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Facebook「黑公關」震驚民主黨:重新考慮與矽谷關係

一直以來,基於對移民等問題的共同利益,矽谷企業和民主黨建立聯盟,並且通過數百萬美元的競選捐款得以鞏固。但這一報道激起了民主黨人的憤怒,並讓民主黨人重新考慮與科技行業的長期友好關係。他們要求司法部對Facebook的遊說活動進行調查,並出台新規定,直搗Facebook和谷歌基於大數據的商業模式核心。

以馬薩諸塞州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為代表的左派人士再次發聲,批評亞馬遜、Facebook和谷歌是不負責任的壟斷企業,是「鍍金時代」鐵路大亨的數字翻版。

於此同時,紐約參議員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等支持科技的政客日子也不好過。《紐約時報》指出,此人不僅是貪得無厭的募資者,而且還不遺餘力地為高科技吶喊鼓吹,與Facebook的關係可以追溯到十年前。

「我認為2016年暴露了高科技的陰暗面,」灣區民主黨代表羅·卡納(Ro Khanna)說。卡納上周五批評Facebook的攻擊性策略,並稱Facebook「肯定應該解僱那些以任何方式參與兜售反對派研究的人」。

上周五,四名民主党參議員寫信給Facebook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要求他提供更多關於Facebook遊說活動的細節。立法者還提出了一個潛在的、更具爆炸性的問題:Facebook是否曾經使用過自己的數據和平台來對付批評者?

聯名信的作者之一、明尼蘇達州參議員埃米·克洛布哈爾(Amy Klobuchar)說:「我們需要知道,Facebook、任何與Facebook有聯繫,或被Facebook雇傭的實體,是否曾經使用過任何龐大的財力和數據資源來報復他們的批評者,包括那些正在仔細審查他們的民選官員?」

Facebook「黑公關」震驚民主黨:重新考慮與矽谷關係

許多民主黨人現在認為,Facebook、谷歌和Twitter的速度太慢,無法應對出現在其平台上的辱罵性言論和虛假信息。一些人認為,這些公司已經屈服於共和黨對偏見的錯誤批評——特朗普總統曾在今年8月份錯誤地指責谷歌低估了他的國情咨文——以保護他們的企業免受政治壓力。

Open Markets Institute的政策主任馬特·斯托勒(Matt Stoller)說:「隨著越來越多企業運營信息被公開披露,民主黨人越來越普遍地認為,這裡存在嚴重的政策問題。」

「這些公司是不可信的,」斯托勒補充說。「對民主黨人來說,他們不是朋友,而是問題所在。」

上周,Facebook與反對黨研究公司斷絕關係,儘管該公司一些高管否認行為不當。

「我們的策略是加強Facebook的安全,並對此進行重大投資,」Facebook的首席運營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上周五在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採訪時說。「偏袒、拒絕或雇傭公關公司不是我的業務職責,也不是公司的戰略。」

但是Facebook和其它科技公司現在面臨著來自行業內部越來越多的批評。在一次採訪中,軟體公司Salesforce的聯合創始人、民主黨事業的主要捐贈者、億萬富翁馬克·貝尼奧夫(Marc Benioff)說,他的行業正面臨著「信任與增長之間的緊張關係」。

貝尼奧夫補充說:「這些公司必須認識到他們必須改變。」「CEO們必須改變。如果他們不改變,他們將被董事會和股東罷免。」

民主黨人舒默是科技和華盛頓之間緊張關係的最好體現。2011年,他與桑德伯格一起宣布在紐約市開設了第一家東海岸工程辦公室,並開始致力於促進初創企業和其它科技企業。

到2016任職周期結束時,舒默從Facebook員工那裡籌集到的資金比華盛頓其他任何一位立法者都多。眾所周知,多年來,參議院民主黨人不斷從Facebook員工和創始人的300多萬美元政治捐款中獲益。

科技產業——尤其是Facebook——也是政策鬥爭中民主黨的合作夥伴。扎克伯格在華盛頓成立了一個宣傳小組,推動移民改革,這是舒默和其他民主黨領導人的首要任務。最近,像Netflix這樣的科技公司也在網路中立規則上與民主黨結盟。

2016年大選后,雙方關係開始降溫,有證據表明,Facebook和YouTube已經成為外國干涉和國內錯誤信息的肥沃土壤,這不僅威脅到民主黨的價值觀,也威脅到其選舉前景。

去年初,蒙大拿州民主党參議員喬恩·特斯特(Jon Tester)走到國會大廈,向新當選的民主黨少數黨領袖舒默(Schumer)發出警告。他對舒默說,如果俄羅斯特工像剛剛幫助特朗普當選的那次那樣進行虛假宣傳,「我們將失去所有席位。」

特斯特的警告引起了舒默和其他民主黨人的注意,他們開始敦促Facebook和其它社交媒體公司解決這個問題。

但是,高科技公司明顯低估了自己的問題,並且,解決問題的速度異常緩慢,參議員們被迫選擇了中間路線。

就在今年3月,舒默在接受Recode採訪時,還聲稱Facebook總體上是「一支非常積極的力量」,對科技公司過於嚴格的規章制度會影響經濟增長。

「我更同情他們,因為我認為他們處境非常困難,我對政府的監管感到擔心,」他說。

但隨著當月「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醜聞的曝光,一些民主黨人呼籲進行更廣泛的審查。

弗吉尼亞州參議員馬克·華納(Mark Warner)今年夏天指責扎克伯格和Facebook沒有透露與手機製造商的主要數據共享安排。當時,Facebook和Twitter也受到共和黨知名人士的攻擊。

本周有報道稱,華納越來越關注隱私問題,這導致他與舒默發生衝突,舒默7月份曾與華納對質。

華納繼續就隱私問題向矽谷施壓。8月,他發布了一份白皮書,概述了控制大科技公司的方法,其中包括仿效歐洲頒布隱私法案,以及讓社交媒體平台對誹謗內容承擔責任。

華納說:「對於Facebook來說,認識到這不是一個公共關係問題很重要,這是針對社交平台及其商業模式的根本挑戰。」

Facebook此前表示,準備與華納和其他國會議員就新規定進行合作。但與此同時,Facebook轉向了一家保守的反對派研究公司,試圖通過公開索羅斯的金融聯繫來削弱詆毀者,索羅斯是Facebook和谷歌的嚴厲批評者。

這些披露激怒了民主黨人,他們指責Facebook利用了與索羅斯有關的反猶太陰謀理論大作文章,Facebook對此予以否認。

「他們的信條是『我們與眾不同,我們是特別的,我們的技術,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好的,」參議員理查德·布盧門撒爾(Richard Blumenthal)說,他是康涅狄格州民主黨人,也是參議院監督消費者保護和數據安全委員會的高級成員。「我們已經很清楚地發現,他們造成了很大的危害,而且事實證明,他們正在掩蓋自己造成的危害。」

他補充道:「在我看來,高科技和其它行業沒有什麼不同。」

來自cnbeta.COM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