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FF二度生死劫:高管指責恆大挖坑逼賈躍亭放手

1

賈躍亭的電動車創業公司Faraday Future(以下簡稱為FF)又一次走到了懸崖邊。從某種意義上說,現在的FF比一年之前更加接近破產。而極具諷刺的是,去年把FF從懸崖邊拉回來的白衣騎士恆大,如今已經與賈躍亭徹底鬧翻。

FF能否第二次渡過生死劫?鑰匙既捏在許家印的手中,更握在賈躍亭的掌心。

新浪美國記者採訪了FF的兩名內部人士,包括一名高級管理人士和一名中層管理人士。他們在匿名的條件下向新浪科技介紹了FF與恆大的具體糾紛。由於兩人均為FF僱員,因此不排除立場決定口徑的問題。另一方面,新浪中國記者也會採訪恆大方面人士,對這些說法予以對質。

神秘的白衣騎士

簡單回顧一年之前的FF第一次破產危機。從2016年第四季度起,由於樂視資金鍊斷裂,現金耗盡的賈躍亭無力繼續向FF投入資金,導致FF的內華達工廠在平整了一半土地之後就陷入了停滯狀態。由於沒有後續資金注入,2017年1月發布的量產車FF 91始終停留在Beta版,無法付諸投產。

雖然FF早從去年3月就請來了前寶馬汽車和德意志銀行的CFO負責融資事務,但始終未能籌集到資金。去年7月份,賈躍亭更是拋下國內的債務危機,頂著跑路的罵名跑到加州親自負責FF融資事務。由於FF深陷嚴重的債務危機,賈躍亭抵押了自己此前在加州購置的數幢海景豪宅,FF也抵押了總部和廠房等資產貸款維持正常運營。賈躍亭公開承認,如果年底前無法獲得融資,FF就會破產清算。

神秘的白衣騎士在此時出現。從去年12月開始,FF開始逐漸清償拖欠債務,支付供應商款項,發放員工獎金,繼續翻修工廠,購置相關設備;顯然FF已經獲得了注資,擺脫了破產悲劇。那麼FF的投資人到底是誰?今年4月,新浪獨家曝光是香港時穎公司向FF投資了20億美元。然而,名不見經傳的時穎只是一個障眼幌子。

背後的真正金主直到今年6月才真正浮出水面。恆大集團旗下香港上市公司恆大健康宣布,斥資67億港元收購香港時穎公司100%股權,間接獲得FF的控股公司SmartKing 45%的股權,成為了FF的第一大股東,賈躍亭持股比例降為33%。恆大老闆許家印也在今年7月親赴洛杉磯FF總部考察造車過程,與賈躍亭親切交談,照片中笑容滿面。

雙方徹底鬧翻

看起來,兩家公司的合作正在順利開展。在恆大的資金支持下,FF的漢福德工作緊鑼密鼓地進行量產準備,今年8月底宣布造出FF 91首輛預產車,有望按計劃在明年第一季度正式上市交付。而FF的中國區業務也在快速推進。8月7日,恆大法拉第未來登記成立;8月14日,恆大為“恆大法拉第未來智能汽車(中國)集團”舉行揭牌儀式,恆大高科技集團副總裁、恆大健康副董事長兼恆大法拉第未來董事長彭建軍現場公佈了恆大FF十年後年產能達到500萬輛的宏大計劃。

然而,恆大健康今年10月的一紙公告,撕開了兩家公司貌似親密的面紗。公告表示,賈躍亭已經在香港提出仲裁,要求解除恆大健康旗下時穎公司對FF融資的同意權,並解除此前的投資協議。恆大健康稱,在恆大已經如約支付第一期8億美元資金之後,賈躍亭又在今年7月要求恆大在今年提前支付5億美元,雙方因此簽署了補充協議,但FF並沒有滿足補充協議要求的支付條件(因此恆大沒有繼續付款)。

上周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給出緊急仲裁結果,更進一步引發了恆大和FF的口水戰。雙方都單方面宣布自己在緊急仲裁中獲勝,甚至以新一輪訴訟相互威脅。恆大表示,仲裁中心駁回了賈躍亭徹底剝奪恆大融資同意權和解除恆大資產抵押權的申請,只是允許即將破產的FF進行有嚴格條件的融資;而FF則宣布,仲裁中心駁回了恆大以FF沒有履行義務拒絕支付5億美元的說法,支持了FF尋求5億美元融資權的申請,恆大更作為敗訴方被判支付仲裁費用。

然而,對FF來說,誰獲勝的口舌之爭毫無意義。雖然仲裁庭允許FF繼續融資,但如果無法在年前找到5億美元新融資,FF一樣會破產。目前FF不僅已經拖欠供應商款項,更陷入了現金流耗盡的境地,被迫採取緊急應對措施:今年5月之後入職的新員工停薪留職,5月之前入職的員工則大幅降薪。繼去年之後,FF又一次出現了大批離職潮,連創始成員尼克·桑普森(Nick Sampson)也宣布辭職。據內部人士透露,去年還有1000多名員工的FF現在只剩下了500多人,而且大多在尋找新工作。

恆大挖的大坑?

“恆大給我們挖了一個坑。”參與了融資過程的FF高管A這樣向新浪科技說道。“我們是去年11月底和他們簽約的,所謂的時穎當然只是一個幌子。實際上,FF當時同時和三家投資人商談,但恆大是最有誠意的,只有他們願意接受老賈的條件。簽了協議之後,恆大也一直按時分批打款,從未拖欠過款項。今年7月的補充協議簽得也很順利,但之後就突然翻臉拒絕付款。”

他具體介紹說,“今年7月簽完補充協議之後,許老闆才來了洛杉磯考察。當時他還滿臉笑容和我們說,資金完全不用擔心,20億美元甚至不包括中國部分的投資。結果7月31日,恆大的錢沒有如期到賬。我們之前把錢都花了,現在他突然斷供,FF實在沒有辦法才去申請仲裁,要求允許我們融資。如果不是走投無路,誰會和自己的投資人這麼公開撕破臉?”

在他看來,恆大是從一開始就策劃好的。“去年恆大是唯一一家願意接受老賈超級投票權要求的投資者,爽快地答應那些超級投票權的條件。如果不是老賈的這個要求,FF去年早就融資成功了。(即恆大隻擁有多數股權,而賈躍亭擁有絕對控制權,除非FF不能在2019年第一季度如期量產FF91)。現在他們故意拒絕支付後期款項,一方面是想拖延讓FF91不能順利投產,逼著老賈不得不交出控制權;另一方面,FF可能今年年底就破產,而恆大可以順利接管公司,把老賈直接踢出局。”

關於仲裁結果,這位FF高管表示,“仲裁法庭已經駁回了恆大方面關於我們沒有滿足條件而拒絕支付5億美元的說法,這就是最好的證明,是恆大單方面拒絕付款。而且,仲裁法庭本來就是誰敗訴誰付錢,這也表明恆大在緊急仲裁中輸了。因為是緊急仲裁,所以並沒有涉及到我們要求解約的訴求,而是允許我們進行融資避免破產。恆大在自說自話。”

A有些憤怒地說,“如果你不想當財務投資者,當然可以理解,但為什麼去年要同意並簽署那份投資協議。當初同意了,現在又反悔,這就是違約。恆大知道我們按照目前的進展,FF91絕對可以如期上市,所以他們想斷供來逼老賈重簽協議,放棄1比10的超級投票權,把FF的控制權拱手交給恆大。”

8億美元怎麼燒的?

FF如何在半年多時間花光8億美元的?這位FF高管向新浪科技解釋說,“去年11月底我們達成協議之後,恆大從12月份就開始分批打款了,一共是8億美元沒錯。但恆大以發展FF中國業務為由扣下了2億美元,因為南沙建廠拿地都需要錢,FF實際上到賬的資金只有6億美元。光是清償此前的欠款和貸款就花了至少1.3億美元,剩下實際可用資金只有4.6億-4.7億美元。”

他具體解釋說,“這部分資金,一部分用在漢福德工廠上,包括翻新廠房,購買、組裝和調試設備;一部分用於維持研發團隊,發放工資以及此前拖欠的獎金,保證員工士氣,繼續招聘以補上之前流失的人才;還有一部分用於支付汽車部件供應商的預付款,因為汽車行業的供應商不是手機行業,他們要投入大量資金進行研發和定制,所以需要提前預付款項。”

A感慨說,“或許外界看來,FF這麼快就燒光了8億美元,肯定其中有鬼。但真正了解電動汽車行業的人都清楚,一輛車從Beta版發佈到真正量產上市還需要燒多少錢。恆大給了我們6億美元,讓我們造出了預產車。但當FF91距離量產上市越來越近的時候,他們又耍起了花招,想用破產來逼老賈讓步。”

他還介紹說,“FF想過用公司資產去抵押貸款,但恆大作為最大股東就是拒絕簽字,這可是他們去年在融資協議裡面承諾的義務。恆大明擺著就想耗死我們。就算我們可以成功告他們違約要求解除合同,正式仲裁也需要至少一年時間,等仲裁結果出來,FF早就已經破產了。”(之前的只是緊急仲裁結果)

老賈最後一根稻草

FF的中層管理人士B認為,“老賈絕不會輕易放棄,更不會向恆大低頭,甚至寧願帶著FF一起破產。去年FF之所以半年多時間都無法融資,就是因為老賈只想找個財務投資者。而各大機構不肯接受這個條件,要么堅持以股權算投票權,要么直接要求老賈離職。恆大就是在這個時候滿足了老賈的所有條件,從而達成投資協議的。”

他有些失望地說,“其實FF內部很多人都在勸老賈放手,那些走的人不少都因為這個事情和他鬧翻,包括去年那個德國CFO。我們都覺得他很適合做投資,因為他在判斷大方向方面確實有過人之處,無論是當初做樂視網,還是做超級電視,還是在電動車行業投資Lucid和創辦FF,都有著領先行業的眼光,這點我們都很佩服。但在具體執行和管理方面,老賈卻顯得很羸弱。”

B還透露說,“其實老賈是不甘心,把所有的翻盤希望都押在FF上。畢竟他在樂視輸得太慘了,想靠FF重新找回自己。他去年用於抵押貸款的豪宅都沒有解除抵押呢。恆大開出過買斷條件,對FF的估值是40多億美元。如果換成普通人,把FF的股份賣給恆大,套現的錢也有十多億美元,再加上Lucid的股份部分(還沒套現),這些錢足以還掉樂視國內的所有欠款,還能做一個體面的億萬富翁。但那就不是老賈了。”

B認為,“我不知道恆大是不是自己錢也很難出來,才不肯支付5億美元補充投資。如果不是,那麼他們的目的就很簡單,逼迫老賈放棄超級投票權,使得FF從股權和投票權都歸屬恆大旗下。實際上,FF的中國部門早就歸了恆大,他們都要求員工重簽了工作合同。但恆大想要的是掌握核心技術的FF美國,這是老賈的命根子。放手了FF,老賈就什麼夢想都沒有了。”

FF姓許還是姓賈?

FF是否還能融資?跟隨賈躍亭數年的A依然持有信心。“雖然我已經只拿基本工資維持生活,但我依然相信FF能夠挺過這一關。畢竟FF擁有全套的三電技術(電池、電機、電控),老賈砸了十多億美元才擁有400多項專利技術。和去年什麼都沒有相比,至少我們現在已經造出了預產車,只要有投資者願意投錢,就可以在明年造出量產車。我們已經找了投行幫助融資,這幾天也已經有投資人上門看項目,相信會有投資人看重FF的真實價值。”

但同樣在FF工作數年的B也一樣拿著基本工資,正在緊鑼密鼓的尋找新工作。“我希望老賈還能融資成功,但我也要為自己做打算。如果年底FF依然沒有融資成功,那我肯定也會走人。說實話,我甚至覺得老賈寧願FF破產也不肯放手控制權。此外,我很鄙視桑普森臨走之前還要噁心公司的做法。他不干正事已經很久了,老賈有時候真是婦人之仁,不肯開除創始成員。”

如果FF最終被併入恆大,姓了許會怎樣?高管A對此不屑一顧,“跟著老賈至少還是在創業,還有希望,跟著恆大就是在純打工。恆大一定會把FF納入恆大健康旗下。國內的恆大法拉第已經不可能走高端路線了,如果恆大想賣30萬人民幣的中低端產品,他們一定會對美國研發部門進行大規模裁員,把技術拿回國內去造低端車,FF91這個高端車項目一定會被砍掉。”

同樣為打造FF91花費了數年時間的B認為,“從高端做起,再往低端發展,這是特斯拉證明成功的可行之道。如果FF歸了恆大,那就和國內那些電動車公司沒有什麼區別,只會做低端車搶市場。在FF 91的高端路線堅持方面,我相信賈躍亭。雖然FF在恆大旗下可能沒有資金問題,但我相信FF僅剩的技術人才一定會走光。”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