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校園霸凌之紅裙子的故事

小靜最近特別喜歡一條紅裙子。她也忘了這條紅裙子是自己什麼時候買的了。
但一看見這條裙子就感覺腦子裡有個聲音對她說:“快穿上它,快穿上它。”她就鬼使神差的穿上了,在家裡都捨不得脫下來。
劉文生是小靜的爸爸也是一名教師。這天他下班回來就看見小靜穿著那條紅裙子在畫畫,也不和他打招呼。
他和妻子在女兒很小的時候就離婚了。妻子出國後就再也沒來見過女兒。他覺得對女兒有愧疚並且他還作為一個老師所以對小靜的教養很是看重。小靜今天的行為讓他有些不悅。
“小靜,為什麼不和爸爸打招呼?”劉文生略微嚴厲的問。小靜平日乖巧,也有些怕她爸爸。
可今天卻反常的對劉文生嚴厲的語氣置若罔聞,還笑著拿著畫跑過來說:“你看,我畫的好不好?” 
劉文生這下更不悅了,可在他看了一眼這幅畫的時候,他感覺到背後有一股深深的寒意滲入他身體的每個毛孔。
整張白紙被塗成黑色的,畫面很簡單,一個簡筆劃的女孩脖子卻被繞在上面繩子拽的老長,繩子的另一端蔓延到紙的邊緣。
身上是件紅裙子,深紅色的裙子像乾涸的血跡,在黑色的背景下顯得分外詭異。
一個正常的女孩怎麼會畫出這種詭異駭人的畫呢?
劉文生看看女兒身上的紅裙子,一股涼氣從腳底蔓延至頭頂,即使他不信這些東西,可現在他卻有些害怕這條裙子。
“小靜去把裙子脫了,換件衣服。”劉文生說。
小靜笑了笑,在劉文生面前轉了一圈“爸爸不覺得這條裙子很漂亮嗎?” 
劉文生皺著眉看著女兒,他越來越覺得女兒的不對勁,就像換了個人一樣。
“現在立刻去把裙子換下來。”劉文生提高了聲音。小靜被嚇了一跳,臉色唰的變的蒼白一片。
劉文生以為自己剛才嚇到了小靜,連忙蹲下身去哄她。可小靜卻抖著身體“爸爸,我怕,我怕。” 
劉文生安慰的拍著她的背,“是爸爸錯了不該兇你。沒事了。沒事了。” 
小靜抓著劉文生的衣服哆嗦著說:“我最近總是夢到江蘭。她,她要吊死我。爸爸,爸爸,我怕。” 
江蘭這個女孩劉文生是知道的。她是小靜的同班同學,是個十分靦腆的小姑娘。可是她和小靜有什麼關係?
“你和江蘭的關係不好嗎?”劉文生問。
小靜的手還抓著劉文生的衣服,眼神卻變的飄忽不定,支支吾吾的說:“班裡沒有人喜歡她,我……” 
劉文生是個老師明白校園裡的霸凌事件,看女兒這副樣子就明白了她就算不是主使者也是幫兇。
“那江蘭現在怎麼樣了?”女兒的回答讓劉文生心頭一驚。小靜說:“江蘭……死了。是,是自殺,是吊死的。”說完又害怕起來。
劉文生覺得事情好像變的複雜了。看小靜現在的狀態也問不出什麼。他安慰小靜很久才讓她睡了。自己開車就去了小靜的班主任家裡了解情況。
小靜的班主任叫趙澤是個四十左右的中年男人。看起來文質彬彬的。劉文生覺得這個事情非同小可,就直奔主題的問趙澤。
“趙老師能把江蘭的情況和我說一下嘛?我家小靜最近狀態很不好。” 
趙澤猶豫了一會兒說:“都是我疏忽了。沒有註意到江蘭的變化。劉老師,你也是老師,也明白學生之間的事,我們有時插手不了太多。畢竟我們只是做老師的。” 
劉文生點頭,他當然明白學校裡的很多霸凌事件老師其實是清楚的,可卻沒有辦法管。
一旦霸凌的學生被老師批評了就會變本加厲的欺負被霸凌的學生,周而復始惡性循環,往往被霸凌的學生都會受到嚴重的傷害。可這個年紀的學生又不用承擔法律責任,任誰都束手無策。
趙澤接著說:“我以前都會每過一段時間都和江蘭談一談。她的家庭條件不好,沒有轉學的條件。我也只能開導開導她。” 
趙澤看看劉文生又說: “江蘭的死對同學們或多或少都會有影響的。劉靜同學有些反應也是正常的。如果劉老師你真的擔心的話,不如有時間帶她看看心理醫生,如果真對她以後產生什麼影響,就不值當了。” 
劉文生點點頭。從趙澤家出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也了解到小靜平時在班級里特別乖巧,和同學相處的也很好。
看來她應該不會是霸凌事件的參與者。想到這,劉文生稍微放下點心,看來小靜真的可能只是因為江蘭的死受到了影響。
小孩子心理比較脆弱,有這樣的表現也是正常的。
劉文生回到家的時候去小靜的房間看了看,小靜已經躺在床上睡了,看起來睡得很平穩。
劉文生安心的去收拾自己的東西了。又聯繫了一個兒童心理醫生。他準備明天帶小靜去看看,他希望女兒可以健康長大。
心理疏導進行的很快,心理諮詢師微笑著對劉文生說:“她已經沒什麼問題了。回去多散散心,不會有什麼大影響的。” 
劉文生道了謝,帶著小靜回去了。小靜的狀態已經越來越好了,而且比以前活潑不少。這讓劉文生很欣慰。
當夜幕降臨後,小靜乖巧的和爸爸道了晚安回到自己的房間。她從抽屜裡拿出手機,輸入密碼,打開相冊。裡面全是一個女孩子的裸照。
“把這些照片發到網上,唾沫都能把你淹死,賤貨,就算你有媽媽又怎樣。” 
小靜腦海裡閃過這些畫面時,憤怒的眼睛都變的猩紅,手緊緊的握著手機,幾乎要捏碎它,但一瞬間她又平靜了下來。
她輕輕的刪掉照片把手機放回抽屜,拿過床頭自己的相片,慢慢摩挲著相片中人的臉,詭異的笑了起來。
“吊死你有什麼用呢?讓我取代你。你替我去死。謝謝你給我留個好爸爸。”說完把相框放回去,一副開心的模樣上床睡覺了。
江蘭頭七的那天,劉文生去了江蘭家裡一趟。他問候過江蘭的家人後又給江蘭放了束花。
自始至終他都沒有註意到,江蘭的遺像裡,她穿著紅裙子。也沒有人告訴他,江蘭是穿著紅裙子吊死的。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