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冪劉愷威終於分了,投資理念洩露一個秘密,原本就不是一路人-愛新聞

楊冪劉愷威終於分了,投資理念洩露一個秘密,原本就不是一路人

文/詹方歌

編輯/王思遠

影視圈進入深冬,愛情也褪去了偽裝。

風風雨雨7年,楊冪和劉愷威終於在今天公佈分手。12月22日晚,楊冪與劉愷威所屬的經紀公司嘉行傳媒發布聲明稱二人在今年簽署協議,和平分手。

楊冪離婚的傳聞已經由來已久。2015年,嘉行傳媒借殼西安同大,登上新三板。隔年,便有消息爆出,此前券商對嘉行傳媒進行盡職調查,已經了解到楊冪、劉愷威二人離婚的消息。

此前一直緊盯楊冪、劉愷威的知名娛樂記者卓偉也曾在朋友圈爆料:“為了點破股份,一點做人的尊嚴和骨氣都沒有了。”疑似二人是因為事業關聯遲遲不公佈分手。不過,如今嘉行傳媒發布的聲明算是闢了謠。

自2011年《宮鎖心玉》大火,楊冪一路順風順水,戀愛生子、三換經紀公司,坐穩了“流量小花”的頭把交椅,事業家庭雙豐收。相比之下,前夫劉愷威則始終保持每年一部電視劇的頻率產出作品,除與楊冪、唐嫣主演的電視劇大火以外,近年鮮少有水花。

二人的資本版圖則更是相差懸殊。天眼查信息顯示,楊冪所有的公司一共9家,除北京世嘉華林文化傳播有限責任公司處於開業狀態,其他皆為存續或註銷。東陽橫店劉愷威工作室則已經在2014年註銷。公開資料顯示,目前劉愷威工作室目前隸屬於海寧欣睿影視製作有限公司。

一個愛投資,一個愛演戲,網友說。

近幾年,楊冪這朵“流量小花”獲得驚人財富,劉愷威則相對沉默,蜜蜂們一度認為這是一場被“高攀”的愛情,事實果真如此麼?世俗眼裡的甜蜜,一直都弱不禁風。被看衰許久的婚姻背後,誰又能說清是非對錯?

至少從投資理念上看,雙方本就不是同路人。

01

香港少爺遇上南城大妞

楊冪出道極早,除了兒時的一些客串角色,真正讓她嶄露頭角的是“郭襄”。

2004年,楊冪被選中出演新版《神鵰俠侶》中的郭襄一角,古裝扮相靈動清秀。此時的她還在北京第十四中學讀高二,已經作為模特簽約榮信達影視公司。這部戲中,即便下頜骨突出,觀眾依然記住了楊冪含淚的大眼睛。

2004《神鵰俠侶》楊冪

此時,劉愷威已經出道10年。劉愷威的父親劉丹是香港家喻戶曉的“洪七公”,從小生活環境優渥,他十幾歲跟隨家人移居加拿大,念大學的時候選擇了跟父親一樣的土木工程,而後又追隨父親的腳步進入演藝圈。

一個是家境優渥的香港少爺,一個是北京南城大妞,生活在近乎平行世界的兩個年輕人在後來相遇。

2005年,楊冪考入北京電影學院,同時繼續拍戲。在近期的一次文娛峰會中,中戲老師劉天池回憶,大約是2008年,學生紛紛告假出走拍戲。“我無法在課堂上留住我的學生。”她說。

如今回望,那正是“流量時代”的開端。楊冪踏在了“流量時代”的風口上。

2011年,剛與榮信達分手的楊冪出演《宮鎖心玉》,而後大火。樂視網提供的數據顯示,當時《宮》的日最高點播次數達1500萬,截至2011年2月18日,樂視網更新至第29集的總點播次數超過1.3億次。

電視劇《宮鎖心玉》

也是從2011年起,楊冪在大小熒幕上不斷宣示存在感。單2011年,楊冪在播出的電視劇就有10部,另外還有《孤島驚魂》和《東成西就2011》兩部電影。她和劉愷威的愛情也始於這一年。2012年初,二人微博公佈戀情,恩愛非常。

2013年,楊冪、劉愷威正式領證,隨即懷孕生子。家庭幸福的同時,楊冪的事業版圖也進入新紀元。2013年,楊冪被橫店的稅收優惠吸引,來到橫店成立影視工作室。誰想5年後風向轉變,東陽刮起風暴。

但在當時,楊冪風頭正勁。

02

楊冪投公司,劉愷威抓不動產

2014年3月27日,楊冪與兩位經紀人趙若堯、曾嘉共同出資300萬人民幣,成立了海寧嘉行天下影視文化有限公司,並簽下了第一批藝人。天眼查數據顯示,當時楊冪出資75萬元,持股25%。但此後,三人的股權被楊國民收購,此人目前為海寧欣睿影視製作有限公司(原名海寧嘉行天下影視文化有限公司)的唯一股東。

楊冪與兩位經紀人

後來的嘉行傳媒,則是藉殼西安同大登陸新三板。2015年,西藏嘉行以1.7元/股的價錢參與西安同大定增,以935萬元取得西安同大550萬股,持有其37%股權。而後,嘉行傳媒又通過在二級市場回購的手段讓原股東加入。成交記錄顯示,嘉行傳媒這筆支出為2046.28萬元。嘉行傳媒借殼花費不超過3000萬元,可謂精明。

借殼成功的第二天,嘉行傳媒開始融資,引入尚世影業,其估值達到15億元。嘉行傳媒和尚世影業同時簽訂對賭協議。嘉行傳媒許諾,2015、2016、2017三個年度,累計實現淨利潤如果低於3.1065億元;公司實控人、核心管理人員、核心藝人若離職或解除與公司的獨家演藝代理關係;公司申請破產等情況,尚世影業有權要求嘉行方面以15%的年收益率受讓尚世影業不超過285萬股的嘉行傳媒股份。

嘉行簽訂“賣身契”,楊冪重任在肩。2016年至2017年,楊冪拿出了《親愛的翻譯官》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兩部電視劇,以及包括《小時代4:靈魂盡頭》《我是證人》《爵跡》在內的8部電影。

電視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2017年,楊冪主演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大熱,嘉行傳媒的估值也隨之上升到50億元。令人意外的是,楊冪在嘉行傳媒持有的股份並不多。2016年,楊冪通過西藏嘉行四方間接持有嘉行傳媒7.03%股權,共計140.6萬股,當年分紅僅1406萬元。

2017年3月,完美世界以5億元認購嘉行傳媒10%的股份。這筆交易還曾遭證監會質疑收購價格太高:截至2016年年末,嘉行傳媒每股淨資產為24.33元,尚世影業當年投資嘉行傳媒的價格為78.95元/股,而完美世界收購的嘉行傳媒股份的價格為每股250元。

無論如何,此時的嘉行傳媒正在宣告其在資本市場的領導力。2017年度,嘉行傳媒營業總收入為4.78億元,比上年度增長43.43%,歸屬股東的淨利潤增長49.29%。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擺脫負數,實現正增長,且增長比例高達530.07%。

公司經營數據亮眼,楊冪“流量女王”的頭銜又一次經受住了檢驗。嘉行傳媒2017年報顯示:2017 年2 月播出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以高規格製作、高品質內容成為年度超級IP大劇。東方衛視、浙江衛視雙平台收視率持續破“1”。播出期間即實現全網播放量300 億,創下新紀錄。

劉愷威楊冪

劉愷威在接受采訪時曾經提到,楊冪比他會投資。二人的投資方向並不相同。楊冪著手於公司,劉愷威把目光延伸至不動產。

劉愷威也懂點投資,2008年金融海嘯期間,劉愷威曾為了糊口進入朋友的公司學習股票交易,一做就是大半年,回憶起那段時光,他對媒體坦言:“剛去的時候,看到那些股票交易員在電腦前目不轉睛,盯著屏幕上一堆不斷變動的數字,我就很好奇,覺得股票這個東西真的很深奧,往往看上去只是一個數字的變動,但在現實生活中就可能有人賺了幾千萬,有人賠了幾千萬。我先是看其他交易員是如何工作的,弄懂每個數字代表的意義是什麼,有什麼規則、什麼技巧,然後我就開始自己獨立操作。 ”

劉愷威

股票交易員做了大半年,劉愷威也學到不少知識,收入也不錯,但是,他迫不及待的回歸到了演藝圈。

對於財富,劉愷威似乎顯得相對佛系。“一個人能夠獲得多少財富,是不必去刻意規劃與追求的,而且誰也猜不到自己能賺多少錢。所以,不如不去想,做好自己的事就可以了。”在投資理念上,他也偏於穩健,或者說保守。

到目前為止,天眼查平台上未顯示劉愷威在內地參股或註冊任何公司。但這並不能證明其投資眼光淺薄,相反,在投資領域劉愷威有自己的一套邏輯。

接受媒體採訪時,劉愷威曾經坦言自己有在投資房產,但對藝​​術品的投資相當謹慎:“近年來藝術品給人的感覺是價格太高,甚至一幅字畫拍出上億元,但買到手里之後,可能會覺得不值這麼多錢,只是一時的市場虛火所炒作起來的一個價格。所以,我現在還沒有去投入的想法。”

面對房產,劉愷威不吝惜手中的財富。香港土地及公司註冊處資料顯示,2017年6月,灣仔順豐國際中心高層樓房全部出售近2852萬元港幣(約合2497萬人民幣),買家為CHARM POWER INTERNATIONAL LIMITED。據悉,一家與上述買家同名的公司,其董事就包括劉愷威。事後他對媒體回复,此舉僅是投資,並非為了開公司。

03

下坡路

2018年,影視寒冬襲來,楊冪的領導力也開始動搖。

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以來已有604家企業摘牌退市,其中就包括嘉行傳媒。2018年5月29日,嘉行傳媒正式從新三板摘牌,按照其在終止掛牌公告中的說法,摘牌目的是“加快融資節奏。”

公司稱,其主營業務是藝人經紀、電視劇和電影的投資、製作及發行業務、商務及衍生品開發,目前處於快速發展階段,考慮到目前融資週期較長和信息披露成本較高的原因,為了進一步提升公司的決策效率,降低運營成本,加快融資節奏,擴大經營,決定終止掛牌。

事實上,嘉行傳媒的年報中已經暗藏隱憂:2017年度,雖然嘉行傳媒的資產總計比上年翻了一倍,但其負債卻比去年翻了3倍還多,達到4.08億元。

2018年11月,東方明珠發佈公告稱,通過董事會決議同意,尚世影業調整以公開掛牌方式轉讓所持嘉行傳媒9.5%股權的價格,掛牌價3.8475億元,但並未成交。此前的2017年12月27日,尚世影業曾經試圖轉讓過一次,彼時對應的掛牌價為6.4125億元,也未能成交。

與此同時,流量時代似乎也已經開始沒落,大IP遇冷,觀眾對演員演技的要求更甚,楊冪本人也在尋求演技突破的路上行走艱難。2018年上映的《寶貝兒》中,楊冪扮演因先天缺陷被父母拋棄的棄嬰江萌,但她的演技未能得到觀眾承認。目前,《寶貝兒》的豆瓣評分僅有5.2分。

電影《寶貝兒》

屋漏偏逢連夜雨,2018年6月,崔永元曝光“陰陽合同”事件,掀起稅收風暴。

繼6月霍爾果斯大逃離之後,橫店的稅收政策也開始收緊。11月29日晚,一張有關橫店稅收自查補繳的通知在網絡上流傳。其中提到,橫店試驗區已經接到稅務通知,工作室需要按照比例補稅。

有消息稱:“3天內已經有17位藝人被約談”。媒體曝光的明星補稅名單中,不乏知名流量小花、當紅話題明星,而傳聞中不少​​明星的補稅金額均在億元以上,影視工作室註冊在橫店的楊冪也成為了被懷疑的對象。

12月,市界實地探訪橫店,並未在其註冊地“東陽市橫店影視產業實驗區商務樓”找到楊冪影視工作室的掛牌。保安告訴市界:“明星工作室是沒有的,一直沒有人在這里辦公。樓上有幫他們做賬的。”

東陽市橫店影視產業實驗區商務樓

天眼查信息顯示,2018年4月份,楊冪旗下的一家名為上海楊冪文化交流中心的企業註銷。目前楊冪100%持股的影視文化工作室共有三家,分別為東陽橫店楊冪影視工作室、上海楊冪影視文化工作室和上海慈爵影視文化工作室,皆處於存續狀態,並未開業。

如今楊冪在演藝事業和資本版圖上繼續狂奔,而劉愷威則保持著緩慢的步調產出影視作品,似乎除了添了女兒,香港少爺的生活已然恢復了本來面貌。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