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錘子生死劫

[劃重點]

1.京東每個月的回款占到錘子現金流的60%以上,現在每個月的回款越來越少,不夠員工開支。傳聞京東金融供應鏈貸款提前斷了。沒錢啟動手機新品了。

2.“老羅忙的時候經常忙到凌晨3-4點,在公司睡覺,第二天早上8、9點洗個臉,刷個牙,涼水沖個頭又開始工作。他非常拼。”

3.留在老羅周圍的都是對老羅深度信服,有些人會說:老羅,你說什麼都對。

4.老羅是個自負又自卑的人,他有重度社交恐懼症,很害怕在電梯裡遇到員工或者合作夥伴。

5.錘子大規模裁員已經開始,據說要裁至40%。

“老羅發布會上台前,要吃抗抑鬱的藥,裡面有一點點興奮劑的作用。”剛從錘子離職的小A表示。或許正是這點興奮劑,羅永浩在2017年5月9日堅果Pro發布會上帶著明顯的顫音說:“有一天會有很多人用我們的手機,多到連傻逼都在用的時候,今天在現場的你們要記住,它是為你們而做的。”

發布會結束後,馬上有錘子的投資人打電話質問羅永浩:為什麼說出“傻逼都在用”這樣的話。羅永浩說也後悔,但他把原因歸結於“抗抑鬱藥”上。

一年之後的2018年5月15日,錘子在鳥巢召開了一場號稱“可以載入世界吉尼斯紀錄”的發布會。但這場發布會後,錘子手機負面傳聞不斷:資金鍊斷裂、大規模裁員……。

網易科技後廠村7號記者從相關渠道獨家獲悉,10月23日下午,羅永浩隻身一人來到了北京360總部,密會了周鴻禕。

今年4月,行業就有傳言360手機和錘子科技在洽談合併事宜,但隨後被周鴻禕否認。

11月7日,在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期間,網易科技後廠村7號記者當面向周鴻禕詢問了和羅永浩密會的事情,周鴻禕回應稱:“我和羅永浩經常沒事會聚在一起聊聊天,在手機領域我們都在艱苦地尋找機會,所以有些交流。”

在10月23日見完周鴻禕後,羅永浩同日又出現在了小米生態鏈企業黑鯊遊戲手機的發布會現場,與小米創始人雷軍、小米聯合創始人劉德以及原華為榮耀總裁、優點科技CEO劉江峰等人並排而坐,但羅永浩全程默默看發布會,與眾人鮮有交流,與談笑風生的雷軍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11月6日,深陷資金危機風波中的羅永浩在成都舉行了一場“沒有手機新品的發布會”回應裁員等風波,但媒體和外界解讀為羅永浩為新的融資造勢。

在羅永浩穿梭奔波新融資的背後,是無法迴避的錘子的頻臨生死的危機:沒錢了!《後廠村7號》記者經過深入的採訪,試圖探究錘子深陷危機背後的原因。

三波裁員只留40%

知情人士徐佳佳向網易科技後廠村7號透露,錘子科技實際已開啟全公司裁員計劃。“第一波主要是研發、供應鏈,之後是市場,第三波裁員也已經開始了,最終只留下40%的人員。”

據後廠村7號記者採訪了解,本次大規模裁員由錘子市場副總裁苗穎(前新浪微博副總經理)主導,被裁人員可以獲得《勞動合同法》規定的N+1補償。

媒體還披露,曾被羅永浩費了很大力氣挖來的合夥人、錘子COO吳德周也計劃離開。不過,吳德週特意在微博闢謠,“假的,謠言。”

但這並非空穴來風,網易科技後廠村7號記者獲悉,2018年10月16日,名為“北京優昇科技有限公司”註冊資本1000萬人民幣的公司成立。經營範圍是技術開發、技術服務、銷售自行開發的產品、電子產品、計算機等。

信息顯示,10月24日之前,吳德週曾在這家公司100%持股,也是其法人代表人。

對於裁員的信息,之前10月15日有微博發布消息稱:錘子科技開始大規模裁員,剛落戶成都僅一年的總部面臨解散。後經查證,這則信息的發布者是錘子科技早期員工、軟件工程師王前闖。

同時,證券時報實地探訪錘子成都總部,發現2000平米的辦公樓裡,大量辦公桌椅處於空置狀態。

不過,對於“成都公司人員解散”傳言,錘子科技發佈公告予以否認,稱公司正在對北京、深圳和成都三地的技術人員進行整合,成都分公司的經營狀況良好,各項業務也都在正常展開當中。

但錘子科技的這次人事整合,在錘子離職員工口中卻是另一番說法。離職員工小A說,“除了裁員之外,錘子內部的一些項目也被取消了。”

回款不足資金鍊緊張

據後廠村7號記者採訪了解,裁員、項目取消,或與錘子資金鍊再度陷入緊張有關。

“目前,每個月線上京東銷售的回款很少,已經不夠員工開支了。”徐佳佳表示,“京東的銷售回款能夠占到錘子日常資金流水的60%以上,可以說回款的多少直接影響到每個月員工的開支。”

2018年是錘子與京東戰略合作的第二年。資料顯示,2017年4月11日,京東與錘子簽署了為期三年的戰略合作協議:未來三年,錘子科技發布的新品,都將在京東獨家首發;618、雙11活動期間,錘子將推出京東獨家定製版產品。

當時簽約的是時任京東3C事業部總裁胡勝利。據錘子員工透露,羅永浩與胡勝利私交甚好。此後,羅永浩經常做客京東直播。經後廠村7號記者統計,從2017年6月份到2018年9月份,羅永浩參與的京東直播多達6次。

在京東架構調整之後,閆小兵接替胡勝利負責電子文娛事業群,此人對盈利看得更尤為重要,而錘子手機2018年發布的新品銷量在京東銷量卻不盡如意。加之鎚子給京東的點位低(“點位”即每單的手續費),京東逐漸對錘子有些疏遠。

“京東每個月回款不足,導致雪球越滾越大,資金出現問題。”錘子銷售人員董偉偉表示。

手機硬件是一個資金佔用量非常重的行業,尤其是供應鍊和代工廠對資金投入要求非常高。

從2012年成立的天使輪到2018年8月份的10億,錘子科技經歷了6次融資,募集資金將近17億元人民幣,但這17億元資金也只是杯水車薪。在被問到融資經驗時,羅永浩感慨自己不是一個成功的能夠為公司找到錢的人。

“在創業公司裡,當初錘子的融資金額和小米、樂視比起來差遠了。”第三方分析機構人士稱。

對比來看,2010年底小米A輪融資4100萬美元,估值2.5億元;2011年12月小米獲得9000萬B輪融資,企業估值10億美元;2012年6月底,小米獲得2.16億美元C輪融資,估值40億美元;2013年8月,獲得D輪融資,估值100億美元;2014年12月完成11億美元的第五輪融資,估值450億美元。

融資不順的同時,錘子的自身造血也不足:公開數據顯示,從2012年至2016年,錘子科技連續處於虧損的狀態:2016年9月,錘子科技投資方成都尼畢魯科技提交的招股書顯示,2015年全年虧損4.62億元;蘇寧雲商2016年年度報告曝光了錘子科技2016年營收8.09億元,淨虧損4.28億元。

根據財經雜誌報導,今年5月,錘子科技賬上的可用資金僅5000萬元。鈦媒體報導稱,截止今年三季度,錘子科技虧損了一個億。

在錘子裁員的消息傳出來後,網友猜測成都政府在8月投資的6億元被花光了,但錘子之後對裁員的消息進行了闢謠。

知情人士告訴後廠村7號記者,羅永浩有意通過子彈短信項目融資,來緩解錘子的資金缺口壓力。

“子彈短信屬於老羅比較重視的項目,他最近很長時間都花在子彈短信上,希望能夠賣個好價錢,填補錘子的窟窿。”徐佳佳說。

子彈短信曾是錘子科技的爆款產品,在2018年夏季新品發布會上推出,上線僅10天,激活用戶突破400萬,3天融資1.5億,被認為向“微信”挑戰的社交應用。但事與願違,隨後子彈短信就因為圖片版權問題慘遭下架,用戶新鮮感褪去,如曇花一現,用戶活躍度陷入冷清。

羅永浩在子彈短信上進一步融資的打算因此撲空。

新坎:京東疏遠

除了回款出現問題,消息人士透露,錘子科技的京東金融供應鏈貸款也提前斷了。據悉,京東金融供應鏈貸款一年一簽,本該在今年年底到期,但有可能被提前終止了。

“沒有京東金融供應鏈的貸款,明年手機新品的啟動資金就沒有了。估計明年上半年不會有新機了,除非老羅能融到錢。”徐佳佳表示。

據後廠村7號記者了解,羅永浩與京東關係的疏遠,一方面是由於錘子銷售部剛剛發生了人事變動,負責人新到崗,也不知道關係的深淺,將京東上上下下都得罪了;另一方面,羅永浩的某些舉動,傷及了京東的上層關係。

據了解,在2018年錘子515鳥巢發布會上,按照既定的規劃,羅永浩將宣布與京東達成的一項合作:堅果Pro2的京東特別版。

“這個合作,銷售那邊與京東談了N遍,京東還承諾包銷20萬台。為此,銷售那邊做了2-3頁PPT給到了整個設計團隊,並在5月14日晚上特意囑咐了老羅一定要宣布這個合作。”錘子前銷售部員工王剛透露。

但在整場發布會上,羅永浩最興奮、講得最多的卻是堅果TNT,到最後,與京東的合作沒有宣布,甚至PPT都沒有展示。

“那是閆小兵第一次參加手機廠商的發布會,但整場發布會閆小兵和陳婷都黑著臉。發布會後取消了特別版合作,並要求錘子給出合理解釋。”參與了這場合作的人士透露。閆小兵是京東高級副總裁、電子文娛事業群總裁,陳婷是京東商城通訊事業部總裁。這兩位是手機品牌廠商和京東合作的關鍵人物。

此外,錘子科技還倒欠著京東的錢。據產業鏈上的人士透露:由於銷售不佳,錘子科技欠京東金融和代工廠大約4至5億元人民幣。

“京東與錘子現在關係不太好,什麼時候錘子將欠款還上了再說吧。”

雖然今年11月6日錘子在成都發布會上發布的地平線8號登機箱獨家入駐了京東。但據後廠村7號記者了解,這是與胡勝利的京東“時尚生活事業群”合作,而非閆小兵的電子文娛事業群。

羅永浩與京東之前的攜手合作始於2016年,那時正是錘子科技最低谷的階段,持續虧損,一度發不出工資,羅永浩只得到外面做直播、四處站台,補貼公司。眼見太過困難,甚至已經做好了倒閉的準備。

通過羅永浩和胡勝利的信任關係,錘子從京東方面拿到了數億預付款,並且有了上述提到的三年戰略合作等情景發生。當時在媒體宣傳上,京東對錘子科技有著“雪中送炭”般的恩德。

在和京東建立合作前,羅永浩與另一個巨頭阿里已經進行過深入接觸,雙方合作接近達成,但中間頗多曲折,錘子困境之下,羅永浩求助和轉場京東。

翻舊賬:錯失阿里

知情人士告訴後廠村7號記者,羅永浩私下與阿里集團首席技術官王堅交好,2015年底,雙方公司就有過接觸。當時,阿里在做自己的YunOS,需要硬件載體,通過補貼形式扶植了一批中小手機廠商搭載YunOS。

當時阿里非常好看錘子,除了YunOS業務層面之外,阿里希望通過入股投資的形式與錘子達成合作。

2015年12月10日,羅永浩現身YunOS系統發布會,雙方合作顯露端倪。

“當時,阿里的YunOS部門與投資部已經開始推動了雙方的合作,但因為涉及到數十億的投資,阿里財務要進駐調查。”參與當時合作商討的李冬冬回憶。

就在外界猜測阿里會解救陷入破產危機的錘子時,2016年6月27日,錘子科技的工商信息中卻顯示了一筆2015萬元的股權質押,質押給阿里巴巴,傳言中的入股投資並未發生。

“當時業務部門和投資部門對投資錘子是沒問題的,但財務在進駐調查之後,說了’NO’。”李冬冬透露,“財務說了這麼一句話:錘子是除了樂視之外,見過的最亂的財務。”

“這筆股權質押,其實就是投資被否後,阿里給羅永浩的一種變通操作。”李冬冬說。

2016年年底,錘子與阿里YunOS達成了新協議,擱置投資,只在業務上合作。雙方啟動了一個新項目:Smartisan Powered by YunOS,也就是基於錘子原有的UI界面,YunOS提供底層系統架構,向第三方手機廠商開放。

2017年4月份,羅永浩帶著朱蕭木到杭州與YunOS簽訂了合作合同。按照計劃該合作會在同年5月9日的錘子科技堅果Pro發布會上宣布。

戲劇的是,在5月9日發布會當天,直到PPT翻到最後一頁,老羅隻字未提與阿里YunOS的合作,反倒是時任京東3C事業部總裁胡勝利上台演講了10分鐘。

“之所以錘子和阿里沒合作成,是因為在2017年4-5月份,錘子與京東達成了合作。京東允諾錘子7億元京東金融供應鏈貸款,同時100萬台包銷合同。”李冬冬表示。

但這件事在阿里和錘子科技方有著截然不同的說法,雙方相互指責,成見頗深。

“可以說是老羅撕毀合同在先。在與阿里簽訂協議後,還轉而與京東合作。”李冬冬表示。

但錘子早期投資人鄭剛卻不以為然,將槍口對準了阿里,稱錘子差點被阿里害死,明知道創業公司拖不起,投資前前後後拖了半年,最後說不。

不同於鄭剛,在對待阿里的態度上,性格外露的羅永浩倒是沒公開抱怨過一句。

相關人士透露,當初錘子如果能夠再挺一段時間,憑羅永浩的關係,阿里的投資或有轉機,但錘子資金鍊當時已頻臨斷裂邊緣,羅永浩只能求助和選擇京東。

只是,如前所述,羅永浩與京東蜜月關係也太久。

手機賣不動TNT工廠不接單

強調工匠精神的羅永浩,十分注重細節性打磨產品,錘子科技UI設計總監方遲說,“有時候會用90%的時間,去優化1%的細節”、“對我們而言,老羅的挑剔是一個很大的驅動力。”

對於品質挑剔,卻不意味著市場銷售一定能成功,相反,錘子產品的市場局面一直難以打開,至少從目前來看,諸多圍繞錘子產品的差評(當然也有讚賞的聲音),不僅有可能拖累羅永浩的“超越蘋果”、“做出東半球最好用的智能手機”等宏偉目標的實現,於企業發展的艱難處境,也有雪上加霜意味。

2018年,在手機方面,錘子先後發布了兩款新品系列:堅果3和堅果R1。

4月9日,開年首場堅果3發布會,歷時僅1小時39分,這被稱為是羅永浩有史以來最短的一場發布會。

堅果3選擇了夏普全面屏模式,也就是現在小米MIX的設計:無額頭,攝像頭裝在下巴;搭載了高通2016年發布的人氣處理器:驍龍625。

當堅果3的渲染圖出來之後,台下的人高喊了一句:涼了。

再當堅果3硬件配置出來以後,台下唏噓了:高通驍龍625處理器是2016年的芯片,有網友表示,哪怕是用驍龍636也會好很多。

發布會後,堅果3的吐槽熱度持續發酵。在羅永浩的一條微博裡,被頂在第一條位置的評論如此寫到:這個堅果傷了一部分老錘粉的心。

也有網友表示:堅果3是一款硬件無亮點,設計開倒車的產品。畢竟錘子科技給堅果系列的標籤一直是“漂亮得不像實力派”。

一個月後,老羅在鳥巢召開了其認為是手機業界“革命級”的發布會,推出了旗艦產品堅果R1,及重新定義PC的TNT工作站。

堅果R1採用了高通驍龍845處理器,內存6GB起,後置1200萬+2000萬雙攝像頭,前置2400萬攝像頭,售價3499元起,是繼錘子M1之後又一款搭載旗艦處理器的產品。

在經歷創業初期供應鏈危機、產品配置跟不上節奏等窘境後,羅永浩終於拿出了一款有著“旗艦範”的產品,然而,堅果R1雖然起了大早,卻趕了晚集,因為產品定價高、亮點不足,被隨後發布的一加6、vivo NEX、小米8系列等同樣搭載驍龍845處理器的產品快速搶了風頭,不得不降價應對。

據錘子銷售人員劉柳向後廠村7號記者透露,今年8月錘子在京東的手機銷量不足2萬台。

錘子科技“5.15”鳥巢發布會的重量級產品,當屬羅永浩認為“將會改寫人類計算機歷史”的革命性設備堅果TNT,但因預定人數太少,廠商不願接單而流產,以至於還有100個預定的用戶沒有產品,雖然TNT最後又以另一種形式出現,但也相差甚遠。

在錘子科技內部人員看來,錘子手機的市場策略失敗,與羅永浩的盲目自信不無關係。

據後廠村7號記者了解,2017年,受堅果Pro拉動,錘子全年手機銷量突破100萬台,羅永浩以此為依據,定下了3.5倍的2018年度銷售目標:350萬台,同時,財務方面也以盈利為前提制定了2018年規劃,供應鏈亦然。

也正因如此,羅永浩在2018年年初自信滿滿地表示,錘子已經開始盈利了。

“今年4.9和515兩場發布會後,兩款產品都沒得到用戶認可。”錘子原銷售部員工王剛說。

據其透露,堅果3一開始採購訂單為80萬台,後來緊急下調到30至40萬,但仍造成了一定的庫存積壓。

錘子原市場和銷售部門與羅永浩之間的矛盾裂痕明顯,甚至存在某種對立情緒。

比如按照正常的產品規劃,銷售和市場通過調研,供應鏈配合蒐集相關競品信息,溝通之後定價。而錘子的定價機制與此不同,基本上是財務和供應鏈確認,市場銷售反而不是最先知道和參與其中的部門。

這導致錘子的某些原銷售人員指責羅永浩任性、聽不進意見。據了解,兩場發布會後,產品的市場表現不佳,銷售部一些員工感覺是在為羅永浩的錯誤決策背鍋,對抗性地選擇了離職。

成也老羅敗也老羅

曾有媒體問羅永浩,當創業者個人的性格和風格給企業帶來瓶頸之後,該怎麼辦?

羅永浩回答,一個公司能走多遠、走多大,歸根到底還是取決於創始人,如果還在位,取決於這個創始人有沒有學習能力。他承認,自己過去攻擊性很強,沒把握好,錘子也在努力淡化個人色彩。

錘子科技成立6年多,多次被傳倒閉,被傳收購,不斷被爆資金鍊危機。但每次,錘子科技都“熬”過來了,其中因素,或許也得益於羅永浩的IP效應帶動——羅永浩在羅粉、錘粉中的影響力、號召力,於線上線下,頗具聲勢。

“每一個生命來到世間,都注定改變世界。”羅永浩在《我的奮鬥》一書中寫到。進入手機領域,老羅依然抱著“我創業是為改變世界,不是為賺你們幾個臭錢”。

在改變世界的宏大定位中,羅永浩老師有具體目標嗎?

去年在與羅輯思維創始人羅振宇的一次長達9個小時的對談中,羅永浩提到,他的終極夢想,是希望能參與或領導一次計算平台革命,而做手機,就是為此在進行先期儲備。

不處在他的立場上,外人不能理解他的心態和世界。

既便是在2016年面臨破產的艱難境地,羅永浩還想把一台蘋果和錘子​​手機同時燒給已經故世的喬布斯,讓他給評測評測,為此甚至找到喬布斯的墓地了,但礙於美國不允許亂燒東西的規定,最終沒有這樣做。

產業鏈上的一位人士評價羅永浩:自己真的相信自己,生活在自己營造的世界中。

“留在老羅周圍的都是對老羅深度信服,基本上是老羅說什麼就是什麼的人。”王剛說,“515發布會前,老羅也覺得TNT會出現問題,擔心賣不好或者太超前,用戶不接受。但在內部大會上,一些人就說:老羅,你說什麼都對,你就記住這句話,說什麼都對。”

光環與負重、野心與焦慮,在羅永浩的事業上緊密纏繞著。

在羅永浩身上,有著理想主義者的拼搏和乾勁,員工說,“忙的時候,老羅經常開會到凌晨3-4點鐘,睡在公司,早上8、9點鐘,經常看到老羅穿著個趿拉板,掛著個毛巾,涼水沖個頭,又進入忙工作了。”

在羅永浩身上,也有著理想主義者的狂躁和衝動,他承認自己是“獨裁者”,員工說他:“在綠地中心(錘子的辦公室之一)的時候,跟市場部開會能把門踹了一個洞,還砸椅子什麼的,這不是偶然發生的事情。”

據說,羅永浩還曾當著員工的面展示醫院給他開的“抑鬱症”診斷證明,“我是個病人,是精神病人,不要老逼我哇。”

在羅永浩身上,還有著理想主義者的某種癲狂特質。媒體稱他會因粉絲的熱情而失控到抖動。

據了解,在發布會上台前,羅永浩會服用“抗抑鬱”的藥,這個藥裡有絲絲興奮劑的作用。以至於他在2017年5月9日堅果Pro發布會上帶著明顯的顫音說:“有一天會有很多人用我們的手機,多到連傻逼都在用的時候,今天在現場的你們要記住它是為你們而做的。”

發布會後投資人打來電話質問羅永浩為何說出“傻逼都在用”那樣的話。羅永浩也感到後悔,但把責任推到了“抗抑鬱藥”上。

在商業世界面前,羅永浩承認,每天壓力大得要命,最困難的時候,緊張到指尖都是發麻的。

吃過產業鏈的虧,栽過跟頭之後,羅永浩反復談到:技術實現需要有敬畏之心。

羅永浩承認自己並非沒有弱點,他和羅振宇提到,自己有中度社交恐懼症,對於供應鏈的人,初期除非要他去見才去見,而雷軍幾乎中等重要性的供應商都去拜訪過。

羅永浩意識到在這上面他犯了錯誤。“我們在做了一些調整,基本上所有的主要供應商老闆或者負責人,我在時間允許的情況下,盡量拜訪,出差次數多了十倍左右。”

相關人士告訴後廠村7號記者,與合作過的人在辦公樓裡遇到,老羅會為了避開同乘一個電梯的情況,而改走樓梯。

羅永浩也在試著自我轉變。

羅曾經嘲諷自己的前老闆俞敏洪是他見過最沒有原則的人之一,他認為俞虛偽,披著理想主義外衣,把自己塑造得很高尚很純潔。但造手機時間稍長,也以理想主義者自居的羅永浩發現,企業家和知識分子不一樣,企業家基本上百分之百維持不了道德潔癖。

“做企業之後,才知道你要既遵守原則底線又把事做成(有多困難)”、“這個事情壓抑我的個性比做企業嚴重十倍”。

不過,現實錘擊下,雖然這個曾經的“彪悍青年”有所妥協,但他也聲稱,挫折激發了他的逆反心理,在某些方面他比原來更驕傲了。

有錘友告訴後廠村7號記者,羅永浩是個理想主義者,無論如何,希望他並相信他可以將事業堅持下去。

但對於目前四處融資的羅永浩,眼前的困境是他創業以來的又一次劫難。在向“做最大計算平台”的夢想邁進之前,他必須先把錘子活下去的錢找到,這個並不容易。

(應採訪者要求,徐佳佳、小A、劉柳、王剛、李冬冬均為化名)

相關資料參與及援引:

雷帝網、各色人物、雙羅對話、陸新之《一個人與一群人》、IT時代網等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