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日本的鬼頭獅面真的那麼恐怖嗎?-愛新聞

古代日本的鬼頭獅面真的那麼恐怖嗎?

16世紀傳入東亞的火繩槍,徹底改變了古代戰爭的性質。
在熱兵器與冷兵器混雜的年代,對一個武士來說,如何保住自己的命,委實是個大問題。從技術上看,個別具足的“胴”(軀幹部)因為模仿南蠻胴配備了大面積板甲,防禦能力已經是冷兵器時代的巔峰。我說是個別,因為絕大多數具足,胴的主要部位還是防禦略低的鐵札甲。同時代的中國,明代內覆鐵片的棉甲也是非常堅固,在荷蘭人記載的鄭成功攻占台灣之戰中,明軍的甲胄在遠距離能抵禦住荷蘭人的子彈。
作為十六世紀的王牌武器,火繩槍的穿透威力到底有多強?
日本人做過實驗,100米內,在增加火藥量的情況下,能擊穿3毫米厚的鐵板。而絕大多數日本甲胄,就算加上護胸的鐵板,也不會超過3毫米,而且,考慮到子彈的衝擊波,就算擊不穿鐵板,也會給人的內臟帶來致命的傷害。所以,一個雜兵,用火繩槍在100米左右完全可以射殺全身鎧甲的大將。事實上,戰國時代被火繩槍狙殺的日本高級武士不勝枚舉。
.
圖:獨眼龍伊達政宗的五枚胴具足,裝備著4毫米厚的板甲,是日本難得的高級貨。
萬曆年代的援朝明軍,遼東騎兵中大量裝備三眼銃等低級別火器,而火器精銳的浙江步兵則大量裝備火繩槍,明朝人稱之鳥銃,是威力最大的單兵射擊武器,有效射程也在100米左右,對於日軍的鎧甲同樣是致命武器。
事實上,不需要火繩槍,弓箭也能穿透日軍的鎧甲。比如萬曆朝鮮戰爭中的碧蹄館之戰,遼東大將李如梅就一箭射死了披著“金甲”的日軍悍將小野成幸。“一金甲倭搏如松急,指揮李有聲殊死救,被殺。如柏、寧等奮前夾擊,如梅射金甲倭墜馬。”(《明史李如松列傳》)
順便說一句,日軍中能穿得起具足這麼高級鎧甲的並不多,普通小兵最多只有半身甲,腹卷、胴丸之類,腦袋上能戴金屬頭盔、胳膊上能有籠手的就是頭目了,一般的雜兵最多帶個額鐵,就是頭上箍塊鐵皮,至於能不能抵擋當頭一刀,就各憑天命了。
3、面甲和立物有何作用
說起頭盔,大家都不陌生。日本人稱之為“兜”,取自於古漢語中的“兜鍪”,辛棄疾在《南鄉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懷》吟過:年少萬兜鍪。
日本“兜”的種類之多和風格之絢麗奇特,委實在世界甲胄史上非常罕見。
最有特色的是面甲。

.
圖:奇形怪狀的日本頭盔
面甲在戰場上使用,可不是日本人專利,古今中外都有例子。面部防禦倒是其次,其主要目的有兩類。
其一,掩蓋真人面貌,震懾敵人。比如南北朝時的蘭陵王高長恭,厭惡自己長相俊美不夠威風,故戴面具殺敵;再比如南宋悍將畢再遇,因身材矮小,所以出戰時“披髮戴兜鍪鐵鬼面”,威震敵軍。
其二,掩蓋面部缺陷。比如耶路撒冷國王鮑德溫四世,因為患麻風病面部潰爛,所以一輩子戴銀面具;再比如北宋名將狄青,因年輕時犯法充軍,面有刺字,所以“臨敵被發、帶銅面具。” 
日本人也不外如此。
掩蓋真面目。戰國時候很多大名都有替死鬼——“影武者”,全身鎧甲一穿,面甲一罩,別說敵人,就是部下也難分辨;

.
圖:黑澤明的名作《影武者》
增加氣勢。日本人打仗講究氣勢,兵法上有所謂“力殺不如技殺,技殺不如氣殺”之說。但日本人深知自己是小矮子,怕被敵人藐視,戴上鬼怪般的面具,最起碼能增添幾分自信。於是,妖魔、鬼怪、猛獸都成了面具的最愛,日本面甲上,有的還會帶有一簇鬍鬚,一般用熊毛、馬鬃等動物毛髮製成,更加怪異。
除了面甲,日本頭盔上還有許多奇形怪狀的飾物。統稱為“立物”。
日本人按照飾物在頭盔的位置,把“立物”分為前立、脅立、頂立、後立。我們熟悉的有大水牛脅立兜(黑田長政),馬蘭後立付兜(豐臣秀吉),至於做成又高又長的鏟形的前立更為常見。還有N多奇怪到爆的立物。總之一句話——“立不驚人死不休”。

.

上圖:豐臣秀吉的馬蘭後立付兜,避雷針一樣的造型。
下圖:黑田長政的好大水牛脅立兜,沖天的牛角。
至於這些奇形怪狀的“立物”打仗時有什麼作用,就無可考證了(有朋友戲說可以像水牛一樣頂對方,或者像遊戲必殺技一樣原地旋轉旋死對方)。因為擁有這些高級甲胄的大將是不用上戰場拼命的。一般來說,兩軍交戰時大將都是全身披掛,坐在本陣(大本營)的馬扎上(因為盔甲重,站著多累啊),板等前方消息——斥候來報:“我軍勝!”大喜歡呼;斥候來報:“我軍敗!”頹然切腹。至此,你明白日本那麼多名將的具足能完好保存幾百年到今天的原因了吧。
為那些牛角鹿角沒有實戰頂過人,有點小小的遺憾。

.
圖:日本足輕的標準裝束:陣笠、皮札、赤腳
和鎧甲一樣,這些高級頭盔,普通小兵是沒份的。足輕類的小兵,作戰時頭上戴的東西叫陣笠,是竹子、木頭上塗上一層生漆製成的,防禦力自然很弱,但有別的功能,比如可以防雨,可以接水喝。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