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賈躍亭:FF有潛在投資人 將拿64%個人股權激勵員工

賈躍亭:FF有潛在投資人 將拿64%個人股權激勵員工

同時,賈躍亭宣布FF將推行「合伙人制度」,而他將拿出個人股權的64%用於員工激勵。根據會議透露的情況,FF迄今已累計投入近20億美金,凈資產超過6億美金,供應商欠款僅為8000多萬美金,根本不存在所謂的「資不抵債」的情況。

據悉,FF已經提交了近2000項全球專利的申請,獲批近400項,其中包括很多的核心技術專利。再加上無形資產,FF的整體估值已經遠遠超過恆大投資時的45億美金的水平,有望超過100億美金。

FF高管在全員會上表示,儘管公司現金流動性確實非常困難,但正在逐步解決中,會首先保證員工的薪水和核心項目的推進。目前FF美國保留了包括FF 91工程、研發和生產製造團隊在內的核心團隊近700人。

上周,FF與美國投資銀行Stifel正式簽約,共同推進融資事宜。賈躍亭表示,公司日前已與多家投資人進行了接洽和討論,其中有來自美國、歐洲和中東的主權基金已經表達了濃厚的投資興趣。

賈躍亭在會議上首次透露了FF與恆大的融資細節。2017年11月,恆大與FF簽訂融資協議后,基於對恆大的誠意和信任,FF提前把45%的股權全部轉讓給恆大,而FF只獲得了頭期8億美元的資金。相對於20億美元的交易對價,恆大還應該向FF支付剩餘的12億美元投資款。

此後,應恆大的主動要求,FF、恆大健康和賈躍亭在今年7月份簽署補充協議,改變了原協議中投資方不參與FF全球及中國任何經營管理的約定,並由恆大獲得了FF中國法人和董事長席位,以及委派高管、參與FF中國經營管理的權利。作為交換條件,恆大健康須在2018年7月31日支付3億美金,10月31日支付2億美金以滿足實現FF 91量產交付的剩餘資金需求。

隨後,FF如期完成了該三方協議要求的全部支付條件,包括賈躍亭辭任FF全球董事等。但恆大卻在獲得協議約定全部權益的情況下,包括任命恆大高管彭建軍為FF中國董事長及法人代表並接手FF中國全部經營管理之後,單方面拒絕給FF付款。

「在經過多次交涉和敦促之後,恆大不僅一再拒絕履約和承擔付款責任,反而多次以不同手段阻止公司對外融資,同時在9月份進一步要求FF簽訂多達9份的霸王協議,其中包括隨時可以觸發向恆大健康廉價轉讓FF中國全部資產及全球高價值IP等無法接受的不平等條款。」

FF高管還透露,在危機發生后,公司已經做了詳盡的短期和中長期資金規劃,原本可以通過資產抵押貸款,短期借款等方式來保證公司正常運營及核心項目的推進。但是恆大卻突然發難,利用大股東的特殊許可權,在對FF部分資產進行保全的基礎上,進一步對FF全部資產進行保全,直接打亂了FF的規劃。根據合同約定,只要FF找到了融資機構,恆大必須無條件解除資產保全,但恆大卻再一次拒絕了FF解除資產保全的請求。

據悉,FF已經在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提交了關於解除恆大對FF資產保全的另一份緊急救濟仲裁申請,預計三四周內會出結果。如果勝訴,將會為FF解決短期資金問題打開一條通道。

賈躍亭還在講話中透露,FF 91的第二台預量產車將在下周下線,更多的預量產車也在持續打造中。同時,FF還對公司的中短期戰略進行了調整,決定根據實際情況適當減少FF 91的產能,將部分資源分配給FF 81項目。「關於FF 81,我們已經決定在美國率先生產,目標是2020年底量產,之後再視情況適時引入中國。」

賈躍亭在會議上再次強調了組織戰略的調整和進化。在部分高管離職后,FF已經對核心領導崗位進行了有效的補充。來自通用汽車的Waqar Hashim和來自蘋果公司的Michael Nikkhoo加盟FF,全力推進FF 91的量產和FF 81的開發

以下為美國時間11月12日上午FF全員會議上賈躍亭及部分高管的講話內容:

大家早上好!

過去幾個月以來,公司遇到了極大的資金流動性困難,讓我們在FF 91量產「臨門一腳」的情況下不得不臨時放緩腳步,也被迫採取了一些裁員、減薪、無薪休假等一系列措施渡過難關。首先我還是要對受到這些臨時措施影響的Futurists和家庭表示抱歉,同時也要對無論是留下來堅守的還是過去幾年來對FF做出過貢獻的所有Futurists表示感謝。自從危機發生之後,我個人從來沒有在公開場合評論過這件事情,原因是我內心一直非常感謝恆大和許主席去年幫助過FF,我們基於信任和真誠一直希望事情可以得到解決,可惜的是我們的真誠並沒有換回相應的尊重,反而他們逼迫FF一步步走向更加困難的境地,在這個生死存亡的時刻,我只能把真相告訴合伙人和未來的准合伙人,到底這次危機背後發生了什麼?包括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了目前的現金流危機?目前的真實現狀是什麼?以及下一步的解決方案和未來的工作規劃。剛才財務、供應鏈、HR、研發和交付部門的幾位同事已經做了一些分享,下面我想就這幾點進一步補充一下。

原因-恆大違約導致FF現金流吃緊

相信大家都想得到幾個核心問題的答案,那就是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了這次現金流危機?其實關於危機產生的原因,我此前跟高管團隊和在Excom上已經多次坦誠透明的溝通過。

首要原因顯然就是恆大的違約。記得去年10月的一個周末,我正在跟團隊開會討論融資策略,突然接到一個來自香港的緊急電話,我的一個朋友告訴我恆大對於投資FF表示了強烈的興趣,同時對LeEco模式非常認可,希望我當晚就到香港進行融資談判。我當時我只提了一個要求,那就是絕不能出讓公司控制權,其他的股權和經濟利益我都可以做出讓步,這是FF的生命線,京東或者阿里巴巴的創始人超級投票權也就是AB股的模式成為我們談判的基礎,這是真正讓FF達成產業變革的前提,也會保證FF的願景和夢想不會扭曲,FF的變革情懷也得以堅持。恆大一口答應我的條件,並且很快就達成了融資協議,雖然我們做出了巨大的讓步和妥協,估值也給出了極大的優惠,但我還是要非常感謝恆大在FF最困難的時候施以援手。因此在去年11月簽訂融資協議后,基於對恆大的誠意和信任,我們提前把45%的股權全部轉讓給恆大,而FF只獲得了8億美元的資金,相對於20億美元的交易對價,恆大還應該向FF支付剩餘的12億美元投資款。17年底做的FF 91量產的 預算大概10億美元,並得到了恆大的認可,這裡還不包括FF 81及南沙工廠預算。而實際上這8億美元的去向,其中只有4億多美元用於FF 91的量產交付和下一代產品研發,約1億多美元用於支付供應商前期費用,2億多美元應恆大要求用於FF中國業務及南沙的土地開發項目與建設。而且他們多次承諾歸還這兩億美元用於FF 91的量產。

根據去年的投資協議,恆大不得參與FF全球任何經營管理。此後,在恆大主動提出簽署原投資協議的補充修訂協議的要求下,FF、恆大和我本人在7月份簽署補充協議,改變了恆大不能參與任何經營管理的約定,並要求獲得FF中國法人和董事長席位,同時有權從恆大委派高管,參與FF中國的經營管理工作。此外還包括我辭去FF全球董事,作為交換條件,恆大健康須在2018年7月31日支付3億美金,10月31日支付2億美金以滿足實現FF 91量產交付的剩餘資金需求。

今年9月以後,我們才幡然醒悟,恆大的真實目的就是為了FF的全球控制權,這完全違背了當初簽訂融資協議時的約定。當我們已經如期完成了該三方協議要求的全部支付條件,同時恆大在獲得協議約定全部權益的情況下,包括任命恆大高管彭建軍為FF中國董事長及法人代表並違約接手FF中國全部經營管理,之後卻連續兩次單方面違約,拒絕給FF付款,嚴重影響了FF原計劃在明年一季度完成FF 91的量產交付目標。作為單一最大股東和補充協議的最大受益者,恆大健康依然不惜傷害FF全球員工,供應商與合作夥伴以及預訂用戶的利益,悍然違約。

在經過多次與投資方的嚴正交涉和敦促之後,恆大不僅一再拒絕履約和承擔付款責任,反而多次以不同手段阻止公司對外融資,同時在9月份進一步要求FF簽訂多達9份的霸王協議,長達一百多頁。其中包括隨時可以觸發向恆大健康廉價轉讓FF中國全部資產及全球高價值IP等無法接受的不平等條款。我們不得不採取法律手段終止投資協議。

當然我們也必須要從內部進行反思,公司的相關部門包括我在內,誤讀了恆大投資FF的真實目的,給了恆大最大限度的信任,以為通過我們的誠意就會換來他們的善意的回饋,可是事實狠狠地打擊了我們。其實在危機發生后,我們做了詳盡的短期和中長期資金規劃,原本可以通過資產抵押貸款,短期借款等各種方式來保證公司正常運營以及FF 91量產相關核心項目的推進。但是投資人突然發難,利用大股東的特殊許可權,在對FF部分資產進行保全的基礎上,進一步對FF全部資產進行保全,讓我們短期內無法實現資產抵押貸款獲得融資的目標,直接打亂了我們全部的資金規劃。更過分的是,根據此前合同約定,只要我們找到了融資機構,恆大就有義務無條件解除大部分資產保全,而他們不顧這麼多員工和家庭的利益,再一次違約,拒絕解除資產保全。

而我們對這些潛在的風險並沒有進行有效地識別,以致於在危機發生時被投資人掐住了資金的「脖子」,一步步把FF推向更加危險的境地,導致我們不得不採取裁員、減薪、以及停薪留職等臨時措施自救。此前我們在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提交的關於開放5億美金融資的緊急救濟仲裁獲得了全面勝利,目前資本團隊正在積極尋求外部融資。我們又採取了法律行動,保護我們的利益。

Matthias(FF新任研發總負責人Matthias Adyt):7月份的時候,恆大董事局主席許家印先生信誓旦旦地承諾絕不干涉FF的業務和運營,充分相信YT和管理團隊,讓大家不用擔心錢。甚至讓我們做500萬產能和中國五大生產基地的規劃。記得他當時說恆大有的是資金,銀行都排著隊給恆大貸款。但事實上是恆大拒絕按照協議給FF付款。事實證明我們太天真了,他們的最高領導都言而無信,表面一套背後一套,我相信即便我們簽了那9份霸王協議,他們依然可以不付款。大家可能也從媒體上讀到了關於恆大派駐高管是如何管理FF中國的,不僅隨意拖欠員工工資,強制員工更換工作城市,還強迫員工簽訂新合同,固定薪水減半而另外一半則是取決於月度績效考核。恆大正在用傳統地產企業的一套不尊重人性,扼殺創造力的管理制度套用在FF中國公司,完全不懂如何運營一家互聯網背景的高科技車企,他們的月度考核、攝像頭監控等措施把研發技術人員當做房地產銷售來考核,這會嚴重扼殺高科技公司的創造力,可以想象,如果恆大全面接手FF,按照他們的說法,他們會把FF變成一個只生產低端產品的公司,只會一步步把公司帶向深淵。

Matthias :經過這次危機的慘痛教訓和反思,我們已經清楚地意識到投資方意圖搶佔FF控制權和全球知識產權的真實目的,我們絕不能把多年來積累的核心技術成果如此輕易的,落在一家房地產企業手中。我們絕不相信恆大有能力或者有意願把FF打造成變革性、顛覆性的公司。一旦FF被恆大控制,第一,恆大就會把FF知識產權據為己有,以完成他們從房地產企業到高科技企業的轉型;第二,美國FF則很快會淪為一個後備的研發中心;第三,恆大會把FF裝入恆大健康上市公司,讓FF變成「孫子」公司,嚴重影響大家的股權價值,他們也不會把FF利益作為最高利益,而是把恆大的利益作為最高利益,FF會成為恆大整體戰略的一個附庸;第四,如果這件事情發生,FF就會淪為一個平庸的公司,更不會有對極致產品的追求,更談不上技術夢想;第五,我們也不相信恆大的文化和FF的文化會兼容。

現狀-FF依然擁有不可替代的核心價值

除了現金流危機發生的原因,我想大家更關心的還是公司的現狀。包括我們採取哪些行動解決資金問題?FF的核心價值是什麼?FF對新投資人的有吸引力是什麼等等?雖然出現現金流危機,我們的核心能力和核心價值沒有任何變化。我想從組織、資本、產品技術三個角度來自我評估和總結FF的核心競爭力。

請大家放心,我和高管團隊正在全力解決公司運營和員工工資所需的資金問題,我已經竭盡所能,通過各種方式融資。包括一些高管表示自願領取一元年薪,甚至有的高管抵押了自己的房產獲得貸款借給公司發工資。FF是我們所有的人孩子,更是我的生命,我絕不會讓FF倒下,更對FF的核心價值充滿信心。

首先說我們的團隊,人才永遠是一家公司的核心競爭力。臨時調整之後,公司依然保留了生產、研發、供應鏈等核心部門的團隊,我們依然擁有繼續推進FF 91量產項目的核心能力。我相信選擇留在公司的員工都是意志堅定的,我們會一起實現夢想。而那些還有疑問甚至困惑的員工,歡迎直接到我工位來找我溝通。包括離職的幾位高管,也都跟我談話時表示只是為了規避相關風險而暫時離開,一旦資金問題解決,隨時願意回來繼續與大家一起為FF奮鬥。從另外一個角度看,一些人的離開對於公司組織架構的進化和中層骨幹人才的發展和激勵或許是件好事, 讓更多奮戰在一線的,真正聽到炮火的中層人員,進入真正的管理層和決策層,可以讓公司的組織架構運行更加合理和高效。當然還有一類人非常清楚我們為什麼如此選擇,但依然破壞我們的決定,尤其是對於個別利用離職炒作,打著為了FF 1000多個家庭的利益的旗號,甚至別有用心的惡意攻擊FF的行為,我們既絕不能容忍,也永遠不歡迎這些人再回到公司。

再說資金狀態,儘管現金流動性確實非常困難,但正在逐步解決中,公司首先會保證大家的薪水和核心項目的推進。我們前些天與美國投資銀行Stifel正式簽約,作為一家經驗豐富的頂級投行,他們在對FF進行詳細盡職調查之後,也對FF重新獲得融資表達了非常樂觀的態度,並且和我們的供應商進行書面溝通表達了對FF的信心。

所以個別離職高管所說的FF已經資不抵債和無力償債,更是無稽之談。恰恰相反, FF累計投入近20億美元,凈資產近5億美元,供應商欠款僅為8000多萬美元,再加上無形資產的整體公司估值遠遠超過恆大去年底投資時的45億美元左右的水平。目前僅僅是資金流動性出現暫時困難而已。

目前Stifel和我們所有供應商保持密切的溝通,供應商也已經知道短期的資金危機是恆大惡意違約造成的,他們表示理解並希望FF成功,非常衷心地感謝供應鏈團隊和供應商的支持。在融資成功前,我願意拿出我個人的股權給所有的供應商進行質押保證,不會讓他們有任何風險。融資成功后儘快解決欠款。

最後說說FF的產品技術和業務價值。除了剛才提到了凈資產近5億美元,FF首款產品FF 91正在進行大量的測試驗證,距離這台重構汽車產業的「新物種」量產僅剩最後一步,這正是FF相對於去年融資成功前最大的價值提升所在,也就是說新的投資人只需要再提供5-6億美元左右的資金,就可以順利實現FF 91的量產。此外我們已經提交了近2000項全球專利的申請,獲批近400項,其中很多都是核心技術專利,這又是FF最為寶貴的財富和核心資產,恆大之所以搶奪FF的控制權,最大的目的就是奪取FF的全球知識產權。但我可以很有自信的告訴大家,我們的知識產權是別人奪不走的,因為我們擁有著源源不斷的創造力和源源不斷的創新力,這是由企業的基因、創始人的遠見和團隊的努力創造的,並不是簡單地體現在知識產權上而已。

另外更為重要的是,我們的第二台,第三台,第四台甚至更多的預量產車正在持續打造中,順利的話將在下周下線第二台預量產車,將會跟第一台正在測試中的預量產車一起進行各類測試驗證工作。包括FF 81的研發工作也依然在持續推進中。

記得之前一位恆大派駐FF的高管建議我開發1.5萬美金左右的產品,他說這才是FF的未來。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大家,對於FF品牌來說,不僅現在不做以後也永遠不會做1.5萬美金的產品,因為這不符合FF的品牌理念,更不是我們的未來。

應對-五大舉措主動調整,轉危為機。

講完了現狀,相信大家一定會關心目前的解決方案和下一步工作計劃是什麼?我想從融資規劃、中短期的戰略調整、組織進化、全球合伙人計劃及優秀人才特殊股權激勵計劃、破除恆大制約獨立IPO等五個方面跟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融資規劃。我知道大家一定非常關心融資的進展。剛才提到我們此前在香港申請的緊急救濟仲裁已經取得了全面的勝利,正式獲得了5億美元的股權融資的許可權,這對我們完成FF 91的生產交付至關重要,目前資本部及相關團隊正在全力與潛在投資人溝通以實現融資目標。

近期幾乎每周都有潛在投資人到訪和進行盡職調查,一些投資人對FF的價值高度肯定並表示了濃厚的興趣來投資FF。相信在Stifel的協助下,我們也會很快實現5億美元的融資目標。

此外,我們還要利用這次機會優化股權架構,去吸引更多的美國、歐洲、亞洲甚至中東的全球性投資人成為FF的股東,建立現代企業管理制度。僅靠單一投資人,不僅要承擔巨大的風險,反而對公司的長遠發展造成了掣肘。我們必須吸取教訓,絕不能重蹈覆轍。

危機的另一面是轉機和機遇。FF去年因時間緊急被迫接受了恆大的低價融資,對比業界其他電動車公司的估值以及FF作為產品技術行業最領先、最具創造力的公司等各方面的評估,FF在2017年A輪融資的價值被低估了至少一半。同時,由於A輪與恆大協議的限制,FF任何的獨立上市都要恆大的審批,對方多次提出要求希望裝入恆大健康而並非FF獨立上市,我們都拒絕了。大家知道,任何一個偉大的公司都不會是在另外一個傳統企業傳統業務板塊下面的「孫公司」,這樣的資本架構會極大程度制約FF未來的發展和價值的釋放,並且在收購過程中團隊的股權會被極大的稀釋、從而帶來極大的價值降低,這不是任何一位Futurist想看到的。

2018年比2017年增加了8億美元資本金的投入,FF 91的量產進度全速推進,第一台預量產車提前下線,距離FF 91正式量產只有一步之遙,南沙工廠動工,加州漢福德工廠幾近完工……經過一年的艱苦奮鬥,FF公司的價值對比去年恆大投資的時候已經大幅提升,2018年的底的第三方的估值報告也驗證了這一點。

第二,戰略層面,我們同樣做出了重大調整。上周的Standing Committee上,我們在保持長期戰略不變的基礎上,對公司的中短期戰略進行了調整,尤其是對於我們一旦實現5億美元融資目標后如何實現FF 91的量產,FF 81的研發及量產,甚至有可能幫助我們更加接近IPO階段。

首先我們決定根據實際情況,在FF 91積累了足夠的產品技術勢能、品牌勢能和變革勢能之後,部分資源分配給FF 81項目,同時在降低FF 91的生產投入的情況下,保證產品品質。

關於FF 81,我們已經決定回歸美國率先生產,目標是FF 91量產後的一年多時間量產,之後再視情況適時引入中國,回歸到我們原本的戰略規劃,真正實現中美雙主場戰略。

同時,公司全力聚焦產品交付,暫時延緩其他非短期核心業務投入 ,有效利用產品開發和生產製造資源,提升總體效率。FF 91,FF 81在漢福德工廠混線生產,提高最大產能;FF 81和FF 91共享零部件,實現供應鏈一體化; 要把FF Par的共享理念引入到供應鏈和生產環節,降低固定資產投入。

另外我想再次強調,現在是公司的特殊時期,甚至是戰爭時期,「軍令如山倒」是我們取得勝利的重要保障。在公司做出任何決策前,我們可以充分表達意見,甚至反對的聲音都沒問題。但是如果決策一旦做出,我們必須要一個信念,一個聲音,一個動作,堅決執行。絕不允許任何人成為公司執行力的阻礙。還是那句話,如果沒有共同的夢想、精神和信念,任何人都可以離開,尤其是帶著很多負能量的人,我們會勸其早日離開,我們絕不挽留。但我也相信大家之所以選擇留下,一定是心中還存有夢想的火焰,我們不會選擇把放棄作為人生的選項,我們一定會奮戰到底。

第三,組織調整和進化。剛才HR部門也提到,公司的核心領導崗位已經得到了有效的補充,我們提拔了幾位年富力強的中層到VP級崗位。而我們今天也要正式歡迎來自通用汽車的Waqar和來自蘋果公司的Michael加盟,感謝他們在公司如此困難的情況下依然選擇與我們共同戰鬥,他們將會對FF 91的交付項目作出重要的貢獻。

這次組織調整不僅對於FF順利戰勝本次現金流危機,而且對於FF的長遠發展也尤為重要,這是生態型組織的又一次進化。我常說戰略決定組織,組織決定成敗。擁有正確的組織架構,合適的人員和正確的流程(決策,協作,升級流程)對FF和所有人的成功至關重要。

事實證明,我們的組織還有很多地方需要改進,現在我們要把精力集中在我們未來可以創造的東西上。生態型組織就是一個破界化反,創造新價值,自運轉,自創新,自進化,自分享的扁平化組織,跨行業、跨文化、跨國別的各級人才可以參與決策並塑造公司的未來,而不必擔心官僚主義。

甚至可以說,在某些方面,我認為恆大造成的FF現金流危機反而幫助我們改進了組織,這也說明我們的中高層團隊擁有足夠的實力和彈性。

更為重要的是,這次生態型組織扁平化的調整直接帶來效率的提升。個別高管的離開,反而使得一些真正在一線戰鬥的核心骨幹有機會進入決策層,帶來全新的活力,變革力,執行力和戰鬥力有極大的提升。

我對所有新領導人的要求是以更新的精力領導組織,你們有巨大的機會改變人類的行動方式。當你們追求這個目標時,我希望你們不要擔心向我報告問題,我需要了解問題,更願意提供幫助,我希望我們的領導層保持開放並願意向整個組織尋求幫助。

第四,我們正式決定推行全球合伙人計劃及優秀人才特殊股權激勵計劃。除了此前拿出的40%個人股權,我會在此基礎上再拿出40%股權轉為期權與我們的合伙人分享,除了會留下一部分經過評估後足夠償還他個人和LeEco的債務以及家庭必要的開支,我都願意與大家分享。相對於把股權轉讓給恆大,去躺著賺錢,我更願意跟大家共享公司的價值。

更為重要的是,全球合伙人計劃並僅僅是與大家共享公司價值,更是對公司治理結構進行一次優化和升級,把我擁有的決策權和控制權分享給我們的合伙人委員會,讓每位FF員工都有很有參與感和創業者而不是打工者的心態與公司共進退,我也希望通過把股權與員工共享,與大家一起創造更大的價值。

第五,我們正式提速獨立IPO計劃。由於恆大健康單方面嚴重違約,我們已經終止了與恆大健康任何的協議,這同時意味著FF真正可以脫開束縛、獨立發展,獲得根據公司的發展階段需求、自主決定融資及IPO的權利。為了更多的讓利給未來的投資人,公司管理團隊正式決定,以恆大健康去年融資的價格作為次輪公司融資的價格,同時宣布調整提速公司IPO計劃,從之前FF 71量產年作為IPO年調整成FF 81的量產年作為公司的IPO年。我們希望能找到與FF公司志同道合的投資人一起,共同打造一家偉大的公司,並給投資人極大的未來回報空間。

今天,我代表管理團隊也向大家公布我們的融資計劃,2019年一季度前完成第一階段5億美元左右的A+輪融資,用於完成FF 91的量產交付與支撐FF 81的研發;2019年年底前完成7億美元的Pre-IPO輪融資,用於完成FF 81的量產交付及後續車型、市場布局,初步計劃在2020年正式在美國獨立IPO,完成FF第一階段的布局。

結語:        

今年9月,我本來有兩條路可以選擇。一個是向恆大低頭出讓控制權,然後我可以躺著賺錢甚至遊山玩水;另外一個就是抗爭到底。我們最終做出了一個大家都覺得艱難的決定,那就是選擇不接受恆大覬覦FF控制權的條件,導致了犧牲了大家的短期利益。那是因為FF的真正價值應該通過獨立上市來實現,我們的長期利益應該受到保護,如果放棄將會錯失成就偉大公司的機會並嚴重損害大家的長期利益。當然,選擇妥協是容易的,但我還是選擇拒絕妥協而捍衛大家的夢想和長期的利益,換句話說,如果選擇向恆大妥協,就意味著放棄獨立上市了。 更為重要的是,FF 91量產只差「臨門一腳」,距離FF第一階段成功僅一步之遙,在這個無比接近夢想實現的時候,我們沒有任何理由放棄,我們也絕不會放棄。

正如剛才Matthias所說,我們拒絕接受平庸,FF生來顛覆的基因不容任何挑戰,我們絕不可能向恆大出讓控制權。而且我和公司管理層已經集體做出決定,將會正式收回FF中國的控制權和管理權。

我堅信我們經歷的是一場正義之戰。勝利一定會屬於正義的一方,屬於FF,屬於我們所有人。雖然說創業公司的九死一生幾乎是一種常態,但我們必須認真反思,採取措施,去盡量避免類似的事件再次發生。FF為顛覆而生,2014年我幾乎單槍匹馬來到美國加州創辦FF,當時一沒資金,二沒團隊,有的只是對汽車產業的判斷和長遠的願景,從0開始搭起了FF的大廈。現在我們不僅有了量產在即的新物種FF 91,更有擁有同樣夢想,同樣抱有創業心態的全體員工,你們是FF實現夢想的基石。有你們在,我就有信心帶領團隊克服暫時的現金流困難,我們將一起二次創業,我們會為我們的夢想而戰,我們會為我們的使命而戰,我們會為打造下一代的共享智能出行生態系統而戰!

賈躍亭:FF有潛在投資人 將拿64%個人股權激勵員工賈躍亭:FF有潛在投資人 將拿64%個人股權激勵員工賈躍亭:FF有潛在投資人 將拿64%個人股權激勵員工賈躍亭:FF有潛在投資人 將拿64%個人股權激勵員工賈躍亭:FF有潛在投資人 將拿64%個人股權激勵員工賈躍亭:FF有潛在投資人 將拿64%個人股權激勵員工賈躍亭:FF有潛在投資人 將拿64%個人股權激勵員工賈躍亭:FF有潛在投資人 將拿64%個人股權激勵員工賈躍亭:FF有潛在投資人 將拿64%個人股權激勵員工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