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為保衛圓明園同侵略者血戰的太監首領

對太監自然是素無好感,這源自當年看小人書《三國演義》,裡面有個“十常侍作亂”,所以從此便將這太監,或者叫宦官的一律以壞人視之。儘管後來官方說還是有個別太監對中華民族作出了傑出貢獻,如蔡倫和鄭和,但這頭腦中壞人的印像是根深蒂固,那是久久揮之不去的。後來讀了些書,知道這太監裡面還是有不少好人的,至少有很多也是對皇家忠心耿耿的,比如聞玄宗薨而吐血亡,陪葬於側的高力士、崇禎上吊時身邊唯一的人王承恩等等。當然,由於他們陷在一堆如劉瑾、魏忠賢大奸裡面,加上戲劇中出場時,鼻樑上那一抹白膏,在人們的心中,便統統地歸於壞人、奸人、小人一類了,一個“閹”字打了總結。這次要說的這位太監是一個小人物,他既不是皇宮大內的知名人物,也不是帝后寵信的心腹,他就如同一個蹲在街邊喝豆汁的路人般不為人知,他叫任亮,中國歷史上唯一一次為保衛圓明園而發生的戰鬥中,同外來侵略者血戰獻身的太監首領。


158年前的10月18號,一個比911還黑暗的日子,英法聯軍放火燒了被稱作“萬園之園”的圓明園,大火數日不滅,一座氣勢恢宏,華麗壯觀,凝聚著幾朝幾代人和無數血汗,花費巨甚的皇家園林,從這個世界上暗然謝幕。給後人留下無限的傷感。據史料記載,1860年10月,七千餘人的英法聯軍攻陷大沽口後,兵峰一路向西直逼京師,經通州一場屠殺式的戰鬥後,僧格林沁的數万人全軍覆沒。在得知大清皇帝在圓明園後,決定“擒賊先擒王”,繞道攻取圓明園,此時的鹹豐皇帝早已帶著嬪妃們,踏上了去承德的“北狩”之路。而那些平日口口聲聲說要效忠皇帝的王公貴族們,也早作了鳥獸散。安定門、德勝門、入侵者一路未遇任何抵抗到達圓明園,此時守園的六千餘八旗營早就撒了鴨子。當他們進入園內,跨進這賢良門時,卻不料突然從門後跳出二十幾個手持大刀長矛的勇士,一番混戰後,入侵者死傷慘重,隨著援兵的到來,一陣密集的槍響之後,勇士們的鮮血染紅了賢良門內的台階和御路,他們全部殉難,這批勇士的帶頭老大,便是這任亮。
倘若不是1983年出土了一塊墓誌碑,我們根本不知道這場發生在圓明園中唯一的一場抵抗,這是一場未載入史冊、國人也不願提及和記載的抵抗,當然,我們也更無從知曉率領他們抵抗領頭人任亮。碑文只有區區162字,墓主人是“圓明園技勇八品首領諱亮字明亭任公”,銘文為:“咸豐十年八月二十二日,明亭公在出入賢良門內,遇敵人接仗,殉難身故。技勇三學,公中之人念其平生飛直,當差謹慎,一遇此大節,實堪景慕。因建立碑文,記其名氏,以期永垂不朽雲。勇哉明亭,遇難不恐。念食厚祿,必要作忠。奮力直前,寡弗敵眾。殉難身故,忠勇可風。咸豐辛酉四月河間王雲翔撰並書技勇三學。”文中所說的首領並非我們現在意義上的首領,它是清代宦官,也就是太監的官名,而八品則是太監中的級別,遠低於總管和副總管。最多屬於中級職稱吧。要是按外官的標準,大約相當於副縣長;而“技勇”則是清特有的宮內屬職。
皇帝雖然有御前侍衛作為貼身保護,但自雍正始,每年都要由敬事房從進宮的小太監中,選強壯的來學習武藝,這就是技勇太監,皇上出於安全考慮,往往還會挑選功夫高超的技勇太監,在宮內保護自身的安全,這種技勇太監叫作御前上差。據說設置技勇太監的契機,是從當年康熙帝智擒鰲拜時,訓練的那些小太監開始的。任何史料中都找不出有關這任亮的記錄,民間更無傳聞及傳說,不過根據碑文我們能大致知道這場戰鬥的概況。碑文充滿著對任亮的尊敬之情,全文無一外提到太監二字,而且還尊稱其為“公”,這一個“公”字,在祥雲和山石的配襯下,其敬仰之情,熠熠生輝;中央四個“萬古流芳”更是像徵著任亮等勇士義薄雲天之氣概。
太監是皇家的家奴,是喪失了男人尊嚴的男人,但在大清帝國數万軍隊不堪一擊之時,他們不是為一已之性命,一逃了之,皇家財物與我何干?而是以他們的血肉之軀,以最低劣的刀槍,同來犯者血拼。正是他們這些身份卑賤且名不見經傳之人,做出了那些將軍大臣、王公貴族所不能之事。他們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明知不可戰而拼死血戰。知其必死而義無反顧地赴死地。說他們心懷“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可能有些空泛;說他們“我自橫刀向天笑”也許有些豪邁。但他們心中知道自己的職責和肩頭所擔的責任,那就是:我是守園子的,誰要想進來作亂,先從我屍體上跨過去。這是一種悲壯,也是一種職業道德,他們“遇難不恐,奮力直前”,以自己的一已之力,顯我中華不屈之志,拼死一搏,慷慨赴死,蒼天可鑑其心,名園足壯其志,此壯舉光耀日月,山河同輝。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如今的他們早已不知去向何方,想必他們還長眠在圓明園內某個角落的黃土下吧,他們以一顆忠勇之心,為多災多難的圓明園塗上了一抹悲愴濃重的色彩。時值今日,我們應該記住任亮這個名字,以及那二十幾名為圓明園獻身的勇士!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