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憂內患裹挾下的易到 今後該走向何處?-愛新聞

外憂內患裹挾下的易到 今後該走向何處?

外憂內患裹挾下的易到 今後該走向何處?外憂內患裹挾下的易到 今後該走向何處?外憂內患裹挾下的易到 今後該走向何處?

呂藝喊話鞏振兵:「在人品上老易到的人不服你,你只能靠開人換人獲得尊重。」「司機上門多次你都跑了,交通部檢查你都不敢簽字。」他還稱,鞏振兵曾經用威脅開除GR其他人員的理由逼自己給他連磕了7個頭。

外憂內患裹挾下的易到 今後該走向何處?

目前可以確定的是,呂藝已經離職,同時,易到面對的生存考驗、內部管理之混亂、員工流動性之大等問題,都已經緩緩呈現在公眾面前了。

三次易主與空降部隊

易到用車作為最早的網約車平台之一,現在正遭遇著自己的凜冬。三次易主的故事,正發生在易到的身上。

11月14日,原本準備從韜蘊資本手中接盤易到的赫美集團發布公告稱,雙方的合作因未能達成一致意見而終止。而韜蘊資本則是在2017年7月13日正式入股易到,換下樂視,實現對易到的控股。

新的大腿還沒有抱到,原有的庇護所——韜蘊資本也出了問題。

9月17日上午,韜蘊投資被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進行依法搜查,公司CFO彭樹發被帶走配合調查,公司辦公室被查封。而據界面新聞報道,本次法院搜查與2015年韜蘊資本參與海航控股的西安民生(現名供銷大集)定增有關。

因為易主,易到得以續命。但是,這也帶來了公司內部管理長期的管理混亂。就在這期間,易到陸續接收了一大批來自其他企業的高管和員工,股東和公司高管頻繁更替,自己公司的員工流動性也變得極高。

2016年2月,在易到用車還處在樂視控股時代的時候,易到就進行過大的人事調整:原樂視控股CMO彭鋼赴任易到用車總裁,原樂視控股投資副總監孫可任易到用車投資副總裁,負責易到用車的投融資的業務,向樂視全球資本高級副總裁鄭孝明和易到用車CEO周航彙報。

同年5月,阿里巴巴集團原農村淘寶中西部大區總經理馮全林也加盟易到用車,任首席運營官(COO),全面負責公司整體運營業務工作,直接向周航彙報。而隨馮全林空降易到的還有一支「阿里經理人」團隊,並成為當時易到用車運營管理團隊的核心成員。

這一系列動作都被視為樂視對易到用車的意志的改造。

但是,就在2016年底,樂視危機爆發,彼時還被樂視控股的易到也被曝出拖欠供應商費用、司機無法提現等問題。不到一年,2017年4月份,周航發出一封名叫《樂視挪用易到13億資金》的公開信,徹底宣告與樂視的蜜月期結束。隨著周航等三位創始人暗自離去,易到的樂視時代正式終結。

2017年6月28日,韜蘊資本與樂視方面就收購易到股權達成一致,並於6月30日向易到注入了首批資金。在韜蘊資本控股時代,易到也沒有停止對其他互聯網公司人員的接收。

2017年10月,滴滴收購Uber兩個月後,易到以最低高於市場價兩倍的薪酬挖進大量前Uber員工,並擔任用戶運營、策略運營、測試、大數據等職位。只是,這部分人深得彭鋼信任,卻讓老易到員工頗為不滿。

鈦媒體就曾經報道過,「這些前Uber員工身上殘留的『天生驕傲』氣質,與現有的易到團隊格格不入。」其中一位測試崗位的員工就淪為被Uber軍團排擠的對象——這名員工在被Uber來的新任領導約談后,以「能力不匹配」為由勸退,公司也沒有提供任何的離職補償。該員工在離職的最後一天給全公司發出郵件,控訴上司的違規舉動與公司的非人道作為,但這封郵件很快被管理層發現,隨即被撤回。

易到內部有多混亂

易到的空降隊伍越來越壯大。而視頻中的主角之一——鞏振兵,也是後來才空降到易到的CEO。

在加入易到之前,鞏振兵曾在百度帶隊創建了百度外賣,並在其獨立之後擔任百度外賣公司CEO。2017年,餓了么收購百度外賣,鞏振兵任百度外賣董事長。今年3月份,被架空的鞏振兵離職,兩個月後加入易到用車。

根據界面的報道,一位易到內部員工透露,鞏振兵入職易到用車后,整體業務並沒明顯回升,反而幫派鬥爭嚴重。該員工表示:許多高管換了一撥,基本都是來自百度外賣鞏振兵的前部下。

這樣的情況在脈脈的評論中多有體現。

有認證為「前易到用車員工」的用戶發表評論稱:「老員工受不了易到隨便扣帽子裁人的做法。四年北京社保無原因無理由就給斷了。裁員不賠償,威脅背調。」

還有認證為「現易到用車員工」吐槽道,自己在易到待了多年,「周航(時代)之後,來的全是XX。」(真實情況有待驗證)

外憂內患裹挾下的易到 今後該走向何處?

還有其他的易到用車員工也有著類似的評論:老員工不是被逼走就是被開除。

外憂內患裹挾下的易到 今後該走向何處?

目前的信息表明,易到又已經從外部空降了一名叫張燕的高管來代替呂藝。

在呂藝的郵件中,還提到另外幾名「被離職」並且受到了「不公平待遇」的員工:原COO王俊,原易到員工楊帆、馬燕晶等(郵件中稱該兩名員工因易到不給變更離職員工職務,無法入職新公司)。

處在漩渦中的易到,今天發布官方聲明稱:網傳「CEO欺凌員工」言論不實,隨後將向公眾還原事件真相。而在36氪的報道中,一位易到內部核心人士卻表示,事情本身並非像呂藝說的那樣。

這名內部人士的版本是:呂藝為易到GR部門負責人,因為之前和鞏振兵有些工作上的矛盾,所以幾個月前,GR部門的員工請鞏振兵吃飯喝酒,「相當於吃了這頓飯,大家一笑泯恩仇」。當晚鞏振兵被灌醉,「呂藝說要磕頭拜大哥,以後就是好兄弟了,因為鞏振兵喝多了癱在那裡,神志也不是很清醒,所以就也沒有阻止」。

目前,易到的「下跪」事件還在持續發酵,雖然還不知道結論到底如何,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外憂內患的裹挾下,易到的問題,已經不僅僅是高管之間的矛盾這麼簡單了。

來自cnbeta.COM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