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搶鮮 | 美國中情局被曝使用「吐真劑」審訊,真有這種神葯嗎?

原標題:搶鮮 | 美國中情局被曝使用「吐真劑」審訊,真有這種神葯嗎?

搶鮮 | 美國中情局被曝使用「吐真劑」審訊,真有這種神葯嗎?

文 / 周亦川 編 / 干玎竹

【搜狐健康】據CNN報道,近期一份90多頁的絕密報告披露了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在9·11事件后的「吐真劑」審訊計劃。在一場曠日持久的官司中,一位CIA高級醫藥官根據法官命令,最終向美國民權同盟(ACLU)披露出了這份文件。該同盟於本月13日將其公之於眾,揭露出「吐真劑」項目。

據報道,9·11事件後幾年,CIA曾採用剝奪睡眠、小空間拘禁和水刑等酷刑手段進行審訊。儘管手段殘酷,但審訊「效果」並不理想,於是,CIA醫療服務辦公室想到了「吐真劑」用於反恐戰爭中被捕嫌疑人的審訊。

ACLU國家安全項目發言人Dror Ladin指出,歷史顯示中情局醫生正在尋找一種「吐真劑」用於囚犯身上,這是「項目藥物治療」秘密研究的一部分。CIA研究了前蘇聯藥物實驗的記錄,以及MK – Ultra項目,該項目涉及人類對不知情的受試者進行多種神經藥物的實驗。他認為「這幾乎腐蝕了每一個與之相關的個人和機構。多年來我們已經了解到律師是如何扭曲法律的,心理學家也背叛了他們的道德義務,以便能夠對嫌疑人實施殘酷非法的酷刑。」

「Truth Serum」,即「真實血清」,很多人或許是通過《哈利波特》熟悉這個名字,中文將其譯為「吐真劑」為我們所熟知。在書中,魔藥學教授斯內普正是使用了這種藥劑審問了變身混入霍格沃茨的小克勞奇。也許看到這條新聞,很多人的反應是「斯內普的配方被CIA拿走了?」

實際上,發明「吐真劑」的並不是斯內普,也不是各類小說杜撰的神葯。據記載,在1922年,美國產科醫生Robert Ernest House發現,分娩中服用東莨菪鹼的婦女即使在昏昏欲睡的狀態下也能準確地回答問題,並且在發言中常常「非常坦率」。由此House建議在審訊犯罪嫌疑人時可以使用東莨菪鹼,也對監獄中的罪犯進行了測試。

美國戰略服務辦公室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嘗試使用東莨菪鹼作為審訊藥物,但他們發現,藥物影響與酒精沒有多大不同:受試者變得更健談,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更誠實。他們的證詞會受到測試官的暗示影響,並且他們的發言內容混雜,有時候相互矛盾。而後麥角酸二乙基醯胺(LSD)也作為吐真劑被使用,但效果也不可靠。常常讓實驗者認為這些使用藥物的人在很多亂七八糟的語言中夾雜了真實的信息。

我們常說「酒後吐真言」,誠然,當人們喝醉的時候,他們會讓腦內的事情溜走,經常泄漏一些秘密或者情感,這也是CIA最直接的解決方案。但這只是酒精對主觀抑制力的影響,如大家所知,一個喝醉的人通常更難以合作。此外,每個人對酒精的反應不一樣,因此這種方式雖然常見,對大腦的影響小於其他的精神藥物,但同時也不可靠。

精神藥物也讓受試者忘記公開信息和私人信息之間的區別,也破壞了他們從虛構中辨別事實的能力。在真正的審訊工作中,虛假供詞是精神藥物最致命的副作用,因為嫌疑犯摻雜的大腦化學物質促使他們相信關於自己罪行的一套虛假的故事。事實證明,如果不植入你想聽到的答案,審問一個被藥物麻醉的人是非常困難的。

此後,CIA在1961年的一份報告中承認,不存在吐真劑這樣的神奇藥水。巴比妥鹽等精神藥物通過破壞腦防禦模式可能有助於審訊,但同時也會引發欺騙、幻想、歪曲言論等干擾。正常人和有精神疾病的人都有可能抵抗精神藥品,那麼能夠禁受其他密集審訊的人,也有可能在使用精神藥品麻醉后抵抗審訊.因此對於這些精神類藥品,包括抑製劑、興奮劑、共濟失調藥物組合還需要進一步研究。而在1963年,美國最高法院裁定,因攝入吐真劑而產生的供詞是「違憲脅迫的」,因此不可接受。

當然,法規不允許不接受,並不能代表這種方法不能使用,CIA現任局長Gina Haspel上任前被指在小布希政府期間,曾涉及這種嚴酷的拘押和審訊。用精神藥物誘騙一個人吐露信息的研究不會停止,這些信息雖然不可靠也能成為司法人員進一步搜查的線索;另一方面,吐真劑的威懾恐嚇也許對嫌疑人有一定的作用,就像田野里的稻草人。

除了美國CIA,吐真劑在其他國家的司法或安全部門也有使用。印度中央調查局在對Ajmal Kasab的審訊中使用靜脈注射巴比妥酸鹽,他是2008年印度孟買襲擊中唯一被警方活捉的恐怖分子。2010年5月3日,Kasab被判犯有80項罪行,包括謀殺、對印度發動戰爭、擁有爆炸物和其他指控。俄羅斯克格勃生物武器部的一名叛逃者也聲稱,局內有一種藥物,無臭無味、沒有顏色,沒有直接副作用,被審訊的人也不記得經受過一次「心與心的交談」,這種藥物可以用來驗證他們的間諜的忠誠和可信度。

最後用一段吐真劑「一舉成名」的故事作為結尾:

搶鮮 | 美國中情局被曝使用「吐真劑」審訊,真有這種神葯嗎?

斯內普毫不客氣地直接掰開小巴蒂·克勞奇的嘴,將吐真劑整瓶灌了進去。被灌下一整瓶吐真劑小巴蒂·克勞奇漸漸地進入一種茫然的狀態,不再努力著試圖掙扎。

……

「混入霍格沃茨是為了什麼?」鄧布利多問,這答案在場的人都知道,但他依舊得問。

「哈利·波特。」小克勞奇似乎有一瞬的情緒波動,但很快還是毫不猶豫地將一切透露出來,「讓他參加火焰杯,然後弄出霍格沃茨,獻給主人!」

「你的主人是誰?」

小克勞奇露出一絲狂熱的神色:「偉大的黑魔王大人!」

鄧布利多頓了頓,靠近了一步,終於又問出一個問題:「他現在在哪?」

小克勞奇卻突然沉默下來。在吐真劑的作用下,他不得不誠實回答鄧布利多的問題,但似乎還有什麼東西存在。眼看著他終於張開嘴,可神情卻不斷扭曲,鄧布利多皺著眉看了一會兒,像是突然意識到什麼揮動魔杖,可就在他動作起來的同時,小克勞奇突然全身抽搐倒在地上。

「!」鄧布利多立刻念咒處理,好不容易小克勞奇才停止了抽搐,只是臉色慘白地昏迷在那兒。「看來他被下了魔咒禁制。」鄧布利多不無遺憾地說,同時頭疼得揉了揉額角……

——真正能讓嫌疑犯配合審訊的吐真劑或許只存在小說中,而就在小說中這種神奇藥水的效果看來也不一定是完美的……

參考資料:

https://www.aclu.org/blog/national-security/torture/secret-cia-document-shows-plan-test-drugs-prisoner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ruth_serum

https://io9.gizmodo.com/5902559/what-truths-does-truth-serum-actually-reveal

Geek Answers: Does truth serum work?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174325&chapterid=38

搶鮮 | 美國中情局被曝使用「吐真劑」審訊,真有這種神葯嗎?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