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黑客騙局:Ins網紅落難記

本文作者:大壯旅

作為全球為數不多的“社交網絡10 億俱樂部”成員,Instagram 一直是年輕人的時尚聚集地。

不過,最近母公司Facebook 的壞運氣好像也傳給了它們,上週五,外媒就曝出Instagram 一個十分離譜的安全漏洞,別有用心的人能輕鬆在下載隱私數據的網址中拿到用戶密碼。

原來,今年四月份Instagram為了滿足歐盟最新的個人隱私監管方案,專門推出了一款工具,結果卻在這上頭栽了跟頭。用戶如果使用這款工具下載數據副本,賬號密碼可能會以明碼形式在URL中出現,密碼還會同時存儲到Facebook服務器中。

你沒看錯,就是這麼低級的錯誤。不由讓人擔心,未來Instagram 恐怕會曝出更為嚴重的安全問題。

而近日,《大西洋月刊》就用一篇深度文章剖析了黑客們針對Instagram 網紅和大V 的那些“騷操作”,“全民帶貨”時代下網紅與大V 群體在賬號安全方面顯得弱小、可憐、又無助。

發表公關稿日進斗金?

今年10 月初,一位公關人員通過電郵收到了一條他無法拒絕的信息。這位公關的客戶是個影響力爆棚的頂級網紅,他在社交網絡上發個公關稿就能日進斗金。在電郵中,一位自稱Joshua Brooks 的人表示:“我們很有興趣和你達成商業合作”。這位Brooks 給出的條件也讓人無法拒絕,發一張公關圖片就給80000 美元的報酬。

面對這樣的好條件誰能不動心?於是這位公關人員馬上就應承了下來。不過,這位號稱與其它Instagram 網紅合作過的Brooks 提了一個條件,想掙到這80000 美元,網紅得登入第三方Instagram 分析工具Iconosquare。吃過見過的公關人員當然不會起疑,畢竟這在行內是常規操作,許多品牌會利用像Iconosquare 這樣的工具來評判網紅們“帶貨”的成果如何。

不過這位公關人員沒想到的是,Brooks 發來的鏈接根本不是Iconosquare.com,其後綴換成了.biz,這就是個為了網絡釣魚專門設計的克隆版本。一旦粗心的網紅們登入這個李鬼分析工具,Brooks 就能拿到他的用戶名和密碼並控制賬號。

幾分鐘之內,Brooks 就騙到了這個有數百萬粉絲的網紅賬號。

Brooks 已經得手多次,許多YouTube 和Instagram 網紅辛苦經營的大號都被他據為己有。賬號到手後,他馬上就開始為各種奇怪的應用和假貨站台。光是過去一個月裡,他就接連騙走了有720 萬粉絲的@Fact,1010 萬粉絲的@Chorus 和190 萬粉絲的@SnoopSlimes。

在拿到網紅賬號後,黑客還會趕緊更新個人簡介,加了一句“由SCL Media 管理”。隨後就是通過私信直接聯繫各大品牌,告知它們如果有公關項目就聯繫SCL Media,直接將原賬號持有者三振出局。

根據官網描述,這個所謂的SCL Media 是“一家科技媒體公司,它們能針對多文化和小眾用戶為品牌打造專屬的宣傳內容”。在它們官網的客戶介紹一欄,像Netflix、微軟和Comedy Central 這樣的大公司均榜上有名。不過在諮詢了這些公司後,它們均否認與SCL Media 有任何联系,更別說合作了。

瘋狂的流量變現時代

過去幾年裡,網紅營銷市場蓬勃發展,大家都在依靠流量瘋狂變現。

不過,這樣誘人的大蛋糕卻缺乏關鍵的基礎結構。這裡沒有標準的交流方式,沒有正式的談判流程,至於紙質文檔,更是沒人在乎,網紅們通常看心情報價。同時,由於這些公關和推廣內容繞過了Instagram 的官方廣告機制,因此它們的可信度誰也無法把控。

同時,網紅的低齡化也給了騙子可乘之機,畢竟一個13 歲的小孩子哪有和品牌溝通的經驗啊。只要對方畫出一個大餅,你就會乖乖上鉤,賠了夫人又折兵。“這完全是個地下世界,許多騙子直接假裝專家就行,反正有些網紅自己都是生瓜蛋子。”數字營銷機構Espire 創始人Lisa Navarro解釋道。

社交營銷機構SocialBomb 創始人Ruvim Achapovskiy 表示,過去一年來這樣的詐騙簡直多到讓人眼花繚亂,騙子們的手法也在不斷升級。有時黑客會自創一個假賬號來“勾搭”網紅,不過大多數情況下他們還是更喜歡冒充某家公司的營銷代表。“他們的用戶名都是打擦邊球,你猛一看還真是覺得他們是某家廠商的僱員。”Achapovskiy 說道。“有時黑客還會用到廠商的Logo 和宣傳語。”

荷蘭社交媒體機構Avenik 創始人Moritz Von Contzen 則表示,一旦黑客得手,他們馬上會用私信聯繫其它網紅繼續詐騙,這樣更是一騙一個準。Von Contzen 承認,自己就這樣著過黑客的道。

一年半以前,Von Contzen 運營著一個推介奢侈生活方式的Instagram 賬號,當時他已經有大約30 萬粉絲了。這時,有人聯繫他商談與幾個品牌的合作事宜。“我當時太年輕沒什麼經驗,被這個好消息沖昏了頭腦。”Von Contzen 解釋道,於是他乖乖聽話登陸了一個Instagram 分析工具。“一切看起來都那麼正規,但我關掉工具重新登錄自己的Instagram 賬號時卻傻了眼,什麼都沒了。”

賬號被盜,損失到底有多大?

對於那些還沒得到Intagram“關照”的年輕網紅來說,想找回自己的賬號幾乎不可能得手的黑客會做的非常徹底,他們會直接改掉聯繫人郵箱、電話號碼,有時甚至會重設用戶名來“隱形”。隨後,這個賬號就會廣告滿天飛,等賺了一票後黑客就會以大價格賣掉賬號再發一筆橫財(有時售價高達數十萬美元)。

大學生Faisal Shafique 是Instagram 網紅賬號@Fact 的主理人,他表示這個賬號每年光發小廣告就能進賬30 萬美元。幾週前被Brooks 騙走賬號後,他的腸子都悔青了,因為金主們可能要離他而去了。雖然Shafique 能在賬號被賣掉前通過Instagram 官方找回賬號,但被Brooks 這麼一騙,他至少損失了50 萬美元。

Rachel Taton 運氣就沒那麼好了。五年前她開始運營名為@BestScenes 的賬號,2014 年這個賬號成了Instagram 上的大號,但好景不長,2014 年該號被盜。當時Brooks 的手法還不常見,因此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號是如何被盜的。後來尋號無果後,Taton 也只能看著自己的老賬號改名換姓,成了他人的賺錢工具。

“我真切的體會到了一無所有的感受。”Taton 說道。賬號被騙後不久,她選擇退出這場網紅大秀。“我意識到自己應該將精力集中在真正的工作上,那是誰也搶不走的。”

只能自求多福

一些經營大號的網紅表示,贊助品牌雖然是金主,但也應該對這件事上點心,如果不是它們愛找第三方媒體公司幫忙聯繫業務,也不會有這麼多騙子趁虛而入。

“那些爬到塔尖的人可不會有這樣的困擾,或者你自己組建一套懂社交網絡和數字媒體的團隊。”Taton 說道。

其實各大品牌完全能從Facebook 直接購買廣告,但其宣傳效果還真不如網紅帶貨呢。在Instagram 看來,這也不算真的廣告,只是品牌和網紅們一起做的推廣而已。

眼下,有些較為保守的甚至不願透露自己賬號信息的任何詳細信息,即使合作方是《財富》500 強公司。看來,在相關保護機制創立前,網紅們只能奔走相告,時刻提醒自己別被騙子給蒙了。

Via. The Atlantic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