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摺疊屏手機太新是噱頭?這件事比全面屏做的時間還要長

摺疊屏手機太新是噱頭?這件事比全面屏做的時間還要長

從 2016 年小米發布 MIX 手機並提出「全面屏」概念后,近兩年時間,手機廠商紛紛在這一方向上卯足了勁,蘋果也在 iPhone X 上嘗試了大膽的全新設計,似乎沒有人覺得這一概念即將過時。但突然間,可摺疊柔性屏手機作為挑戰者陸續出現,似乎標誌著新時代即將來臨。

無論是普通用戶還是數碼愛好者,看到這樣的消息都會好奇和疑惑。好奇的是這種曾經在科幻電影中的產品究竟能帶來哪些改變?疑惑的是這到底會不會只是廠商的一廂情願?這種設備的未來究竟會怎樣?要想知道這些答案,我們不妨一起看看,摺疊屏設備的過去和現在。

全面屏之前吹起的風

羅馬非一日建成,當很多人為柔性摺疊屏手機爭論,好奇它為何這麼快就出現時,一個容易被忽視的事實是,柔性摺疊屏手機這股風其實已經吹了很長時間。

我們今天看到的摺疊屏是從柔性顯示屏進化而來,施樂最先在 1974 年提出了柔性顯示屏的概念。這種可以像紙一樣彎曲,又能直接顯示圖像的材料一直都很吸引人,但在很長一段時間都不能從實驗室走出,因為要將屏幕材料變得更薄更輕,還要保持其功率和耐用度,甚至是顯示出豐富色彩,如此複雜的要求對於量產來說並不容易。

這件事最終在廠商那裡有了一些答案,屏幕製造商 Plastic Logic 在 2012 年製造了號稱「牢不可破」的柔性顯示屏,其材料完全由塑料製成,還在 2013 年展示了和英特爾共同打造出的柔性屏手機 MorePhone。手機廠商中,索尼、三星等也差不多是在同一時間對柔性屏幕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並開始了相關技術研發。

摺疊屏手機太新是噱頭?這件事比全面屏做的時間還要長Plastic Logic 研發的屏幕,圖自維基百科

硬體之外,另一個難點在於人機交互,如何為柔性顯示屏提供適合的人機交互系統?這件事其實並不簡單,不同於我們都在使用的電腦人機交互,其主要操作集中在滑鼠和鍵盤的組合上,生活中的電視機交互則通過遙控器完成,這些方案在柔性屏上統統都不夠自然。

面對這個問題,同樣是來自施樂的科學家 Vertegaal 教授,他提到了一個可以通過有機用戶界面(Organic user interface,簡稱 OUI)來進行的系統交互方式。這一概念與傳統的圖形用戶界面(GUI)相區別,並在隨後以研討會的形式確立了三點核心規則,這些都指導了如今的交互設計:

第一,輸入等於輸出。柔性屏幕的輸入和輸出應該區別於傳統設備。傳統設備輸入和輸出在物理上相互分開,比如使用電腦需要通過滑鼠或者鍵盤,在 OUI 上,用戶交互的軌跡應該基於屏幕表面。

第二,功能等於形式。界面的形狀決定了它的物理功能,反之亦然。比如球形多點觸控界面特別適合地理信息界面,在 OUI 上,界面顯示出的是球形,就應當能和真正的球形那樣進行操作。

第三,形式遵循流程。區別於傳統顯示屏的柔性顯示屏擁有自身的物理變化,因此不同狀態應當與操作產生一定關聯,OUI 中,比如可摺疊的屏幕,摺疊的同時應當具有不同的指令反饋。

OUI 的提出為柔性屏設備帶來了系統交互上的解決方案,連同智能手機廠商在硬體方向上的嘗試,為柔性屏設備走向市場提供了一個機會,伴隨採用柔性屏的手機廠商越來越多,廠商終於有機會再往前邁一步,朝可彎曲甚至可摺疊的屏幕進發,首當其衝的就是可穿戴設備。

可穿戴設備的嘗試

2014 年年第,日本眾籌網站 Makuake 上線了一款特別的眾籌產品——一塊 E-ink 顯示屏手錶。這款產品並沒有像其它智能手錶一樣擁有各種各樣的信息提醒、展示等功能,但整塊手錶是由一塊柔性的電子紙屏幕構成,這意味著當你戴上它時,從錶盤到錶帶,都是貨真價實的完整版電子墨水屏。

摺疊屏手機太新是噱頭?這件事比全面屏做的時間還要長

這款當時引發轟動的手錶來自索尼,被稱為 FES Watch,它創新的將顯示屏彎曲作為錶帶的設計,讓整個手錶從錶盤到錶帶,擁有了「百變」的能力,加上電子墨水屏黑白分明的顯示效果,無論外部光線如何,都能清晰地顯示內容,無疑帶給很多人一種科幻感。

索尼把電子墨水屏做成了可彎曲錶帶,另一邊的三星也沒有閑著,2014 年推出的三星 Gear Fit 上,三星把自家的 AMOLED 屏幕彎曲,成了更貼合手腕的智能可穿戴設備,相比電子墨水屏,提供強大色彩顯示的 AMOLED 屏幕無疑帶給大家更多想象空間。

摺疊屏手機太新是噱頭?這件事比全面屏做的時間還要長圖自 PCMag  

不論是索尼還是三星,在可穿戴設備上的嘗試無疑都在探索柔性顯示屏的更多可能。一方面,智能可穿戴設備和智能手機一樣,已經是人們生活中的一部分,從日常操作層面都在考驗材料的耐用性和可靠性,這為更進一步的摺疊屏打下了硬體基礎。另一方面,在探索可彎曲的柔性顯示屏時,手腕設備也迫使廠商尋找出更多交互可能,這對於人機交互來說十分重要。

這裡以索尼 FES Watch 為例,在默認情況下,這塊手錶不會顯示時間,顯示的是漂亮個性的圖案。但當你抬起手做出看手錶動作時,錶盤和錶帶的圖案將會一起變化並顯示時間。這就是「動作感應」功能,即當錶盤從與地面垂直的狀態變為水平狀態時,顯示時間,時間顯示將持續 4 秒,之後恢復到不顯示時間的狀態,這自然也是交互上的一大亮點。

從彎曲柔性屏的可穿戴設備上,三星、索尼這樣的廠商無疑積累了關於柔性屏材料的耐用性和實用性數據,也有了操作交互上的寶貴經驗。但要把柔性屏對摺起來創造不同於以往的手機產品還遠遠不夠,在柔性摺疊屏手機出現之前,另一種產品——雙屏摺疊手機則為今天的柔性摺疊屏手機探索提供了更多寶貴經驗。

從摺疊手機到柔性摺疊屏手機

說到雙屏摺疊手機,相信正在閱讀的你第一時間會想到 2016 年發布的中興天機 Axon M 手機,這款產品擁有兩塊屏幕,在日常狀態下可以單屏操作,和普通手機沒有區別,但在需要大屏交互時,則可以像翻書一樣一分為二,變成完整大屏。

中興 Axon M 對於雙屏手機的交互提出了三種設想,包括兩塊屏幕合二為一成為完整屏幕的大屏模式,也有兩塊屏幕各司其職的分屏模式,還有一種被稱為鏡像模式,可以通過對摺將手機直接立起來。

摺疊屏手機太新是噱頭?這件事比全面屏做的時間還要長圖自中興官網

雙屏幕加入讓中興 Axon M 的交互看起來的確有些不同,但實際上這樣的嘗試從 2011 年的京瓷推出的 Kyocera Echo 就能看到,在當時的產品上,兩塊屏幕也能弄個合二為一,提供更多屏幕內容,但並沒有引起多少轟動。

從 iPhone 一代走來,手機廠商的嘗試並不少,但雙屏摺疊手機似乎從未獲得過成功。究其原因,也許不僅僅是硬體層面沒有達到預期,更重要的是這類產品的交互沒有發生重大變化,因此從使用層面也沒有實質性改變。

這件事聽上去有點可惜,但卻給了柔性摺疊屏手機很多寶貴經驗。如 iPhone 在硬體和軟體上近乎完美的結合帶來的化學反應那樣,硬體成熟時,如果沒有軟體上的變化和交互上的變革,那這樣的產品似乎並沒有辦法能夠長久存活下去。

摺疊屏手機太新是噱頭?這件事比全面屏做的時間還要長

所以當三星發布了 Infinity Flex 之後,以此為基礎,它們決定與 Google 聯手共同開發可摺疊手機軟體界面,而在演示中,我們似乎已經能夠看到,在交互變化之後,柔性摺疊屏手機開始展現出另一種我們想象中的樣子:

當它合起來時,它的外屏是一個 4.95 英寸的普通智能手機,屏幕雖然不大,但便於攜帶,並且足夠日常使用,而當你需要進行辦公,或者影音娛樂時,打開它就會看大 7.3 英寸的大屏設備,足夠當作平板使用。

摺疊屏手機太新是噱頭?這件事比全面屏做的時間還要長

如三星首席執行官高東真所說:「我們已經克服了許多障礙,包括讓摺疊線隱形。我們只需要提供用戶界面的詳細信息即可。」他認為改變的契機在於真正的交互變化,因此三星並不想做一款「人們很快就會厭倦的產品」,對於 2019 年這款產品的量產,官方說法是備貨 100 萬部,顯然並非「玩票」性質。

而 Google 官方來自 Android 項目的副總裁戴夫·伯克(Dave Burke)說法似乎更加確認:「這是一個令人興奮的概念,我們希望看到幾個 Android 製造商的可摺疊產品。」看來這的確將是柔性摺疊屏手機離我們最近的一次。(編輯:Rubberso)

訪問:

京東商城

來自cnbeta.COM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