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互聯網從業者,到非洲去!

2002 年,張鑫第一次來到南非的時候,看著高樓大廈林立,路上跑著好多奔馳、寶馬,甚至還第一次看見了法拉利。

“ 16 年前,這兒比上海發達。”他告訴PingWest品玩。

2018 年,零依第一次來到南非的時候,“最大的問題之一就是流量貴,我在外面都沒法打語音。”她說。

今天,這裡的移動互聯網發展大概比中國落後了一個時代。

南非並不是非洲的縮影,而是一個極端。它是非洲大陸上最大和最發達的國家,擁有非洲最高水平的發展和最現代化的基礎設施。在世界銀行關於互聯網普及率的調查中,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區只有20%,遠不及英國95%,也不及中國的一半,發展空間極大。

來自大自然的呼喚

2016 年夏天,林寧第一次和父親踏上非洲這片熱土,是為了到肯尼亞看動物大遷徙。

那是他第一次看到,數以萬計頭角馬、斑馬、瞪羊,以及大象、長頸鹿便會從坦桑尼亞遷徙而來,緊隨其後的還有它們的天敵。為了生存,不顧猛獸的圍捕,不顧馬拉河鱷魚的襲擊,一波又一波前仆後繼地躍入馬拉河中。它們中的大多數為猛獸果腹,只有30%的幸運者游向了對岸的天國。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當你真正近距離的看到了,才明白生命的意義。大自然慷慨又殘酷,就像這個社會,你總得放手一搏。”林寧說,回內羅畢酒店的路上,他和父親都沒有說話。

肯尼亞首都內羅畢只有一個像樣的大商場,裡面賣的東西也沒什麼特別,一般商場裡有的這裡都有。再看價格,一個中國頂多賣幾十的充電寶在這能賣到五六百。一些品類的貿易差額甚至可以達到“ 1 比6”, 1 人民幣成本的產品,在非洲可能賣到6 美元。

“我覺得這是個機會。”林寧告訴PingWest品玩。

2002 年之後,張鑫每一兩年都要去非洲呆上幾個月。最早,家庭上網需要安裝類似於ADSL的網絡,資費是兩千塊錢人民幣一個月。到了14 年, 10 兆的寬帶,每月的資費合人民幣大概是一千塊錢。16 年再來的時候, 100 兆的光纖,每月400 塊人民幣不到,他瞬間感覺整個市場不一樣了。

“你會感覺到,機會來了。”張鑫告訴PingWest品玩。

發現者的第一桶金

回國後,林寧和父親跑了一趟廣東汕尾,看貨。經過層層篩選,選定了最適合出口非洲的商品,不但體積小、輕薄,不怕擠壓,又是女性日常剛需產品裡面單價較高的,而且沒有生產期限的問題,運輸可以走海運,清關也比較方便

這個商品就是——胸罩。也並非空穴來風,林寧父親幾年前看過一篇報導,在中國舊衣回收站裡,胸罩被單獨分揀出來,出口定價八毛錢一個,賣到非洲,非常受歡迎。

在當地中國朋友的幫助下,林寧成功將一集裝箱胸罩發往內羅畢,考慮到運程緩慢,在北京又呆了兩週,才啟程去非洲接貨。到了內羅畢,又等了十來天,終於等來貨物到達的消息。儘管清關及提貨進展順利,但“這也太慢了!”林寧說。

非洲幾乎所有的物品都依賴進口,形成一級級的批發模式。因此只要找對了人,出貨不成問題。在當地朋友的幫助下,這批貨很快被熟識的批發商人搶購一空,林寧和父親頗為輕鬆地賺到了在非洲的第一桶金。

可是,這其中幸運或許佔據了成功的大部分因素。現在非洲已經過了“賣蚊帳”“賣假髮”就能發大財那樣遍地黃金的時代了。日用品很難走量,不掙錢,因為競爭對手太多了。

對手不僅僅是人。非洲媒體Disrupt Africa發布的“ 2017 年非洲電商生態系統”報告指出,由於非洲實體商店資源不足,居民購物不便,非洲電商正以驚人的速度成長,每年都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公司進入非洲電商市場,目前已經有超過270 家電商企業。

並且,“巨大的人口基數和年輕的人口結構,將有望轉化為人口紅利,帶來無限潛力及想像力。同時,海淘比例全球第一凸顯強大的線上消費意願,線上零售的快速擴張和低成本信息傳輸勢能,將很快擊敗傳統零售重資產的低速度模式。”這正是原子創投在2017 年投資BUFFALO的主要邏輯。

電商爆發直接推動物流發展,張鑫以此為出發點創立BUFFALO,他表示,目前南非電商和物流環境越來越傾向減少中間環節,開始呈現出“小批量、多批次”的訂單趨勢,而原有主要服務大宗商品的貿易和物流通路已經沒辦法滿足當下的環境。

BUFFALO把物流鏈條拆解,來自傳統貿易和出口電商的小包裹經由國內集貨、打包裝箱,訂艙報關空運或海運至境外清關保稅倉報稅,到達海外倉後,經由本地配送網絡,最後送達C 端消費者。

由於在非洲的本土經驗豐富,BUFFALO在創辦初期,兩個月就實現了從上海到約翰內斯堡派送3 天門到門的服務,而南非海淘的平均配送時效為21- 60 天。物流成本也縮減了一半,從原來100- 200 元,縮減到50- 100 元。

“選擇做中非跨境物流,不僅因為對非洲市場足夠了解,也是因為非洲每年有70%-80%貨品從中國進口。”張鑫告訴PingWest品玩。

大公司的小創新

也是這兩年,中國科技公司的勢能盤踞上升逐漸封頂,大公司、獨角獸們忙著尋找新的釋放渠道。文化因素相近的東南亞成了首選,在巨頭割據、深耕,迅速復制和不惜重金的本土化之下,可見的機會已捉襟見肘。

仍處在人口紅利期的印度迅速成為出海的新地標,同樣熱門的是,擁有12 億人口和20 年前中國互聯網水平的非洲。

“非洲的移動互聯網發展階段相當於2000 年的中國,還處於1.5G和2G時代。”周亞輝說, 2018 年07 月28 日,作為CEO的他帶著互聯網瀏覽器Opera正式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敲鐘。

兩年前,崑崙萬維接手老牌瀏覽器公司Opera,在流量昂貴的非洲地區,憑著節省流量這一痛點,迅速搶占非洲市場。同樣一篇新聞,在別的地方或許需要消耗1M的流量,但在Opera news則只需要100K,用戶也可以通過離線緩存的方式以減少流量的消耗。

事實上,在Opera還是一個老牌歐洲瀏覽器時,就已經開始與傳音TECNO合作推出Opera上網手機。只是2012 年,大多數人都不知道TECNO這個在非洲市場表現非凡的手機品牌,來自中國。

2018 年3 月1 日,深圳傳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藉殼的方式成功登陸A股市場。此前,據第三方市場調查公司,傳音2017 年的手機出貨量高達1. 2 億台,繼續蟬聯非洲大陸手機銷量榜第一,超過三星等品牌。這個數字僅次於華為1. 53 億台,與OPPO的1. 1 億台相當。

在非洲的這十年,傳音通過自建渠道深耕市場和符合非洲人實際需求的功能創新,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國家市場份額已經超過40%。

國人對傳音的認知,大多數來自兩年前那篇傳遍各個媒體的十萬加文章《解決黑人的自拍難題,這款國產手機在非洲銷量第一》。非洲人普遍膚色較深,用面部識別拍照效果不佳。傳音看到了這種用戶痛點,研發了基於眼睛和牙齒來定位的拍照,在此基礎上加強曝光,幫助非洲消費者自拍美顏。

非洲經常停電,傳音因此開發了手機附帶手電筒功能,也是非洲人喜愛它的原因之一。

小創新的背後,是中國大公司的產品經驗的本地化體現,解決了非洲人民對產品需求的大痛點,這份來自中國的真誠與溫暖,打動了非洲用戶。

在開普敦,零依和酒店裡一位上了年紀的服務員交談,得知零依是中國人之後,他說,“美國製造的iphone我們都買不起,中國對非洲好,中國製造的手機經濟實惠,很好用,我們也買得起。”

音樂的靈魂奢侈的流量

2018 年10 月20 日晚上10 點,在北京鼓樓東大街的DADA酒吧門口,已經圍了一圈等待入場的人。被譽為東非音樂新浪潮先驅DJ Kampire的上場時間是凌晨1 點。

在這之前,酒吧里的已經多到擠進吧台邊買酒都困難。主角登台之前預熱演出的嘉賓來自南非,DJ是她的業餘愛好,她的正經工作是在中國的一家互聯網公司做非洲地區的運營。

強烈節奏配合非洲鼓的重低音,與西方的電子音樂混合出一種魔幻的號召力,無論多麼疲憊或者害羞,“你都忍不住要跳舞。”像一道無法抗拒的命令,隨著音樂散佈在每個人的腦海。

“我天生就很喜歡沉迷在舞蹈之中的人們,他們不需要跳的很好,甚至連節奏也不需要掌握。但當有些人非常欣賞音樂,以至於情不自禁的用肢體動作來表達情緒時,我會立刻喜歡上他們。”DJ Kampire曾在一次採訪時表示。

音樂和舞蹈是這片土地的天賜,如果與之交換的是讓經濟發展慢一點,或許他們竟是甘願的。當音樂響起,語言和種族間的差異瞬間消弭,不同信仰的隔閡也不復存在,沉浸在音樂中即興起舞,是這片土地上人們的本能。

這也決定著他們對於流行文化的接納方式,歐美文化在南非有一定的影響,另一部分是本地文化。零依在南非打Uber遇到的司機基本上都是二三十歲的年輕人,他們中有的人會在車上聽英文頻道,放歐美流行歌曲。另一些人的車上就放著非洲感覺的音樂。“感覺是兩種文化是並存的。”

但,歌舞昇平仍是少數時刻。零依去了南非的兩個城市,首都開普敦和第一大城市約翰內斯堡。“開普敦明顯要淨整潔得多,約翰內斯堡給我的感覺就比較落後,似乎中下收入社會階層的黑人多一些。”零依告訴PingWest品玩,這種明顯的貧富差距甚至在兩個齊名的大城市間肉眼可見。

而同一城市的人們,衡量貧富差距的一個重要標準就是,能否支付得起WiFi環境之外的流量費用。條件比較好的,使用instagram隨手拍照片,whatsapp聊天,看圖甚至看視頻,因為付得起流量費用而沒有空間限制。但即使是他們,在使用短視頻軟件或者玩遊戲,也幾乎都是在家或者其他wifi環境下進行。

在尼日利亞負責APP運營的書客,常常被非洲用戶感動。他們拿著屏幕碎裂、運行緩慢、處於2G網絡、操控失靈的手機,找書客幫忙解決在使用過程中遇到的各種問題。“我接過手機打開我們的APP,首頁上的圖片及文字加載了2 分鐘,點擊圖片想要嘗試一個功能,網絡從剛開始的LTE變成了E:對不起,圖片加載不出來了。此時我注意到,手機內存已經開始報警了。”即使是這樣的條件,他們仍然在尋找希望。

“非洲人天生是熱愛音樂和舞蹈的,短視頻、遊戲等娛樂內容在這裡有著天然的土壤,它的發展速度不應該是今天這樣。”零依說,只是現階段,對於大多數非洲人來說,和其他國家相比,用手機流量看視頻仍然是非常奢侈的事。

”這個大陸充滿機會,充滿夢想。另一方面,這片土地也充滿著責任。”三個月前,馬雲在南非金山大學演講中說。

(本報導為PingWest品玩“改革開放40 週年系列”出品)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