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Facebook醜聞全記錄:每隔12天一次負面-愛新聞

2018年Facebook醜聞全記錄:每隔12天一次負面

騰訊科技訊據國外媒體報導,如果你認為2018年對你來說很艱難,那麼想像一下自己是Facebook公關部門的一名員工。

今年年初,Facebook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承諾要解決公司的問題,但2018年卻變成了一個長達12個月的Facebook自身製造的醜聞和混亂。

Facebook的一位發言人表示:“這是一個具有挑戰性的時刻,但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決心在我們面臨的問題上繼續取得進展。”

以下,讓我們回顧一下Facebook過去醜聞不斷的一年:

在特別顧問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起訴13名與俄羅斯互聯網“水軍農場”有關聯的人員後,Facebook廣告高管羅布·高盛(Rob Goldman)在推特上發帖,對俄羅斯廣告支出對選舉產生實質影響的說法提出質疑。然而,廣告只是俄羅斯影響力行動的一小部分,而俄羅斯的影響力很大程度上依賴Facebook的軟文廣告內容才能接觸到美國用戶。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利用高盛集團的推特推文稱,“假新聞媒體”已經遭到Facebook一名高管的否定,高盛集團後來道歉。

三家新聞機構同時發表了有關英國劍橋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的報導,這家政治數據分析公司與特朗普競選團隊有關聯,並盜用了數百萬用戶的Facebook數據。這一新聞引起了人們的關注,據悉,非法獲得的Facebook數據幫助改變了特朗普的競選(這一點還沒有最終得到證實),這一新聞暴露了Facebook在使用和共享用戶信息方面的寬鬆政策。這起醜聞損害了用戶對Facebook的信任,尤其是在最初報導後的幾天裡,高管們對此事保持沉默,這樣的態度促使扎克伯格今年4月在美國國會接受了嚴格的質詢。

BuzzFeed新聞發布了Facebook高管安德魯·博斯沃思(Andrew Bosworth)的一份內部備忘錄,博斯沃思這位扎克伯格最信任的副手稱,任何連接世界的努力都是“事實上的好事”。他在2016年6月寫道:“也許把某人暴露在惡霸面前要付出生命的代價,也許有人死於在我們的工具上組織活動的恐怖襲擊…但我們仍然把人們聯繫在一起。” 鑑於令人擔憂的事件,包括Facebook在煽動某些國家種族滅絕中的作用,以及Facebook在直播工具上播放一系列自殺和謀殺事件的作用,這份報告在外部引發了強烈反彈。扎克伯格在一份聲明中反駁了博斯沃思是在為公司說話的說法,並說,“我們從來不相信目的能證明這種手段是正當的。”作為對這篇報導的回應,博斯沃思在推特上(後來刪除了)寫道:“我今天不同意這篇文章,甚至在我寫它的時候也不同意。”

扎克伯格在國會山的參眾兩院委員會前兩次露面,在那裡他面臨著有關公司商業慣例、用戶數據保護和道德操守的問題。雖然質詢暴露了一些議員對互聯網技術掌握不夠(比如參議員奧林·哈奇(Orrin Hatch)困惑地問扎克伯格公司是如何賺錢的),但它也暴露了Facebook平台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變得多麼具有進攻性。扎克伯格表現笨拙而含糊其辭(“我會讓我的團隊跟你跟進”),但他在談到俄羅斯對美國總統選舉的干預時說:“這是我的錯誤,我很抱歉,我創辦了Facebook,我經營它,我要對這裡發生的事情負責。”

印度信息技術部(Information Technology Department)發表聲明稱,Facebook旗下的移動聊天服務WhatsApp“無法逃避問責和責任”。此前,印度一個小村莊發生了五名男子被殘酷私刑處死的事件,這一事件部分是由WhatsApp上的謠言引發的。自5月份以來,與WhatsApp傳聞有關的至少16起私刑事件已導致該國29人死亡。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的一篇令人震驚的報導揭露了Facebook高管對俄羅斯選舉干預問題的糟糕決策,這些高管似乎更感興趣的是保護自己,而不是預測和承認該公司的問題。這篇報導顯示,扎克伯格和桑德伯格在披露俄羅斯對該平台干預方面反應遲緩,以及該公司如何試圖用包括反對派研究在內的策略來攻擊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這樣的批評者。扎克伯格和桑德伯格後來表示,他們不知道諮詢公司Definers Public Affairs(被指控是黑公關公司)針對Facebook批評者所做的工作。

英國議會一個調查Facebook的委員會公佈了一批內部電子郵件,這些電子郵件是從一名在加州起訴Facebook的原告那裡獲得的。這些電子郵件揭示了Facebook不為人知的另外一面,郵件顯示Facebook高管討論出售用戶隱私數據的可能性。一份內部文件披露了Facebook如何得出需要以190億美元收購WhatsApp的結論,而另一份文件的特色是,工程師們在討論如何隱藏提示信息(這些提示會通知用戶Facebook正在從安卓手機上抓取電話和短信數據)

“紐約時報”報導了Facebook與Spotify、Netflix和微軟等公司之間存在許多特殊數據分享關係,許多用戶並不知道這些關係存在。“紐約時報”利用內部文件,展示了Facebook是如何分享用戶數據的,有時是在未經人們同意的情況下,允許微軟在必應搜索或亞馬遜上進行個性化搜索,通過朋友獲取姓名和聯繫信息。這則報導引發了人們的疑問,即該公司是否違反了2011年與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達成的一項同意令。

(騰訊科技審校/晨曦)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