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黃鱔門”事件偵破始 末公開女主角看守所內受訪

2017年3月,一個被稱為“黃鱔門”的事件一度被炒作成為一個沸沸揚揚的網絡熱點:直播平台上一名女主播把黃鱔塞入自己下體的淫穢色情視頻引起網民熱議, “黃鱔女”一時成為網絡熱搜關鍵詞,雖然大多數的網站對視頻的內容進行了封禁,但“黃鱔門”依舊成為當日最熱詞彙。

事情引起了全國掃黃打非辦和公安部的高度重視,兩個部門迅速調派人員對此事進行調查,浙江省諸暨市公安局接到任務後迅速開展工作,發現“黃鱔門”的女主角名叫琪琪,江西人,現居住在浙江桐廬。

民警介紹,琪琪原來是打工的,後來在桐廬做生意,業績也不是很好,後來接觸到了這一塊,就開始做這塊。在看守所裡我們見到了琪琪,琪琪今年26歲,長得斯斯文文的,初次見面很難將“黃鱔門”和她聯繫在一起。

琪琪告訴記者,她聽說做網絡女主播來錢比較快,所以踏進了直播這個圈子。做了一段時間的主播之後便遇到一個直播平台的工作人員,他告訴琪琪,他所在的平台可以讓琪琪掙更多的錢。琪琪打開這個名叫“老虎直播”的平台的頁面簡單瀏覽了一下,發現這個平台確實很不一樣。因為裡面的主播穿著都比較暴露。

介紹琪琪去這個平台的人告訴她,只要暴露,內容尺度大就能獲取更多的禮物,也能掙到更多的錢。

一開始,琪琪會覺得不好意思,心裡也有些抵觸,但後來想想,覺得這件事情只有自己知道,家人和朋友也不會發現,就決定先做做試試看,在直播平台裡的幾個月的時間裡,琪琪確實掙了不少錢。警方介紹,她共退贓91000元錢,可以說短短兩個月時間就賺了9萬多。

在做直播的這段時間裡,琪琪偶爾會遇到出手比較大方的粉絲,能收到不少禮物和紅包,有的一次性就送給她價值人民幣500元的禮物,這讓琪琪十分開心,在直播室裡琪琪管他們叫“老闆”。

2017年3月的一天,琪琪直播的時候,一個老闆點名要看“黃鱔表演”,還給琪琪包了個大紅包。琪琪:“當時那幾個人都是我的VIP,一直跟著我的那幾個人。當時想想就幾個人嘛,就建了一個群給他們表演了一下。”她以為這個事情就算過去了,萬萬沒想到,居然有人把截圖發到網上,一時間,她成了網絡風暴的中心。其實早在對琪琪進行調查的時候,諸暨市公安局的民警已經在留意琪琪口中的那個直播平台。

辦案民警稱老虎直播平台跟現在我們接觸的直播平台差不多,它主要以淫穢表演為主。這個平台的宣傳標語,就是說深夜福利,比較有誘惑性。

涉黃直播平台牽涉的人員遍及全國,獲知線索後,諸暨警方將案情逐級上報給浙江省、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隨後,警方摸清了老虎直播的組織結構、涉案人員和資金走向。2017年4月12日,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指定諸暨警方偵辦此案。調查過後,諸暨警方將“黃鱔門”、琪琪、“老虎直播”三者合併並進一步展開工作。

為了偵破此案,諸暨警方克服了許多困難,特別是在如何將犯罪嫌疑人網絡虛擬身份信息與現實生活中真實身份資料進行匹配的問題上,通過反复的核查和交叉比對,對於這個叫老虎直播的網絡平台,警方終於有了一個全面的了解。它分為四個層級,從人員上面,一個就是投資鏈條、投資方,還有具體的運營團隊,再下面就是家族長,再最後就是主播。層級分明,分工明確。

在對案情調查清楚之後,諸暨警方派出多組民警,將隱藏在各地的犯罪嫌疑人一網打盡。截至2017年5月3日案發,該平台累計充值金額超過700萬元,註冊會員108萬餘人,涉黃女主播達1000餘人,該案共刑事拘留22人,主犯方某、戚某等被成功抓獲,已批捕10人,上網追逃3人,案件還在進一步深入查辦中。

2017年12月27日,湖南省郴州市公安局獲得一條線索,一男子通過網絡大範圍傳播淫穢視頻,了解情況後郴州警方迅速展開調查,誰也沒想到,這次調查牽出了一件驚動全國的互聯網大案。

2017年12月,湖南省郴州市公安局的民警在工作中發現,有一個名為“直播VIP福利群”的微信群似乎不太正常。這個群成員大概有370、380人左右,因為每天有退群和進群的,數量不固定。這個群還有一定的私密性,並不是對所有網友開放。

辦案民警:“你首先要跟群主加為微信好友,就是這個群主把你拉到這個微信群裡面,拉微信群,也是很明確的要花錢。我們第一批下載了385個視頻, 385個視頻裡面就有378個是淫穢視頻。”

這些淫穢色情的視頻和圖片大多都是由群主“飛龍在天”發佈到群裡的,而且每個群友的入群費都是交納給群主的,這樣看來,這個群主就是靠傳播淫穢色情視頻來非法牟利,警方迅速對這個群主的相關信息進行調查。後經調查發現,這個群主姓金,湖北襄陽人,有盜竊前科,沒有正當職業。掌握金某的相關信息之後,警方第一時間對其進行了抓捕,通過訊問,金某交代他還有兩名同夥一起製作淫穢視頻。

辦案民警:“蒐集他們的證據當中,從他們的微信群裡面發現,群成員之間在他們那個聊天記錄裡,時不時地提到過盒子、卡密這些東西。”通過進一步調查民警發現,這個直播盒子名為“桃花島寶盒”,就是一個手機軟件,下載這個軟件之後就可以觀看平台裡的視頻、圖片以及文字等等相關的內容了。

“桃花島寶盒”並不是免費開放的,如果你想長時間的瀏覽盒子裡的內容是需要付費的。桃花島寶盒能夠看15分鐘,15分鐘之後,如果你想正常續費,你找到你的推廣員,從推廣員那裡購買卡密。卡密其實就是登陸桃花島寶盒後可以長時間觀看的賬戶名和密碼,金某之所以推廣“桃花島寶盒”就是為了販賣卡密掙錢,通過金某在朋友圈裡留下的下載地址,民警下載了“桃花島寶盒”,當民警打開這個軟件後,發現裡面的內容十分低俗。

這個“桃花島寶盒”,聚合了國內外上百家淫穢表演直播平台,上萬名“黃播”,也就是黃色主播,這些女主播幾乎每天都在平台上進行淫穢色情表演,表演的尺度讓人難以想像。同時,不僅僅是直播,這個所謂的寶盒裡面,還包含了大量已經拍攝和製作好的淫穢色情的視頻和小說等內容。

每個女主播在表演時都有成百上千的網友觀看,粗略估算平台每天的活躍用戶超過萬人,註冊用戶超過百萬。警方調查後發現,在“桃花島寶盒”聚合平台上,只要一個手機號,無論任何年齡,就可以註冊成為會員。

刺激的內容,完全沒有門檻的註冊方式,吸引了大量用戶,其中包括未成年人進入直播平台觀看淫穢色情表演。以“桃花島寶盒”為例,警方初步調查發現,從2017年10月上線至2018年4月,6個月的時間裡,註冊會員和在線觀看人數各超過百萬,其中,90後的青年人和未成年人佔比達到了50%。

經過反复的研判,警方認為這個金某一直在銷售“桃花島寶盒”的卡密,也就是說他應該是這個平台的銷售人員,也許通過他能夠打破僵局,為案件的偵辦工作撕開一個突破口。後警方發現,這個金某隻是平台卡密銷售鏈條裡最底層的一員,對他的調查也讓警方有了一些收穫。金某的上一層是張某,在四川成都的代理,然後通過反反复复的偵查,發現這個張某的上一級是吳某,在上海,吳某的上一級是謝某。抽絲剝繭般的調查之後,警方查明金某所在的銷售鏈條的源頭掌握在謝某的手中,這個謝某就是整個“桃花島寶盒”卡密銷售網絡的總負責人,不出意外的話,只要通過這個銷售網絡的總負責人謝某應該就能找到平台的幕後經營者。

如果要想徹底打掉整個犯罪團伙,那麼就必須掌握每一個嫌疑人的真實的身份信息。為了打開突破口,警方派出多組民警同時開展工作,一方面對涉案資金的走向進行調查,一方面通過手機號碼的登記信息進行反复的核查,同時在一些技術部門的支持下,與一些互聯網企業深入合作,對犯罪嫌疑人的相關信息進行反复的摸排和交叉比對。在多部門的協作之下案情終於有了進展,桃花島寶盒幕後運營人員的真實身份也逐一浮出了水面。

通過幾個月的努力,警方連轉24個省份,100多個地區。最後警方在2018年4月份的時候進行第一次集中收網,抓獲了犯罪嫌疑人163人,到目前為止,進行刑事強制措施的就有98人。

“黃鱔門”案件裡,是女主播琪琪為了利益而自己錄製淫穢視頻進行傳播,“老虎直播平台”是糾集了許多的女主播進行淫穢色情的直播表演來非法牟利,之後出現的“桃花島寶盒”聚合平台是將許多的淫穢色情直播平台整合到了一起,雖然這幾起案件有著本質的區別,但警方偵辦案件的邏輯卻有著相似之處,由於互聯網的飛速發展,給案件的偵辦工作也帶來了一些挑戰和困惑。

由於與直播平台相關的法律法規不完善,警方在取證的過程中需要耗費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在提到的幾起案件中,民警為了調取到合乎法律規定的證據,只能守候在電腦前進行實時的錄製。

2018年3月,浙江省諸暨市人民法院受理了“黃鱔門”、“老虎直播”傳播淫穢物品牟利案。

2018年9月,浙江省諸暨市人民法院對此案進行了不公開審理。一些疑惑和爭議同樣出現在了法庭上。這些疑惑和爭議主要集中在對嫌疑人的定罪量刑方面。

在我國現行法律的規定中,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和組織淫穢表演罪在量刑上有著較大的差別。法官:“量刑的話,是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更重一點,組織淫穢表演罪就輕一些。一個要到十年以上,一個就不用了。按照這個案子的情節來說的話,就可能會到十年以上去量刑。”

負責審理此案的法官表示,如果能有更加清晰和全面的法律條文可以參照,案件的審理過程會更加順利。法官:“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的話,我覺得主要還是要有一個淫穢物品,有個可重複性的播放,有個載體進行一個傳播,並且要以盈利為目的。但是在這個案子當中的話,直播女能不能構成組織淫穢表演罪,就可能有待商榷。”

2016年被譽為“中國網絡直播元年”,直播成為資本猖獗湧入的“風口”,一時間上千家直播軟件如雨後春筍般呈現在市場上,對於沒有資本巨頭依託的中小型直播平台,只能靠吸收流量來賺錢,涉黃就成了最為直接吸收流量的方式。

蜂擁而至的網絡直播在中國蓬勃發展的互聯網的背景下已成為了時代的熱點。不少“90後”,甚至“00後”都紛紛奔向網絡主播這個行業,期盼自己能成為網絡紅人,一夜成名,許多主播並不擁有相應的能力或者個人魅力,所以採取大尺度的表演吸引眼球變成了成名的捷徑。這樣的情況對於監管部門而言也是一次巨大的考驗。

全國“掃黃打非”工作小組辦公室副司長湯清淇:“互聯網新技術、新業態大量的出現,快速地發展。而我們的監管這一塊始終是追著技術在跑,追著新業態在跑,很難實現完全的這種同步。這樣就造成了監管和現實之間的存在的一定的差距。”

如何才能更好地對直播行業進行監管和引導,讓網絡直播健康有序的發展?湯清淇副司長稱,群策群力,多管齊下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越規者,規必懲之;踰矩者,矩必匡之。”嚴格的執行、有效的落實是製度發揮作用的關鍵。

湯清淇:“比如說今年我們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會同國家網信辦、工信部、公安部、文化旅遊部,還有廣電總局出台了一個加強直播行業管理的一個通知。這個通知就對怎麼樣進一步規範和加強對直播行業的監管提出了一些非常具體的要求。”

在監管的層面,全國掃黃打非辦也摸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辦法。湯清淇:“第一個,還是要開展專項整治。第二個,就是要堅決地查處一些大案要案,包括湖南、浙江等地陸陸續續查獲的一批大案要案。第三個還是要落實企業的主體責任,特別是互聯網平台企業的主體責任。”

從行業內部,相關的互聯網直播平台也在努力履行其應該承擔的責任。

某網絡平台直播副總裁瞿濤:“我覺得我們總結起來,叫預防、技防、人防和群防四個防。預防的話,你對你的主播,或者你的用戶,你也要做好相關的培訓,先培訓再上崗,配好剎車再上路;技防方面,比如說圖像識別系統,然後人臉識別系統,然後關鍵詞的檢索各過濾系統;人防的話,必須得建立起一整套的人員的配備和相關的審核人員。同時審核人員還要與你的平台的用戶規模相適應,相匹配。在一些醒目的這些位置,你都要有這樣一個一鍵舉報的這樣一個系統;群防方面,我們行業裡面,包括這個主管部門也都建立了黑名單的這樣一個系統,只要是說各個平台有自己的黑名單的主播的話,就實時上傳到這個系統,這個系統會自動分發到各個平台,然後大家就進行聯合封禁,聯合懲戒。”

湯清淇:“包括直播行業的從業者,他也認識到這個問題。就是說一個亂象叢生的這麼一種業態的話,它是不具備持久發展的這種生命力的,還是一個規範有序的這麼一個狀態,才能夠真正促進這個行業的發展。”

2018年,截至9月底,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共核查轉辦直播及短視頻案件線索475條,涉及違規直播平台300餘個。目前已刑事立案查辦網絡直播類案件40起,行政處罰此類案件20起。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聯合公安部掛牌督辦重點直播類案件33起。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