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來頻遇接盤俠 錘子手機能否起死回生?-愛新聞

六年來頻遇接盤俠 錘子手機能否起死回生?

在羅永浩讓出法人、錘子管理層集體退出董事會之後,媒體再次曝出剛剛獲得了8億融資錘科技正在尋求接盤,目前已先後接觸過百度、華為、阿里、360等多家公司。這件事發生在法院正式裁定金立破產之夜,業界再次為錘子的前途和命運糾結。

在過去的一年多時間裡,國產手機市場風起雲湧,生死輪迴,尤其是“老賴”賈躍亭的樂視手機拖欠供應商、服務商銀行巨額債務,給手機行業帶了災難性的信譽危機,金融機構對這個行業的謹慎,導致多家手機先後陷入銀行凍結賬戶危機,瀕臨破產的邊緣。

更為令人震驚的是,國內創建時間最長的金立手機已經被法院宣布破產,金立於去年12月突陷債務危機,上週已正式聘請重組顧問制定重整方案。截至8月31日,金立總債務為202億元,債權人648家。

僅在2017年,錘子科技虧損就達到4億元,去“老羅”時代的錘子手機能否起死回生?

巨頭們誰會接盤錘子科技?

對於坊間傳聞錘子和360手機的合併,360董事長周鴻禕早已闢謠,而對於羅永浩私下去到360大廈見周鴻禕的事情也給予了否認。

阿里是否會接盤錘子科技?這個故事還得從2016年說起。

2016年,對於44歲的羅永浩來說,是極為不平凡的一年。這一年,全球手機排行第一的三星note7發生爆炸,互聯網手機鼻祖小米丟掉了第一寶座,先後被線下渠道強大的華為 OV超越。

這一年,供應鏈危機全面凸顯,錘子T2代工廠中天信倒閉。儘管羅永浩兼職英語終於開始“賺錢”,但仍然無法彌補手機的虧空。儘管錘子科技把股權壓給阿里,但是面對重資產的手機供應鏈,仍然舉步維艱。

當時,整個手機行業普遍缺錢。一方面,樂視手機危機開始顯現,大批的中上游供應商被牽扯進來。資金的壓力讓這些供應商更為謹慎,原來可以延期支付的合作大多轉為現結,包括錘子在內的二三線手機品牌本身也沒有過多資金儲備,受到的影響更大。另一方面,行業經營環境惡化讓銀行更加“惜貸”,對手機製造行業的貸款整體收縮。

在整個行業融資緊縮的背景下,像錘子這樣的二三線手機品牌商,本身在供貨商和銀行面前話語權就有限。在一個公開場合,啟盈門與同樣出自新東方英語的某老師聊起老羅,此人認為羅永浩老師很有情懷,對技術很苛求,但是前期過度消費自己品牌,導致投資者謹慎。金融機構不貸款給老羅,除了錘子本身資金鍊出了問題外,整個手機行業利潤太薄,高投入、低產出,銀行風險評估多不會通過。

銀行貸款沒戲,間接融資的路並不順暢,直融路也磕磕絆絆。阿里巴巴曾承諾投資錘子科技,談判一拖數個月,中途突然宣布棄投。

2017年,錘子科技之前投資方、紫輝創投創始合夥人鄭剛卻在朋友圈中講述了錘子在融資時的艱難情景,並且還吐槽阿里融資到賬不及時差點坑死錘子。鄭剛說,“差點被阿里巴巴害死!!明知道創業公司拖不起,前前後後弄了半年,最後說不!好厲害!操!要是不是紫輝的堅持,你怎麼在陌陌上賺了10億美元!!”

儘管後來錘子科技的子彈短信支持支付寶,但有媒體點評羅永浩開始接近阿里是為了共同對付馬化騰。但是,有了前面那一段不愉快的合作,阿里會再次“接盤”錘子科技嗎?有報導稱,目前錘子科技與百度、華為均未談妥,而同阿里方面則因價格問題陷入停滯。至於百度和方面,多年前都嘗試過進軍手機行業,最終都因為基因問題半途而廢。

至於錘子和小米,則恩怨更深。在2016年7月份,老羅出現在極客公園的一個活動上,公開向雷軍送出橄欖枝稱,不要亂黑小米,他和雷軍沒有過節。媒體猜測,這或許存在資本運作的可能,儘管在幾年前,坊間傳聞雷軍欲投資錘子科技遭到羅永浩拒絕。

但是至今為止,上市後的小米正在籌劃互聯網轉型,沒有任何跡象表明小米有投資另外一家手機廠商的可能。

錘子科技還沒有被判死刑

和金立被宣布破產不同,羅永浩尚未有賭博的習慣,而是產品偏執狂。而且,歷史上有過多次反彈。

由於錘子缺錢,重病亂投醫,似乎各種傳聞都有可能。記得2016年9月錘子淨資產僅剩20萬元。錘子從T2到M系列,老羅屢屢面臨資金掣肘——此時就更加雪上加霜,老羅後來回憶說,“差點倒閉,一度面臨發不出工資的窘境”。

五年前,激情澎湃的羅永浩親手用錘子砸爛擁有161年全球品牌的西門子冰箱,一舉成名。作為一個維權者,老羅的硬漢形象熠熠生輝。

五年後的2016年,僅成立四年的錘子手裡最值錢恐怕就剩老羅這張臉了,一旦對供應鍊和消費者的承諾無法兌現,老羅面臨的將不僅是資金危機,可能會演繹到類似賈躍亭的創業者信譽危機。一個人的錢沒有了,可以再賺,如果信用沒有了,可能就萬劫不復了。

這一年,在媒體人的鏡頭里,無論是機場還是手機供應商的園區,昔日里桀驁不馴、侃侃而談的相聲演員老羅,不是貓著腰,駝著背走路,便是眉頭緊鎖……

媒體人中間流傳過這樣一個段子:在老羅最缺錢的時候,接到電話不是催貨,就是討賬的,連以往找他推銷保險、私人貸款的騙子也都將他拉黑了。所以,老羅一直以為錘子手機是綠色手機,一個騷擾電話也沒有。

漸漸地,人們開始遺忘老羅。

沉默了半年之後,老羅突然有錢了!

上帝在關閉一扇門的同時,也給老羅打開一扇窗。就在媒體快將錘子列入2017年死亡名單時,老羅突然開始對外發聲了。

2017年5月9日19:30,錘子堅果Pro在中國深圳發布,諸多媒體沒有被邀請,仍被主流媒體稱讚為“錘子科技最靠譜的一次新品發布會”。

在這個發布會上,一貫趾高氣揚老羅放下了居功自傲的架勢,學會了禮讓和謙虛。他說,”本次堅果Pro成為黑馬首先要把感謝京東放在第一位……自2012年錘子科技第一次發布新品至今,堅果Pro第一次實現供貨量充足。”

2017年,錘子手機晉升“黑馬”陣營,憑藉著低價、主打情懷以及獨特的個性化設計,扭轉了自身發展形勢,收穫許多的“錘粉”。

公開數據顯示,堅果pro供貨量擴大了二至三倍。從2017年5月上線,至當年9月份,堅果pro銷售已突破100萬台。錘子終於收穫了滿意銷量,也實現“回血”,並在2017年8月時宣布獲得四川省政府領投的10億元融資。羅永浩和他的錘子,終於實現了v型反轉。

用羅永浩的話說,錘子科技在2016年差一點倒閉,2017年充其量是起死回生,2018年要牛起來……

可惜好景不長,根據網易科技發布的《錘子生死劫》,錘子每個月的回款越來越少,不夠員工開支。裁員、資金鍊斷裂、產品賣不動,錘子科技實際已開啟全公司裁員計劃。“第一波主要是研發、供應鏈,之後是市場,第三波裁員也已經開始了,最終只留下40%的人員。”

有網友爆料,有數十人在錘子科技北京辦公樓下拉起“錘子科技還我血汗錢的標語”,對此錘子科技尚未作出回應。

公開數據顯示,從2012年至2016年,錘子科技連續處於虧損狀態。其中2015年全年虧損4.62億元,2016年上半年虧損1.92億元,全年淨虧損4.28億元。神奇的是,錘子科技成立6年多,多次被傳倒閉,被傳收購,不斷被爆資金鍊危機。

但每次,錘子科技都“熬”過來了,6年來,錘子科技已孵化了VR、空氣淨化器、TNT、雲Office、子彈短信等項目,這次會不會再次遇到新的“接盤俠”?對此,藍鯨TMT將持續關注。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