現況的詢問,從他的回答中看,錘子可能是面臨危機,但沒有到解決不了 的地步。

敗局已定?

錘子科技早期的不利局面可以說是由於羅老師的過分理想主義造成的,覺得認真打造產品用戶就會買單,但缺乏銷售策略、供應鏈跟不上等原因讓錘子一度陷入險境,而後三顧茅廬請來了吳德週來負責產品和供應鏈,錘子科技也迎來了上升期。2018年行業進去寒冬期,錘子科技憑藉著去年兩款產品取得的不錯銷量和口碑以及一筆不錯的融資穩紮穩打生存下來應該問題不大,但TNT消耗了它們太多精力而且還沒能取得想要的成功,錘子也再次陷入危機當中。不過我並不認為錘子敗局已定,雖然手機方面並不樂觀,但年底發布的幾款非手機產品都有些不錯的競爭力,只要撐下來,尋得一筆投資,手機部分穩紮穩打,明年還是有回春的希望。可以說我並不希望錘子倒下,畢竟它是一家中國的企業,它也為我們展示了其強大的工業設計能力,帶來了好用的操作系統,為手機行業注入過一股力量。

這裡也談一談10億融資,很多人可能認為這是一筆不少的錢了,確實對於絕大部分普通人一輩子可能都無法獲得這樣的財富,而對於當時的錘子這也是一筆不少的錢,雖然依靠它完全走出困境並不現實,但是至少有了足夠的現金流進行運轉和,保證現有產品的供貨。但對於手機行業來說10億真的只是個小數目,我們以今年來算吧,今年錘子總共有3款產品,涵蓋各個價位,我們按每台1000元的硬件成本計算,10億夠錘子100萬台的成本,而100萬台在整個行業中的佔比都不足1%,而且公司運轉、產品銷售、技術研發都要花錢,10億真的不多。

今年可以說是手機行業的寒冬之際,市場向頭部品牌集中現象越發明顯,競爭十分激烈,在總體需求沒有變化甚至下降的情況下,大廠商有著更多的資本去開展營銷、佈局產品線去搶占市場,這也讓後續梯隊的廠商更加步履維艱,與其強行求發展自保生存才是上上策。而對於錘子來說,今年手機出貨狀況不佳、沒有背後大廠支持、沒有新的融資,所有損失都只能錘子自身所負擔。在這場行業寒冬的長跑中,對於處在後方的廠商來說,想跟上領先的隊伍並沒有錯,但要考慮自己的體力,拼勁全力去追趕反而會造成自己體力不支被落下更遠甚至直接出局,穩健的跟跑學習在寒冬之後尋找機會和突破口則顯得更加明智。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