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FB「黑公關」操作:調查政客內幕 引誘記者發對手負面

FB「黑公關」操作:調查政客內幕 引誘記者發對手負面

一家名為Definers Public Affairs的小公司將華盛頓不為人知的黑暗政治藝術帶到了矽谷:它與Facebook合作,向記者透露貶低其它科技公司的信息。

9月份,Facebook首席運營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出席國會聽證會。而就在聽證會前幾天,Definers有了新的目標:打算質詢桑德伯格的參議員。

在給記者的一份文件中顯示,Definers統計了15名參議院情報委員會成員使用的軟體,用來追蹤他們個人網站的訪客。另一份文件詳細列舉了每個參議員在Facebook廣告上投入的資金,以及他們從Facebook等大型科技公司獲得的競選捐款。

這種做派在政治活動中被廣泛稱為「敵情研究」。這些由Definers披露的文件巧妙地為記者們提供了他們所需的素材,藉此指責這些質詢桑德伯格的參議員是偽君子。

FB「黑公關」操作:調查政客內幕 引誘記者發對手負面

圖為Definers向記者提供的信息,記錄了參議員為跟蹤他們網站訪客所使用的數據工具。

雖然參議員們對敵情研究的招數並不陌生——他們經常使用這一伎倆對付政治對手。但是在競選期之外,他們對自己會成為「敵情研究」的目標始料未及,更何況使用這種招數背後的公司還曾口口聲聲宣稱要與議員們合作。一般情況下,受到華盛頓重點審查的公司往往不會貿然採取任何可能惹怒議員的行動。

「Facebook表面上宣稱他們希望與委員會合作一起解決種種問題,背地裡卻跟政治敵情研究公司勾結試圖摧毀該委員會的可信度,」弗吉尼亞參議員馬克·華納(Mark Warner,該委員會的民主黨領袖)在聲明中說道,「這令人十分不安。」

FB「黑公關」操作:調查政客內幕 引誘記者發對手負面  

圖為Definers向記者提供的信息,其中列舉了每個參議員購買Facebook廣告的花費,以及他們從Facebook或其他大型科技公司獲得的競選捐款數目。

《紐約時報》獲悉的文件進一步揭露了Definers詆毀Facebook批評者的策略。周三,《紐約時報》刊文稱,Definers還向記者提供研究文件,稱自由派團體捐贈者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是反對Facebook人士背後的暗中力量,並在一個看上去像是典型的保守派新聞網站上發布文章,攻擊的Facebook的競爭對手。

周三晚些時候,在《紐約時報》公布其調查結果后,Facebook隨即終止了與Definers的合作關係。

「我知道很多華盛頓的公司會做這些事情。當我了解到這一切后,我立即做出決定:這不是我們想要做的事情,」Facebook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周四在電話中告訴記者說。

Definers的董事總經理科林·里德(Colin Reed)在一封郵件中表示,他的公司不過是基於公開信息編製內容,Definers所做的一切均符合公關事務的「標準操作流程」。「對於《紐約時報》的記者來說,一家公關公司在客戶將於國會山作證之前向記者提供素材並不什麼大驚小怪的事情,」他寫道。

最初,Facebook聘請Definers來監控社交網路上的新聞。2017年10月份,隨著針對俄羅斯如何利用Facebook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前製造分裂的審查日益加劇,Facebook進一步加深與Definers的合作。

Definers開始做一些一般的宣傳工作,比如為Facebook管理電話會議。同時,公司還暗地裡將就俄羅斯假新聞泛濫一事甩鍋給其他公司,比如谷歌。

新聞網站NTK Network是Definers工作策略的一個關鍵組成部分。NTK看上去跟普通的右派新聞網站無甚區別。但實際上,上面的大部分新聞都出自Definers和其姐妹公司America Rising的員工之手。根據一名匿名前員工的說法,這些新聞無非是詆毀公司客戶的競爭對手。這三家公司在弗吉尼亞的阿靈頓擁有共同的員工和辦公室。

在桑德伯格出席參議院聽證會前夕,Facebook的遊說者敦促議員盡量不要在隱私、審查以及其他一些問題上提問桑德伯格,主要提問應圍繞干預競選進行。據周三報道,委員會主席、北卡羅來納共和党參議員理查德·伯爾(Richard Burr)當時似乎有些舉棋不定,並提醒其他議員按照聽證會原定的安排提問。

Facebook還遊說邀請谷歌方面具有相應頭銜的人物出席聽證會。伯爾邀請了谷歌的聯合創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但他並未露面。在聽證會當天,桑德伯格女士邊上留出一個位置,谷歌的標籤異常醒目。

在聽證會前夕,一名Definers員工向《紐約時報》記者發送郵件,其中勸說記者撰寫文章,稱Facebook將認真對待參議員的顧慮,而谷歌則對參議院的要求置若罔聞。

也是在聽證會前夕,NTK Network報道稱,佛羅里達共和党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曾暗示谷歌是潛在的壟斷者。第二天,聽證會剛結束,NTK Network又發文強調,聽證會期間參議員盧比奧點名批評谷歌。

NTK自三月末以來,一共發布至少11篇與谷歌有關的文章,上述兩篇只是其中之二。其中另有一篇文章質問道:「為什麼扎克伯格需要出席年初國會的聽證會,而谷歌的高管卻可高枕無憂?」

和針對參議員們的文件一樣,Definers也在散布其它包含公司希望記者深入調查的線索備忘錄。這些備忘錄通常基於新聞簡報和社交媒體帖子等公開信息。

Definers敦促記者們調查索羅斯與反Facebook聯盟「Freedom From Facebook」之間的財務關係。Definers希望藉此說服記者,該聯盟並非單純的運動組織,而是一個有錢的反對者精心策劃的產物。

Definers散布了一份跟「Freedom From Facebook」有關的長達兩頁的文件,其中指出「該聯盟中至少有四個組織接受過喬治·索羅斯的資助、或與索羅斯步調一致,而索羅斯曾公開指責Facebook」。而文件中指名道姓的四個組織似乎確實獲得過來自索羅斯的基金會「Open Society Foundations」的資助。

第二份長達12頁的文件試圖將「Freedom From Facebook」與索羅斯和民主黨人大衛·布洛克(David Brock)聯繫在一起。布洛克在保守派圈子裡是著名人物,擅長使用政治骯髒伎倆。在向索羅斯身上潑髒水時,文件強調稱,「Freedom From Facebook」抗議人士拿的標識牌容易讓人聯想到反猶太主義宣傳。

Definers在一份聲明中稱,該文件「完全屬實並有公共記錄可循」。

「Freedom From Facebook」的發言人埃迪·瓦勒(Eddie Vale)稱,聯盟的主要資助者為計算機科學家大衛·馬格曼(David Magerman),但瓦勒拒絕透露其他資助人的姓名。他表示,聯盟從未接收過集團贊助。「Open Society Foundations」也表示其未向該聯盟提供資金。

「Open Society Foundations」的女發言人勞拉·希爾博(Laura Silber)稱,周四基金會的主席已與桑德伯格通過話,要求Facebook對公司與Definers之間的關係發起獨立調查,並在三個月內對外公布調查結果。

Definers在最近的操作不是Facebook第一次試圖抹黑其競爭對手。2011年,Facebook曾聘請公關公司Burson-Marsteller與記者聯繫,引導記者調查谷歌侵犯用戶隱私一事。當記者披露該計劃后,Facebook反自食惡果。

來自cnbeta.COM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