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媒體是如何把羅永浩的「多動症」寫成「精神病」的?

 

媒體是如何把羅永浩的「多動症」寫成「精神病」的?

這個「某某症」到底是什麼病?羅永浩去醫院看過精神病?得了抑鬱症?還在長期吃含有興奮劑的葯?

這兩段文字最高明的地方,是作者並沒有編造謊言,而是通過裁剪信息給出暗示,讓你感覺羅永浩是一個去醫院看過精神病、開發布會需要吃興奮劑的人。

那真實情況是什麼?羅永浩去醫院看過精神病嗎?羅永浩在吃「抗抑鬱」的興奮劑嗎?

羅永浩確實去過醫院看病,而且去的是「北醫六院」這個著名的精神病醫院,最後還確診了「某某症」,同時長期服藥。

這麼猛的爆料,為啥《鎚子生死劫》的作者不寫清楚呢?因為寫清楚就沒法玩暗示那一套了。

羅永浩確實去「北醫六院」看病了,但看的是「兒科」,確診的精神類疾病是「ADHD」,俗稱「多動症」。他需要長期吃的藥物,自然也是控制「ADHD」癥狀的正規處方葯,跟興奮劑徹底兩碼事。

以上內容全部是公開信息,來源是2016年4月羅永浩參加的羅輯思維讀書會,他在裡面推薦了《分心不是我的錯》這本書,還詳細講了如何發現自己患有「ADHD」這種精神類疾病。跟他一起參加節目的大象公會創始人黃章晉,同樣是「ADHD」患者。

在這段視頻里,羅永浩詳細講述了自己去「北醫六院」看病的過程,親口說自己長期吃的那種藥物里含有微量興奮劑。「ADHD」跟普通人想象中的「多動症」不一樣,並不是所有患者都亂蹦亂跳坐不住,大量患者的表現是比一般人更安靜,但腦子裡暴風驟雨亂成一團根本無法集中注意力。對於「ADHD」患者來說,這種微量興奮劑反倒是能讓腦子裡的暴風驟雨停下來,服藥後會感覺更容易集中注意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如果你不信任羅永浩,還可以看看視頻里同樣患有「ADHD」的黃章晉怎麼說,以及網路上其他成年的「ADHD」患者怎麼說。對於這段爆料,節目里羅振宇還感慨了一句,說羅永浩這麼爆料真不怕被人黑啊。

寫下《鎚子生死劫》的作者顯然也掌握上述公開信息,文章引用了大量羅永浩與羅輯思維對談的內容,並且小心翼翼在精神病相關內容前加上了「據說」、「據了解」。

只要這位作者再多說一點「北醫六院兒科」和「ADHD多動症」的事情,「多動症患者羅永浩」就會成為一個笑點,完全無法給人精神病吃興奮劑的暗示。

但他仍然堅持把信息裁剪到只剩「某某症」、「抗抑鬱」和「興奮劑」,還特意強調「跟市場部開會能把門踹了一個洞,還砸椅子什麼的」。這位作者是真找不到更好的論據,非要把「ADHD患者羅永浩」描寫成沒有理智的精神病,才能完成這篇報道嗎?抑鬱症患者和ADHD患者跟他有什麼仇?

在當前這個大環境里,那些並不會發瘋的精神類疾病患者真的很可憐。倒不是說這些精神類疾病無葯可治,而是已經有大量成熟藥物可以控制的抑鬱症和ADHD,仍然總被旁觀者想成可以依靠精神克服的「假病」,一旦去醫院診斷和服藥就被想象成隨時喪失理智的瘋子。

如果這個社會能對精神類疾病更寬容,抑鬱者患者可以按時服下興奮或抑制的對症藥物,就更容易堅持活下去。ADHD儘管不至於危及生命導致輕生,但專業的醫院診斷和正確的藥物可以幫這些人生活得更好,走出那個依靠精神力量搞不定注意力障礙困境。

本文主題所限,無法細聊「ADHD」這種精神類疾病,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羅永浩那場羅輯思維讀書會,以及他推薦的《分心不是我的錯》這本書。

媒體是如何把羅永浩的「多動症」寫成「精神病」的?

無論你對羅永浩是愛是恨,我只是希望你能明白,精神疾病並不全是喪失理智的瘋子,這些疾病也沒有辦法靠精神力量去扭轉,無論「多動症」還是「抑鬱症」都不可怕。

這些跟你看起來沒什麼區別的普通人,他們需要一個更寬容的環境去接受正規治療,沒法靠自己更樂觀、更開心、更細心去解決問題。

硬把「多動症」寫成「精神病」,會害了那些需要正規治療的人。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