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共享單車第一鎮的衰落 留下什麼反思?

2016年下半年到2017年,天津作為重點產區接手了60%的訂單。該鎮工人工資都翻倍漲,當時工人們一個月能掙1萬多元,人人看到的是光明的前景與未來。

但在今天,隨著共享單車企業紛紛倒閉,自行車第一鎮面臨著無生意可做的窘境。甚至「很多廠家都恨死共享單車了」。

據媒體消息,共享單車第一鎮許多工廠已經停工,部分依靠賣車勉強度日,許多開工的企業表示都不再承接共享單車生意,而是以開拓外銷新途徑為突破點。

據《中國經濟周刊》報道,王慶坨鎮鎮中心以北五六公里,「中華自行車王國」產業園區已人去樓空,周邊長滿了雜草。另有媒體指出,天津王慶坨有個「墳」專門埋共享單車,上萬輛整齊碼在農田裡。

共享單車第一鎮的衰落 留下什麼反思?

共享單車第一鎮被拖垮的原因

共享單車其實是典型的互聯網+製造的模式,但是互聯網模式的本質優先考慮規模效應,再談盈利模式。但往往一個風口起來之後,眾多創業公司迎風而上,導致競爭加劇,行業野蠻生長,競爭成本高企。

但這些依賴資本催熟的互聯網公司由於缺乏穩定的盈利模式與現金流,在大量的單車投放和免費騎行的博弈中,共享單車原有的盈利能力也被壓縮,加之一輪又一輪的損毀折舊,不少中小共享單車企業接連倒閉。它依賴一輪又一輪融資在支撐著它的規模化投放生產,訂單是不可持續的。

但是王慶坨不少工廠則在迅速擴大產能,這裡的風險與危機暗藏,藉助共享單車風口起來的王慶坨鎮卻並沒有意識到。

隨著悟空單車、3Vbike倒閉,酷騎押金難退、町町單車跑路,摩拜ofo資金鏈緊張等現象出現,隨著多地共享單車「禁投令」的出台和不少共享單車企業的倒閉,共享單車的訂單驟減,局勢急轉直下。

另一方面,共享單車由於訂單量非常大,交通部數據顯示,2017年全國共享單車產量約為2300萬輛,但是天津作為重點產區接手了60%以上的訂單。由於風口勢頭旺,相對於過去幾十輛幾百輛的訂單,共享單車平台動輒就是幾萬輛訂單,因此共享單車的議價能力強。

所以共享單車企業儘管現金流的緊缺,但是它在跟工廠要訂單的時候付款模式是分三步,首先付30%的的定金,發貨后再給30%,剩下的尾款則不知道何時歸還。

而原本自行車行業的規矩是出貨前尾款必須打齊。因為單車品牌拖欠代工廠的貨款,但無論共享單車是否支付尾款,代工廠需要向供應商交採購零件的費用。

所以從一開始,共享單車企業就將風險轉移到了自動車工廠供應鏈環節,隨著共享單車規模化之後,亂投放、運營與維修、折舊、損毀成本過大,入不敷出之時,共享單車企業自顧不暇,所以導致不少自行車供應鏈企業賬款被一拖再拖,導致自行車代工廠資金鏈斷裂。這是共享單車第一鎮被拖垮背後的一大重要原因。

第三,共享單車從一開始興起的時候,人們對它的未來認識不清,沒有意識它這門生意到達天花板的速度有多快與潛在的隱患。

共享單車都在一窩蜂追求規模化,規模化到了一定程度,運營成本越來越高,對城市交通市容、公共用地的佔用環境、出行造成極大的負擔與隱患,必然遭遇政策的鉗制,後來隨著共享單車圍城的狀況越來越普遍,各城市紛紛叫停投放。

因此,這決定它的規模化到了一定程度之後,就很難再上去,這也意味著它的增速遲早會慢下來。一旦慢下來,這些為共享單車規模化訂單而擴張的自行車產線與產能就會面臨過剩的狀況。隨著訂單減少,原本不斷擴大的工廠產能也意味著它的維護成本也變大了,閑置的機器和產能不能成為利潤增長的動力,反而會加劇經營的負擔,隨著資金鏈的緊張,虧損、倒閉或者縮減產能就成為必然。

據此前《南方周末》報道,當年最離譜的時候,王慶坨的自行車賣到了50元一輛,是當時行業平均價格的三分之一。這種自行車的車架薄得跟紙一樣,生命周期只有3—6個月。於是王慶坨也成為劣質自行車的代名詞。

而這種低質低價的模式,也使得它沒有形成自身的上下游產銷一體化的核心競爭力,在整個自行車製造過程中,噴漆烤漆會釋放漆霧和廢棄,對環境造成了傷害,而且王慶坨小廠居多,設施簡陋,全國查環保的原因,自行車的零配件和烤漆工藝很受影響,上下游的供應受到了波及。

如今的王慶坨已經接不到一年前那樣的大單了,許多商家開始做起了「回購共享單車」的生意,幾毛錢一斤或者幾塊錢一輛,用收廢鐵的價格把這些共享單車收回來,整修、抹去車身上的logo后重裝上市后當成二手車低價賣出。

當年許多人喊著共享單車是中國新四大發明之一,也有媒體歡呼共享單車激活了中國自行車製造業,並將帶活整個產業鏈,推動傳統製造業騎上快車道。但從今天的現狀來看,共享經濟給自行車製造業製造了一場美夢,現在夢醒了,終於要面對慘痛的現實。

應該反思什麼?

共享單車給自行車行業乃至製造業帶來的反思是,製造業大而不強的現狀依然沒有得到改善。

雖然未來包括自行車在內的諸多傳統製造業與互聯網模式的結合是一個必然的趨勢,但是製造業與互聯網模式結合的時候,對於互聯網規模化訂單與行業前景有正確的預判,確保現金流與資金鏈的穩健。因為訂貨量越大意味著生產周期被拉長,也延長了回款周期,小本經營的製造業實體根本無法承擔這樣的風險。

而從互聯網模式延伸到製造業供應鏈的新風口,它是否隱藏著泡沫與風險,決定於它從一開始的盈利模式是否穩健,它的行業競爭是否趨於理性。

如果僅僅依賴資本催熟,盈利模式缺失,行業一窩蜂大幹快上,對這種狀況必須保持足夠的清醒與理智去避開大坑,因為一波波企業扎堆的情況一旦出現,很容易把藍海做成紅海,紅海做成死海。至少不應該盲目改變款項交付模式,擴充訂單與產能。

James McGregor 在《十億消費者》裡面說:中國人,永遠在盯著下一個撈一把的機會。他們的臉上寫滿焦慮與對成功的渴望,相信有太多機會屬於自己。但正因為如此,創業者保持一種慢下來的理性、獨立思考能力尤為重要,因為雖然創業雖有千萬種死法,但追風口可能是最快的那一種。

其次是,對於擴大產能要有更多的風險預估,盲目擴大產能可能在行業前景不景氣的時候往往會產生多米諾骨牌效應,導致工廠供應鏈與資金鏈被波及。互聯網模式的缺陷在於它的成本投入與盈利預期不對等,越是訂單量大,越要預估風險及時止損。

共享單車其實也擠壓了自行車廠商原本的客戶的生存空間。因為自行車廠商原本一個訂單就是幾百上千輛,共享單車一個訂單是幾千幾萬輛,產能自然優先配合共享單車。因此共享單車的出現不僅僅導致了許多工廠的尾款尾貨損失,而且擠壓了非共享單車,原本的自行車廠客戶的生存空間。

其三,作為製造業供應鏈端的生意,應該把雞蛋放到多個籃子,擴展多種市場多種客戶群體,通過差異化產品布局來應對偽風口帶來的風險。

比如說據媒體報道,王慶坨也有些工廠是保持了足夠的冷靜,將重心之一放在山地和運動自行車、童車市場上,銷售渠道重心放在網店經營與電商渠道,因此它面向的是一個相對穩定的剛需性市場客戶群體,受到的影響也會相對較小。因此,押注一種模式或者一種客戶群體都是有風險的。

在人口紅利漸失的今天,國內製造業還是停留在一種廉價、落後產能、低端血汗工廠的印象,它的競爭優勢如果還是依靠較低成本的勞動力資源與落後產能去迎合低利潤規模化的需求,即便不被互聯網模式拖垮,也很難有好的未來。對於王慶坨來說,最輝煌的時刻已經過去了,在當下大環境整體遇冷的情況下,也必須從夢中醒來,藉此機會轉型,努力找到新的增長點。

文|王新喜

來自cnbeta.COM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