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40億資金被挪用股東討債 樂視體育如何走到今天這般田地?

TechWeb 11月14日 文/糰子

40億資金被挪用股東討債 樂視體育如何走到今天這般田地?

根據公告,上述投資人向樂視體育原股東樂視網、樂樂互動、北京鵬翼申請仲裁金額(含律師費、公證費等其他申請 金額)共約 2.4 億餘元。

這兩年,樂視網收到仲裁公告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並不稀奇,此事之所以引起這麼大關注主要是因為申請仲裁的股東之一北京普思為王思聰全資持有,其申請仲裁金額高達9785.16萬元。

三四年前,樂視體育還是資本市場的寵兒,拿下過超百億元融資,曾經的明星公司如何一步步走到了今天這般田地。作為原股東,樂視網本身已自顧不暇 ,這110億的巨額賠款又將如何解決?

為何向樂視網索賠?

北京普思申請仲裁的原因主要是「樂視體育的違約行為嚴重侵害了申請人的股東利益」。

公告提到,2016年,樂視體育在未經董事會或股東會同意的情況下,擅自向其關聯方樂視控股出借了40多億元的資金。北京普思認為,「由於資金被關聯公司佔用,樂視體育的正常經營活動受到嚴重影響,大量業務由於資金緊張而無法進行,甚至因無法償還對外欠款而被追訴、承擔責任,申請人的投資權益遭受損失。」

2015年4月,樂視體育進行A+輪融資,新增投資者上海雲鋒新創股權投資中心(有限合夥)等7方,投資款共計5.79億元。

2016年4月,樂視體育再次引入投資者進行B輪融資,本輪融資中除了有海航等20多個機構投資者外,還有包括劉濤、孫紅雷、賈乃亮、周迅、王寶強等11名明星投資人,投資款共計78.33億元。

而B輪融資協議中,設置了原股東(暨樂視網、樂樂互動、北京鵬翼)回購條款。樂視體育需要在2018年12月31日前完成投資方認可的上市工作,如果違約,原股東將在投資方發出書面回購要求后的兩個月內按照協議約定價格、以現金形式收購投資方所持有的全部公司股權並支付全部對價。

如今,2018年已經剩下不到兩個月,樂視體育上市工作可以說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樂視網初步計算,樂視網、樂樂互動、北京鵬翼可能需要共承擔約110億餘元以內的回購責任。

拿回投資款的幾率有多大?

除了明星,投資過樂視體育的還有馬雲、王健林等業內大佬。但他們都及時抽身了。

萬達投資和雲鋒股權投資在樂視體育A輪融資時介入,當時還進入了樂視體育董事會。2015年12月,也就是僅僅半年之後,萬達清空了樂視體育股權。

王健林全面退出后,王思聰也賣出了一部分樂視體育股權,根據工商信息顯示,王思聰旗下的北京普思目前在樂視體育的持股比例為3.96%。

馬雲實際控制的上海雲鋒新創股權投資中心也大幅減持手中持有的樂視體育股權。截至2016年11月24日,雲鋒的持股比例已從10%降至3%。

相比這些精明的投資機構,明星投資人就沒有那麼幸運了。有媒體報道稱,在B輪融資中,11位明星投資人總投資金額不到2億元,占股不到1%。

不過,對於樂視體育投資人的索賠,樂視網並不認同其法律效力。樂視網在公告中表示,「根據公司目前了解情況,案件一至案件三所述事項未履行上市公司《公司章 程》及相關法律法規規定的審批、審議、簽署程序,其法律效力存疑。」

此外,對於導致樂視網可能承擔的回購、訴訟賠償等責任、債務,樂視網將依法保留向相關責任人和非上市體系相關企業繼續追索、起訴的權利。

甚至還有消息稱,有樂視網內部人士直言,「這些都是賈躍亭欠下的爛賬,誰欠的賬誰還,公司也只能督促賈躍亭還錢。」不過,這一說法未得到官方確認。

樂視網、樂樂互動都是賈躍亭實際控股的公司,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投資人的錢大概率是要打水漂了。

遲遲未定的重組方案

2016年11月,賈躍亭發出那封承認資金鏈緊張的公開信之後,作為七大子生態之一的樂視體育問題開始集中爆發。同年12月,即有消息稱,樂視體育將進行戰略調整,裁員20%,然後在半年間,相繼失去了亞足聯、中超、英超等體育賽事版權。

2017年5月,樂視體育宣布完成B+輪25億元融資,投后估值達到240億元。中意寧波生態園下屬基金以及其他樂視體育新老股東參與投資,樂視體育總部將從北京遷至中意寧波生態園,公司將從版權內容運營商轉型成為體育小鎮的開發和運營商。

看起來,樂視體育似乎找到了新的出路,不過,這筆交易卻遲遲沒有完成。據騰訊《稜鏡》報道稱,因樂視體育沒有交出令寧波方面滿意的方案,其當初設計的先期資金投入計劃,也因為樂體無法如期完成遷址工作而處於停滯狀態。

當時雷振劍對外回應稱,B+輪還在進行,前提是去樂視化能夠成功。2017年8月,市場傳出樂視體育客戶端擬更名的消息。與此同時在傳的還有新財團與賈躍亭簽署《股權轉讓協議》,擬接盤樂視體育。

但因為樂視體育股東眾多,很難統一思想,加之賈躍亭遠在海外,能否完成協議規定的條件,都存在很大變數。樂視體育的重組遲遲沒有確定。

2017年11月,資金緊張的樂視體育開始變賣資產自救。據騰訊財經報道,樂視體育香港已售出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香港地區的全媒體版權,李澤楷的香港電訊盈科以3000多萬美元接盤,而樂視體育買入該版權的價格是7000萬美元,也就是說,樂視體育這筆買賣凈虧損達4000萬美元。

不過,留給樂視體育可處置的家當已經不多了。這兩年,樂視體育僅存的原始團隊高管也已悉數離職,包括劉建宏、高峻等。今年1月底,據騰訊《一線》報道稱,樂視體育創始人兼CEO雷振劍也已向公司董事會提出辭職申請,原因為「高強度的工作節奏和心理壓力下,身體出現了嚴重的問題」。

雷振劍的個人微博最新一條更新停留在2017年6月13日,樂視體育的官方微博自2017年6月15日之後,也再無更新。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