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沒有鬧鐘 古人如何按時起床?

在我們日常生活所依賴的那些現代發明中,我們最不屑的可能就是鬧鐘了。它那刺耳的鈴聲使我們不得不從睡夢中驚醒,回到現實中來。然而,無論鬧鐘有多麼的煩人,它們都是我們起床時所不可或缺的一樣物品。

這就引發了一個有趣的問題:在鬧鐘變得如此普遍之前,人們是怎麼醒來的呢?

古往今來,即使是簡單的報時行為,也是人類所面臨的巨大挑戰之一,我們的祖先們也一直試圖用更精心設計的發明來解決這個問題。

古希臘人和埃及人發明了日晷和高聳的方尖碑,利用太陽照射後產生的影子移動來標記時間。追溯到公元前1500年左右,人們發明了沙漏、水鐘和油燈,用沙子、水和油來記錄時間的流逝。

在這些早期的發明中,出現了對於晨間鬧鐘的初步嘗試——比如蠟燭鐘。這個來自中國古代的簡單裝置內嵌著釘子,當蠟燭融化後,穩定在裡面的釘子就會掉落,在某個指定的時間,釘子會在金屬托盤裡發出很大的聲響,就能叫醒睡覺的人。

但這些較為簡陋的發明是不可預測而且是不可靠的。因此,在更精確的機械被創造出來之前,人們不得不依賴另一種更與生俱來的計時方式:我們的生物鐘。

澳大利亞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睡眠與心理學高級研究員Melinda Jackson說,我們的自然睡眠和清醒模式由兩種生理過程組成:體內平衡和晝夜節律。

“體內平衡的主要是由大腦下丘腦區域控制的一種信號過程,”Jackson說道,“當我們入睡時,睡眠的驅動力會這個晚上逐漸消散,等它消散殆盡,你就該起床了。 ”

在此基礎上,晝夜節律(也由下丘腦的細胞控制)是一個平行的過程,發生在一天中調節睡眠和警覺的階段。除此之外,這個過程也會受到光線和黑暗的影響,這就意味著清醒和困倦的時間通常分別對應於早晨的陽光和夜間的黑暗。

Jackson說,在鬧鐘出現之前,人們很可能就是這樣醒來的,即睡眠時間積累到一定程度的同時在冉冉升起的朝陽的照射下醒來。

宗教因素

Sasha Handley是英國曼切斯特大學早期現代史的高級講師。他們的研究認為,醒來原因一定程度上是出自於宗教,因為東方通常被認為是耶穌復活時醒來的方向。因此存在可能是,這個方向也能讓人們隨著太陽的光線醒來。

Handley表示:“現在的人們很難想像,在這個世界上你的睡眠和起床方式會直接受到日落和日出的影響。”

Handley補充道:“另一個值得我們注意的事實是,過去的人們無法像今天的我們一樣讓房子隔絕外界的噪音。對於一個以農業為主的社會來說,自然的聲音可能真的很重要。公雞打鳴、等待擠奶的牛群的哞哞叫都會打斷人們的睡眠,除此之外,教堂的鐘聲也起到了早起鬧鐘的作用。”

Handley認為,從歷史上看,人們可能更傾向於在特定的時間起床。在對英國早期現代的研究表明,在那個時代,早上的時間被看做是一種精神時間,在這個時間裡,人們可以通過在預定的時間裡起床祈禱,來增進與上帝的親密關係。

Handley說:“按時起床被認為是健康和道德良好的標誌,幾乎有一種競爭意識支撐著你早起:你起床越早,上帝就越偏愛你。”

豌豆射手

但到了17世紀和18世紀,隨著第一批家用鬧鐘的盛行——被稱為“燈籠鐘”的家用鬧鐘——人們對於起床的自力更生能力可能就變得不那麼重要了。

在19世紀的英國,家境較為寬裕的家庭也會僱用打手,到起床的時間了,他們就會用棍子不停地敲別人的窗戶,直到叫醒人們。(一些上門提供叫醒服務的人甚至用吸管往客戶的窗戶裡射豌豆。)

在20世紀30年代和40年代,廉價的鬧鐘逐漸地取代了這些計時員,這就是我們所知道的鬧鐘的前身。

但我們現代社會對於鬧鐘的依賴真的是一件好事嗎?Jackson亦無法回答。我們如今更傾向於在周末趁機睡懶覺,“如此跡象表明人們應該在工作日多花時間睡覺,晚上睡得早一點,但我們大多數人不會這麼做,”取而代之的是,我們的工作時間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晚,回到家的時間還被電視、電腦和手機侵占。“睡眠可不是優先考慮的事情,”Jackson說,“所以,除了使用鬧鐘,我們別無選擇。”

在這方面,Handley認為我們可以以史為鑑。在近代早期,有證據表明人們非常重視睡眠對健康的好處。Handley說:“良好的睡眠是他們日常醫療保健的重要組成部分。”

在那個時期,睡覺前的時間是高度儀式化的:人們喝著能催眠的草藥飲料,在枕頭上鋪滿舒緩情緒的芬芳花朵,從事一些平靜的活動,如祈禱和冥想,或者在睡前進行刺繡等一些無需用腦的愛好。

如果我們要從古人的身上學到一些東西,Handley認為應該是:“將睡眠放在你24小時循環的中心,珍惜它,享受它。這是你能為自己做的最好的事情。這樣起床就不會那麼痛苦了。”

沒有鬧鐘古人如何按時起床?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