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強東性侵案更多細節:女生說自己被騙去參加晚宴-愛新聞

劉強東性侵案更多細節:女生說自己被騙去參加晚宴

據彭博社報導,那是8月下旬一個週四的晚上,一群人正在明尼阿波利斯一家名為Origami的壽司店裡聚餐。其中一位客人,是21歲的明尼蘇達大學中國女留學生,她原本以為這次晚餐是為了答謝她這樣的志願者。

結果,她發現自己身處十幾名中國企業高管之中。他們都是該校一個管理學科博士項目的學員,而她一直為這個項目提供志願服務。這群人之中有一位名叫姚其湧的中國商人,她在前幾天見過,正是他邀請她參加這次晚宴。姚其湧安排她坐在中國富豪、京東CEO劉強東的身邊;而跟她一起來的男生則被安排到另一張桌子,跟這些高管的助手們一起。

以上信息是基於彭博看到的文件、該女生向警方提供的證詞和她發給一位朋友的微信。她的律師Wil Florin也接受了彭博訪談。關於姚其湧邀請她參加晚宴,是首次披露,為這宗事件帶來了新的信息。這位女生報案稱,她在自己的住所遭到劉強東強姦。劉強東矢口否認。姚其湧未被指控有任何行為不當,記者也無法聯繫到他尋求置評。

整個晚上,杯觥交錯。劉強東和同桌的男性頻頻對這位女生勸酒,要她“乾杯”。她在第二天發給朋友的微信中說,覺得自己被灌酒。Florin質問道:“為什麼這些有錢的老闆沒有一個人表現得像個成熟的老闆並保護她,反而在向她勸酒?”

劉強東次日晚間被捕,拘押了將近17小時之後被釋放,沒有受到任何指控,並很快返回中國。“這個版本的描述充滿了未經證實的信息,提供者顯然別有用心,”劉強東的律師Jill Brisbois說。“由於正在進行調查,劉強東不能在媒體上為自己辯護。我們敦促大家等待檢察官的決定,而不是繼續拿出片面和不准確的描述。當所有相關證據公諸於眾時,劉強東的清白和整個事件將擺在大家面前。”京東的代表沒有立即回複評論請求,而是建議參考之前發布的聲明。這份聲明說,劉強東“被釋放,他沒有受到任何指控,也沒有被要求繳納保釋金。”

亨內平縣檢察官辦公室在9月份說,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已經完成調查,案件已移交檢方。檢察官正在權衡是否提起刑事指控。在刑事案件中,檢察官必須證明罪行毋庸置疑。而在民事案件中,原告只需要表明被告犯下不法行為的可能性超過沒有。

這宗強姦指控的消息在全球掀起軒然大波,進一步加劇了圍繞男性高管的各種爭議。自#MeToo 運動在美國開展一年多以來,已有400多名男性(其中大多數是美國人)被控性騷擾和性侵犯,並終結了多位知名企業家、新聞工作者和演藝人員的職業生涯。

京東的投資者也上了心,自8月底以來,京東股價累計下跌了33%。分析人士表示,劉強東掌握的絕對投票權導致公司命運與他自己的命運緊密聯繫在一起。“當人們想到京東時,他們會想到劉強東,因為他是有遠見的創始人,”金英證券分析師Mitchell Kim說。“投資者關注這個公司,我們都假定他是指導公司戰略願景的人。如果他被起訴,將會對股票產生進一步的打擊。”

劉強東在美國參加的博士項目是明尼蘇達大學卡爾森管理學院和中國清華大學共同主辦,面向中國行業巨頭。大部分課程在北京進行,最後階段在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拒絕評論此事。

其他學員包括姚其湧。根據這個項目的學員材料,姚其湧是深圳宏兆企業集團董事長。這是一家股權投資和基金管理集團。在女生的警方報告中,她說自己在當週早些時候為跑步活動擔任志願協調員的時候遇到了姚其湧。經過幾次談話,他贏得了她的信任,並說等她畢業之後給她一份工作。Florin Roebig律師事務所的Florin說,劉強東要姚其湧確保這位女生參加晚宴。姚其湧沒有回复尋求置評的電子郵件。宏兆集團深圳總部的一位接待員表示,姚其湧正在出差,拒絕透露他什麼時候回來。姚其湧還是瑞慈醫療服務控股有限公司的董事。瑞慈的一位代表表示,該公司無法就此事發表評論。

根據女生的微信和她對警方的陳述,參加晚宴的人喝了很多酒。根據這位女生律師的說法和彭博看到的照片和文件,她的朋友和劉強東的助手(在彭博看到的材料中均不知姓名)當晚被要求出去買了兩次葡萄酒,總共32瓶。

Florin說,當晚某時,這位女生的男性朋友—— 也是志願者—— 被參加這個項目的另一名高管叫去參加另一場晚宴,距此半小時車程。後來,她和劉強東一起離開,坐劉強東的豪華轎車到了一個她不認識的地方。她在警方報告中說,他們坐在後排,劉強東試圖吻她並脫她衣服。“你有老婆有孩子,”她對劉強東說。“別這樣,我不想這樣。”在她多次要求劉強東送她回公寓後,他答應了。

Minneapolis Star Tribune和路透社此前報導了警方報告中的一些細節。

抵達她的公寓後,她下了車,劉強東也跟著下來,要司機和助手在車裡等。她說,進入她的公寓後,他就試圖脫她的衣服,把她扔到床上,她一度“逃開了”。根據她的說法,她跟他說不要,並多次拒絕他更進一步。

劉強東然後要她一起淋浴。當她拒絕時,他試圖硬拉她進淋浴間。他淋浴結束,走進她的臥室,而她則進入洗手間,鎖了門,更換被淋浴弄濕的衣服。當她出來時,發現他赤身裸體躺在床上。他拒絕離開。她說,最後,“他把我扔到床上”,“抱著我的肩膀讓我無法動彈。”她對警方說,然後,他開始違背她的意願與她發生性關係。

她說,她保留了床單作為證據。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