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我在故宮修文物》導演新片將映 12.1紀錄眾生

《我在故宮修文物》導演新片將映 12.1紀錄眾生

導演蕭寒:紀錄片能帶你走到看不見的角落

《一百年很長嗎》已經是蕭寒所執導的第三部作品了,回顧蕭寒的作品,無論是最初關注麗江年輕人情感生活的《麗江·拉夫斯基》;還是將目光投向世界屋脊的神秘珠峰登山嚮導的《喜馬拉雅天梯》;亦或是這一次聚焦於江湖之中的普通平凡人生活的《一百年很長嗎》,「人」始終是蕭寒作品中離不開的主題。就像他在專訪中說的那樣:「想要通過自己的作品,去讓更多的人看到生命的不同形態,紀錄電影的魅力就在於,它更能帶我們走進那些我們未知的角落,帶我們去遇見我們本不會遇到的人。」

這一次,導演蕭寒選擇離開故宮的「廟堂」,來到平凡人生活的「江湖」,依舊將鏡頭對準在原本毫不起眼的人物身上。《一百年很長嗎》創作歷時兩年,記錄了兩個並無交集的普通人——廣東佛山的90后打工仔黃忠堅,和新疆沖乎爾鄉做馬鞍的老爺子阿合特。一南一北,一老一少,兩條毫無交集的生活軌跡,卻在過去的一年中,面臨越來越相似的遭遇。

遠隔萬里的兩個人物,與你我一樣的生活困惑

90后打工仔黃忠堅,常常被導演蕭寒稱為「喜劇之王」。已經在佛山打工十年的他,照他自己的話來說,「沒有錢,沒有房,只有一個有要求的丈母娘」。在過去的一年裡,黃忠堅向女友求婚遭到對方父母拒絕;好不容易得償所願結婚後,未出世的孩子卻被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種種難題與抉擇,一時間全部撲向了他,而他卻沒有被生活壓下頭。看到他時,就彷彿看到了《喜劇之王》裡面那個在生活中跑龍套的小人物。

《我在故宮修文物》導演新片將映 12.1紀錄眾生

佛山90后打工小伙黃忠堅

另一邊,與馬鞍子相伴一生的新疆老人阿合特,面對侄子每況愈下的身體以及債主不斷上門討債,只能依靠做馬鞍來還債。親人患病、債台高築,沒有讓阿合特失去對生活的希望,他依舊還能綻著笑顏去對自己的妻子說:「我的美人兒」,他依舊能說出:「是人就會有悲傷,唱首歌吧」。

《我在故宮修文物》導演新片將映 12.1紀錄眾生

新疆阿勒泰地區-與馬鞍相伴一生的老人阿合特

選擇這兩個人物成為《一百年很長嗎》的電影主角,導演蕭寒表示,「我在他們身上看到自己,我們和他們一樣會為相同的事情困惑迷茫。在信息爆炸的今天,我想通過鏡頭下的這兩個人,讓大家看到更多的生命狀態和更多的人生選擇」。12月1日,就讓我們追隨蕭寒的《一百年很長嗎》,一同去感知生活的另一面,去找尋屬於自己的答案。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