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虎為什麼點大他20歲的秋香?-愛新聞

唐伯虎為什麼點大他20歲的秋香?

秋香與唐伯虎雖然生活在同一個時代,但據考證,秋香生於明景泰元年(1450年),比唐伯虎足足大20歲……
唐伯虎點秋香的故事,在江浙地區流傳了500多年,說的是唐寅與文徵明、祝枝山都是吳中的才子,唐伯虎尤其能文擅畫,氣度瀟灑,不拘小節。無錫望族華學士之夫人率婢僕乘畫舫來吳中進香,正巧遇到應文徵明和祝枝山相邀來游虎丘的唐伯虎。這時,唐伯虎看見華府眾人中有一位風姿明麗、秀逸絕塵的婢女。這引起了唐伯虎的追求之心。為此,唐伯虎不惜更換便裝到華府應聘教書先生,取名華安,後與秋香終成眷屬。

Image result for 骑驴归思图
然而這只是傳說故事,歷史上真實的唐伯虎,不僅沒有傳說中的風流韻事,而且生活清貧,一生坎坷。他年輕時,妻子離世。唐伯虎27歲時續弦,娶了何氏。可惜,好景不長,在第二年的會試中,唐伯虎受到科舉舞弊案的牽連,吃了一連串冤枉官司,從此科舉無門,功名路斷。何氏見唐伯虎失去仕進希望,與唐伯虎日日爭吵,唐伯虎一紙休書將何氏送回娘家。後來,唐伯虎娶青樓女子沈九娘為妻,倆人情投意合,唐伯虎自此也潛心作畫,在丹青上大有進展。唐寅31歲開始“千里壯遊”,足跡遍及江、浙、皖、湘、鄂、閔、贛七省,貧困之下以賣畫為生。唐寅擅畫山水及工筆人物,尤其是仕女,筆法秀潤縝密、瀟灑飄逸,“唐畫”為後世畫家所宗。傳世作品有《騎驢歸思圖》、《秋風紈扇圖》、《李瑞瑞圖》、《一世姻緣圖》、《山路松聲圖》等。詩詞散文有《六如居士全集》。

Image result for 秋风纨扇图
唐伯虎的後半生與桃花塢是密不可分的,明正德四年(1509年),唐伯虎在蘇州城北建成桃花塢,他自稱桃花塢主,曾寫《桃花庵歌》描寫自己的生活:“桃花塢裡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換酒錢……”唐伯虎的主要藝術作品也產生於此。唐伯虎坎坷一生,晚年生活貧困淒苦,享年54歲。
從唐伯虎坎坷的一生來看,他並沒有叫做秋香的妻子,那麼“唐伯虎點秋香”的故事是怎麼回事呢?秋香又是何等人物?
在明代的筆記體小說中最早出現秋香的身影。明代小說家王同軌在他的《耳談》中敘述的另一個蘇州才子陳元超與唐伯虎點秋香一模一樣的故事:“元,少年倜儻不羈,嘗與客登虎丘,見官家從婢姣好姿媚,笑而顧己,悅之。令人跡至其家,微服作落魄,求傭書焉,留侍二子。自是二子文日奇,父師大驚,不知出元也。已而以娶求歸,二子不從,曰:'室中惟汝所擇。'曰:'必不得已,秋香可。'即前遇婢也。二子白父母,嫁之。元既娶,婢曰:'君非虎丘遇者乎?'曰:'然!'曰:'君既貴公子,何自賤若此?'曰:'汝昔笑顧我,不能忘情耳!'”這個故事到了明末馮夢龍手上,就變成了《警世通言》中《唐解元一笑姻緣》。而在戲曲中出現唐伯虎的故事的,最早有明末孟稱舜的雜劇《花前一笑》,後來人們覺得“一笑”太不過癮,又從“一笑”發展到“三笑”,出現了王百穀的《三笑緣》彈詞、卓人月的《唐伯虎千金花舫緣》雜劇。乾隆、嘉慶以後,蘇州評彈藝人口中常唱的彈詞有《三笑姻緣》、《三笑新編》、《三笑八美圖》、《笑中緣》等等。到了清朝末年,民間開始流傳彈詞唱本《九美圖》,開始有了唐伯虎娶九個貌美如花的老婆的說法。
唐伯虎雖然並未娶秋香為妻,但與其同時代,的確有一個叫秋香的女子,不過這個秋香並非是大戶人家的婢女,而是當時南都金陵風月場中的名妓。據記載,這個秋香本名林奴兒,字金蘭,號秋香,她琴、棋、詩、畫樣樣精通,當時被譽為“吳中女才子”,秋香早年被迫墮入青樓,從良嫁人後還有些老主顧來找她。她不僅拒絕了,而且還在扇子上畫了一幅畫叫《新柳圖》,題詩曰:“昔日章台舞細腰,任君攀折嫩枝條。如今寫入丹青裡,不許東風再動搖。”據明代《畫史》中記載:“秋香學畫於史廷直、王元父二人,筆最清潤。”在《金陵瑣事》中,還記載了秋香曾經向唐伯虎的繪畫老師沈周學過畫畫。沈周是明代相當著名的大畫家,曾為秋香畫過一幅丹青畫,寫過一首詞。秋香與唐伯虎雖然生活在同一個時代,但據考證,秋香是生於明景泰元年(1450年),比唐伯虎足足大20歲,唐伯虎16歲出道時,很難與金陵秦淮河畔的秋香產生感情。唐伯虎點秋香的故事看來很可能是後人的附會了。
秋香確有其人,華太師也在歷史上出現過,不過據《明史》記載,華太師其實比唐伯虎小27歲。他原名華察,字子潛,號鴻山,明嘉靖五年(1526年)中進士,當時才30歲。華鴻山後任兵部郎中,入為翰林院修撰,曾奉命出使朝鮮,賜一品服。和《三笑》中描述的情況恰恰相反,華鴻山平時的生活很儉樸,飲食非常簡單,家中也沒有侍婢,他年老歸隱時,“家本素豐,林園甲江表,而食不三豆,室內無侍媵,文詞清削”。而且華鴻山的兩個兒子也不是弱智,據《西神客話》載,其子“少有雋才,甫冠即登科第”。
由此可以看出,“唐伯虎點秋香”原本是“陳公子點秋香”,由於“陳公子點秋香”的原型陳元超,也是明代蘇州人,與唐伯虎同為才子,明末的馮夢龍把兩人的身份搞錯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